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初恋回忆
    何潇远竟然和顾老师认识?而且听他说话的语气,关系还不只是普通朋友,虽然在同一个娱乐圈,可何潇远是演员,顾老师是音乐制作人,两个人也从未有过合作……会不会是她听错了?

    程真满怀着心事,回到了家,放了热水打算泡个澡,随手看了眼微博,惊得险些一个手抖,将手机扔到水里,何潇远刚更新了一条,出现在她首页的最顶端:果然坐电视机前没有亲临现场来得畅快,多谢顾老师@顾崇辉v的邀请。

    下面还po了一张图,是程真与赫小鱼对决时的抓拍。

    程真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何潇远不仅与顾老师熟识,甚至今天还现场看了自己与赫小鱼的pk,她穿着暴露,甚至哭得狼狈不堪的样子,全被他看到了?!

    啊——程真控制不住在浴室飚起了海豚音,直到听到邻居猛烈地砸墙声,才委屈地封住了自己的嘴,手捂着心脏,仍能感觉到锤鼓一般剧烈又快速的心跳声,吵得她无法平静。

    她再次捧起手机时,何潇远才发不过几分钟的微博,已经有上千条回复了。

    “啊!!!老公发微博了!!!!”

    “没有自拍,哭唧唧o(╥a╥)o”

    “最爱远哥,么么哒(*/w\*)”

    除了一长溜少女们的花样告白,程真甚至在显眼的地方发现了网友们对自己的讨论。

    “这是去哪儿了?中国新唱霸的录制现场?那个穿金色衣服的美女该不会是程真吧?”

    “另一个是赫小鱼,那个不是程真还能是谁?”

    “卧槽,被惊艳到了!”

    “红了有包装团队了呗,大惊小怪。”

    而此时顾崇辉也对何潇远的新微博进行了评论并转发,只有简单地两个字:客气。

    不一会儿何潇远就在评论下方继而回复:下次有票,记得再送我。

    不过是寻常的一句话,却让程真愣住了,因为这句话,他曾经也对她说过……往事一幕幕,蓦然像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

    全场昏暗,幕布拉开之前,一个清爽的少年音带着些笑意压低着声音在程真耳旁说:“真没想到,大领唱会邀请我来看歌舞剧。”

    程真此时脸红得如煮熟的虾子,那是她好不容易赢得全市中学生歌咏比赛第一名,赛方赠得票,一般人是弄不到的,却偏要硬着嘴回道:“反正是免费的票,送不出去才给你的,爱看不看。”

    “你怎么不给汪蓉霞?”何潇远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程真的脸,即便什么也看不清,但哪怕只是个模糊的轮廓,他也不想错过。

    让她邀请何潇远,正是汪蓉霞这鬼丫头出得主意,当然程真绝不会说出真相,只是弱弱解释:“她、她今天有事,去补课班了。”

    “哦。”

    程真绝望地发现,就连他轻哼的声音都让她如此着迷,程真严肃地告诫自己理智些,那只不过是青春期荷尔蒙所引起的冲动!然而她还是失败了,好好一场精妙绝伦的歌舞剧,让她看了个零零碎碎,程真实在无法忽略身旁男孩的影响力,他的呼吸都牵动着她的心,甚至要不是他轻轻推了推她,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落幕了。

    “看呆了?有那么好看吗?”何潇远笑着用修长的五指在程真眼前晃了晃。

    程真忙装作一脸不耐烦地拍开男孩的手,而下一秒,却感觉自己的头被男孩用力地压入了他的怀中,顿时她小鹿乱撞,害羞地挣扎起来:“你干嘛!”

    却被何潇远搂得更紧,他语气严肃:“别动,是宋老师。”

    宋老师?程真身子猛地一抖,那可是她与何潇远所在的少年合唱团的指导老师,怎么就偏偏遇上他了?程真慌了,她此时校服外穿得红格子外套十分显眼,就没见第二个人穿过,准会被宋老师一眼认出来。

    待宋老师离开何潇远的视线,他才放开程真,脱下了自己宽大的外套,裹在她身上,又摘下自己的围巾,一层层毫无美感缠在程真脸庞,将外套那个自带的丑帽子扣在她头上,只露出她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瞬间,程真的鼻腔满是男孩清爽的气息,让她更是羞得不敢抬头。

    “跟我走,小声点。”何潇远扯着程真的袖子,他甚至有一瞬间想牵她的手,却怕吓坏她。

    程真小心翼翼地跟着何潇远,却还是听到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底气十足的男声:“何潇远!”

    程真吓得不敢回头,只有何潇远故作轻松地转了身,还打起了招呼:“这不是宋老师么?真巧。”

    “你怎么在这儿?”

    “陶冶陶冶情操,盼着早日跟上您老的境界。”

    “少拍马屁。”宋老师注意到了何潇远身边的女孩,疑惑地问,“这位是?”

    何潇远忙压低了程真的头:“您不认识,别看了,她害羞。”

    宋老师的脸立刻黑了几分:“你和她什么关系?”

    何潇远已经感觉到身边的女孩浑身颤抖,恐怕是要挨不过宋老师的质问就要不打自招了,忙将她搂入怀中,不好意思地冲宋老师笑了笑:“您想得那种关系呗。”

    “何潇远!”

    “老师别,在人家姑娘家面前给我留点面子行么。”

    宋老师毕竟不是何潇远学校的老师,只是校外合唱团的指导老师,也不好多说什么,叹了口气:“你啊你,要是分点心思在唱歌上面就好了,明明天赋那么高,什么时候也能像程真那样,给老师我拿回几个奖!”

    程真听宋老师提自己名字,身子又是一抖。

    何潇远嬉皮笑脸地回道:“我跟程真哪比得了?但拿点小奖嘛,还是可以争取争取的……唉?宋老师那是您太太吗?让师母在那儿一直等着不好吧,要不咱们明天团里见?”

    宋老师戳了一下何潇远的脑袋:“臭小子,明天再收拾你。”说罢,转身离开。

    程真终于长吸了一口气,刚才紧张地忘了呼吸,险些要憋过去,她此刻眼圈都有些泛红,活像只可怜的小兔子,何潇远望着她的眸子,笑道:“瞧你那怂样。”语气中却满是宠溺。

    程真扁着嘴,委屈地瞪着何潇远:“我真后悔带你一起来。”

    何潇远却笑得爽朗,揉了揉程真的额发:“下次有票,记得再送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