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第0408章
    “你被人丢在城门口, 是由城门守卫送回来的,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本殿的柳贵妾,被黑山寨劫走!”

    “哈哈!本殿没败在太子手中, 名声就先毁在你手里!”

    陆墨:不, 其实就是我干的!

    柳如烟从来不知道,重生的日子会有这么艰难。

    明明记得天下大事,明明知晓达官贵人的辛秘, 明明有那么好的一手牌, 最后, 她竟会落得这样的结局。

    看着三皇子近乎扭曲的脸,柳如烟只要自己完了。

    被黑山寨劫走, 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送回来, 她说不清了, 就连她自己都不能保证, 在昏迷过程中, 有没有遭遇是其他什么。

    不,她不能认!

    她垂下头 ,看了眼还算整齐的衣服,下身没有事后的异状,她赌了。

    今日不说清, 她就再也没有澄清的机会。

    这将是一根刺, 永远横在三皇子的心头。

    柳如烟巴拉着衣服:“殿下, 殿下我是清白的!你若不信,你自己看啊!否则我死不瞑目!”

    三皇子后退两步,脸色越发难看,她这是做什么?现在脱衣勾引自己?

    即便她没有被糟蹋,那也是被黑山寨劫匪带回过去,还一路在一辆马车里。

    几男一女,共处狭小的马车,三皇子几乎不用多想,就能猜到里面发生过什么。

    黑山寨素来行事放浪,那些劫匪有过一日是一日,一个美人放身边,就算不敢真刀实枪上阵,摸摸亲亲又岂会没有?

    再者,柳如烟被人从城门口送过来,到底遭遇了多少咸猪手,谁敢保证?

    三皇子不是瞎子,柳如烟衣服上的痕迹那么明显,各色巴掌印到处都是,还指望他能相信她的清白?

    “够了!本殿不是你能色诱的!柳如烟,你听不听的懂本殿的话?我让你说,你这两日,到底做了什么!”

    若不是嫌弃柳如烟脏,三皇子现在是恨不得掐着她的脖子逼问。

    柳如烟傻了,色诱?不,她没有,她只是想让他看清楚,自己身上没有那种痕迹。

    然而,三皇子嫌弃厌恶的眼神,终于刺激到她。

    “我做了什么?我还不是为了帮你!太子如果娶了柳惜,大将军府就是他的后盾!我冒着危险联系黑山寨的人,替你铲除这个隐患,我哪里做错了!”

    三皇子一颗心拔凉拔凉,原来这就是真相。

    柳如烟先联系了黑山寨,然后父皇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将军府与太子反目。

    柳如烟是为了自己,父皇也是为了自己,最后却让他头上带了一片绿?

    三皇子都不知道自己该去怨谁。

    他冷笑:“你做错什么?你区区一个贵妾,有何资格前去皇觉寺?你还以为你没做错?自作主张,你和本殿商量过吗?你想过出事的后果吗?”

    他都不敢想,连父皇出手,都没能得逞,太子到底有多强大!

    先是消息精通,后武力强大,三皇子头皮发麻,太子隐藏太深,自己和父皇两人接连试探,现在是彻底惹怒他了。

    什么皇位?三皇子就想做个安静的鹌鹑,让太子彻底遗忘他!

    “没事的,有父皇挡在前面,太子不会乱来。”三皇子自我安慰。

    吏部尚书坐在大堂椅子上,面无表情。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

    最贴心的夫人不是温柔可人,而是个蠢货。

    最宠爱的女儿不是乖巧听话,而是个毒妇。

    而他自己,被这两个女人耍了整整几十年!

    李姨娘还在哭诉:“老爷,老爷您一定要救救如烟啊!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您不能看着她毁了啊!反正,反正出去的还有柳惜,就把事情推倒柳惜头上啊,她是太子妃,肯定不会有事的,如烟只是个妾,要是与三皇子离了心,就这辈子都毁了啊!”

    “你也知道柳惜是太子妃啊!你做这事之前能不能用脑子想想!太子妃若出事,你以为我们吏部尚书府能逃得过吗?!”

    吏部尚书很无力,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他柳尚书的女儿,被黑山寨的劫匪劫走过。

    总要推出去一个女儿,吏部尚书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

    他道:“柳惜不能出事。”

    李姨娘吼道:“那你就看着如烟死?!她是你最宠爱的女儿啊!你怎么忍心啊你……”

    吏部尚书猛地站起:“你也说她是我最宠爱的,她做这事前怎么不想想我是她爹!你以为这事做的天衣无缝无人知晓了?我告诉你,京城多的是能人!太子手底下有多少底牌你知道吗?三皇子都只能避其锋芒!”

    短短几日,吏部尚书已经悔青了肠子,太子哪里是什么温文尔雅的君子,他就是一头猛虎,一头孤狼!

    强大而狡诈。

    三皇子与他比起来,就像是稚儿和大人。

    此时,吏部尚书还不知道,陆墨以一敌三十,把那三十多个暗卫全杀了。

    幸存的下人描述里,那些暗卫也被认定为黑山寨的人。

    否则,吏部尚书此刻怕已经连滚带爬去太子府请罪了。

    陆墨带着柳惜回到吏部尚书府时,吏部尚书勉强道谢,满脸愁绪,显然对她只救了柳惜而没有救柳如烟感到不满。

    说到底,一条狗养的时间久了,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宠了十几年的女儿?

    柳如烟再不是,那也没有对柳惜造成伤害,她一个弱女子,太子怎么忍心让她落于匪徒之手?

    陆墨却不给他矫情的机会:“柳大人,本宫给柳惜的丫鬟呢?怎么不见她带在身边?”

    吏部尚书傻眼,什么情况,话题怎么就跳到柳惜的丫鬟身上了。

    他略一思索,突然想起,当日游湖,太子送柳惜回来的时候,曾送了两个丫鬟,只不过,人进了吏部尚书府容易,想要出去难,那两人被李姨娘派人给看着,根本不给出门,故此,连向陆墨打小报告的机会都没有。

    太子召见,吏部尚书不敢不听,人是太子送来的,目的也明显,就是为了照顾柳惜,监视吏部尚书府有无亏待柳惜。

    然而,不仅是吏部尚书,还是李姨娘,都没有想到,太子还会有亲自前来询问的一天。

    在他们的设想中,皇帝废太子的日子不远,三皇子才是正统,太子被废,到时候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柳惜?

    一步错步步错,吏部尚书双腿发抖,走路都在飘。

    两个丫鬟被带上来的时候,根本不顾李姨娘的威胁,一看到陆墨就跪下:“太子殿下,求太子殿下为大小姐做主!当日送来的东西,全让李夫人夺走,奴婢二人被软禁在此,无法禀报殿下,求殿下责罚!”

    “呵呵!”陆墨被气笑。

    他当初留下这两人,就是因为怕自己走后,李姨娘强取豪夺,却没想到,吏部尚书府的胆子大到这种程度,这是彻底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陆墨阴沉下脸的气势尤为恐怖,吏部尚书啪嗒一下跪倒:“微臣公事繁忙,疏于后院,有负太子殿下期望,求殿下给微臣一个改正的机会!微臣定彻查后院,给您一个交代!”

    “彻查后院?”陆墨冷笑,“柳大人这是说本宫的手伸得太长,多管闲事?”

    “不不不,微臣绝无此意!”吏部尚书颤抖着身体,他本是二品大官,再加上与太子有姻亲关系,一般情况下见到太子无需下跪,可现在,他跪得甘心,只愿太子能够放过自己。

    李姨娘!毁他啊!

    “吃了多少,都给本宫吐出来!听见了吗?”陆墨根本不怕,这事说到哪里,都是他有理。

    吏部尚书若要闹腾,她可以直接让他凉掉。

    “微臣明白!”吏部尚书这一刻,仿佛苍老了十年。

    “叮!柳惜幸福值四十。”

    系统激动大喊。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这一回,它都替陆墨着急。

    自从游船那回涨了十点,柳惜的幸福值就没再动过,这一次,好不容易又涨了!

    “宿主宿主,英雄救美做得好!棒棒哒!”

    “棒你妹!这世界不是你给选的吗?你有脸说吗?”

    “叮……那下一次选个简单点补偿你?”

    “滚!”

    “老爷,将军府来人。”管家兢兢战战禀报。

    吏部尚书刚要起身的腿再次一软,砰地跪下。

    他骇然抬头:“谁来了?”

    管家道:“将军府……老太爷!”

    吏部尚书昏倒了。

    将军府老太爷,前吏部尚书夫人父亲,柳惜亲外公。

    管家没说完的是,不仅仅老太爷来了,连大将军也来了!

    众人惊慌,不知该怎么处理吏部尚书,陆墨一抬腿,踏在吏部尚书小腿上,内力外发,刺激穴位。

    吏部尚书悠悠转醒,然后恨不得继续昏厥。

    陆墨道:“老将军脾气不好,怕是等不久。”所以,还是快点出去迎接,给自己留点脸面。

    “不错!老夫不请自来,柳大人可是不欢迎?”老将军拄着拐杖,跨进门口。

    吏部尚书赶忙站起,整理衣裳,恭敬鞠躬:“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老夫可担待不起你这声岳父!”老将军冷然地盯着他,“我本以为,你能做到吏部尚书的位置,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至少心中有数!可自从你父亲过世,你只怕早就活糊涂了!”

    “我后悔的,便是将婉儿嫁给你!”老将军看着柳惜,满眼悔恨,“惜儿,外公错了!”

    如若不是这次劫匪事件,他万万想不到,吏部尚书府的后院乱成这样。

    前吏部尚书夫人每次回娘家,总说自己过的好,老将军便也以为她过的真的好。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刚嫁过去,总会有些许不习惯的。

    只是,他倒不知道,他那个女儿是个能忍的,生生将自己忍死不说,还连累的自己的外孙女吃苦。

    自从妾侍扶正后,老将军原以为吏部尚书不想再娶,所以随便提拔了一个,却不曾想,内里如此不堪。

    他更恨,自己的儿媳妇是个精明的,他不信她这么多年就没看出其中不妥,却半句都没与家里说,是怕出嫁的小姑连累家中子女嫁娶,还是那个受宠的人再回来,分夺她的掌家之权?

    不管哪一点,老将军算是对她心凉了。

    是以,这一次,本该由女眷自己解决的事情,他亲自来了。

    他不相信别人,那些个都自己有打算,半个人都靠不上。

    大将军坚持不过,只能陪着老将军亲自走一趟。

    吏部尚书被说的抬不起头,心中暗恨,若非这老头每次都摆出这么严肃的脸,将军女儿都成自己夫人了,还一身傲骨,半点不可能服输,他又岂会那般无情?

    他不就是宠个女人吗?谁家官员后院没个解语花红颜知己的?

    她就不能别那么善妒?

    吏部尚书愤愤不平,脸上却一脸羞愧,他惹不起大将军府。

    一门三将军,独掌兵权,连皇上都敬其三分。

    柳惜极少见到老将军,一来她娘很少带她回娘家,二来,男女有别,男主外女主内,将军府事务繁忙,她总不好老占着老将军和大将军的时间,每次见面,嘘寒问暖几句,便也罢了。

    倒是母亲在世时,将军府不时送来好东西,她记得牢牢的。

    不过,母亲去世,那些东西仿佛也一夕之间跟着消失了。

    足足一年,她的生活天翻地覆,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

    而今,看到将军府的人再次出现,柳惜内心复杂,既恨那边的人对自己不管不问,又雀跃于他们如今出现替她出头。

    系统叮叮咚咚不断更新柳惜的幸福值,时上时下,吓得陆墨出了一身冷汗。

    果然,每次碰到这时候,就是个幅度猛涨大跳水,简直将她架在火上烤。

    她连忙替将军府的人澄清:“柳大人,本宫的东西都能从惜儿手中被抢,将军府这些年送的,不知有多少到了惜儿手中?”

    果然,老将军怒目圆睁:“柳政!你老实交代!我将军府年年送礼,月月带东西,你真的全吞了?!”

    他似是完全不信吏部尚书,转头看向柳惜:“惜儿,你自己说,你收到了多少?”

    吏部尚书死命给柳惜使眼色,却被陆墨一侧身全挡住了。

    陆墨笑的温柔:“惜儿,别怕,有本宫在,没人能再欺负你,我待会儿给你几个会武的丫鬟,保证没人再动你分毫。”

    吏部尚书被陆墨说得心惊胆颤,会武的丫鬟?那岂不是吏部尚书府横着走了?

    他这吏部尚书府还能有秘密吗?

    柳惜原本畏惧,如今听到保证,咬咬牙,道:“我这一年从未收到过礼物。”

    这回,连大将军都保持不住冷静了:“好你个柳政!我妹妹嫁给你,你就是这么善待她善待她的女儿的!”

    吏部尚书就像是可怜的落汤鸡,在暴雨交加下瑟瑟发抖:“我,我没有,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的后院你不知道?”大将军点头,“好!你不知道,就让知道的出来解释!”

    李姨娘比吏部尚书更加怂,她虽然恶毒,虽然刻薄,但她是个弱女子。

    嗯,她怕大将军一身煞气。

    “我、我……”李姨娘昏厥了。

    装的。

    吏部尚书赶忙抱住她:“这……”我夫人都被吓昏了,总该放过我了吧?

    陆墨往前一站:“别着急,本宫会点歧黄之术,刚才柳大人昏倒之时,也是本宫给你叫醒的。”

    说罢,她凝气成针,直戳李姨娘痛穴。

    “啊!”李姨娘果然醒了。

    老将军和大将军在一旁冷笑:“看来没什么大事,那便接着解释吧!”

    柳惜眼睁睁看着她心中高不可攀的父亲,一手遮天的姨娘,像是可怜虫一样,被三人围着审问嘲讽冷笑。

    大开眼界!

    一直挡在她面前不可逾越的高山轰然倒塌。

    这一刻,她的心仿佛自由了。

    “叮!柳惜幸福值80点!”

    陆墨没有去皇觉寺,谁爱祈福谁去。

    柳惜已经走出阴霾,只要她再努努力,很快就可以刷满。

    她先去了一趟三皇子府,与三皇子友好交流了半个时辰。

    又去了一趟皇宫,与皇帝促膝长谈了半晚上,三皇子连夜被派往皇觉寺,代替太子祈福。

    自此,陆墨仿佛变得无所事事,她整日里陪柳惜游山玩水,参加宴会秀恩爱,羡慕嫉妒死了京城一片闺中小姐。

    柳惜的幸福值终于在一个桃花满林的日子,看到陆墨亲手挖出一坛桃花酒给她时,满了一百点。

    而此时,柳如烟还在三皇子后院苦苦挣扎。

    三皇子见识过陆墨实力,早已灭了与他争位之心,可没想到时来运转,陆墨竟主动将登位的机会让给他。

    没了夺位危机,柳如烟的能力便不再重要,反正,他早已套出柳如烟知道的灾年大荒。

    柳如烟不明白,不管是第一世还是第二世,太子的武功都是平平,为何这一世一跃成为顶尖高手?

    事情变化太多,她不知道,前两辈子是自己的幻想,还是因为太子也是重生的?

    她整日被人欺负,又见不到三皇子,不过短短三个月,就被折磨得皮包骨头,终于自杀而亡。

    死的时候,她想着,这一次重生后,她一定要抱紧太子大腿!

    “叮!柳如烟已死,宿主快去收集!”

    系统死命催促,陆墨终于松了一口气,尼玛她就要差点就要在这里成亲了!

    在柳惜幸福值到达一百点时,她本该脱离这个世界,可没想到系统突然检测到柳如烟身上的异常,她能多次重生,是因为体内含有一枚土灵,土生万物,这才带着她一次又一次地重生。

    若是这次不取走,柳如烟还会继续重生,直到土灵能量耗尽。

    陆墨几个跳跃,消失在府中,随后出现在三皇子府的偏僻小院。

    她伸出手,放在柳如烟心口上方,一颗土黄色的珠子渐渐浮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