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第0404章
    “柳如烟既然这么想嫁给你,本宫便圆了她这个心愿!”

    皇贵妃满目阴沉。

    在她来看, 事情很明显, 柳惜不是什么小白花, 柳如烟更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心计手段,柳如烟一个庶女,能认识三皇子?能让她的皇儿这般重视?

    所谓落水,在皇贵妃心里,就是柳如烟趁机**三皇子, 逼迫三皇子对她负责。

    皇贵妃打心底看不上柳如烟。

    庶女就是庶女, 就算她娘现在扶正, 那底子还是卑贱不堪, 想要成为皇子妃,做梦!

    “传本宫懿旨:吏部尚书府二小姐游船落水,不成体统,然三皇子心善,不忍其庙宇孤老,准其入三皇子府, 封贵妾。”

    三皇子大惊:“母妃?柳如烟对儿臣还有用, 这贵妾是不是……”

    贵妾?柳如烟能哭死在他面前。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柳如烟打的什么主意, 三皇子心里门清。

    他也嫌弃过柳如烟的身份, 可只要能助他登上那个位置, 一个皇子妃头衔算得了什么?

    待天下大定, 有谁规定, 皇子妃就必定会是皇后?

    自然,皇后的位置,也不是不可以给她,只要柳如烟能够一直有用。

    因为柳如烟的计策,太子几次受挫,这也导致三皇子对柳如烟越发宽容放纵。

    今日,太子出现,那么强势,更恐怖的是太子不再隐忍,展现出强大实力。

    柳如烟能算到许多事情,可她怎么就没有算明白太子?

    三皇子心中有疑,但一件事情不能代表什么,他还想再看看。

    皇贵妃冷笑:“皇儿,柳如烟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区区女子,她如今落水被你救起,这皇城,还有哪个男人敢娶她?她若不愿,等待她的只有青灯古佛。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三皇子脑海中浮现今日情形,顿时将柳如烟抛之脑后:“母妃,太子手中还有别的势力?”

    皇贵妃摇头:“皇后是个没用的,左相是文臣,身边除了一批只会动嘴皮子的,连家底都穷得很,哪有银钱培养势力?你遇到何事了?”

    “今日游湖,太子也来了,他知道我全部暗处产业。”

    “你说什么?!”皇贵妃凝重起来,“他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你手下人出了叛徒?”

    “不可能,除非太子将所有人收买。所以,儿臣才想不通。”

    皇贵妃沉默半刻,道:“你刚才说,太子今日也去了?他被鞭笞三十,必受重伤,怎么会过去?”

    宫人来禀报,才说了两句关于三皇子的,就被气怒的皇贵妃打断,是以现在才反应过来事情不对。

    三皇子憋屈:“确实是太子无疑。”

    皇贵妃皱眉,随后大笑:“这不是送上门的把柄?皇儿等着,太子到底玩什么花样,今夜就能分晓。”

    吏部尚书府,从中午开始,就不断有各家掌柜送来衣物首饰,件件是精品。

    李姨娘抚摸着衣服上精美花纹,嘴角裂开:“这衣裳好看,配我儿正好。来人,将这些都送去二小姐屋里。”

    关于那些掌柜说的给柳大小姐的话,李姨娘全当没听到。

    整个吏部尚书府后院她一个人说了算,东西进了她手中,哪还有拿出来的道理?

    再者,李姨娘根本不怕别人知道,她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吏部尚书夫人,禁足一个女儿,谁能说她什么?

    是柳惜自己愿意拿出来与妹妹分享,是柳惜自己不喜欢出门,是柳惜爱穿着朴素。

    咋地了!

    李姨娘没花一秒钟,就把理由想好了。

    她看着丫鬟抱着衣裳离开,下一秒,脸色顿变:“柳惜哪来的银子?!难道那贱人还藏了银子?”

    李姨娘一阵心痛,那些衣服花的都本该是她的银子:“柳惜!给我守住门口,她一回来就让她去跪祠堂!”

    “夫人!夫人!不好了!小姐落水了!”丫鬟冲了进来。

    李姨娘猛地站起:“谁落水了?!说清楚!”

    “大小姐!”

    李姨娘提起的心放下:“大呼小叫什么,多大点事儿。”

    “不不不,是二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都落水了!”

    李姨娘:“什么!如烟落水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她急急往外走去:“好端端地怎么会落水?是不是那小贱人?好啊,等老爷回来,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柳如烟是和柳惜一同被送回吏部尚书府的。

    吏部尚书比李姨娘更早接到消息,他冲冲赶来,额头出了一层薄汗,与李姨娘撞个满怀。

    “老爷,老爷,咱们如烟落水了!你可要给她做主啊!”李姨娘悲从心起,她是真的慌了,刚开始只顾着怎么惩罚柳惜,走着走着就想到柳如烟落水,岂不是失了清白?

    谁救的?对方什么家世?长相几何?

    万一是个船夫怎么办?这不是要了她的老命吗!

    “慌什么,妇道人家!太子来访,还不收拾收拾!”吏部尚书狠狠瞪了她一眼。

    两人继续往府门走去。

    陆墨负手而立,站在门口。

    吏部尚书府小厮战战兢兢跪了一地,心中慌乱无比。

    太子啊,太子来做什么?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府里怎么对待大小姐,他们这些下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事儿终于被太子知道了,所以找上门来了吗?

    吏部尚书出门之前,整了整衣襟袖子,力图表现出臣子的沉稳风范以及作为未来岳丈的威严。

    太子年十七,未满二十,还没到上朝听政的年纪。

    吏部尚书见过太子的次数不少,大都是在各种宴会上,太子向来温和,尊重重臣礼贤下士。

    可惜,他不受宠。

    更可惜的是,皇上已有废太子之心。

    前夫人去世,柳惜禁足一年,吏部尚书借此几乎与太子断绝往来。

    尤其在这半年,太子屡次惹怒皇上,竟是在早朝之时被拎出来当众说教。

    试问一个废太子,还有什么支持的意义?太子的下场已经注定,吏部尚书并不想将自己绑在这艘漏水的船上。

    他是吏部尚书,府中后院发生什么,哪里会不清楚?

    他就是故意放任而已,柳如烟既然能够与三皇子搭上关系,这个女儿就是他最宠的女儿,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为柳如烟斥责苛待柳惜。

    吏部尚书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有错。

    但这一刻,他心中发慌。

    陆墨没有等多久,吏部尚书府出来一大票人。

    吏部尚书为首,李姨娘随后,两人对着陆墨恭敬弯腰行礼。

    “免礼。”陆墨道,“惜儿不慎落水,本宫恰巧遇到,正好送她回来。”

    她半句话都没提到柳如烟。

    李姨娘昂着脑袋,观望许久,只看到陆墨身后两辆马车。

    她低声问丫鬟:“你说二小姐落水,二小姐人呢?!”

    丫鬟指了指后面那辆马车:“在里面。”

    当众落水,柳如烟算计的时候满是得意,等她自己遇到,才知道其中有多难过。

    她都恨不得去死!

    可她不敢,她恐惧死亡时的感觉,更怕自己不能重来。

    她缩在马车里,恨恨地想着,有什么好打招呼的,这不是更丢她的脸吗,马车直接进去不就好了?

    吏部尚书心中也着急:“多谢太子殿下相救,不知小女何在?”

    陆墨依然不紧不慢,她左手负后,右手执扇:“柳尚书莫急,本宫已让太医看过,暂无大碍。不过,惜儿身子似乎不太好,本宫让人送了不少东西过来,这是礼单。”

    陆墨身后,小太监笑着递上一张红色宣纸:“掌柜说,已经将东西送到府中了,柳大人您看看,可有漏缺?”

    吏部尚书目光扫过礼单上的物品,脸皮子抖了抖,顿感一阵昏眩。

    不说别的,就上面那副端砚,此刻正摆在他的书房里!

    李姨娘亲自给他送来的。

    当时他还感叹许久,李姨娘不愧是他最喜爱的女子,精打细算的,就为了给他买件心头好。

    没想到,这根本不是李姨娘买的,而是……抢夺了柳惜的!

    抢了就抢了,又不是第一次做,却偏偏被当事人撞到。

    吏部尚书使劲稳住自己,安慰自己,反正东西都进了府里,什么时候给柳惜送过去,还是他说了算。

    他扬起笑脸:“太子殿下有心了,臣代小女谢过殿下。”

    陆墨:“这单子上的算不得什么,本宫还带了些滋补身体的药材过来。本宫与惜儿一年未见,柳尚书不介意本宫与惜儿多聊一会儿吧?”

    吏部尚书:“不介意不介意,太子殿下里面请。”

    很介意!他并不想和太子走的太近。

    陆墨上前两步,顿住,转身:“小路子,吏部尚书府二小姐也落水了,府中怕是人手繁忙,你带人将之前送进府的东西搬到柳大小姐院子。”

    小太监:“是,殿下放心。奴才定仔细看,一件不漏地搬过去。”

    吏部尚书:“不,府中人手足够,惜儿的事情重要。夫人,还不听太子殿下的,将礼单上的东西送过去!”

    李姨娘心中还在担心柳如烟,根本没听到这边的谈话,接到吏部尚书递过来的礼单,心中还美滋滋,又是一笔收入。

    她一边展开礼单,一边想着:毕竟是太子送的,价值总归不会差。

    草草一看,果真令她满意。

    再细细一看,不对啊!这不是刚刚她收进府的东西吗?

    吏部尚书以为李姨娘舍不得,狠狠瞪了一眼:“你还在等什么?快快将东西送到惜儿院子。太子殿下正准备陪惜儿走走,这事情你要办好了。”

    句句暗示,李姨娘就是再蠢也听明白了。

    何况,她不蠢,她还很精明。

    她听得明白就更想吐血了。

    手上这礼单,价值不菲,掌柜送来最便宜的就是几套衣服,就这,也价值几十两银子一件。

    更别说做工精致的金银玉饰,书画古董。

    三皇子这回是真的大出血,他为了暂时封住太子的口,送来的东西没一件是马虎的。

    连三皇子都感到心痛,李姨娘红眼病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可再痛,她都要齐齐全全把东西送到柳惜院子里。

    李姨娘恨恨地想着:等着,太子总会离开,太子走了,再将东西拿回来,还不简单?

    东西只是在柳惜手上走一圈而已。

    不气不气。

    这么想着,李姨娘心情好了许多,火速安排人将东西收集回来,一起送到柳惜院子里。

    马车进了吏部尚书府,进入内院后,柳惜与柳如烟才从车上下来。

    柳如烟神情恹恹,没精打采。

    柳惜一路有陆墨陪伴安慰,倒是好了许多,再加上她落水后全程有陆墨相护,与可怜的柳如烟比起来,实在是算的不什么。

    最主要的是,太子的态度。

    太子平安无事,太子对自己依旧维护,是不是说明,她能如愿嫁入太子府中?

    心中有希望,柳惜就觉得日子有了盼头。

    柳如烟看着柳惜没事人一样的表情,心中大恨。

    凭什么,凭什么两人都落水,太子就能一直抱着柳惜,还送柳惜回家。

    而自己呢?三皇子虽然将自己救上来了,后面却不管不顾,若不是太子刚好要送柳惜回来,自己是不是就成了被遗弃的那个?

    没有对比,许多问题就突出不了。

    若是没有柳惜在一旁的对照,柳如烟会认为三皇子愿意亲自下水救自己,那是天大的幸运,自己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

    说不定此事能够被全京城的小姐们羡慕死。

    然而,有了陆墨珠玉在前,三皇子简直就是无情渣男的写照。

    李姨娘抱着柳如烟,心酸女儿的遭遇:“如烟,你不是和三皇子一起去的吗?三皇子呢?怎么送你回来的人是太子?”

    难道是太子救的柳如烟?

    李姨娘有太多疑问想要解开。

    “皇贵妃娘娘有旨——”

    嘹亮尖利的太监喊声从大门口方向传来。

    吏部尚书等人再次噌噌噌跑过去,陆墨同样过去。

    太子级别比皇贵妃高,陆墨不必跪下,她坐在一旁,听着老太监一字一句对吏部尚书念。

    老太监脸上满满地嘲讽,皇贵妃的态度,宫里面谁不知道?

    区区一个庶女,竟想扒着三皇子爬上枝头做凤凰,异想天开。

    要他说,就算是贵妾,都便宜了柳如烟。

    “柳大人,接旨吧!娘娘心善,能接纳二小姐,你们可别不识趣,误了二小姐的前途啊!”

    吏部尚书气得发抖,贵妾!

    他一个嫡女竟是要给人去做妾!

    实际上,能当一个皇子的妾,别人求也求不来,要知道,这个皇子还是皇位有望的继承人。

    一朝登基,他的妾,说不定能封妃,一步登天。

    可是,吏部尚书第一个嫡女,是个太子妃。

    这一对比,就体现出差距来,一个做太子妃,一个当贵妾。

    啪啪啪!

    吏部尚书仿佛看到自己的脸都被扇肿了。

    他想要的是,柳如烟能抓住三皇子,最少也得个侧妃啊。

    吏部尚书心里苦,可他还要笑着接旨,并塞给老公公一张大额银票,希望这份善缘能让人在皇贵妃面前为柳如烟美言两句。

    真是做足了一个好父亲该有的样子。

    老太监一点都不客气地接了银票,老菊花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真诚:“娘娘催的急,柳大人还是尽快将二小姐送去三皇子府。”

    吏部尚书咬牙,这老东西,要是自己不给银票,他是不是就将这话给昧下了?

    一想到自己会因此犹豫几日,拖拖拉拉,最后惹怒皇贵妃与三皇子,吏部尚书的冷汗都快掉下来了。

    果然,后宫的人比前朝更阴险。

    还好自己一贯会做人。

    老太监走了,柳如烟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贵妾?!我怎么可能是贵妾!不可能!一定是他传错旨意了!”

    柳如烟不敢相信,一直当正妃的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妾。

    别说妾,连侧妃她都不能接受。

    “你还胡闹!夫人,看看你教的女儿!还不去给她收拾收拾,今日就送到三皇子府上去!”

    李姨娘忙点头:“老爷放心,我这就去。”

    她兴冲冲地拉着柳如烟走人。

    “如烟,你熬出头了!”

    柳如烟:“娘!贵妾,我不要做妾!”

    李姨娘:“做妾怎么了?娘也是当妾的,你看看,娘的日子还不是比那贱人过的好?如今她死了,娘就扶正了。女人啊,争的还不是男人的心?”

    李姨娘越说,眼睛越发光,她抓住柳如烟洗脑:“你想想,三皇子最有可能成为皇上,那你就是妃子,甚至皇贵妃!你要是能抓住他的心,成为皇后,也不是不可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