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0207章
    隔壁桌一秃头中年半举着牌子,一口气噎在喉咙里。

    骂娘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十亿!

    这不是十块十万!

    谁家吃饱了没事干撑得慌,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抬头一看,呵,陆家掌权人!

    默默放下手,惹不起惹不起。

    严月捂住嘴,震惊地看着陆墨,内心只想尖叫!

    十亿她家能拿出来,却绝不会因为一幅画付出如此大代价,即便喜欢画的人是严老爷子。

    第二排角落桌子上,正坐着低调的人——陈萧明和柳依依。

    不是两人不想高调,而是在陆墨主场的场合,根本不敢高调!

    再者,陈萧明身高不如陆墨,气质不如陆墨,就算想高调,也高调不起来。

    而柳依依作为一个女人,忌禅的东西自然比陈萧明要少一些,她一身白裙,高贵美丽,本应该是场中数一数二的焦点。

    在她刚入场的时候,确实也迎接了一波别人的关注和羡慕嫉妒恨,但这一切,在陆墨带着严月进场时完全消散。

    严月自小严格教养,一身气度在a市很有名,柳依依站在她面前,根本不需要比较,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严家老爷子寿宴之事早就传遍a市,此刻四人相遇,众人脑海中已经模拟了一百遍修罗场。

    没打起来。

    主要是因为陆墨直接无视了两人,陈柳二人还没胆子上前找虐,两人已经被周围嘲讽的声音给淹没好几遍了。

    若不是打着讨好陆墨,求得陆墨原谅的心思,陈萧明早已退场。

    柳依依心中苦水成河,一双眼睛通红。

    此时,见到陆墨竟然一口气抬价到十亿,只觉得这人是疯了!

    不就泡个女人而已吗?!竟然出手就十亿!

    陆墨不是疯了是什么?陆家的人就由着陆墨这么不着调吗?

    不愧是富n代,不知人间疾苦,只知道仗着家里底蕴挥霍无度。

    “这幅画虽然值钱,但撑死也就一个亿,陆总鲁莽了。”陈萧明低声柳依依解释。

    博学,理智!

    柳依依摇头:“一掷千金,也要看值不值得。”

    她好似在说那副画,又仿佛暗指某个人。

    陈萧明抿唇看了一眼最前方那张桌子,心想,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哪个男人不想这样,若是他有陆墨的条件,他也做得到十亿买画!

    又看严月对此依然淡定,仿佛算不得什么,那身十个亿的衣服首饰穿在身上,也像是平时的模样,陈萧明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柳依依穿上身上那件百万定制的礼服时,欣喜得意的模样。

    差太多!太小家子气了!

    这是第一次,陈萧明感觉到柳依依与严月的差距。

    陈萧明没有发现,随着陆墨对他的绝对碾压,随着严月被陆墨捧在掌心,他的心态也跟着改变。

    曾经唾手可得的严月,再次进入他的视线。

    曾经万般可爱的柳依依,也变得缺点显露。

    这,只是个开始。

    陆墨敏锐地感知到不远处的两道视线,妒忌、不甘、嫉恨!

    “叮!严月幸福值12点!”

    那又如何?反正她只要严月的幸福值!

    这场拍卖会,陆墨在出手十亿后,再也没有机会动手。

    对此,她只想说,十亿十点幸福值!她愿意为此支付一百亿!求给个机会啊亲!

    严月无情地拒绝了她。

    “陆总,我收下这幅画已是不妥,不能再要其它东西了!”

    陆墨:“这里的一切,只要你想要,都可以要!”

    严月猛烈摇头拒绝。

    围观此等狗粮的众大老板们,对此咬牙切齿,她不要我们要啊!

    这一次拍卖会圆满结束,不少人买到了自己的心头好,其余没有买到的也见证了宝物齐聚,觉得不虚此行。

    唯有陈萧明和柳依依两人,心中极为不岔。

    此次拍品没有他中意的,当然,作为陈家少爷,另一上市公司总裁,他身份地位决定了他要出手几次,拍下一两件物品。

    反正,这次上的都是好东西,陈萧明自己无所谓,价格合适可以买下,以后作为人情送礼也是极好的礼物。

    同时,在陆墨为严月砸下重金拍画后,柳依依对严月的嫉妒彻底爆棚。

    她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小鸡肚肠之人,但一双眼睛却在严月身上不断观察。

    严月衣服首饰实在太贵,台上也没有能与之比较的,柳依依不想低人一头,所以开场至今,也没有开口要买。

    直到——

    一颗粉色钻石出现在台上。

    这可钻石没有严月戴着的大,但颜色极为喜人。

    严月的目光也在那钻石上停留了不断时间,柳依依甚至有看到陆墨要抬手为她拍下却被阻止的画面。

    她要!

    柳依依无比确定!

    这不仅仅是一颗粉钻,这更是严月看中的东西!

    严月那个装腔作势的女人,以为自己阻止陆墨再次出手,就能证明自己的廉洁,却不知道,在她收下陆墨送给她的礼服钻石名画时,就已经和拜金女没有两样!

    柳依依无比肯定,严月是喜欢这颗粉钻的!

    她要抢到!

    她的视线变得渴望而克制,不时扫向陈萧明的目光变成了落寞。

    这一招她用过许多次,每一次都能成功。

    这次也不例外。

    陈萧明显然是重视她的,在她看第三眼的时候,就问到:“喜欢?”

    柳依依犹豫两秒,摇头:“不喜欢。”

    那口是心非的模样,谁都能看得出,她很喜欢,但是她是个懂事的姑娘,她不会说要。

    “买!”陈萧明豪气非常。

    他本就是要拍下一两件的,粉钻具有一定保值价值,买了不亏。

    再有他也需要为美人出手一次,让大家看看他的实力,以及……向陆墨示好,自己绝没有觊觎严月的心思!

    然而,陈萧明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颗粉钻,同样是a市一流世家李家得宠小姐的心头好。

    李家家主两兄弟,五个儿子一个闺女,可见这位李小姐的稀奇程度。

    李小姐聪慧懂事,平时喜爱的东西不少,但最喜欢的,就是粉钻!

    李家在来的时候,就收到通知,知道其中有粉钻拍卖,兜里早已备好资金,就等着拍下这颗大粉钻给李小姐开心。

    经过一番争斗,最后跟拍的人就剩下李家和陈萧明!

    陈萧明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不就是想出个手,装下逼,怎么就这么难!

    粉钻价值三千万,此时叫价已经三千五百万!

    再往上,这颗钻石就失去原本的味道了。

    陈萧明左边是柳依依崇拜欢喜的眼神,右边是李家大少不悦挑衅的对峙,周围是一圈吃瓜不愁事大的群众——骑虎难下!

    继续,他就成了冤大头,不继续,岂不是说陈家不如李家,自己不如李家大少?!

    不!面子不能丢!

    可……钱也不能打水漂!

    他不差三五千万,可这么无端砸钱,谁砸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陆墨那样财大气粗。

    于是,陈萧明对着李大少那方举起酒杯:“依依很喜欢这粉钻,还望李大少能卖陈某一个面子。”

    李大少嗤笑一声:“陈少,你女人喜欢这粉钻,可我妹妹也喜欢!你要讨好女人,我要宠着妹妹,这粉钻啊,我看还是价高者得!”

    言外之意,有钱就买,没钱别逼逼!

    陈萧明心中大怒,好一个李家,也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他已经暗下决定,抽出空来,非得给李家一个教训不可!

    经过两人这般隔空交流,陈萧明是彻底下不了车了。

    买!必须买!

    陈萧明:“四千万!”

    李大少:“四千一百万!”

    陈萧明:“五千万!”

    陈大少:“五千一百万!”

    陈萧明:“六千万!”

    价值已经翻了整整一倍!

    场上气氛热烈,就等着这一次鹿死谁手。

    陈大少:“六千一百万!”

    陈萧明:“六千五百万!”

    陈大少:“六千六百万!怎么,陈少是钱没带够?”

    刚开始那么凶残加价,现在突然缓下来,谁都知道陈萧明这是心疼了。

    陈萧明何止心疼,他心里都在滴血了!

    想当初他创业的时候,也就五千万启步资金!

    谁赚钱谁知道,一分钱那都是抠出来的。

    陈萧明不断给柳依依使眼色,希望这个女人能够一如既往地给力,给他一个台阶,让他从这虚高的价格战中安全退出。

    他并不想为此买单。

    可柳依依却假装没有看懂,这颗粉钻她想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