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修炼手册 41.第0502章
    陆墨以一种极度自然的姿态进入陈家, 仿佛他才是那个和陈培培多年邻居青梅竹马的人。

    陈母摩挲着掌心, 比陆墨紧张多了。

    这是闺女儿从小到大第一次带回来的同学, 得好好招待。

    她看陈父板着一张脸, 赶忙拍了拍他臂弯:“干啥呢!人过来做客,你就这态度?回头人该怎么想咱家,怎么想咱闺女儿?”

    陈父震惊:“这小子没安好心!”

    吃饭?吃个毛线饭!闺女儿都要被人骗走啦!

    陈母更震惊地看着陈父:“你脑子没问题吧?就咱这闺女儿, 能早恋?”

    虽然吧,她是很爱自己的女儿, 可也不能否认, 就陈培培的长相体型性格,能被那帅气小伙儿瞧上的可能几乎为零。

    陈父虎着脸:“培培, 你们怎么认识的?”

    陆墨道:“救命之恩。”

    陈父立马听出这句话未完之意, 怒道:“什么救命之恩?放心, 培培是我们家的宝贝,我们会送上重礼。”以身相许什么的, 你就别想了!

    陈母担心地看着陈培培:“培培, 你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在这两人眼里, 陆墨口中的救命之恩根本就是瞎扯,最多估计就是帮了个小忙。

    最主要的是,这两人衣衫整齐,丝毫没有受伤迹象。

    陈培培连忙挥手:“不是不是……”我就打了个电话,算不得救命之恩。

    陈父:“培培你的意思我懂, 但我们家岂是忘恩负义之人, 陆墨同学既然帮了你的忙, 那我们就要感谢他,好好的感谢!”要让他没脸再提要求。

    陆墨:“咳咳,伯父,您说的对,您的做法更让我感到羞愧。我刚才反思了一下,我的想法太肤浅了。培培救了我,这不仅仅是帮了一个忙,我口头感谢,回家备上重礼,这些都太不够诚意。”

    说到这里,陆墨坐直身体:“伯父,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陆墨,来自b市,如今就读c市一中,一年三班,身高一米九,体重六十七千克,无不良嗜好,名下有两套房产,一套在b市,另一套就在紫荆花苑,目前存款……二十三万八千九百七十三块九毛六。另外,拥有一家上市公司百分之五股份,每年分红……”

    陈父:“等等等等!你小子什么意思?”

    陆墨一本正经脸:“伯父,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我知道我不够优秀,不过,我会努力,我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证明,我现在有能力养活培培,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追求的机会。”

    ————————

    陆墨离开陈家第四十五分钟,陈父还在跳脚:“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小子特么不安好心啊!”

    他抖着手指着门口,愤怒而委屈地看向陈母:“你还说不会,你看看,这一不留神,培培就要不是咱家的啦!”

    陈母也很蒙逼,陆墨走路吃饭的姿态看起来就极有教养,出生定然不低,可一开口,分分钟就让他们头皮发麻。

    最主要的是,那小子一说完,就抓着培培的手:“培培,我会证明给你看,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上学。”

    然后,那小子就走人了……走人了……

    徒留被手榴弹炸傻的一家三口。

    陈培培?

    陈培培在红脸一分钟后,迅速跑回房间窝着了。

    她将自己整个包在被子里,双手捂脸,耳边全是陆墨的话,眼前全是陆墨的身影,脑子里装满陆墨那张脸。

    少女的心噗通噗通,无法控制。

    这是自王坤之后,第一个如此靠近她的人,也是第一个,横冲直撞不管不顾,撬开她一角的人。

    陈培培闭上眼睛,呼吸渐平,她仿佛又回到很多年前那个夏天。

    她穿着粉色公主裙,被王坤牵着手宣布:“这是我的新娘,以后要嫁给我!”

    这段时间,每次梦到这里,心就止不住地痛。

    可今晚,她看到,王坤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突然跑出一个小男孩,拉着她就跑,将她扯出了人群。

    陈培培睁开双眼,天已大亮。

    “遭了!迟到了!”

    她很久没睡的那么好过了。

    陈培培拍打着脸,抓起衣服就往洗手间冲去。

    等到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

    她绝望地看着手机:七点二十一分。

    早读课七点半结束,然后就会开始第一节课。

    从家里走到学校需要十五分钟,她完了。

    陈母在楼下叫道:“培培!好了没有?陆墨在楼下等着你。”

    陈培培:“……”她忘了。

    她好想吼一句,妈,你为啥不叫我?

    事实上,陈母比陈培培更郁闷。

    陆墨六点多就来了陈家,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坐在客厅沙发,却在她每每说要去楼上叫醒陈培培的时候,微笑:“伯母,培培昨日也受到了惊吓,让她多休息休息吧。”

    六点三十。

    陈母犹豫:“在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陆墨:“伯母放心,我骑车来的,到学校几分钟就够了。”

    陈母:“那好吧,辛苦你了陆同学。”

    陆墨:“伯母客气,叫我陆墨就行。”

    六点五十分。

    陈母坐立不安:“七点就点名了,不行不行,我得去叫培培起来。”

    陆墨:“早读课老师不会讲课,缺一节课并不严重,培培现在还没醒来,肯定是昨天累到了。”

    陈母:“是吗?那……好吧。”

    七点十分。

    陈母焦虑:“早读课都快结束了,再不去上课就晚了。我还是去叫培培吧!”

    然后,她听到了楼上的响动。

    陈培培起床了。

    陈培培一脸慌张地冲下楼,就看到陆墨从沙发上站起,向她走来,顺手接过她的书包,背在背上:“走吧。”

    陈母一手提着早餐,递给陈培培,满脸复杂,目送两人远去。

    陈培培坐在陆墨后车座,双手握着早餐,脑子终于清醒。

    她这是在做什么?

    坐着男生的车,大路上吃着早餐,一点都没有迟到的紧迫感!

    前面传来陆墨安抚的声音:“你别慌,慢慢吃,回到学校我替你解释。”

    于是,陈培培发现,这车子速度比她走路还慢!

    陈培培与陆墨到达学校的时候,学校大门已经关闭,陈培培惊慌不已,作为十几年来老老实实的乖学生,她真的好虚。

    她拉扯着陆墨的衣角:“陆墨,我们怎么办?”

    怎么进去?要被记名字,被扣分,被批评了!

    陈培培脑海里已经具现出自己被老师罚站被老师当着全班面批评的画面。

    她低垂着脑袋,就像霜打了的茄子。

    陆墨嘴角勾了勾:“看我的。”

    陈培培就看见陆墨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熟练得抛给门卫:“大爷,帮忙开个门,谢啦!”

    那严肃正经的守门老头就笑眯眯地挥了挥手:“你小子又迟到啦!”

    无情的铁栏杆收缩,露出一米宽小道,两人一路无阻地走了进去。

    陈培培被陆墨送到班级门口,第一节课已经开始了。

    同学们双手叠放在课桌上,正在认真听讲,讲台上是最严肃可怕的数学老师。

    陈培培觉得眼前日月无光,前途灰暗。

    她是为什么要睡的和死猪一样!

    陆墨牵着她的手,走进,敲了敲门。

    顿时,一教室的目光齐刷刷如探照灯打来。

    陈培培羞愧地低下头,手不安地想要抽回。

    数学老师疑惑地看着两人,最主要的是陆墨。

    他是一年三班班主任,也是他从校长手里接过陆墨,深知陆墨这个学生不爱学习却背景深厚,招惹不得。

    可陈培培什么时候和陆墨搭上关系了?

    陆墨笑了笑:“老师,陈培培身体不舒服,我在路上碰到,就将她送过来了,没打扰到您吧?”

    数学老师:“没有没有。陈培培,身体好些了吗?”

    陈培培抬起头,脸上还残留着撒谎的苍白,她使劲摇头,不敢说话。

    数学老师:“那就好,身体不舒服一定要说,快进教室坐着吧。陆墨,你也回教室。”

    陆墨:“谢谢老师,我马上就走。”

    数学老师:这小霸王竟然如此听话给面子!

    陈培培小跑着回座位,心跳得厉害,一大早那么刺激,是她平生从未有过的。

    迟到,贿赂,撒谎……天哪,她都做了什么!

    此刻的陈培培还不知道,她迟到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帮她渡过“难关”的陆墨。

    一个班五十人,八列六排,还有两个坐在讲台两侧。

    陈培培身高有一米六多,在班级里并不算矮,她人长的又胖,坐在正数第五排,倒数第二排。

    她的同桌是个一米六八的高个子女生,为人爽快,也算是班级里唯一能与陈培培说上两句话的。

    同桌好奇地碰了碰陈培培手臂:“陈培培,你和陆墨什么关系?他怎么会送你来上学?”

    陈培培脸刷地红了,脑子里不断回旋早上陆墨的话:“记住了,你是我救命恩人,以身相许的那种,所以,现在你是我女朋友知道不?还有,我车后座从不带人,更不带女人,你坐了我后座,什么意思懂吧?”

    她吭哧吭哧地否认:“没什么关系……”

    同桌:“你骗谁啊,那是陆墨!”

    虽然转学来才半个月,可那是实打实的校霸!

    因为刚来的时候长的太好,不少女生偷偷暗恋他,惹得学校原本的校霸不爽,带人想要赌陆墨,结果被倒打了一顿。

    从此以后,陆墨就出名了。

    比这更出名的是,这家伙更本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不,他特么根本就没有良善知心!

    别说扶老人捡垃圾了,这家伙自己不乱扔垃圾不打架斗殴就谢天谢地了。

    但这人有一点好,只要没惹到他头上,他向来无视。

    总之,一句话,一中多少狂蜂浪蝶都没撼动那颗霸王的心。

    霸王独来独往,美色不近身!

    可这一点,被陈培培打破了!

    被一个胖子打破了!

    一中炸了。

    不过一个课间时间,这件事就从一年四班传遍整个一年级。

    再一个课间操时间,这件事已经蔓延整个一中,连初中部都有耳闻。

    那个校霸,看上个胖子了!

    “不!我不相信!陆墨怎么可能会看中一个胖子!”

    “就是,不是说那胖子生病了吗,大概陆墨心好,才给她送回教室。”

    一人冲冲跑进教室:“陆墨去找陈培培了!”

    一早上四节课,一年四班的同学上的头昏眼花肚子咕咕叫,恨不得一眨眼就下课。

    可他们知道,中午的饭菜是没希望了,上这节课的是出了名的拖堂王,每回到他的课,准时拖堂九分钟。

    十一点四十九分,拖堂王笑着道:“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

    四班同学一部分立刻起身,准备去食堂排队抢救一番,另一部分绝望地准备再过一会儿去扫冷饭剩菜。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

    一米九的身高,在一中极为少见。

    那张脸——陆墨!

    他们眼睁睁看着校霸走向陈培培,将那蓝色大保温盒放在陈培培课桌上,一层层打开。

    糖醋小排,鱼香肉丝,红烧小鸡腿,香辣土豆丝,番茄鸡蛋汤……

    禽兽啊!

    周围同学咽了咽口水,他们发誓,这绝不是一中食堂出品。

    陆墨斜眼:“看什么看!”再看也没你们份!滚!

    四班同学缩了缩脖子,这还是陆墨,原装的,那么凶恶没错了。

    下一秒,校霸擦了擦筷子,递给陈培培:“快吃!”

    命令的口吻,温柔的动作,口谦体正直!

    陈培培张大嘴:“我,给我吃?”

    “别废话,不是谁都有资格让小爷带饭!”陆墨将筷子塞给陈培培,自己开了一双新的,捧了一碗白米饭,开始动筷,一边还将几块排骨夹在陈培培的饭碗里。

    同桌:我怕是看到了个假校霸!

    后桌:校霸原来喜欢胖子款,不敢想不敢想。

    从这一天开始,四班同学就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每到中午,不管第四节课有没有拖堂王,隔壁班校霸准点下课刹那踏入,提着蓝色大保温盒,菜色一天比一天过分。

    介于校霸威严,谁也不敢上去找陈培培的茬。

    要知道,第一天下午,几个女生围在陈培培身边不断打听陆墨的事情,当天放学,就被前来接陈培培的陆墨用冰冷射线给扫视了。

    也有暗搓搓想堵陈培培欺负一顿的,可她就没落单时候。

    上学和陆墨一起,午饭有陆墨送,放学和陆墨一起,课间特么陆墨还不时出现!

    没法堵!

    更可怕的是,有几个运气好在陈培培上厕所时堵到了,结果还没动手,就被听到风声的陆墨赶来救了。

    对了,那几个女生什么下场来着?

    回想的人抖了抖身体,鼻青脸肿?

    不不不,人陆墨只是一人踹了一脚,没让人断腿,却让人瘸了整整一个星期。

    系统:“说好的不打女人,你堕落了啊宿主!”

    陆墨:“我没打,我只是轻轻踹了一脚。”

    她是不打女人没错,可欺负到她女人头上了,这就不太好了。

    系统·尔康手:“等等!宿主你你你你……什么意思?你女人?你还记得自己性别吗?”

    陆墨:“呵呵……”

    怪她咯?

    系统很焦急,它在陆墨脑海中团团转了两圈,彻底沉默。

    这一日,陈培培戳着大米饭,嘟着嘴,一脸郁闷。

    陆墨扫视一周,每一个对上她视线的四班同学都疯狂摇头:不不不,我们没惹她!

    陆墨:“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我去打他一顿。”

    陈培培一把抓住陆墨的手:“没有!”

    她生怕自己晚一步,就有人遭受无妄之灾。

    她可是亲眼见识过,陆墨所谓的轻轻打一下是多么严重。

    陆墨继续给她夹菜,今天的菜色是红烧肉,四喜狮子头,蚂蚁上树,豆腐鲫鱼汤。

    陈培培苦着脸:“你别给我夹菜了,我都胖了!”

    陆墨笑道:“你不胖,你这是圆润可爱。”

    四班同学崩溃:校霸,你睁开眼睛啊!陈培培这半个月脸圆了一圈好不好,双下巴更严重了!

    陈培培咬咬牙:“不行!我要减肥!”

    她想到自己在厕所听到的话,狠狠摇头。

    “陆墨什么眼光,竟然看中陈培培,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陈培培就是个死胖子,以前胖,现在更胖,我看她都快走不动路了。”

    “行了行了,你们别说了,要是让陆墨听到,都吃不了兜着走。”

    “嘁!陈培培不就靠的陆墨吗,要是那天她胖成球,陆墨嫌弃了,有她好看!”

    陈培培蹲在厕所隔间,脑子乱糟糟,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摸清头绪。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陆墨真的是喜欢自己吗?

    真的不嫌弃自己胖吗?

    她怕有一天,那些人说的话会成真,陆墨不要她了。

    就像是王坤,以前也说她可爱,最后却去追了云颖。

    “叮!陈培培幸福值60点。”

    “叮!陈培培幸福值30点。”

    “叮……”

    那一日,陈培培的幸福值就如过山车,最终停留在50点。

    系统疑惑:“宿主,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陈培培减肥?”

    陆墨:“听说过一个词吗,欲擒故纵。”

    陈培培目前还没有节食减肥,脑子里虽然有减肥的想法,却一直不坚定,这和陈家对陈培培的宠爱有关。

    想要陈培培自愿减肥,陆墨就需要让她自己下定决心。

    这一刻,终于到了,半个月投喂有了效果。

    陈培培摸着圆圆的脸,坚定点头:“我要减肥!”

    陆墨笑:“那以后都听我的,我会很严格!”

    自此,陈培培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