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0501章
    宿主:陆墨

    年龄:20

    积分:100

    技能:跆拳道黑带九段、商业知识大全、物理专精、酿酒大师

    功法:烈阳诀

    道具:土灵

    陆墨盯着“酿酒大师”四个字, 久久无语。

    这就是她上个世界除土灵以外,唯一获得的技能。

    “叮!宿主不要小看酿酒!”系统拍着胸脯表示,这是一项很有用。

    “如果你能给我多点积分我就更高兴了。”陆墨道。

    这世上简直没有比系统更小气的,一个世界辛辛苦苦只给一百积分。

    “宿主,一百积分能够买很多东西了!系统商城了解一下?”

    “不, 我不看, 我拒绝,下一个!”垃圾系统又想骗她积分。

    陆墨长长的睫毛遮掩住眼底情绪,在一次次任务中, 她明显感觉到身上变化。

    这种变化具体很难形容, 但她有一种预感, 只要继续下去,她会变得强大。

    “叮!好吧, 下个世界, 给你放松哟!”

    陆墨睁开双眼, 迎面挥来一拳。

    她一弯腰, 躲过。

    “敢躲!”那人冷笑, 转身又是一拳。

    陆墨:……不怕告诉你我跆拳道黑带九段!

    她一个回旋踢,直接将人踹出三米远,紧紧贴在墙上。

    “叮!剧情传送中……”

    这是个校园小言世界,如同系统所说,这就是给她度假用的。

    这个世界的女主云颖是人美成绩好坚强心善良的校花, 男主王坤是温柔学霸的富二代学长。

    男才女貌, 天生一对。

    若没有小时候的承诺, 或许这就是一个完美童话故事。

    王坤父亲九十年代下海,眼光精准,白手起家,积累起大笔财富,是c市有名的明星企业。

    王家邻居陈家则是百年家传,累世手艺,同样在c市珠宝占了一席之地。

    两家经营范围不同,没有竞争矛盾,相处很是和谐。

    陈家女儿陈培培比王坤小一岁,从小跟在王坤身后玩耍,这一对被两家家长看好。

    小时候的陈培培长的极为可爱,穿着公主裙,就像是一个小公主。

    王坤作为孩子王,当众宣布所有权:这是我的新娘!以后要嫁给我!

    小小的陈培培记下了这句话,她等啊等,没等成年,王坤就忘了曾经的承诺,跑去追求云颖。

    长大后的陈培培是自卑的,她是易胖体质,小时候肥嘟嘟的叫可爱,长大了肥嘟嘟那就只有一个字——胖!

    陈培培想要减肥,可她属于喝口水都会胖,一次节食饿昏过去后,家里就再也不准她减肥了。

    陈培培看着王坤追起云颖,看着两人手牵手走在校园,看着众人对他们羡慕夸赞。

    她抑郁了。

    她从小就只和王坤玩,没有其他朋友,失去王坤,天塌了一半。

    她也试着努力学习,转移注意力,可她就不是学习这块料,拼命学成绩还是只有中游水平。

    云颖的出现,就像是阳光,将她所有的阴暗缺点都凸显出来。

    越对比,陈培培越不甘心,她越努力,就发现两人差距越大。

    这就像是无解的迷宫,她在里面绕死了路,出不来。

    陈家不缺钱,发现陈培培抑郁之后,请了最好的治疗,却因郁结太深疗效平平。

    在王坤和云颖结婚的时候,陈培培自杀了,她对生活彻底失去了希望,觉得自己像是活在阴暗里的老鼠,惹人厌烦恶心。

    陈家唯一的女儿死亡,陈父陈母悲痛欲绝,无心打理事业。

    没几年,陈家珠宝没落,被人吞并。

    王坤不是没努力开解过陈培培,可那是陈培培陷入已深,封闭了内心世界,根本听不进外界劝导。

    如果说王坤有什么错,便是错在小时候的戏言,长大后的忘却。

    是他霸道地阻止了陈培培交朋友,是他圈定了陈培培的生活范围,他折断了陈培培的羽翼,在陈培培习惯他之后,却忘了保护她。

    剧情传送只一秒,陆墨再睁眼,对面冲来一群黄毛小子。

    这是,群架?

    陆墨快速扒拉出这句身体的记忆,顿时无语。

    陆墨,b市陆家被流放过来的小少爷。

    他在b市创了祸,因为少年义气,打断了对方一条腿。

    哪想到,那人来头比他大。

    陆家紧急将他转学到c市一中避难。

    然而,没想到,那家人不依不饶,跟着派人来c市,陆墨这辈子都没能回b市。

    就是这一天,天下阴雨,被人围殴致死。

    也是这一天,陈培培从小巷路过,帮他报了警,虽然后来没能抢救过来。

    陆墨一抹额发,对着那些小混混道:“来!上啊!爷怕你们!”

    “叮……宿主,你是女的,女的……”系统弱弱地强调。

    “我知道!我变成这样特么都怨谁?”陆墨表示每次上厕所洗澡时的心理阴影已经难以计数。

    一腔怒气,陆墨毫不客气地全发泄在这些人身上。

    人生啊,除了打人,还要做好被打的觉悟。

    陆墨看着一地的横七竖八,正在感慨,就瞄见小巷子口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培培!

    她立马扶墙,□□出声,伸出一只手:“同学,救命!”

    陈培培转头,看到那场景拔腿就跑。

    她虽然胖,可她真的力气小!她打不过这些人的。

    跑了几步,陈培培又停下脚步,那惊鸿一瞥,是她们学校的校服不错。

    她听过一中附近有一群厉害的混混,打架斗殴无恶不作,还打残过人。

    陈培培犹豫几秒,掏出手机,拨了幺幺零。

    警车的呼啸声传来,小巷子里不能动弹的小混混简直不敢置信。

    他们瞪着陆墨:“妈的!你打了我们你还有脸报警!”

    “次奥!这小子是个傻逼!哥几个快撤!”

    “老大,我跑不动,我的脚好像断了……”

    “我,我也是……”

    一群人被警车拖走了,足足用了三辆车,场面壮观,围观人指指点点。

    陆墨看到陈培培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正踮着脚看向这边。

    她对着陈培培扯了一个笑,露出大白牙,陈培培吓得蹭得缩了回去。

    “叮!陈培培幸福值毫无变化,并给了一个你笑得很蠢评价。”系统冷漠的说。

    陆墨:“你最近胆子大了啊。每一个胖子都是一个小天使,陈培培怎么可能这么评价我!你别借人马甲随便发言。我告诉你,不实谣言传播五百条你是要判刑的你懂吗?”

    系统:“……你开心就好。”我就静静看你进局子。

    小混混是本地局子的常客,大家看到他们,就知道大约这伙人又惹了事。

    不过,每次事情不大,受伤者没到达量刑标准,这些人被关个几天,教育教育就放出去了。

    众人叹息,这不是给他们找麻烦吗,还嫌他们不够忙咋的?

    值班警员打算管理进行调节教育,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

    只见那些人刚坐下,就开始叫嚷:“警官!我要报案!这小子他打人啊!他把我腿骨打折了!我现在动不了了!动不动了了啊!”

    那人抹着眼泪,怕是这辈子都没体会过这样的无助,膝盖以下感觉空荡荡的,仿佛已经没有了一样。

    “对!我们要报案!这小子打人!我要求赔医药费!一万!不,十万!没有十万别想我松口!”

    “我腿和手都折了,我要二十万!”

    “我要五十万!我四肢都没感觉了!”

    警员们面面相觑,有点摸不清头脑。

    其中一个凑向接线员:“你确定是一个小姑娘报的案?”

    接线员低头看了看记录:“没错,她说一中附近巷子口发生斗殴事件,一群人围堵了一名一中学生。”

    警员抬头看了眼陆·穿一中校服·墨。

    一中学生,对得上号,没错了。

    可这次结果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警官!你倒是给句话啊!我们以前犯错,你教育这教育那的,这回轮到我们被打,你就不管啦?我们也是夏朝公民!有权享受应有的权利!”为首的黄毛不断叫嚣,眼神得意,哼,这小子以为报警就行了?局子里流程他们熟得很。

    办案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还不是由他们空口白话的说?

    警员道:“这位同学,能描述一下具体经过吗?”

    陆墨:“我就是路过,他们自己打起来了,能怪我?”

    黄毛:“你胡说!明明是你打得!我们自己打能下这狠手?”手脚都断了好吗!

    警员:“安静!这里拒绝喧哗!你说他一个人,打伤你们十来号人,有证据吗?”

    黄毛:“咋没证据啦!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

    警员:“小赵,带他们先去医院验个伤。”

    他还是不能相信,陆墨一个人能打伤这么多人。

    除非,这些小混混都是装的。

    被小混混戏耍的次数多了,警员表示,这些混混的可信度是负数。

    陆墨道:“等等。”

    她站起身,对着小混混们拍拍手整整腿,不过一会儿,就将十几人都过了一遍。

    “好了,带去验伤吧。”

    黄毛:“别以为你这么做我们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我这是那什么一级伤残,你是要判刑的!”

    他伸出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抿了抿:“这个,懂吧小子?乖乖的准备好!”

    警员:“带走带走!”

    黄毛们得意地站起来,熟练地抖着双腿,准备去医院一日游,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一定要让医生给写严重一点。

    赵警员瞪着眼睛:“老李,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嘛?”

    李警员:“呵呵,装!你们再接着装!”

    谁都没受伤,他都懒得教育了,只对陆墨道:“同学,以后不要走偏僻小道,放学尽量早点回家。”

    黄毛大叫:“我的腿?我的腿怎么好了!刚才明明不能动了!”

    陆墨经过他身边:“傻逼,那叫脱臼。人笨就要多读书。”

    系统用仰望地眼神看着陆墨施施然走出警局:“宿主,我觉得你又高大了。”

    陆墨:“大概是这句身体长的高?”

    对,原主身高一米九,典型的九头身大长腿,在高中生群体里鹤立鸡群。

    陆墨不住校,在一中附近别墅区租了一套,雇了个钟点工保姆打扫卫生。

    不巧,别墅与陈培培家面对面。

    陆墨本打算先回家,再找个理由去窜门,没想到刚走出警局,就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

    陈培培报完警,忐忑地等警车到来,警车来了,她又不放心地跟着过来。

    或许是王坤与云颖在一起了,她一个人实在没事可干,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陈培培想,那就好人做到底,看看他没有有还需要帮助的?

    至少,还有人需要她。

    “小丫头,就是你报的警?”陆墨站在陈培培面前,两人差了三十公分,她低头看着陈培培的头顶,不由出手摸了一把,叹息,“你太矮了。”

    最萌身高差多少来着?十二公分?二十公分?

    反正,陆墨觉得现在两人一点都不萌,她满脑子是离开以后,原主想和陈培培接个吻都得带个凳子给她垫脚。

    “咳咳,宿主,你只管撩,你不需要考虑以后啊!”系统很焦急,宿主的思维越来越诡异了,她还记得她是个女人吗?

    陈培培炸毛了:“我不矮,我只是……胖……不对!明明是你太高了!”

    她仰起头,使劲瞧才敲清楚陆墨的脸,这真是……太累了!

    对一个胖子来说,垫脚的压力都比瘦子大的多,抬头更耗能量。

    陆墨这身高,对她太不友好了。

    陆墨被陈培培脸上表情愉悦,经历这么多世界,陈培培是她遇到的最单纯的人。

    不论是公主还是大小姐亦或是知青,她们都是有阅历或是太多苦难的人,她们的眼睛里,没有这么纯粹的光芒。

    难怪原主会看上这个小丫头,临死前能遇到这样的人,并对他伸以援手,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吧。

    因此才会有执念,才会想要留住她。

    陆墨深吸一口气,将那些猜测甩出脑海,她只是一个执行任务的人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喂,你住哪里?”陆·霸道·墨直接拦住陈培培的肩膀,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带着她往前走。

    此时的陈培培已经在云颖的对比下,开始自我怀疑,好在,时间还早,一切都来得及。

    “我家住……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陈培培警惕地看着陆墨,使劲想要将自己挣脱出来。

    可不知道这个男生吃什么长大的,力气那么大。

    陆墨:“哦,你不说那我说好了,我叫陆墨,一中转学生,一年三班,现在住在紫荆花苑。你不说的话,我就直接带你去我家了。”

    陈培培:“你是三班的?也住紫荆花苑?不对,你带我去你家干什么?”

    陆墨道:“今天你救了我,我要感谢你啊!说吧,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买来!”

    陆·官三代·富三代·墨!

    #又是一个流弊哄哄的身份呢#

    陈培培和陆墨一起回来了。

    这对陈培培来说,实在是一件新鲜事。

    小时候她每次都和王坤一起回家,等到小学五年级,她越长越胖,而王坤也从小学毕业,她就只有一个人回家。

    上了初中,她更胖了,没有人愿意和她玩,王坤也有了自己的圈子。

    生活仿佛陷入了怪圈,她不知道该怎么去交朋友,沉默寡言,不善交际,在别人看起来,就是个清高冷漠的死胖子。

    新鲜感十足的陈培培丝毫没有意识到,陆墨正堂而皇之地暗响她家门铃。

    陈母是个半家庭主妇,照顾好陈培培的一日三餐后,空余时间会去公司给陈父打下手。

    现在这个点,陈母正将锅里的汤端上桌,嘀咕着陈培培怎么还没回来。

    陈父放下报纸:“可能是学校老师拖堂了。你也别忙乎了,快坐这儿歇着。”

    恰在这时,门铃响起。

    “培培这孩子肯定又忘记带钥匙了。”

    陈母几步走到墙边,这里安装着一个电控开关。

    视频监控打开,就出现一张帅气的大脸。

    清晰的画质下,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帅。

    帅脸小哥对着镜头笑了笑,然后推出了个小不点。

    对,就是小,陈母自初中开始,就没觉得这个字眼能和自家闺女挂上号。

    在陆墨的衬托下,陈培培就像是个小号的球,胖却可爱,她努力挣扎着,脸上罕见地露出惊慌:“你干什么?这是我家!”

    这场景,有点不对啊!

    陈母赶忙叫了陈父:“老陈!老陈!你快过来!培培带人回来了!”

    “什么?”陈父三步并作两步,窜到陈母身边,一双眼睛从好奇变成了审视。

    此时陆墨正在和陈培培道:“你不愿意去我家,就只能我过来啦!你之前说了,我们是朋友,怎么,朋友来家里你不欢迎吗?”

    这理所当然的语气,这霸道的言行,还有那放在他宝贝闺女肩膀上的咸猪手——

    老子要剁了它!

    陈父咬牙,食指往语音键一戳:“培培,你身边的是谁?”

    陈培培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会接通视频,因为按以往经验,她妈看到是她,就会直接开门。

    陈培培结结巴巴地道:“这,这是我同学,一个学校的。”

    她还扯起陆墨的校服,努力表现出两人关系纯洁。

    陆墨接着道:“伯父打扰了,因为家住附近,我和培培约好以后一起上下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