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0106章
    “公主,世子爷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九公主握紧手中丝帕,胧烟云丝所裁,这样的东西她衣柜里有一打,不知眼红了多少宫妃公主。

    踏春会,她本以为自己这辈子或许都等不到了。

    慕容冲不是个浪漫的人,定亲之初,她年纪还小,想不到带她去。

    再后来,长年打仗,又错失三次。

    如今,她婚期已近,本该踏踏实实待嫁。

    已婚之妇,除去相看未来儿媳孙媳,又有谁会去搀和那样意义的盛会?

    然而,战王世子就是做出这等决定。

    原来,不是不可,而是那人愿不愿……

    九公主嘴角勾了勾,听说慕容冲昨日进宫阻婚,明明自己立身不正,退婚再娶,却又拦着她的姻缘,这是要把她往死里逼!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还要看看,那勾得他神魂颠倒的村妇是个怎样的天香国色!

    九公主心中到底意难平。

    落珏宫门口,一辆低调却不失精致的马车停在正中。

    一人身着玄色衣袍,一把白玉小扇在指尖不断旋转,越发衬得那人指尖修长骨节分明。

    在看到九公主出现的那刹,陆墨收起小扇,单手负后,长身直立。

    这是陆墨第一次见到九公主,嫩粉春衫,本挡不住她勾人曲线,外罩胧烟云丝又让她仿佛置身烟雾,若隐若现,更加勾人。一朵桃花勾勒额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如果陆墨是个霸道总裁,许会低吼一声:“你真是个妖精!”

    当然,就算她有着一刻直男女汉心,也不妨她发出夸赞:“公主今日容装甚美,堪当第一。”

    她伸出左手,白皙的掌心展现在九公主面前:“公主小心,陆墨扶你上车。”

    九公主的脸“唰”地红了,宫里人说话拐弯抹角,更别说哪个外男敢这么直白地与公主说话。

    那不是赞美,那是调戏!

    可放在陆墨身上,却又不同了。

    谁让陆墨现在是她未婚夫。

    大写的天、经、地、义!

    翠柳暗暗偷笑,公主能得未来夫君的喜爱,是件好事。

    九公主随着陆墨上了车,翠柳也跟着走了进去。

    虽然两人已经是未婚夫妻,但在这样的密闭空间里单独相会,传出去也是不好听的。

    然后,翠柳就想一脚踢翻眼前的皇家狗粮。

    车子启动,毫无颠簸,小桌上的茶水连晃动都没有。

    翠柳眼睁睁看着陆墨接连打开侧面的暗格,露出里面一盘盘摆放整齐的点心。

    那点心上,还冒着轻微的烟雾。

    “公主,去踏春会还要半个时辰,你先垫垫肚子。”

    粉色的,绿色的,白色的,紫色的……一块块点心被做成各种花形,还有圆滚滚的小动物,一个个都只有大拇指指甲盖那般大小,看着就让人心生喜爱,不忍下嘴。

    看着九公主久久不动,陆墨道:“公主放心,我特意让厨房少放了些糖,吃了不会长胖。”

    这是陆钢铁直男墨多年校园生活的经验,女生不吃眼前好东西,那只有一个原因——怕胖。

    九公主诡异地看了一眼陆墨,很想和她说,点心做的这么可爱,她怎么下的去嘴。

    陆墨等了一会,皱着眉头想了想,只觉得九公主或许并不喜欢吃这些,于是,又啪啪啪打开几个暗格,从里面翻出八个碟子,三个小碗。

    翠柳偷偷瞥了一眼,捂住胸口,就想嚎一句:世子爷,你到底都带了什么!

    四碟凉菜,红丝绿条,晶莹可口。

    四碟热菜,浓淡皆有,香气扑鼻。

    另外三个小碗里,肉丝粥,鲜虾粥,鸡汤。

    看着摆得满满的桌子,翠柳仿佛以为自己是在哪家小宴中。

    九公主眼神恍惚,再也记不起什么慕容冲,什么村姑抢婚,一波又一波的情绪来得突然,她有些不知所措。

    陆墨挑了挑眉,俊逸的脸上(强)温(行)柔(装)似(逼)水:“公主可是还不喜?”

    这语气颇有种“你再不喜欢我还有后手,有很多后手”的感觉!

    “不,本宫……我……没有不喜。”九公主用了最大的矜持。

    她打量着陆墨,好奇心怎么都止不住。

    传说中不学无术的浪荡子,怎么会是这种模样?

    “世子,你为什么要……”娶我?

    陆墨嘴角勾了勾,双眸紧紧盯着九公主,以面对挖坟的热情,凝视古董的深邃:“因为,公主值得!”

    “叮!九公主好感度50。宿主再接再厉!”

    “你闭嘴!”陆墨差点出戏。

    “叮!九公主幸福指数3。”

    陆墨:“……”

    “叮!任务要求九公主幸福指数达到100,大婚典礼十一日后。”

    陆墨:“……”

    “叮!友情提示,成婚不圆房会严重影响九公主幸福指数。”

    陆墨:“……”

    摔!这被坑的熟悉感!

    “所以,我需要在大婚前完成任务?”

    陆墨眸色深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慕容冲、李白荷,对不住了。

    “世子爷,公主,十里桃林到了。”

    十里桃林,京城有名的景色,几乎每年的踏春会都放在这里。

    每到这一日,桃林外围由御林军层层把手,极富安全保障。

    此刻,俊男美人们一个个衣着鲜艳花枝招展,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战王府的马车!”

    “难道传言是真的?战王世子带九公主过来了?!”

    “快快快!同去瞧瞧!”

    几个心急贵女顾不得矜持,匆匆往入口小跑,这么大的热闹可不多。

    更多的是强忍心中焦急,眼巴巴瞧着入口方向,想要第一眼看看那传说中为九公主一掷万金的陆墨到底是何模样。

    还有几个角落的,则嘴捂丝帕,不时瞥一眼不远处的那人,眼底充满戏谑。

    李白荷作为新任大将军夫人,已婚之妇,又非为家中小辈相看,按理来说并没有来这宴会的必要 。

    但她最近刚与锦绣楼合作,急需扩张自己的名气,便说服了慕容冲,自己与他在京城还未举办婚宴,央求着想要出来见识一番。

    慕容冲也希望李白荷能够得到众人喜爱,便同意了。

    李白荷一系大红裙装,裙摆极大,看起来张扬又飘逸,简单精致的白银首饰点缀,又显得她清纯和低调,再用上神奇的化妆术,六分姿色也生生让她展现出十分来,且在出门时让慕容冲看直了眼。

    李白荷自信自己能够引领京城潮流。

    然而,梦想与现实有一定出入。

    剧中的九公主名声大臭,生生成了李白荷的垫脚石,众人不愿得罪慕容冲,心中对李白荷再看不上,也要维持表面吹捧。

    如今九公主尚未倒台,战王府横空出世,陆墨不计血本砸下去的重宝,让京城贵女红了眼,最主要的是,皇帝昨日拒绝慕容冲的提议,这对朝中老狐狸来说,就是一个信号——扶持陆墨,打压慕容冲!

    谁也不想自己的头上多一个需要讨好的人,慕容冲必须打压!

    一时间,没有家中长辈特意嘱咐,这些贵女们又怎么会放下身段和一个村姑往来?

    新颖首饰,出彩衣衫?

    呵!这东西只要给银子,谁家绣楼仿不出来?

    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专利权,李白荷所展现的东西技术含量太低,也低估了古人的智慧。

    李白荷站在角落,紧抿嘴唇,心中大怒:“这些米虫富二代!除了吃喝玩乐,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

    她看着人群往入口而去,心中一动,难道是什么大人物出场?

    听说宴会是大长公主举办的,只要入的那人的眼,以后在京城还不是横着走!

    李白荷抚了抚衣衫皱褶,抬脚也往那方走去,她相信,自己的这身打扮,一定会让大长公主一眼看中。

    只要给她展现的机会,她就能抓住往上爬。

    同一时间,桃林另一边,也是男子所在之地。

    慕容冲一身冷冽,站在中央,周围无人敢靠近。

    他看不上这些京城里的风流公子,这些贵公子也瞧不上慕容冲一个莽夫。

    宴会还未开始,男女双方分割两地,直叫慕容冲急煞了心。

    李白荷那么美好,会不会被那些贵女欺负?会不会被这边男子看中?

    不!有他在,谁也别想欺负白荷!

    “你们看见没?是陆墨啊!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

    “那小子就和换了个人一样!果然尚了公主就是不一样!”

    “走走走,一起去打声招呼。”

    周围几个贵公子说笑着,丝毫不收敛声音,摆明了故意说给慕容冲听的。

    慕容冲握紧拳头,陆墨?那个废物世子?

    想到皇帝竟要将九公主嫁给陆墨,慕容冲心里一阵不舒服。

    他不由自主地也往入口走去,他要去看看,给那小子一个教训。

    九公主扶着陆墨的手下马车,一抬头,便是众人善意恶意的打量。

    久居深宫,她许久未见这样直白目光,有些彷徨,然皇家傲气不容她退缩。

    陆墨微微侧身,挡住众人视线。

    她嘴角一勾,颇有写浪子邪气:“正好各位都在,阿福,帖子送上。”

    阿福手捧一叠大红册子,身后还跟着不少同样手捧册子的侍卫,深吸一口气,往众贵公子方向走去。

    与陆墨玩的最好的几个狐朋狗友率先冲上来,探手一捞,一本极有质感的请帖入手。

    顿时,周围围上不少公子哥,纷纷聚集目光看去。

    大红色正,金色边框,上面用金粉书写着喜结连理四字。

    打开,里面同样是红色底色,金粉书写,大意就是陆墨和九公主于某某日大婚,欢迎他们前去观礼吃宴席。

    “卧槽!陆墨!你小子真发了!”礼部尚书之孙柳贞翼大吼一声,捏着请帖,眼眶都红了。

    尼玛一张请帖上金粉就有二两重啊!

    谁特么说战王府败落了?前两日宫中传言竟是真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