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这个侍卫太害羞(3)
    长公主仍住在未搬离皇宫时住的西六宫的长春宫内, 地点离秦元帝后妃所住的东六宫甚远,尤公公也不怕带着刘子峰冲撞了后宫妃子。

    尤公公领着刘子峰来到长春宫门外, 云苏的人早早的知道刘子峰会来,可是大殿外却并未派人迎接, 只有两个守门的太监。

    两个太监见到是刘子峰,立马下跪请安,“奴才给驸马爷请安,驸马爷安康。”

    刘子峰隽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刻意巴结也不疏离淡漠,他抬了抬手,道:“起吧。”莹蓝色绣锦云宽袖跟着他的动作浮动, 扬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其中一个年龄较小的太监起身之后目不斜视, 连忙进去禀告。

    尤公公转头,捏着他那尖细的公鸡嗓子,对刘子峰道:“驸马爷且在此安心等候, 奴才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他的事情也办了,估计驸马爷要被长公主折腾一番,他还是先走为好, 免得到时候被殃及池鱼。

    “多谢尤公公了。”刘子峰场面是维持的很好,向尤公公拱了拱手。心里如何想的旁人却是不知了,反正一路上任凭他向这尤德打听,尤德就是不肯透露半句话。

    刘子峰在外等了将近一个时辰, 去禀报的太监仍是未回来, 不由得在门外左右踱步, 就在他耐心即将耗尽之时跑腿的小太监姗姗来迟。

    “驸马爷请吧。”小太监手往里面一抬,准备领着刘子峰进去。

    刘子峰不停的劝诫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一甩衣袖跟着小太监进去。

    长春宫,刘子峰今次是一次来,对里面一无所知,却也不太好奇,既然是秦云苏居住之所,里面的风格大抵与公主府类似。

    两人经过一带花的园子,刘子峰微眯了眼,里面草木花石,充满蓊茸洇润之气。又过了垂花门,在往前走便是些亭台楼阁,只是似是无人居住,只有一些宫人来往,偶尔鸟鸣之声,更显长春宫静默。

    刘子峰没有想到宫中竟然还有如此地方,不由赞叹,想起他住过的公主府,总觉得太过精细而失了灵气。

    又不知被小太监领着走了多久,只觉得总算是到了大殿前,大殿匾额之上赫然写着龙飞凤舞的‘长春殿’三字。

    便在这时,小太监见刘子峰暗沉沉的目光落在匾额上,总算是开了口,“驸马爷或许不知,这‘长春殿’三字乃皇上亲手所写,公主府里的设计也不例外。”

    刘子峰心中震惊,盛传皇上敬重长公主他从不觉得所言有虚,只是未曾想到比他认为的还要多。

    细细思及他的所作所为,刘子峰背上顿时冷汗涔涔,待他以为又要在外等上一个时辰之时,小太监开口,“驸马爷,咱们进去吧。”

    刘子峰回过神,跟着小太监走了进去,在殿内却并未见到秦云苏的身影。

    此时刘子峰一双眼神藏而不露的鸣凤眼,暗自看着其中的一切,他算是怕了如今的秦云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不敢出半点错。

    在听见外面的太监高喝‘长公主驾到’,刘子峰第一时间下跪行礼。

    “微臣参加公主殿下。”

    云苏走进大殿,目不斜视的往上位走去,被绿竹搀扶着,施施然坐上彩漆螺钿龙鸿福祥云宝座,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一眼恭敬的跪在地上的刘子峰,久久不曾喊‘起’。

    将近过了半个多时辰,云苏糕点都吃了两盘子,直到绿玉阻止云苏吃糕点命人将盘子端下去,刘子峰还是并未起来。

    刘子峰此刻心中怨恨更加深了,他微微抬眸,云苏高高在上的傲然姿态让他拳头紧握。若不是他父亲怕皇上降罪于刘,他当真不愿意来,本以为娶了个公主可以替家中得一个保护符,谁知道是弄了个大麻烦回家。

    不仅仅他得供奉着,家中的也皆是要捧着她,他现在一个妾室都没有,只有四个通房,放眼京城中,于他同岁的人那个没有几个娇媚妾室在?

    他不过是在通房那里多睡了一晚上,被她知晓了之后,就是一通脾气发了,大吵大闹。

    大约又一盏茶的时间,云苏才叫李子峰起来,可是李子峰像是跪傻了一样,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还是红玉轻咳了一声才李子峰才回过神,自处张望了一眼。

    红玉觑了一眼云苏,发现她的脸色并无异常,提醒李子峰道:“驸马爷,公主叫您起来。”

    “哦……”李子峰刚想起来,可是跪得太久,起来不过五指宽的距离,又噗通一声跪下去。

    云苏并未开口说话,一直都在冷眼旁观李子峰的一举一动,见他跪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起不来,顿时心中有些不屑,

    为了挽回点自己的尊严,李子峰正经的磕了一个头,“微臣多谢公主殿下。”这才起身。

    “你们怎么回事!”云苏突然凤眼一瞪,厉声喝道。

    长春宫殿内的宫人皆是纷纷下跪请罪,留刘子峰一人站在原地,不敢靠近云苏,又不想再跪下。

    云苏才不管刘子峰尴尬不尴尬的,张嘴便是训斥绿玉等人,“本宫怀孕,总是忘记这儿忘记那儿,本宫与驸马乃是夫妻,驸马来了竟然是不告知本宫,让驸马跪本宫跪这么久,你们该当何罪!”

    刘子峰愣在原地,脑子里全是云苏口中那句‘怀孕’,继而心中狂笑,云苏肚子里的孩子便是他们刘家的挡箭牌,只要秦云苏安全生下孩子,他们刘家便可安然无恙,或者还能够再进一步,毕竟皇上也不忍心看到自己外甥的父族被人欺压。

    紫玉率先反应过来,长公主是在让她们演戏给驸马看,好让驸马对此有气说不出来,立马接话请罪。

    “是奴婢的错,奴婢知晓公主对驸马一片情深,免了驸马对您的下跪之礼。驸马今日对您行礼,奴婢以为是驸马向您负荆请罪求您原谅,还请长公主殿下恕奴婢愚钝。”绿玉这话是一口咬定刘子峰对不起云苏。

    刘子峰刚刚回神,便听见如玉石相击的嗓音响起,这错算是敲定下来。

    “算了,驸马仁义不会怪罪于你们,本宫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你们都起来吧。”

    云苏抬了抬手,别过头对着红玉道:“还不快给驸马搬坐上茶?事事皆让本宫开口才会做,该好好让嬷嬷教教你们什么是规矩了。”

    “公主不必动怒。”

    刘子峰嘴角扬起一抹精准的笑容,与其让秦云苏自说自演替她的丫鬟找借口,还不如让他先下手为强,他把话说完,让秦云苏无话可说,“想必她们也是太过精心照顾公主,以至于忽略了其他的事情……”

    “是吗?”云苏怕刘子峰想出什么让他母亲或者是祖母,往她这边塞人的法子给她添堵,打断了刘子峰的说话,浅浅的笑道:“看样子我本宫还是得从宫中带几个人回去,不知李老夫人和夫人那里缺不缺人?让皇上赏赐几人下去?”

    “不、不必了,倒是如公主所说,您的身边还可以再多几人。”皇上赐下的人那就是活祖宗,不能使唤驱赶,要是再赏赐个性子泼辣的人,他祖母一大把年纪只怕会被活活气死。

    要说刘子峰蠢吧,这人反应也是极快,知道前方是坑,会就地挖一个坑让对方跳。

    要说他不蠢吧,偏偏要娶秦云苏又不好生对她,自以为秦云苏嫁给他之后他就可能拿捏得住秦云苏。

    “臣此次前来是接公主殿下回府。”

    “回府?”云苏微微蹙眉,一双凤眸无意识的眯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