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0204章
    “不怀好意?我看挺好的!”严母冷笑,超想说一句,难道要想陈萧明那渣男一样才叫好意?

    一骗二十几年,严家扶持着他上升,转头踢了自家宝贝闺女,这种男人,倒贴她她都怕被害死!

    “嗯!陆总不错!”严老爷子冷静下来,这段时间左思右考,不管陆墨打什么算盘,对严家没有损失,如今最主要的是,能让月月走出这段感情阴影。

    那什么不是说嘛,感情疗伤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等等!拍卖会?!什么拍卖会?”严父阻止不了老爹和媳妇双重攻击,只能想尽办法保证自家闺女的安全。

    这么一想,就不对劲了!

    a市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也不少,但陆墨这种地位会去的拍卖会,档次绝对不低,可a市最近貌似并没有这样的拍卖会举行啊!

    这就有问题了!

    严父瞬间抓住把柄一般,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张扬具有攻击性:“月月,他骗你的!a市明天根本没有拍卖会!”

    “啊?”严月有些迷茫,“可陆墨说带我去啊?”

    “所以说他骗你!”严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月月,你想去拍卖会爸爸带你去,你想要什么爸爸……”

    “你旁边去!”严母不耐烦地推开严父,这老头子就喜欢瞎操心!

    “月月,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拍卖会地点在哪?”严母瞥了一眼严父,看看,这不就清楚了吗,瞎比比什么!

    严月掏出手机,然后抬头:“妈,我不知道他电话。”

    对,陆墨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完美装逼后,竟然忘了给美人留!电!话!

    大概是上个世界留下的习惯,联系有书信,传递靠跑腿?

    余晓君整了整衣领,站在严家大宅外,按下门铃。

    呵呵,没错!她就是那个跑!腿!的!

    约会完深夜十点,吃完一波又一波的狗粮后,她竟然还要继续制造狗粮自己吃!

    余晓君几乎想摔了手上的礼盒。

    她深吸一口气,想想大佬爸爸给的工资!想想今日三连翻的奖金!你特么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门开了,严管家看着站在门口眼熟的人:“您是……陆总身边的人?”

    余晓君将礼盒递过去:“你好,这是陆总送给严小姐的礼服,请转告陆小姐,明日下午一点,陆总准时来接。”

    严管家受宠若惊,他是严家老人,a市大人物可以说比一些一流世家的公子小姐知道的都多。

    正在管家准备礼貌地继续寒暄两句,送走余晓君之时,严父出现在门口。

    不怪严父耳尖,他就站在门口不远处,一耳朵就听到陆总两个字。

    “等等!”严父尽量绷住自己的怒气,“不知道明日是哪场拍卖会?”

    余晓君仿佛看到严父肩膀扛着四十米大刀,只要自己一个回答不对,那刀尖就要朝自己落下。

    她心里好气,还是要保持微笑:“严总,拍卖会是陆总刚加的,里面所有拍品都有陆总提供,明日一早,大家就会收到请帖。”

    陆家请帖,a市谁敢拒绝!

    就算你有天大的事,家里都要出一个重要有分量的人!

    严父心里更气!有种被强烈噎到的感觉!

    拍卖会!刚开的!陆墨你牛逼!

    他特么还能说什么?!

    严父纠结了又纠结,在余晓君礼貌的微笑下,皱着眉头凑近:“你们陆总到底什么意思?”

    余晓君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裂了一下,然后笑得更加真诚:“严小姐深得陆总喜爱。”

    “呵!”严父表示自己不信,你喜爱你这么多年都不表示,就今晚一见钟情然后刚好遇到退婚?

    “严总可以拭目以待。”余晓君真特么想要把自己手机砸在严父脸上,让他看看里面的短信,对他深刻教育一番,当爹的别担心了,她们陆总就差没成为宠妻狂魔了!

    严父气噗噗地抓着礼盒回去,内心又是放松又是纠结又是叹气又是……好复杂!

    “陆总给你的,明天穿。”严父表示自己不开心,礼服他又不是买不起!他闺女要啥礼服他自己能买!

    严月看着那平淡无奇,打了一个大大蝴蝶结的盒子,在女人对礼物的天生兴奋感以及“这是大神送的”加成促使下,迫不及待地打开。

    贵!

    满目华贵!

    美!

    它是最美!

    严母噌噌噌凑过来,她也是女人!

    “这个,这个看着像是v大师的手笔!”

    “妈,是v大师,你看这记号!”

    “哎哟!不得了!妈做梦都想要一件!没想到真见到了!咦,蓝钻!”

    “啊啊啊!妈!是那件深蓝啊!”

    严母提着礼服,渐变式拖地礼服,上面纯白,逐渐变蓝,最后是大海的蓝色,细小的蓝钻点缀在礼服周边,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仿佛从海水里捞出来一般,带着海洋的生气。

    v大师最新之作,深蓝!

    据说被人以八千万高价买走。

    “月月,还有鞋子!”

    严母看着同样蓝色系列的水晶鞋,只恨不得现在就让严月上身瞧瞧。

    严父冷哼:“不就一件衣服嘛!”

    严母那句做梦都想要一件,严重刺激到了老男人的自尊心。

    然而严母并不想放过这老男人:“一件衣服?你可知道v大师出手的每一件衣服,根本不是钱能买到的?这件衣服售价八千万,但要没有足够能打动v大师的,你就算拿八个亿去,也买不回来!”

    钢铁直男!能懂个屁!

    严母喜滋滋地摆动着礼服。

    严老爷子咳咳了两声,掏出一个盒子:“月月啊,这个拿去。”

    严月觉得盒子有些眼熟:“爷爷,这不是陆墨给您的寿礼吗?”

    她还记得里面那颗海蓝之心,当时震住了不少人呢。

    严父继续冷笑:“我说他一个堂堂陆家掌权人,怎么送出这样一份不靠谱的礼,原来在这儿等着!狼子野心!”

    海蓝之心,深蓝!这宝石项链和礼服特么根本是配套的!

    就没见过这么骚的套路!严父表示这女婿我要不起!

    严老爷子也觉得陆墨做事有点离经叛道,大几亿的宝石说送就送,贵重礼服说给就给,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陆墨很看中严月。

    老爷子砸吧砸吧嘴,觉得这小子挺有趣,多少年没见过这么真金白银追女孩的手段了?

    什么?你说那些富二代追女人,也是车子房子的送?

    不不不,那点东西和陆墨出手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和概念!

    多少世家看不上眼那点子车子房子,整个a市却没有世家敢说看不上眼陆墨出手的东西!

    陆家有钱,但也不是随便会给的,商人本性都抠,小物件无伤大雅,大手笔那绝对深思熟虑。

    更主要的是,做这件事的人是陆墨,这个a市最抠的人!

    a市没有人能在他手上占便宜。

    不图谋?严老爷子再年轻六十岁都不信!

    既然对严月有图谋,严老爷子就放心了。

    不是看上了他孙女,陆墨会这么费尽心思?

    此刻,严老爷子还不知道,陆墨展现在严家人面前的并不叫费尽心思,她费尽心思起来,自己都害怕!

    陆墨端坐在书房,笔记本散发着护眼蓝光。

    对,陆·叼炸天总裁·墨现在正在苦逼地处理公事。

    她毕竟顶着大总裁身份,这种一天行程七八个算少,十来个不多,二十几个都有可能的全国劳模。

    陆墨苦逼啊!

    想当初,她明明只是一个历史系学生,现在让她来当总裁??

    专业不符……还是得工作!

    好在,陆墨有着原主记忆,一并接受了原主多年精英教育。

    囫囵吞的结果就是,她现在处理公事并不顺手,简称——需要加班!

    本来就多的工作,再加班,还得空出时间撩女人,陆墨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一死了。

    系统ta从来没有对自己友善过!t_t

    庆幸的是,陆墨的学习能力极强,又初步修习内力,日以继夜,在刻苦一月之后,终于干顺手了。

    这也是为什么,陆墨明明早就到了这个世界,还非得在严老爷子七十大寿首次出场的原因。

    后台不稳,如何装逼!

    第二天,a市炸了。

    陆墨在a市低调也高调。

    这个人极少出现在宴会,但不少百姓都听过。

    所谓的哥不在江湖,整个江湖都是哥的传说,就是这样。

    为啥?

    因为一个叫做骚博的东西。

    陆墨作为陆氏总裁,在骚博上有个认证的大v。

    号不是他申请的,上面的状态也只有一条,就是刚加系统状态。

    可谁让他一张脸长的帅炸天,公司迷妹绕成圈,一张照片挂论坛,陆总火了。

    底下粉丝上千万。

    据说,有个国民男神的称号,即便他从未承认。

    这也是为什么,陈萧明这些世家公子并不重视陆墨的原因之一——网红啊,你的内心叫闷骚!你这个不正经的世家掌权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