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更换歌词
    魏文翔正在电话中听着赫小鱼的抱怨,他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不是脑瓜子让门给挤了,在练习室开直播?简直有病。

    “你那个前任,什么人啊?在我直播间抢我风头!我看你以前就特么眼瞎!”

    “好、好,我眼瞎行了吧。”魏文翔轻笑着回道。

    魏文翔当然知道自己从未瞎过眼,程真当初可是他用尽浑身解数才追到手的,他的每一步都精打细算,而一切也如预料一般,他红了,只是现在这个女人居然又缠了上来,烦……

    刚挂掉电话,却不想车前冒出了一个人,魏文翔刚想开骂,竟被眼前人吸引,那女孩不高,比例却超好,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臀有臀,皮肤白得仿佛整个夏天都没有出过门一般,在遍地美女的娱乐圈也实属难得。他火气立刻消了一大半,语气和善地说:“小姑娘,走路注意点。”

    然而话音刚落,他看清了那人的脸……程、程真?!

    一时间他也无法判断眼前的人是不是程真,五官有八|九分像她,但身材却截然不同,虽然恋爱的半年中他们没有过肌肤之亲,但她贫瘠如三江平原的胸部终究逃不过他睿智的眼睛,而如今平原蓦然变成了高原……

    程真此时也看到了魏文翔,眼中透着不屑:“你?”

    那声音他不会听错,就是程真,昨天在台上相隔太远,并没有看得太清楚,只是觉得她更漂亮了,但是今天近距离地观察,才发现竟漂亮了这么多,真是女大十八变啊……魏文翔的目光流连忘返在该看和不该看的地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蓦然回想起自己当初接近程真,一半是因为她的人脉,而另一半,自己也是看着她的电视剧长大的,最萌萝莉曾经还是他童年时的女神,只是女神不但长残了,褪去明星光环生活中的她又笨又蠢,渐渐地,他起初的那点爱意也逐渐消磨殆尽……

    魏文翔看着程真精致的脸,想着曾经与她甜蜜的点点滴滴,她为自己付出的种种,心中有些动容,竟情不自禁地唤了原主的闺名:“程程,一年不见,你变得我快认不出了。”

    是啊,曾经那个唱歌跑调的她竟然都可以参加歌唱选秀了,歌手大部分都是儿时就显现出了音乐天赋再加上后天的培养,像程真这种已经成年的音痴,能通过努力成为这样,只能说是奇迹。而这个奇迹是因为我吗?她还放不下我,所以在为我而努力?一定是这样的……

    程真看着魏文翔瞧着自己暧昧的眼神,直起鸡皮疙瘩:“你倒是没变,透着一股子渣男味儿。”

    那句话就像一盆冷水直接泼到了魏文翔脸上,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我承认,我是在感情上亏欠了你……但感情嘛,本来就没有对错的……”

    这是脸皮多厚的人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程真在心里翻了大大的白眼。

    “说得好像金钱就不亏欠似的。”话音刚落,魏文翔的脸色果然更难看了几分,程真冷冷说,“有事么?没事我走了。”

    “别,那个……天这么热,要不我、我送你吧。”说出口,魏文翔都有些震惊,他第一次对程真这么主动。

    “送我?”程真挑着眉看着魏文翔,欣赏着他复杂的表情:春天都过去了,这小子发什么情?

    这时程真的身后突然想起了一声汽车的鸣笛,她转头看去,竟是顾崇辉的车。

    “程真,上车。”顾崇辉的语气威严极了,让程真没有反驳的余地。

    看到程真在副驾驶系好了安全带,顾崇辉启动了轿车,全程冷着脸,甚至看都未看远处尴尬的魏文翔,只是以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对程真说:“你不知道该和魏文翔保持距离么?你也不想想是谁邀请你来参赛的,魏文翔到底得罪的是谁,这可是甘蔗台的地盘。”

    程真恍然大悟,的确,她从来未想过到底是谁想利用自己整治魏文翔,也从未想过魏文翔是通过谁上的节目,这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她稍微不注意,便可能得罪人,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谢谢顾老师的提醒。”

    “你可真够让我操心的,跟赫小鱼一起胡闹,你以为你跟她一个背景吗?”顾崇辉冷哼一声,“她又说话激你了?你就这么爱逞强吗?怂一下能死啊!”

    不服输爱逞强的确是程真最大的缺点,她吐了吐舌头:“顾老师,我错了还不行么,再说,您选我,不就是看上我这点了吗?”

    “哦?”

    “我也是后来听张导说的,我对陆青老师说的那番话,您年轻时比赛时也对评委说过。”

    顾崇辉讪讪地笑了笑:“可惜被打脸了,我要是有你这唱功,说不定真能拿个冠军,注定做幕后的命……所以你对比赛的事给我上心点,别天天总想着和赫小鱼怼,她算哪根葱?跟臭棋篓子下棋,只会越下越臭。”

    程真乖巧地点点头,突然发现,车子没有往自己公寓的方向开去,“顾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你不是没地方练歌么?去我工作室。”

    顾崇辉的工作室?程真的心怦怦狂跳,她依稀记得陆青几年前想与顾崇辉约歌,迟迟得不到回应,一怒之下直接去他工作室堵他,却被活活拒在门外,连杯水都没喝上,她作为粉丝知道后,气得在网上骂了顾崇辉这老家伙整整一个星期。

    而这片女神未踏足过的圣地,即将被她染指了!

    程真随着顾崇辉小心翼翼地进入了那件神秘的工作室,地方不大,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碌,但每一样乐器设备都价值不菲,尤其是她面前的这支麦克风,价值几十万,她从未用过这么贵的麦,手心止不住地出汗。

    顾崇辉播放起新编曲的伴奏,在监听室指挥她进入节奏。

    程真愣了:“老师,这不是jessie j的部分么?我被分配的是a妹的部分呀。”

    “我让你唱什么就唱什么,节目组的事你不用管,我来搞定。”

    程真刚刚的委屈和现在的感动一起涌了上来,眼眶甚至有些泛红。她明白顾崇辉对自己的期望,唱得比直播时更投入了。

    而程真的英语发音也让顾崇辉感到震撼,明明说英语不怎么样的她,发音标准得基本上挑不出什么毛病,这个丫头回去练了?他果然没看错人。

    在顾崇辉耐心认真的指导下,程真感到自己对这首歌的把握更好了,经过两个小时的排练后,顾崇辉满意地放她下了课。只是才刚离开顾崇辉的工作室,程真便接到了个电话,是方晓的。

    “程程,你现在在哪儿?在家吗?”方晓的声音十分兴奋,像是有什么喜事要告诉她。

    “还没,在路上,快回去了。怎么了?”

    “你和赫小鱼唱歌的视频被人传到网上了,才一会儿,点击已经破十万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