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这个侍卫太害羞(4)
    刘子峰呼吸一紧, 屏气凝神,等待着云苏的回答。

    “不知驸马说回府是回刘府, 还是公主府?”

    刘子峰思索着云苏话里的意思,到底她是要回刘府还是想回公主府, 额头滴下一颗大汗,都不敢去擦直到绿玉清咳一声,刘子峰才试探的道:“回、回李府,毕竟……”

    见云苏脸上下沉,刘子峰立马改口,“回公主府!”甚至激动到站起来,生怕云苏发怒。

    达到目地的云苏出奇的好说话, 颔首道:“好。”

    刘子峰暗自长舒一口气, 擦了擦自己流到下巴的汗,一双眼睛真诚的看着云苏,“公主您怀孕身孕, 不着急这一时,等臣命人将公主府安排好了再回去也不迟。”

    “也好。”驸马有权管着公主府大小事宜,秦云苏又从未在公主府住过, 如果驸马动公主府的东西,轻而易举,刘子峰说这番话应该是想想办法将亏空的东西补上。

    见刘子峰放松心神,云苏又给了他一击, “本宫也是许久未回公主府, 里面的事务也未曾管理过, 回府之后肯定要着手管理,到时候还请驸马帮着本宫对一对单子,免得本宫被吃里扒外的奴才欺瞒。”

    “是、是,这是自然。”刘子峰僵笑的点头,回去的时候脚步似有千金重。

    云苏重重的哼了一声,刘子峰不把贪了的吐出来,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秦元帝听闻云苏要回去的消息,一片静默,阿姐做何种决定他都鼎力支持,但是他怕阿姐在中间吃亏。

    “阿衍,你说朕有什么办法帮助阿姐?”

    被秦元帝点名的庄衍,在此之前同样蹙眉思索着如何保护云苏不被刘子峰欺负。

    他看了一眼坐在上方叹气的秦元帝,站起身道:“臣以为……”

    不论两人如何讨论,云苏在第二天还是回到了她的公主府。

    甫一回府,云苏便派了绿玉和红玉两人核对账目,整整核对了三天,刘子峰就算是连夜补账目,库房里还是有东西没有补上。

    “公主。”红玉嘟着嘴,气冲冲的来到云苏身旁,将对好的单子递给云苏,细数着里面亏空的物品:“外头仓库里的好东西基本上被人动过,现在还是少了浅紫色缎金线绣花麒麟图挂屏,银镶玉嵌多宝香炉,黄梨木镂空雕刻寿星隔扇一套,红木镶嵌螺钿鱼虫砚台一对……”

    绿玉在一旁也是满肚子气愤,刘子峰当真是不识好歹,这还是外库,好在公主的私库没有人能够动,不然还不知道要少多少东西。

    “你们也别生气了,到时候让他还回来便是的。”云苏这话说的轻巧,可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吐出来的,能够还回来的刘子峰应该都还回来了,现在还空缺的只怕是送出去要不会来的。

    云苏看了一眼单子,便将其合起来将单子交给红玉,“红玉,你拿着单子到李家去找驸马爷问清楚这些东西的去向。”

    “是。”红玉福了福,往外走去。

    红玉刚走不过片刻,紫玉便从外头进来,禀告道:“公主,门房来人,说是庄统领在外求见。”

    “庄统领?”云苏蹙眉,轻声问道:“他来做什么?”

    紫玉摇头,她就怕有大事情,收到消息之后赶忙进来告诉公主,“奴婢不知,婆子只说庄统领带了一队侍卫,三四十个人的样子。”

    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啊,况且统领这个位置一般负责皇帝安全问题,云苏嘟囔一句,“皇上出了何事?”这话说的也不是不无可能。

    思及至此,云苏害怕秦元帝出事情,忙站起来便要往外走。

    绿玉扶住云苏,将她按到檀木椅上,安慰道:“公主稍安勿躁,皇上真出大事情不会大张旗鼓派人过来。”

    云苏一想,绿玉说的不无道理,秦元帝真出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只会朝堂内外不安,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光滑圆润的额头,怀孕之后脑子越发的不想事情了,稳定心神,道:“既然如此,你便把庄统领请进来吧。”既然不是秦元帝的事情,那她倒要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要。

    庄衍被人领着走进公主府,其余人皆是围在了公主府门外,路过的行人不知道出了何事,想一探究竟。却想起这是在长公主府外,不敢造次,连忙加快脚步离开,各回各家各找各主子报告这一事情。

    自古以来‘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云苏的长公主府在西城崇安街,相邻的皆是权贵。他们这些权贵不求往上再进一步,只要保住自己手里的富贵就好。

    此时,听闻皇上的贴身侍卫,带着一大批人马来到公主府,心中自然免不了一番猜测。

    庄衍跟着绿玉走在公主府大道上,只要一想到等下要见到长公主,自己顿时心跳如鼓。

    一路以来,遇见的下人在见到他之后 ,皆是停下自己停下手中的活,或者是停下脚步,向他行礼。

    诺大的公主府一切秩序井然,井井有条。

    “庄统领,请进吧,公主在里面等候着。”绿玉的话打断了庄衍的思索。

    庄衍踏进正殿,并没有闻见让他厌恶的浓腻熏香,暗自环视一周,发现装点没有他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与奢侈无度,反而极为简单。

    而且,这里和长春宫的布置相似之处颇多,庄衍点了点头,看起来长公主与其夫君不是一路人。

    说起长公主的夫君,从他见了长公主第一面之后,便对她的夫君产生极大的兴趣,也不知那等庸夫怎的被长公主看上。

    庄衍将视线落到上方坐在七面围屏嵌八方碧玉榻的女子身上。

    女子姿态端正穿着白挑线衫子,湖绿色双面绣婴戏刻丝褙子,中绿色撒花缎子襕边绣宝仙花十二幅湘裙,底下一双水烟如意金丝青莲缎鞋若隐若现,纤纤玉手中握着一柄羽扇。

    羽扇以白色鸟翅翎羽相叠排展而成,扇面微微内凹近弧形。

    正面扇面缀着十只红绒球,一大九小,间距有疏有密。以扇脊为中心,成对称分布,独具匠心。

    扇心有绣牡丹蝴蝶刺绣托包裹羽根,边嵌一周银圆片,表面莹洁明亮,银片下压孔雀尾羽,色彩斑斓。

    木制扇柄上段以红、青线缠结,中段以麦秸裹编,并以墨线编织几何图形,尾端骨制,嵌铜纽扣,系橙黄色绦线连刺绣荷包。

    随着女子轻轻扇动间,荷包左右旋转。

    庄衍踏步的速度不急不缓,行至他恰好可以看清楚羽扇下面坠着的荷包的地方停下,“庄衍参见公主殿下。”

    “庄统领不必多礼。”

    在庄衍要跪下的那一刻,云苏身边的绿玉赶忙扶起庄衍。

    在云苏看来,自己识不识得庄衍不重要,这人能够贴身负责秦元帝的安全,便是秦元帝极其信任的人,凡是秦元帝信任的人,云苏均是礼待三分。

    “多谢公主殿下。”

    庄衍没有跪下去,只是再一次冲着云苏的方向拜了拜。这次看清楚了荷包,一面绣着白地山水,一面绣着桔橙色地万福纹,颜色妍丽,绣工精湛。

    见他守着礼节,云苏浅笑一番,给庄衍打上‘刻板’二字。

    旁人看见她的示好大概立刻便会顺杆子往上爬,与她套近乎,这人到好,生怕她的亲近。

    紫玉极其有眼色的替庄衍搬来椅子,让庄衍坐在云苏的下手,云苏嘴角嵌着一抹笑,道:“不知庄统领今日过来有何要事?”

    见云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庄衍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认真的道:“皇上命微臣贴身保护公主,尤其是驸马爷在场之时,更是要寸步不离,每日门外皆会有二十五名御林军守在公主府外,公主任何不想见之人均不会出现在府内。”

    云苏一愣,眼里浮现一丝迷惑,她并不太懂庄衍话中的意思,“庄统领保护本宫?公主府外御林军守着?”

    “是。”庄衍颔首。

    云苏噗嗤一声笑出来,殿内顿时如同百花盛开般艳丽妍奇。

    “为什么?”作为长公主她本就有养三百亲兵的权利,而且她也没有空着,三百亲兵一直都在操练,想用时便可以用上,虽然公主府亲兵一对一比不得御林军,可是胜在亲兵人数比御林军多两百多个啊。

    “皇上的拳拳之心。”

    “好吧。”云苏也不推脱了,“虽然皇上让我的公主府看起来像被软禁了般,但是我还是接受了皇上的心意。”

    云苏只是开玩笑似的说的一句话,却是被庄衍上了心,庄衍连忙站起来解释,“皇上绝无此意,还请公主不要误会。”

    “我明白,庄统领不必紧张。”十几年的姐弟之情,哪里需要轮到旁人替对方解释的地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