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0107章
    战王府有钱。

    战王府很有钱!

    这件事自从陆墨大手一挥给九公主送了十箱礼物的时候众人就有所感。

    但是,全部的感知都没有此刻来的震撼。

    二两金子对这些贵公子来说还不够一顿饭钱,但十几跌二两金子,那不是说着玩的。

    柳贞翼默默自责,作为战王世子的狐朋狗友,自己竟然完全被蒙在鼓里!

    所以,这几天这小子不见自己,就是为了给自己这么大个惊喜?!

    “陆墨!你小子不厚道!”柳贞翼一把扯过阿福手中的请帖,眼眶又红了。

    妈的,这么多金子发出去,他心中在滴血。

    “哥几个,还不动手?等着咱世子爷请你们呐!”

    柳贞翼此话一出,围在他身边的几个贵公子连连点头。

    “阿翼说的极是!阿墨,我们来发!”

    几人拽过那些侍卫抱着的请帖,脸上的笑仿佛就像大婚的人是他们一般。

    “来来来,祝兄,世子爷的请帖,当日务必前来。”

    “陈兄,大喜之日,同去啊。”

    “钱公子,久仰久仰。这是请帖,您拿好。”

    “……”

    “慕容……额,大将军……额,请帖!”柳贞翼绷紧脸庞。

    众人听到那声称呼,一时间纷纷看了过来,热闹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

    慕容冲!

    卧槽慕容冲怎么会在这里?

    众人再怎么看不起慕容冲莽夫身份,也威慑于他的赫赫战功。

    慕容冲昨日进宫劝皇帝收回赐婚圣旨,这事儿在场的谁不知道。

    两位,不,三位主角碰头,这事儿大发了。

    还有柳贞翼,好死不死竟然还将请帖发过去,这不是当场打慕容冲的脸吗?

    药丸药丸!

    慕容冲紧紧盯着那大红请帖,心中愤怒。

    好一个陆墨!

    他本是打算试探一番他的真实模样,还没出手对方就先行挑衅。

    岂有此理!

    一股血色杀气围绕在慕容冲身侧,直冲陆墨而去。

    这么明显的气息,陆墨要是感知不到,她就是个死人了。

    更何况,地下探墓,没有几把刷子,早就跪在里面了,陆墨之所以被历史系教授看中带在身边,除了她深厚的知识功底,更因为那一身铁汉身手,以及对危险的敏锐感知。

    因为她,一行人避过无数危险。

    慕容冲的杀气很可怕,他周围的贵公子都苍白了脸色。

    然而,陆墨却浅淡地看着,身上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面对过千年的粽子,见识过不腐的古尸,区区一个活人,再凶恶也凝聚不出肉眼可见的煞气,有何惧!

    更主要的是……陆墨微垂眼眸,身体里快速流淌着一股暖流。

    这是这个世界特有的内力,陆家能被封为战神,其家传武艺绝对出众。

    所有人都以为战王世子手无缚鸡之力,然而,谁也不知道,当初前线传来战王战死的时候,只是个敌国提前放出的消息。

    事实上,战王确实身受重伤且濒临死亡,但还留着一口气。

    等他被带回战王府,王妃难产而死,世子出生。

    本就回天无力又受此打击,战王只能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将一身功力全部传给新生的世子。

    此事极为机密,被剧情一笔带过,就是陆墨,也是在这几日开始修炼内力的时候,发现身体异样,最后深翻记忆,才得出这样的猜测。

    战王从小修炼,又有皇帝赐的天才地宝,死时虽才二十六岁,一身内力却足足有一甲子。

    陆墨冷笑一声,要是这世子开始修炼,没有意外死亡,这战王名声能不能轮得到慕容冲还是两说。

    不得不说,炮灰就特么苦逼。

    陆墨转身,接过身后侍女手中的披风,为九公主披上:“公主,外面风大,不如进去歇歇?”

    众目睽睽之下,众人眼睁睁看着九公主那明艳的小脸一点点变红,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害羞地由着陆墨牵着小手走入桃花林。

    慕容冲?那是谁?管他屁事!这盆狗粮他们已经吃饱了。

    贵女们握着小手帕,咬牙切齿。

    失策啊失策,没想到战王世子这么俊美这么温柔还这么有钱。

    九公主到底走了什么好运,被退亲都有这样的男子主动迎娶!

    她们的内心历程是这样的→_→

    被退婚了?退的好!ヾ九公主那样的根本配不上慕容冲大将军!

    ヽ(°◇° )ノ什么!竟然有人想娶九公主那种□□!

    (¬_¬)咦~原来是战王世子啊!两人配刚好!

    wow~ ⊙o⊙没想到战王府这么有钱,早知道……把家里庶妹嫁过去也好啊!便宜九公主了……

    (╯‵□′)╯︵┴─┴掀桌!说好的浪荡子,这种温柔中弥漫着禁欲气息的人到底是谁!

    是的,在陆墨面向一众贵女们的刹那,面对九公主的温柔荡然无存,只留下不失礼貌的淡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而这对比更是让贵女们捶胸顿足。

    就是这样!只对本小姐好,对别的妖艳贱货全部无视。

    这样的夫君,才是理想中的五好夫君啊!

    贵公子们还在震惊陆墨的大手笔,贵女们一眼扫去,差点又没吐血。

    以往看这些人也是风度翩翩极吸引人的,但现在……

    摇头。

    陆墨一大早出门,去了趟皇宫,再过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两人才到桃花林中间没多久,大长公主也跟着到了。

    大长公主在贵妇们的簇拥下,走上高台。

    高台下,摆着两排桌椅,贵女们坐左侧,贵公子们坐右侧。

    面面相对,清风拂面,桃花纷飞,空气中弥漫起粉色气息。

    九公主身为一国公主,自然位列前方,而这一次,适龄的公主还有两位。

    十公主是贵妃之女,女凭母贵,皇后去世后,皇帝宠爱逐渐追上九公主。

    尤其是在九公主被慕容冲退婚,十公主更是风头无双,一跃成为后宫第一公主。

    十一公主生母是个地位底下的美人,没什么宠爱,也没本事争宠,十一公主为了生存,向来依附在十公主之下。

    简单的说,就是十公主的跟班狗腿子。

    十公主看着风采夺人的九公主,心中暗恨,这个贱人,怎么就翻身了!

    她的目光扫向对面的陆墨,陆墨本身的世子地位就不低,又有驸马头衔,与皇家搭上关系,位置一跃落座在右侧第二位。

    第一位则是三皇子,第三位是慕容冲。

    三皇子原也是个美男子,可与陆墨一笔,显然差上些许。

    好好的男子,怎么就长这副模样!这还让她们女人怎么活!

    而慕容冲,虽然长相也不差,可绝对说不上美,只能说五官凌厉,单独拎出来,那也是妥妥的极受欢迎的男子,可与陆墨放一起,怎么都觉得失了一份气度。

    三皇子和慕容冲,一个身份高贵,一个手握重兵,却生生成了陆墨的陪衬。

    十公主心中发酸,这样的人怎么就不开眼看中了九公主!。

    李白荷心里也不爽,她才不是什么每见识的村妇,她上辈子看过的美男多了去了,这陆墨在她眼里就是个伪娘,长的好看有什么用,这可是古代,手中无权算个屁。

    况且,战王府到处撒钱,除了钱还有什么?

    陆墨在李白荷眼里就是个不知人间艰辛到处装逼的官二代富二代。

    “今日宴会,不如就让李小姐先开个头吧。”

    高台上,一个贵妇人嘴捂丝帕,挡住嘴角那勾起的嘲讽弧度。

    大长公主微眯的双眸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李白荷,道:“好!李白荷,就你先来吧。”

    慕容冲退了九公主的婚事,打的是皇家脸面,她同样身为皇家公主,岂能不怒。

    可慕容冲手中掌兵,为了大局,大长公主的脾气不敢对他发,甚至如果没有战王府主动求亲,皇帝没有扶持陆墨的想法,大长公主都不会轻易对李白荷下手。

    可惜没有如果,她站皇帝,就是站陆墨,自然不会让慕容冲好过,率先遭殃的就是李白荷。

    李白荷心中大恨,她深吸一口气,眼底带了蔑视,她就知道,这些个什么贵人都喜欢这种手段。

    不过,她不怕!

    她上辈子就喜欢唱歌,麦霸说的就是她,她会怕区区一个表演?

    而且,她试过了,这具身体有一副好嗓音,加上她的古风歌曲,定会一曲惊人。

    李白荷站起身,一身红色衣衫仿佛一团火,燃烧着众人的眼睛。

    她一步步迈出,清秀的脸上带着一股贵女们没有的坚毅:“既然是大长公主要求,民女领命!”

    那铮铮傲骨,那倔强脸庞,那清冷声音,让在场的人一阵恍惚,心里升起一股酸涩,大长公主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看看,都把人家姑娘逼到什么地步了!

    慕容冲看的火起,他慕容冲的妻子岂是这废物可欺的?

    他放下酒杯就要站起来,冲过去将李白荷拥入怀中好好疼惜,将一切危险都挡在身前。

    可他一抬头,就对上李白荷那坚定的目光:“相信我!”

    慕容冲想到遇到李白荷的种种,那些新奇的东西,那些神奇的想法,瞬间,他放下心来,李白荷不会让他失望。

    李白荷站在专门表演的小高台上,清亮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一曲古风《将进酒》恰到好处地唱出豪气,震荡人心。

    慕容冲震惊地看着李白荷,只觉得心中激荡,是她,是她,就是她!唱出了他的心声!

    他不屑高官权贵,只愿烈酒一壶,美人相伴,自由自在。

    李白荷看着下面呆愣的人群,嘴角勾了勾,很好,被镇住了吧?

    她的目光扫向九公主,变得幽深:“民女献丑了,听闻九公主乃是京城贵女典范,不知民女是否有幸听闻九公主的指教?”

    自己珠玉在前,一个被规矩限定的公主,又如何超越自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