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第0103章
    京城,阳春三月,踏春好时节。

    距离大将军慕容冲回京已有半月。

    京城吃瓜百姓又来了新瓜。

    战王世子要娶九公主。

    战王世子?不就是那什么废材吗?

    九公主?淫、娃、荡、妇!这种女人竟然还有人愿意娶?!

    不对不对,这两人凑对不是正好吗?别去祸害别人了。

    李白荷手里热乎乎刚编好的黑料还没放出去,就听到下人回禀的消息,一时僵住,半响:“如此,最好不过!”

    一个废材世子,估摸着是想要娶九公主讨好皇帝,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而已。

    李白荷似乎忘了,她如今的亲亲老公,也曾是小白脸之一,还吃的同一碗软饭。

    皇宫,御书房。

    九公主低垂脑袋,坐在一侧。

    皇帝目光复杂,到底是他宠过许多年的孩子:“小九,慕容冲已娶妻,你如今的名声……战王世子虽不争气了点,但为人不错,上头有老太君管着,必不会亏待了你。朕会吩咐贵妃,让你风光大嫁,你现在就安心待嫁。”

    “儿臣……遵旨。”九公主握紧手中丝帕。

    身在皇家,她比谁都明白,这门婚事成了,代表皇家脸面回来,容不得她拒绝。

    战王世子,外面的传言她不是没有听过,明明是战王后代,可却是个文弱书生,然读书又读不好,整日与一些纨绔子弟混日子,就是个废材。

    也罢,就自己这名声,配给谁只怕对方都嫌弃。

    听说这次是战王府老太君来求娶的,指不定那陆墨根本不愿意。

    自从母后去世,自己在宫中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

    慕容冲出征,她整日里提心吊胆。

    后来传来慕容冲失踪,可能死亡,她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京城隐隐有了她克夫的话语。

    等慕容冲回京,原本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要来了,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就那么臭了。

    她曾想过,是不是哪个公主贵女针对自己,或者想要抢夺慕容冲,才出此毒计。

    然一日日过去,慕容冲一次都没有来见自己,更别说维护自己,最后直接退了婚,听说现在还在准备与李白荷再次成亲摆宴。

    她隐隐察觉到些许真相,可她不明白,自己哪里碍到了对方,竟是要至自己于死地!

    九公主迷迷糊糊地走回宫殿,脑海里一时是慕容冲,一时又变成了陆墨。

    剧情中,皇帝对九公主有愧,但作为帝王,绝不会承认自己对不起谁,一看到九公主,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污点,皇帝干脆直接不见她。

    后宫潜规则,见不到皇帝的面,就是被皇帝厌弃的信号。

    宫人捧高踩低,刚开始是试探,最后越发过分,九公主心中尝尽冷暖,还未等她再见上皇帝一面,提出出家之事,和亲公主的名头就落在了她头上,最终悲苦一生,连死都成了慕容冲的垫脚石。

    此时,慕容冲刚退婚,流言虽重,那些宫人还未敢过分。

    而皇帝正对她愧疚不已,又有人愿意接手这烫手山芋,全了皇室脸面,皇帝自然不介意做个好父皇。

    他大手一挥,私库打开……没多少宝贝。

    这一年大旱,赈灾又打仗,国库早就空了,私库也咬牙补贴了宫里开销。

    这也是为什么皇帝要给慕容冲脸面的原因之一——齐国再也经不起动荡。

    于是,这特么就尴尬了。

    皇帝没办法,甩锅给贵妃:“小九婚事,务必办妥,不能丢了皇家气度。”

    贵妃一口老血闷在心口,这一年,大家都穷!

    国库出钱是不可能了,皇帝又不补贴,这不是要让她自己掏钱吗?

    可皇帝吩咐的事情,不能不办,而且还要办好。

    贵妃左思右想,眼睛一亮,皇帝只说了不能失了皇家气度,又没说嫁妆必须多少真金白银。

    皇室多年,别的宝贝没有,古董字画不少。

    这东西,有说价值千金,有说价值连城,还有说是无价。

    也就是说着好听,可实际上,拿到手那也是能看不能吃的。

    这种名家字画,贵重古董,东西在谁那,大家心里都有个底,你要偷偷拿去卖,不出三日这名声就传开了。

    所以,这东西皇帝放着除了欣赏也就是拿来赏赐用,每年过年过节的,还能从官员那回收一大批。

    国库里私库里多的是。

    贵妃回禀皇帝:“皇上,咱们皇家也许久没办喜事了,九公主是咱们宫中的宝贝,也代表着咱们皇家脸面。臣妾细细思量,唯有一物才能代表皇家底蕴,还请皇上割爱!”

    “哦?”皇帝好奇,“你说说,是哪一物?”

    “万马奔腾!”贵妃一脸肃穆,“臣妾记得,前年皇上寿辰,左相曾献上此副闫石真迹,价值连城,众臣无不羡慕,御史台的几位大人,为了目睹一眼,差点没打起来呢。”

    “不错,不错!确有其事!”皇帝大笑,已然明白贵妃的打算。

    “臣妾深知皇上对其喜爱,可为了九公主,臣妾斗胆,还望皇上割爱。”贵妃微屈膝盖,脸上满是对皇帝的愧疚与心疼,仿佛自己逼着皇帝付出极大牺牲一般。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心想自己确实挺喜欢那副万马奔腾的,不过,既然是补偿小九,那便割爱了。

    自己真是一个好父皇!

    他一甩衣袖,豪气道:“一副真迹怎能代表皇家底蕴?朕的私库还有不少古董真迹,贵妃选选,都给小九带上!”

    “臣妾替小九谢过皇上割爱。”

    这两人你来我往,直接定下九公主的嫁妆。

    此时两人都选择忘记,九公主早早定亲,宫中早在两年前就准备好嫁妆,再加上已故元后从九公主刚出生起攒的嫁妆,那就是笔天文数字。

    然一年前国库空虚,后宫众妃为了自己口袋的银子,哄着皇帝用天下苍生的借口,逼九公主交出嫁妆!

    九公主因慕容冲在前线打仗,生怕因为银两短缺遭遇危险,心甘情愿交了出去。

    剧情中,九公主举步维艰,这个原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没有能收买宫人的金银,谁会替她这个失宠公主传信办事?

    和亲公主嫁妆可怜,可见齐国对她的不看重,燕国又如何会对其尊重?

    “公主!贵妃欺人太甚!”贴身大宫女翠柳恨得咬牙切齿,红了眼眶。

    九公主冷漠轻嘲:“若无父皇允许,她又岂敢……”

    从皇帝哄她交出嫁妆,后宫众人对她日日轻慢中,她早已看清了皇家亲情。

    原本以为的受宠,只是因母后护着。

    母后死后,外祖一家也渐渐没落,无力替她说话。

    “公主!”翠柳大惊,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后似是想通什么,低喃,“若是公主有个兄弟就好了 !”

    皇后并非不受宠,然皇后娘家本就不高,族中也没出众的子侄,再怎么拉拔都扶不起来。

    或许也因此,皇帝对她并不忌禅,在她身上少见的有几分帝王真心。

    但皇后已经死了三年,再真的真心,又怎么敌得过现实。

    如果皇后留下个皇子,九公主有其帮衬,怎么都会好许多。

    宫妃敢这么欺负九公主,还不是因为看她无依无靠,除了皇帝的宠爱,别无依仗。

    如今失宠,就尝到了苦果。

    九公主收敛情绪:“半月后就是大婚,将宫中的东西都收拾了。”

    翠柳应下,可心里却道,这座宫殿,值钱的早就在一年前捐了,哪还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

    不管宫里宫外怎么猜测,战王府的仆从恨不得爹娘多生几双手脚。

    忙!忙疯了!

    战王战死,战王府一连少了两个最重要的主子,偌大的战王府,这些年老太君陆陆续续遣散了不少人,此时就显得捉襟见肘。

    “世子,锦绣楼的师傅过来给您量身,正在外头厚着。”

    小厮敲了敲门,恭敬地站在一侧。

    世子自从落水醒来,就和换了个人一样,一身气势看着就唬人。

    想到前几日,几个小厮故技重施,撺掇着世子出去玩,直接被打了十大板,赶去马房做事,这小厮就越发恭敬了。

    “进。”

    陆墨画完最后一笔,甩了甩酸痛的手腕,眉头微蹙:“锦绣楼?这名字有点耳熟。”

    “叮!友情提醒,锦绣楼是剧情里李白荷与齐国首富合作的店。”

    “所以说,我这是在变相给李白荷送钱?”

    李白荷和齐国首富合作已经半年,已经推出酿酒火锅,这个时间点,正是她刚到京城,准备在服饰上大施手脚的时候。

    “小人见过世子。”

    风韵犹存的掌柜夫人悄悄打量这个即将要娶九公主的战王世子。

    以她老道的眼神,一眼就看出这世子身姿挺拔,温和又不失气势。

    她眼尖地瞄到书桌上平铺的大纸,上面画的条条框框是什么她不认识,但最靠近她的角落上那几个字,端端正正,极为好看。

    这就是传说中不学无术,只会吃喝嫖赌的世子?

    传言害死人啊!

    这小子明明还是个处!

    掌柜夫人暗暗后悔,这么个金龟婿,要是自己早点见到,上报给主家,那可真真是大功一件。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圣旨已下,金龟婿成了九公主的。

    掌柜夫人不知道,她在打量陆墨的同时,陆墨也在观察她。

    衣着喜庆,细微之处可见一些现代化元素,李白荷已经出手了。

    陆墨可以想到,大婚那日的热闹,京城吃瓜群众只怕都会凑上一脚,多大的宣传机会。

    她都忍不住想要找李白荷要代言费了。

    话说回来,自己到底要不要给李白荷送助攻?

    一时间,书房静谧沉默。

    掌柜夫人回过神,出了一身冷汗,她是有多大胆,才敢在一府世子面前打量走神?

    “世子,您看……现在可方便小人给您量身?”

    “可。”陆墨走到空阔之地,张开双臂。

    锦绣楼是京城最好的制店,小厮领着这人过来,老太君那边只怕都选好款式付钱了。

    这种事情上出尔反尔,只会让别人多一笔战王府的谈资。

    李白荷能让首富看中,拿出来的设计图应该不赖。

    无非是多花点钱,她战王府不缺这个银子。

    不错,陆墨在看了战王府的金库后,被狠狠震惊了。

    战王是个武将,古董字画他欣赏不来,真金白银才是他的心头好,所以留下来的全是些金条银条珍珠美玉。

    一口口大箱子,装的满满的,叠了一整个库房。

    这些银钱,足够养百万军队!

    搞的陆墨都怀疑战王是不是有逆谋的打算。

    也亏得原本的世子没有看过金库,否则早就尽情败家了。

    他是真的觉得战王府没多少家底,和狐朋狗友去赌坊也克制着自己的赌性,心心念念想着家里还有个祖母要养。

    陆墨为这少年点了一排蜡烛,然焉能不知是福非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