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0112章
    宫宴。

    为燕国使臣洗尘。

    也是两方大臣之间的争斗。

    九公主一脸苍白地坐在位置上,低垂着头,听着十公主和十一公主故意大声的交谈。

    燕国公主向战王世子求婚。

    这件事她早知道了,知道的更多!

    她还知道,自己这门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婚事,就要不属于自己了。

    九公主突然有种早知如此的觉悟,自从踏春会那日,看到那样夺目的战王世子,她的心中就隐隐不安,当初不知为何,如今倒是明白了……战王世子,不属于她。

    她,也争取不来战王世子。

    你看,现在不就有一个别国得宠的公主,过来抢夺了吗?

    “战王世子到——”

    小太监拉长着尖利的嗓音,喊得整个大殿的人都听到。

    所有人目光都看向那殿门口,包括皇帝。

    不错,陆墨来晚了。

    那一个小时的磨蹭,让她比压轴出场的皇帝还生生晚了半盏茶的功夫。

    皇帝刚要不阴不阳地戳陆墨两句,就看到那迎面走近的少年一身冰寒,手扶残阳。

    顿时,再多的话都憋了回去。

    这一刻,皇帝突然想起了,踏春会陆墨打败了慕容冲!

    当初觉得陆墨大多走了狗屎运,真正实力绝对比不上慕容冲,可现在看来,那一身气势,分明是另一个战王!

    不止皇帝,底下那些老臣们,也都停了手中酒盏,对着陆墨咽了咽口水。

    玛的,战王!

    谁说战王世子是废材!

    想起许多年前被战王支配的恐惧,这些老臣纷纷收敛起准备攻击陆墨的话。

    挑起两国大战,这陆墨是要被皇帝放弃了。

    但现在他们也不想成为第一个触陆墨眉头的人。

    于是,率先跳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慕容冲。

    慕容冲年纪二十三,战王在世的时候他也就四五岁,听过战王名号,却也并不深刻。

    年轻,有冲劲的小狼狗,说的就是他。

    他自己就是个大将军,百战百胜,他凭啥不能自己骄傲!

    再说了,陆墨惹了燕国公主,竟是要挑起两国之战,这小子知道大家打仗多辛苦会死人吗!

    慕容冲忍不了:“战王世子好大的架子!”

    陆墨……鸟都不鸟他。

    对不起,现在她的重点是九公主,不是什么渣男。

    陆墨来得晚,原本给他的位置,直接撤没了,现在皇帝更是想看好戏,连声音都不吱一下,坐等陆墨出丑。

    不过,这对陆墨来说确是正好的。

    她大步一迈,直接走向九公主所在的位置,在她身旁坐下,腰间的残阳剑被解下,“嘭”地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周围的大臣连气都不敢喘一下,战王世子……火气有点大啊!

    还有,你带剑来是几个意思?

    在所有人灼热的视线下,陆墨执起九公主的小手:“公主,我陆墨没什么本事,但还够护住你。只要你一句话,想杀谁,本世子就杀谁!”

    话音一落。

    “铮——”

    残阳剑无风自起,利剑出鞘!

    剑尖指向周围,转了一圈,又直立而起,围绕着九公主转起了圈,仿佛守护。

    “嘶……”

    “残阳剑!”

    “内力外泄,聚而不散。这是顶级高手!”

    “不,顶级高手最多撑上几息时间,战王世子已经持续半盏茶功夫!”

    “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好!不愧是战王之子!这小子没堕了战王名头!”

    “齐国有此人物,我大燕危矣!”

    “陆墨,本公主嫁定你了!唯有嫁了你,才能保住我大燕!”

    高手,顶级高手,绝世高手。

    这是不同的概念。

    作为一名高手,会被普通人敬重畏惧,在达官贵人眼里也不过是个高价护卫。

    作为顶级高手,达官贵人也要敬重,还能以一身武艺获得帝王赏识,封官荫子,比如慕容冲。

    而何为绝世高手?

    绝世二字已经能说明境界。

    绝世无双,天下第一!

    这样的人,千里取敌首,谁特么防得住?

    要是看哪个人不爽,直接过去斩杀了就是。

    别说哪个大臣了,就是皇帝,也防不住。

    所以,谁都知道,陆墨没说完的那句话……你要灭谁的国,本世子就灭谁的国!

    一国皇帝都死了,那自然是改朝换代!

    一众大臣缩了缩脑袋,生怕九公主一个看不顺眼那小手就指向自己。

    更多的在心里默默回忆,自己到底有没有得罪过这个九公主?

    不对,自己作为男子,怎么说也接触不到九公主,应该想想自己家的夫人女儿有没有得罪九公主!

    这一刻,这些人恨不得跑去抓着自己的妻子女儿问问,你们有没有干蠢事?

    九公主傻眼地看着围着自己转圈的残阳剑,那剑看到她看过来的时候,还兴奋地跳了跳,让她几乎以为这剑是有生命的。

    残阳剑连剑灵都没有,当然没有生命,这一切都不过是陆墨在逗她开心。

    “叮!九公主好感度100点。”

    “叮!九公主幸福值-50点。”

    陆墨……几乎要流泪。

    不容易啊不容易。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你猜也猜不到。

    陆墨深刻地觉得自己当初一心挖坟是不对的,她应该多参加寝室卧谈会,多与那些喜欢逛街的同学多走动。

    否则,此刻她也不会这么蠢,这么晚才想到九公主的症结所在。

    九公主的幸福值这么低,那是因为不安。

    陆墨表现是好,好感度刷的快,如今都满值了。

    可陆墨的宠来的太快,九公主觉得太虚幻,抓不住。

    陆墨是有武力值,用的地方是与慕容冲争斗,九公主崇拜陆墨,却同样只觉得陆墨离得太远。

    可以这么说,陆墨表现的与传言越有差距,九公主心中与陆墨的距离越远,因为太不真实了,九公主抓不住。

    此刻,陆墨就坐在她的身边,手中执着她的手,而代表着陆墨武力的剑,围绕着她,九公主只觉得全身上下都被陆墨的气息包围,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这,才是九公主提高幸福值的原因。

    “系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陆墨运行着内力,美滋滋。

    “齐皇!战王世子今日毁了本公主的清白,作为泱泱大国,您可要给本公主一个交代!”

    燕国公主站起身,不想看对面秀恩爱。

    她对付不了陆墨,难道还不能让齐皇对付陆墨吗?

    毕竟,陆墨再厉害,也有个战王世子的头衔压着,除非他不要名声了,否则皇帝命令下去,他敢抗旨不成?!

    战王府,可是历代忠臣啊!

    燕国公主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不惜抬高齐国,降低自己。

    如今,齐国出现绝世高手,与燕国不可同日而语,她也只能低头。

    只要,能嫁给陆墨,最终结局还是由她说了算!

    皇帝对陆墨是不满的。

    威胁!陆墨刚才的话,在他耳力就是故意说给他这个皇帝听的。

    可憋屈的是,他作为皇帝,还真怕了陆墨,万一这小子脑子一抽,直接给自己一剑,在场谁能救他?

    靠慕容冲?慕容冲已经是陆墨的手下败将。

    皇帝同样不甘心,我虽然动不了你,可不能给你添点堵吗?

    反正,这麻烦是你自己惹的。

    “战王世子,可有此事?燕国公主身份尊贵,身为女子清白重要,此事你确需给一个交代。”

    陆墨头也不抬:“今日在大街上与燕国公主亲吻的可是礼部尚书,本世子清清白白,皇上可别把这等艳事按在本世子头上。否则,本世子未婚妻可要难过的!”

    那威胁的眼神,分明就是……如果本世子未婚妻难过,那你们都全部等死吧!

    下面的大臣抹了抹额头的汗,皇上惹谁不好,非要去撩拨战王世子做什么,作死吗!

    “对对对!微臣亲眼所见,世子与燕国公主实属清白,两人连衣角都没碰到过,还离着好长一段距离呢!”

    “不错,整个京城的百姓都能作证!”

    “燕国公主自己亲了柳大人,想必是钟情于柳大人,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掰扯了战王世子,还请皇上成全柳大人与燕国公主!”

    “微臣听说演过公主此次过来,也是为了给我大齐和燕国的和平出一份力,既然心有所属,皇上还需成全。”

    “臣附议!”

    “求皇上成全!”

    燕国使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下跪的齐国大臣,尼玛,不要脸啊你们!

    高台上坐着的皇帝同样沉默,陆墨……太强大。

    “皇上啊!老臣冤枉啊!”柳石明几乎一把鼻涕一把泪,小跑出来跪在大殿中央。

    晚节不保!臣不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