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不服就战
    “程程,你今天看起来好不一样啊,也漂亮太多了吧!”

    他怎么会在这儿……

    “不过葬礼都结束了。”

    难道是……

    “跟你说话呢,听见了吗?”方晓轻轻推了推一旁的程真。

    程真顿时从思绪中脱离,看着眼前的方晓尴尬地笑了笑:“结束了?怎么这么快啊?”

    “没什么人来呗。”方晓叹了口气,“中学时父母就没了,亲戚又算计遗产,她早断了联系。事业模样倒都还不错,可别说男朋友,就连个亲近点的朋友都没有……”

    其实程真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很好,衣食无忧生活充实,但被方晓这么一说,她也感到似乎是有那么点惨。程真忽然注意到墓碑前还放着几大盒巧克力,她蹲下身瞧,这个牌子……她摩挲着巧克力的包装,回忆渐渐浮现在脑海:

    那年秋天,程真上初二,她放学后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坐在小区楼下的石凳上。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小脑袋被一个大大的手掌轻拍了一下,耳旁响起一声清爽的少年音:“大领唱,偷吃什么呢?”

    程真身子一怔,嘴里的巧克力险些卡在喉咙里,她立刻艰难地吞了进去,心虚地回过头,无辜地对那人眨眨眼:“没、没有啊?”

    “没有?”眼前的少年有一双漂亮的眸子,他正冲程真不怀好意地笑着,却又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少年蓦然凑到程真嘴边嗅了嗅,皱眉问道,“巧克力?”

    程真被他突然的举动弄得又惊又羞,红着脸将眼前的人推开:“你有病啊!”

    他却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霸道地从她背包中抽出剩余的大半盒:“下星期就要比赛了,嗓子不要了?让你爸妈知道非打死你不可。”

    程真又气又急:“何潇远,你还我!那可是我用平时攒下来的零花钱买的,很贵的!”

    何潇远仗着身高优势,直接将巧克力收到自己的书包中,回头冲她淡淡一笑:“等你拿到名次,要多少我都买给你。”

    看着捧着巧克力发愣的程真,方晓忍不住问:“这巧克力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事……”程真僵硬地放下巧克力,只是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也不知道是谁放的,我刚才去接你的时候还没有,回来就多了这个。”

    是谁,程真心中再清楚不过了,只是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想他?本来多年后的两个人就天差地别,更何况她现在甚至变成了另一个人。

    程真看着自己的墓碑,苦笑一下:现在的她只能为新的人生而活,过去,再见吧。

    离开公墓,程真匆匆赶往甘蔗台,只是一上午的奔波已经让她有些饥肠辘辘,看着时间还充裕,她随便在电视台附近找了家小吃店点了份黄焖鸡。

    程真正埋头吃着,却听到身后两个人闲聊的声音:“老板,你在这儿开店多久了?是不是台里的那些领导都是你老熟人啊,知不知道什么明星八卦啊?”

    老板一边将那客人点的炒饭端上来,一边说:“嗨,我能认识谁啊,不过八卦还真有,关于《中国新唱霸》的,魏文翔的前女友,就是那个小童星,听说进复赛了,还拿了四个导师的转身呢!”

    程真的耳朵不禁竖了起来。

    “还说你台里没熟人,这都知道。”

    “我又不是听他们说的,今天刷微博看到的爆料,现在一堆人在甘蔗台官微下面骂呢,哈哈哈哈。”

    啥?!

    程真立刻打开手机微博,翻到甘蔗台官微,果不其然,下面已经骂了几千条。

    “呵呵,节目组是把观众当傻子吗?!”

    “就她都能四转,下一季我是不是可以当导师了?”

    “抵制程真,拒绝黑幕!”

    “甘蔗药丸,辣鸡节目,心疼我翔[哭]。”

    看着那些人的id,程真感到莫名的熟悉,常年在原主微博下面蹦跶的就是她们,被谁针对程真已经了然于心,只是在众多热门评论中,她却看到了一个更熟悉的id——鹿鹿子衿。

    程真一直是陆青的铁粉,又翻唱过几首陆青的歌,在粉丝圈中小有名气,认识不少粉头高管,而鹿鹿子衿据传闻就是陆青众多微博小号其中之一。

    程真心都凉了,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她的女神,也万万不能理解情歌天后会亲自下场给她一个十八线过气小童星带节奏,她不知道她现在该悲愤还是荣幸。

    程真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小饭店,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张导的电话:“喂,程真,你看微博了吗?”

    他紧张的语气让程真心中咯噔一下,她只能实话实说:“看了。”

    “我跟你说啊,这事儿实在影响太大……”

    未等张导说完,程真忍不住打断:“张导,你别跟我说现在要把我昨天那段剪了不播,咱们合同可是写得清清楚楚!”

    “不是,你这丫头,到底跟谁学的?张口闭口合同违约金。”张导被气得竟直接笑了出来,“再说,谁说要给你那段剪掉啊?”

    这倒是让程真有些意外:“那……张导给我打电话,有何指教?”

    “说实话,前三期盲选的收视率很一般啊,上头领导已经有些不高兴了,结果没想到自从爆出去料说你要上第四期,热度一直在涨,尤其是今天,你个十八线的讨论度都快赶上二三线明星了!”

    这么直白地戳人痛点真的好么……等等,程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张导,你别告诉我之前和今天关于我的爆料,都是节目组搞得。”

    张导嘿嘿一笑:“你才反应过来啊?”

    程真被气得直翻白眼:“你知道我因为这事凭白挨了多少骂吗,还笑?不行,加钱!”

    “这事好说,只要收视率好,我就跟上头给你再申请一笔。”

    程真不过随口一说,万万没想到向来抠门的老张居然没有拒绝。

    “程真,上头领导可是很看好你哦,没想到你又能唱又能怼,让我多关照你,有难处直接跟我说!”

    张导越是这么殷勤,程真心里越是没谱:“难处?”

    “就比如你不是抽到赫小鱼了吗?我们可以想办法给你换个pk对象嘛。”

    换一个?虽然这句话给了程真无限的希望,但她心里却更不舒服了。

    程真语气严肃了几分:“难道张导觉得我和赫小鱼是一路货色,唱功不够内|幕凑的选手吗?与其给我换个对手,节目组怎么不叫她堂堂正正跟我一战?”

    “丫头,你这不是难为我们么?”

    “换个人就不必了,我和赫小鱼磕上了。”

    “不是,程真我劝你理智点,没必要非跟她置气啊。”

    被淘汰又如何?谁唱得好,谁唱得差,观众一听便知。她程真可不像原主一样是个任人捏的软柿子,主动找我pk,只有你后悔的份儿!

    “谢谢张导的好意,不说了,我要练歌去了。”说着程真挂掉了电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