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0203章
    “你怎么做事的!严家这门婚事好好的,你偏偏要喜欢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

    陈父气炸。

    陈母怨毒地瞪了一眼站在陈萧明身后的柳依依:“萧明,你马上和她分手!明天早上就开记者招待会,澄清这件事!”

    一想到自家从严家狼狈出来的样子,陈母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出门了!

    以前看柳依依还算顺眼,豪门世家里,哪家不养个小三小四的,摆在古时候,也不过是个毫无威胁的外室而已。

    柳依依乖巧听话,愿意讨好陈母,而且也算有点能力,在事业上能给陈萧明帮助,陈母认为,陈萧明养这样一个消遣的,不算什么。

    谁能想到,陈萧明竟然为了这么个玩意儿,竟然擅自退婚!且在严老爷子七十大寿上!

    柳依依脸色惨白,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被陈家接纳,可陈母的话句句戳心,玩意儿?这就是自己在陈家人眼中的形象?

    陈萧明握紧柳依依的手,扬着一张俊脸:“妈!依依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她!”

    “你这个逆子!你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吗?!”陈父暴躁,狠狠地盯着陈萧明,这个蠢货!

    “爸!我知道严家是陈家世交,但生意场上无父子,如今我们陈家加上我手中发展的,严家早就配不上我们了。娶严月就是为了严家,如今严家的人脉资源早就到我手里,我干嘛还娶一个无用的女人?”

    陈母想到自己之前出去,那些贵妇们夸奖的话,自己儿子多优秀,有目共睹,严月确实配不上自己儿子,她道:“好!你不想娶严月,可以,但这个女人,你也不能娶!a市一流世家里适婚的不少,妈再给你好好找找!”

    陈萧明坚持:“妈,依依对我的帮助很大!我的公司要是没有依依,根本没有如今的规模,我需要依依,公司也需要依依!”

    陈母衡量在三,渐渐软化,现在什么都比不上儿子的公司重要,既然柳依依有用,就先留着,反正是给她儿子赚钱,至于结婚,还不是他们这些做父母的说了算?自己要是不给这两人办婚礼,他们还能偷偷跑去结婚不成?

    陈父看着即将相亲相爱的三个人,心中熊熊怒火在燃烧。

    他站起身,抬起手——啪!

    一巴掌扇在陈萧明脸上!

    “爸?!”

    “萧明!”

    “萧明!”

    三人惊呆。

    陈母柳依依围着陈萧明,一致对向陈父。

    “呵呵!你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吧!要退婚都不知道提前与家里商量!好,严家的确算不了什么!老子告诉你,就算再来一个严家,你爸我也不怕!可你知不知道陆墨是什么人?!今晚陆墨那态度你看到没?!陆家要陈家死那就是一句话的事你知不知道!!”

    陈父爆炸式嘶吼震惊了三人。

    陈母出生二流世家,虽然知道a市有个顶级世家陆家,可了解并不多,再说蚁多咬死象,一个陆家,他们所有一流世家联合起来,还挡不住一个陆家?

    不可能的!

    而柳依依,更不知道了!她听都没听过!

    陈萧明呆呆的看着陈父:“他不就是出生陆家而已?”

    都是世家子,谁还不知道谁啊?再能耐不就是靠家里?自己已经属于厉害的一波了,陆墨最多与自己持平好了,顶级世家就这么了不起?

    陈萧明和陈母一样,他表示不信。

    “出生陆家?”陈父冷笑,“他是陆家掌、权、者!能调动整个陆家资源,你能拼过他?陈家能拼过他?”

    陈父没有说的是,陆家在陆墨的手中,扩张了十倍不止,这样恐怖的存在,谁特么吃饱了撑着去招惹?

    陈父这么信誓旦旦的模样,唬住了陈萧明。

    柳依依咬紧嘴唇:“伯父、伯母,陆墨既然喜欢严月,那萧明退婚不正合了他的心意吗?若是萧明不退婚,只怕才会给陈家带来麻烦。”

    男人的占有欲,柳依依很清楚,换做是陈萧明,要是谁对自己起了不好的心思,第二天保准倒霉,柳依依以陈萧明度陆墨,觉得自己想的没错。

    陈萧明眼睛一亮,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爸妈,依依说的没错,要是我还霸占着严月未婚夫的位置,陆墨肯定会对我出手。今天晚上看他的样子,也没有要找我麻烦,应该是我退婚这一步走对了。”

    陈母连忙点头:“没错没错!萧明主动退婚,不就给陆墨一个台阶下了吗?抢人未婚妻,这名头说出去也不好听啊!我们萧明这是保全了他的名声!陆家指不定还要来感谢我们呢!”

    陈父脑海里两个小人在撕扯,一个黑衣小人说陆家什么人,做事还需要看别人眼色?另一个白衣小人说,萧明做的对,继续霸占陆墨喜欢的女子,那才更要命!

    最终,白衣小人打败了黑衣小人,毕竟,人都有逃避心理,陈父面对这种事情,也不例外。

    旋转餐厅。

    严月感叹地看着底下明明灭灭的城市灯火:“这个餐厅刚开的时候,我也来过,只是人特别多。我们运气真好,晚上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

    陆墨冷淡矜持又语气微扬地道:“嗯,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钱人,新鲜过了,也就那样,最近宴会不少,可能大家都没空来了。”

    站在角落的余晓君:呵呵,老娘信了你的邪!半个小时前让清空客人的人到底是谁?!

    悠扬地小提琴声飘荡在空间里,烛光晚餐摆盘完毕,鲜花铺地。

    严月眨了眨眼:“旋转餐厅还有这服务?”

    她努力回忆,当初来的时候人多嘈杂,服务虽然还可以,但绝没有什么小提琴鲜花的!

    陆墨:“之前服务不好,被投诉了。”

    严月:“你怎么知道?”

    陆墨:“餐厅是陆家名下。”

    严月:“大神好厉害!”崇拜星星眼。

    她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将对陆墨的别称叫出来了!!!

    尴尬。

    手足无措。

    求时间倒流!

    只见陆墨嘴角努力平直:“嗯,整栋楼都是陆家名下。这里吃饭待客很方便。”

    嗯?嗯嗯嗯?

    大神说什么?!

    六星级酒店都是陆家的!!

    而且听大神的意思,造这么栋楼的初衷好像只是为了吃饭待客??

    a市最高的楼!据说产值估价就是十分之一个严家!

    严月第一次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听说陆家很有钱,严月当初就被科普过各种有钱,什么a市最有钱的世家,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号那种,听说有很多地很多项目巴拉巴拉巴拉。

    从来没有这一次,这么直观过……

    毕竟,当初酒店落座后,她爸给她说过,就这一栋楼,很值钱,值钱到十分之一个严家。

    当初她还以为几家一起做的,没想到是陆家一家干下来的!

    这一晚,严月和大神近距离吃了个饭,然后被安然送回家,直到进家门后,她都是茫然的。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月月?”

    严老爷子小心翼翼地打量孙女,眼里的探究好奇都快绷不住了。

    严母第一个冲上去:“月月!你没事吧?”陆墨有没有对你做不好的事?有没有占你便宜?

    严父也欲言又止,他更想与闺女讨论陈家的事,但又怕刺激到闺女,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

    陈家!给他等着!

    “爷爷,爸,妈。”严月打了招呼,“我没事啊。”

    她只是还不敢相信,自己和传说中的陆总吃饭了!

    那个一秒钟上百万的大佬!

    “对了,陆墨说明天来接我。”

    “什么?他来接你?接你干什么?!”严父炸毛了。

    作为父亲对接近女儿的男性天然敌意。

    所有靠近女儿的男人都是不怀好意!

    “他说……要参加一个拍卖会,缺少女伴,让我陪他去。”

    “呵呵!他堂堂陆总会缺少女伴?!”严父不惜用最大恶意去揣度这个男人!

    “嚷嚷什么!怎么就不能缺少女伴了!咱们女儿高贵大方,长的好看又有气质,你当谁的女伴都能到达咱闺女这模样啊?就不兴人陆总挑剔?”严母对陆墨的印象很好,在严月最尴尬最无助最落魄的时候,带严月走出困境的人,不管如何,她都感激。

    最主要的是,严月自从跟着陆墨走出去一趟,回来仿佛不记得陈萧明那事儿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严母开心的吗?!

    严老爷子也怼严父:“就是!陆总什么脾气,这么多年了知道的人谁不清楚?你看他哪会带过女伴的?”

    “不是!爸!这才是问题啊!那小子对咱月月不怀好意啊!”严父崩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