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第0402章
    夏初, 天气渐热。

    此时还没到一年最热的时候, 各家各府主母精打细算, 任由家中闺女撒娇任性百般恳求, 都捏死了手掌,不漏半块藏冰。

    湖边水边, 变成了公子小姐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双月湖位于京城城郊, 湖面广阔,游船众多, 一年四季游人不断。

    今日,来的公子小姐特别多。

    岸边最大的游船上人来人往,华衣贵服。

    “三皇子不愧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 这身气度非常人能比。”

    “你怕是不知道, 前日太子殿前受罚,鞭笞三十, 这……”说话的人指了指天上,摇了摇头,意味深厚。

    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此事真假?”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不信的话, 看看今日品诗会太子会不会出现。不过, 这话我也就告诉了你们,你们万不可外传。”

    “张兄放心,事关重大, 我等定守口如**!”

    然而, 一个能说出来的秘密, 那就不再是秘密。

    一传十, 十传百,不过片刻,这艘游船上所有人都知道了。

    隔着薄薄挡板,三皇子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大势所趋,连上天都偏向自己,将天命之女送到我手,帝位,非我其谁?

    “殿下,柳小姐到了。”

    “如烟来了?走,随本殿去迎接。”三皇子心情大好,手中折扇悠然愉悦。

    柳如烟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样盛大场合,还是她主持的。

    当然,有前两辈子记忆,小小的品诗会,如今的她根本看不上眼。

    她会主动举办,会屈尊降贵,就是为了站在她身边的这个女人——柳惜。

    柳惜本不愿出门,可昨日晚饭,李姨娘在饭桌上谈论此事,将她单独拎出来。

    吏部尚书一贯偏心,训斥了柳惜一顿,勒令柳惜必须参加,且不能坠了吏部尚书府的名头。

    呵呵,参加?拿什么参加?

    夏日已到,别人家的小姐早早做好了夏衫,自己的却了无音讯,派人催了三两次,次次空手而归。

    她一个闺阁女子,无父母同意,连吏部尚书府的大门都出不了。

    即便她想自己做上两件,上任吏部尚书夫人的李姨娘,根本不给她布料!

    这些宅院麻烦,柳惜不是不委屈,也不是不想与父亲说道,然而,且不说她连告状的机会都没有,就是她说了,最后挨骂的人是谁还不一定。

    柳惜默默忍下。

    母亲去世一年,她足不出户一年,她被迫闭门谢客一年,连最亲的外祖家,都被李姨娘以此为借口挡了回去。

    如今解禁,她就盼着外祖家能为她稍稍出头,运作一番,将自己早些嫁到太子府里。

    柳惜穿的是去年夏衫。

    好在,这一年她为守孝,吃的清苦,身量倒是没抽长多少,衣服勉强合身。

    原本以李姨娘的精明,觉不敢如此明显亏待柳惜。

    可谁让她女儿搭上了三皇子,凭着三皇子宠爱柳如烟的架势,她还需要看一后院小姐的脸色?

    京城风向向来多变。

    衣裳首饰三月一换,夫人小姐对其极为敏感。

    柳惜身上一看就是去年的旧款,还有些偏小了,这落魄的模样,让曾经嫉妒柳惜的小姐们嗤笑不已。

    “柳大小姐,你这衣服好生眼熟,我想想,哎呀!去年赏花宴时,你不就穿得这一身嘛!”

    “这你就错了,当时她头上还有一支明月楼的翠玉簪,现在……呵呵。”

    “是啊,柳大小姐,你这银簪也太寒颤了一点,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丫鬟过来了呢。”

    柳惜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指甲刺痛掌心。

    翠玉簪?母亲死后,那些玉簪首饰,早就成了柳如烟的囊中之物。

    “你做姐姐的,礼让妹妹的道理都不懂吗?你的教养呢!”

    父亲亲自开口,她如何不给?

    柳惜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想要脱离吏部尚书府。

    那里是她父亲的家,是李姨娘的家,是柳如烟的家,却根本不是她柳惜的家!

    柳惜沉默低头,跟在柳如烟身后,仿佛完全没有听到那些刺耳嘲讽。

    “呵,还清高?我看你能清高到哪里去。你的太子夫君,怕是没空来救你了!”

    这世上,总有一些出门不带大脑,日常给人当利剑的存在。

    这个七王爷家的郡主,就是这样的人。

    她出身皇族,身份高贵,走在人群里,向来受人追捧。

    她看柳惜不爽很久了,未来太子妃,闺阁女子表率,知书达礼,有颜有才,被她母妃整日里拿来与自己做对比,简直恨煞她也。

    身边人随便挑拨两句,她能立马对上柳惜。

    郡主讨厌柳惜,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太子殿下温文尔雅,大家都喜欢,可偏偏太子对柳惜照顾有加,每每遇到柳惜被欺负,总会站出来明恋暗里维护。

    明明大家都在努力讨好太子,为什么柳惜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太子的喜爱?

    柳惜,真是太讨厌了!

    不过,如今太子越来越不出色,谁不知道太子已经被三皇子比过去了,说不定皇上转眼就会废太子。

    对于这些公子小姐来说,该讨好谁,该远离谁,似乎已经刻到了骨子里。

    现在他们讨好的对象就是三皇子。

    而作为曾经讨好过太子的黑历史,自然是越践踏抹黑,越能对三皇子表忠心。

    郡主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太子,转投三皇子的粉丝大军。

    柳惜沉默不语,脑子里却飞速想着郡主的话。

    她几乎与外界断绝一年消息,乍然听到有关太子的言论,心里大骇。

    太子出事了!

    难怪父亲越来越偏心柳如烟,对自己丝毫照拂都不再。

    这个结论,在见到三皇子的时候,彻底明确。

    三皇子竟亲自出来相迎柳如烟。

    柳惜只觉得一阵昏眩,这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柳如烟和三皇子到底什么关系?太子现在又如何了?

    柳如烟和三皇子狠狠秀了一波恩爱,看着周围艳羡的目光,高昂起头颅,一副皇子妃风范。

    “太子殿下到——”

    守在船头的小太监惊恐地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连忙跪趴在地:“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

    陆墨一身浅黄衣衫,袖口用暗线绣着五爪金龙,长发用汉白玉玉冠束起,鬓边垂下两丝墨发,右手一把沉香木折扇,散发着浅淡清香,明眸星目,负手而立,好一个如玉公子。

    可,他们欣赏不起来!

    太子不是被鞭笞重伤了吗?现在就好了?

    看那行动自如的模样,根本没事人一样,难道传言有假?

    不不不,刚才可是有人问过三皇子,三皇子亲口承认了的。

    在场的谁都知道,太子和三皇子,那就是水火不容。

    现在三皇子支持举办的品诗会,太子前来,这简直就是京城最大的车祸现场!

    此刻,在场的人还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三皇子更惊诧。

    他是亲眼看着太子受罚的,那三十鞭,鞭鞭带血,他敢保证,太子后背绝对血肉模糊,即便有药,都要躺个十天半月,何况还是没有药的情况下?

    摸不清来路,三皇子谨慎地装模作样。

    “太子皇兄怎么有兴趣过来参加我们这些小打小闹?”

    就这一句话,将在场的公子小姐怨气拉足。

    小打小闹?他们这么高端大气的品诗会,太子就这么看不上眼?

    难怪会屡次被皇上训斥,活该!

    陆墨微笑,如沐春风:“本宫来是听说这里聚集京城才子才女,没想到在三皇弟眼里,这品诗会是小打小闹?”

    三皇子脸色微僵,太子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

    “啊,对了,三皇弟,哪一位小姐是你的意中人?有人与本宫说,那人是吏部尚书府家的庶女,你说可笑不可笑,三皇弟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娶一个庶女为妃?这等有损皇家身份的不利传言,早早澄清的好。”

    三皇子嘴角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

    他勉力保持住弧度,道:“太子误解了,如烟是吏部尚书的嫡女,而非庶女。”

    “如烟?如烟是谁?”陆墨皱起眉头,“本宫记得,本宫太子妃就是吏部尚书嫡女,她的母亲,可生下一个女儿。”

    这实在打脸。

    三皇子虽早就清楚,柳如烟是吏部尚书庶女变嫡女,然而这些日子,柳如烟乖巧听话,又风趣可爱,还能预知不少事,实在对他胃口,更对他有利。

    三皇子几乎将柳如烟的身份污点给无视了。

    也只是几乎。

    此刻,陆墨提起来,那些话明明没有说什么过分的,却给他感觉字字嘲讽句句耻笑。

    耻辱!

    柳如烟看到三皇子阴沉下来的脸,心道不好,赶忙上前,对着陆墨屈膝行礼:“太子殿下,小女正是柳如烟。”

    她一脸坚强倔强:“回太子殿下,小女母亲与父亲青梅竹马,相濡以沫数十年,父亲感念情深,已将母亲扶正。”

    她这一席话,差点没指着柳惜说,是柳惜那个不要脸的母亲无耻小三横刀夺爱。

    “有趣!”陆墨一脸兴味,仿佛被柳如烟这幅模样吸引。

    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糟了糟了,太子不会也看中柳如烟吧?

    两男争一女,这不是车祸,这是血案!

    然下一秒,就见那风光霁月的太子殿下冷笑一声:“这吏部尚书莫不是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既然已经妾侍扶正,却也不知将庶女的名改改。”

    柳如烟神色迷茫,一瞬后变成了惊恐。

    改名?

    太子怎么会知道她会改名?

    难道太子也是重生的?

    怎么办?未来的事太子知道,那三皇子还有胜算吗?

    没等她想出个头绪,就听到耳边刺耳嗤笑声。

    她转过头,就看到那些公子小姐正纷纷捂嘴,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明显的鄙夷。

    怎么回事?

    三皇子的脸色已然铁青,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如此羞辱过。

    他的生母是皇贵妃,他有皇帝母妃相互,太子又非跋扈心小之人,十七年来日子可谓顺风顺水。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这么对待他。

    然而,这么对他的人正是太子,唯一几个他不能翻脸的人之一。

    他心底埋怨吏部尚书,怎么能对柳如烟这么不重视,竟留下这样的把柄。

    名字名字,不管是世家还是清流,对名字都极为看中。

    两字为尊,三字为贱。

    故此,家中嫡子嫡女的姓名都是两个字的,而庶子庶女则全是三个字。

    李姨娘家里本不是什么有底蕴的,对此根本不看重,以至于一直以来,李姨娘都没发现柳惜和柳如烟名字的真实区别。

    事实上,以吏部尚书对她的宠爱,曾经是想过给柳如烟一个尊贵名字的。

    可惜李姨娘觉得他取得不好听坚持不要,非要觉得柳如烟才是腹有诗书配得上她闺女。

    吏部尚书还以为李姨娘知道其中差别,不想自己留下宠妾灭妻的把柄,感动了很长一段时间。

    陆墨被三皇子捏着鼻子请进去。

    两人刚离开,就有柳如烟的小姐妹上来,悄悄对她道:“如烟,你父亲怎的不为你改名,你这名字,着实……”

    小姐妹眼神复杂怜悯,隐隐还夹杂着嘲笑鄙夷。

    柳如烟一口气噎在那,她名字怎么了?她名字到底怎么了?!

    足足三辈子,她当过太子妃,当过三皇子妃,就没人说过她名字不行!

    怪只怪,第一辈子柳如烟借用柳惜名字,第二辈子柳如烟还没生孩子,没给人取过名字。

    那两辈子,她的身份注定了没人敢去议论她名字的不合理,更别说嘲讽了。

    若不是这一次提出的是太子,此事或许就这么一直被忽视下去。

    柳如烟恨死柳惜了。

    她从不知道,会有一天,自己的名字都被拿来嘲笑。

    她看得出来,在场的不少人,连表面尊敬都不愿意给她了。

    而柳惜虽然落魄,却已有人过去安慰交谈。

    明明,柳惜都到这地步了,因为太子出现,就能翻身了吗?

    不!怎么可以!

    柳如烟原本打算不时带柳惜出来逛一圈,让她被人嘲笑排挤。

    这种钝刀子割肉有苦说不出的滋味,实在是简单又痛快。

    可她等不了了,只要柳惜一日有太子撑腰,一日就压在她头上风光。

    柳如烟低垂眼眸,耳边传来船夫起航的吆喝。

    水,湖水。

    一个计谋很快在她脑海中形成。

    品诗会说白了,还是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写写诗吟吟词。

    你恭维我,我恭维你。

    让公子们在小姐面前秀一把才学,让小姐们在公子面前表现下学识。

    然后,或许就有看对眼的,一来二往的就成就一两对。

    陆墨毕竟身为太子,就算是不受宠了,这些公子小姐当面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皇家威严,不容挑衅。

    否则,就算闹到皇上面前,受罚的绝对有他们。

    游船上热闹非凡,陆墨手执酒杯,轻轻晃动,却也不喝。

    她的目光不时扫过一人——柳惜。

    众人识相地没有打扰,更没人敢去招惹未来太子妃。

    不过,这些人里并不包括三皇子。

    三皇子刚刚失了面子,正想方设法要找回来。

    陆墨的行为就像是给他送上门的现成理由。

    他轻笑一声:“我道是太子皇兄为何出现,原来美人在此,不得不来啊!柳大小姐闭门一年,倒是修身养性,听说她身上穿的还是往年夏衣,着实俭朴,皇弟羞愧。”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你看啊,你未来媳妇穷的连新衣服都没有,你这个当人夫君的,也太抠门太失败了!

    柳惜低下头,努力不去看上面那人,耳尖通红,羞愧得她恨不得从未出现过这里。

    自己给太子丢脸了吧,太子是不是失望至极?

    她如今这样,太子还会娶她吗?

    氏族联姻,向来利益相关,好比如她的父亲母亲。

    父亲为了高位,弃了相恋多年的表妹,娶了母亲。

    而母亲,本以为父亲真心求娶,没想到内里真相如此不堪。

    可人已嫁娶,肚子怀了孩子,事情已成定局,再不甘,又如何?

    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媳。

    皇家娶媳,可比她父亲母亲更复杂。

    她本是吏部尚书嫡女,底气十足,然如今,这番不受宠的模样,于太子还有什么利益可言?

    柳惜开始思考,自己真的能顺利嫁入太子府吗?

    “叮!柳惜好感度40点,幸福值-40点。”

    陆墨心中:“呵、呵!”

    她看向三皇子,眼神中几乎带上杀气,这个傻逼,竟然害得自己开场这么惨烈!

    “三皇弟,大通钱庄、悦来客栈、江南制衣,流风红楼……”

    三皇子:“不要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