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挺进四强(一)[重写]
    “程真真是条汉子,素颜打脸,啪啪响。”

    “程真居然还会写歌?”

    “我家女神就是任性,明明可以靠脸,却偏要靠才华,不服憋着!”

    程真录制的视频上传后,几乎在整个微博屠了版,只是很快风头就被另一个娱乐营销号抢了。

    隔墙有耳v:石锤,赫小鱼亲自下场黑程真。

    这个营销号在微博人气一直很高,轻易不发博,发博必石锤,人称“求锤得锤许愿池”,昵称:池哥。一页页详细的截图,一段段缜密的分析,散播程真整容、假唱的黑料就是赫小鱼的小号已然证据确凿。

    几天后,赫小鱼并没有参加新一期比赛的录制,她光秃秃的个人主页上蓦然多了一条新微博:由于各种原因,我决定退出《中国新唱霸》,直播间也于今天关闭,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与支持,江湖不见。

    那条微博既没有限评也没有控评,因为微博的主人再也没有登陆过,赫小鱼一夜之间宛如人间蒸发,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终于到了顾崇辉战队内部冠军争夺赛录制的这一天,程真走进准备室,发现往日的热闹已经当然无存,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所有人脸上都弥漫着紧张与压抑的气氛,上一场还是并肩作战的队友,如今却变成了生死相搏的对手,而今天获胜的只能有一个人。

    程真今天穿着一条仙气十足的淡蓝色拖尾礼服,不同色泽的柔纱层层堆叠渲染,仿佛让人置身于大海的神秘之中,她的头发被轻柔地盘了起来,露出饱满灵巧的额头,周围散落一些做过造型的碎发,自然而慵懒,首饰只选择了一对造型别致的钻石耳环,衬托她娇小的脸型,修长的颈子无须更多装饰已经足够完美,眼影大胆地选择了水蓝色,但用色很淡,只局部渲染,既与礼服呼应,又不显得突兀,唇部则选了覆盖力极强的淡粉色唇釉,腮红是薰衣草色,这妆容非常难以驾驭,容易显黑显土,但在程真的脸上却非常合适,一改上一场的**性感,显得清冷淡雅而纯真。

    原本压抑的准备室因程真的到来而雀跃:“哇(⊙o⊙)”

    “这衣服一定血贵。”

    “怎么程真每次来参赛都跟走红毯似的。”

    “孙子,酸谁呢,今儿程真可是四强守门员,战队赛的**oss,能不打扮地隆重点么。就看谁有命战到最后能过她这仙女关了。”

    “怕是会被仙女打成原型吧,哈哈哈哈哈。”

    只有一个人始终沉着脸默默无言,他叫祁少坤,三十一岁,已经出过道,发过唱片,是顾崇辉战队中实力数一数二的选手。

    “看你们这状态还挺轻松的嘛。”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顾老师?!”

    顾崇辉看着这群年轻人,露出如父亲一般慈祥的表情:“今天的比赛虽然残酷,但能走到现在,你们已经非常优秀了,所以不要太在意比赛结果,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好,谢谢老师!”

    “记住,手机都调至静音,不要打扰其他选手。”结果顾崇辉话音刚落,程真的电话恰好响了,是短信提示音,短信是henry发来的,告诉她,上台前一定记得找他补妆。

    程真正要将手机调成震动模式,手中却突然一空,手机被顾崇辉拿了去:“还得让我亲自来给你们调吗?”

    顾崇辉不小心按了锁屏键,却发现程真锁屏壁纸竟是何潇远的照片,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我们程真竟然喜欢何潇远啊!”

    “程真喜欢何潇远?啧啧。”

    “我还以为程真喜欢才华型的呢,原来也是个颜控。”

    “说啥都没用,才华和颜值都跟你没关系。”

    程真的脸蓦然红了,她真后悔,为什么要设置何潇远的照片做屏保,明明她现在已不是过去那个名不见经传的程真了,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好在下一秒准备室的门再次被推开,是顾崇辉工作室的人,应该是叫他来准备录制的,程真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得救了。

    然而那个人身后出现的人,让程真瞬间呆在原地,一双如水的眸子略显清冷,高挺的鼻子秀雅精致,两片薄唇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精雕细琢过一般的脸型既俊美又不失男人的棱角,他比少年时更高大帅气,他比电视中更神采飞扬,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冲击着程真,让她险些无法呼吸:“你们刚才说谁喜欢我啊?”

    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那个人正是何潇远。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本期助阵导师,何老师,没有不认识的吧?”顾崇辉话还来不及说完,便被现场女学员和女工作人员的阵阵尖叫声吞没。

    战队内部冠军争夺赛的评选方式不再像上一场由观众和其他导师投票决出,只由导师自己决定,而每一位导师可以邀请一位好友,作为自己的助阵导师,帮助出谋划策,之前几期其他导师邀请的都是或知名或小众的歌手,大家一直在猜测顾崇辉会邀请哪位圈内大咖,万万没想到,邀请得却是新晋影帝——何潇远,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过以顾崇辉的专业水准,即便请个卖萌的吉祥物也无所谓,他足以hold住全场。

    学员们纷纷围了上来,像八卦记者一样不停地提问:“何潇远老师,您今年的新剧什么时候播啊?”

    “之前传你和钟瑶的绯闻,不是真的吧?”

    “何影帝会唱歌吗?我们想听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祁少坤却突然开了口:“何老师,您不会因为程真是你的粉丝,有失偏颇吧?”

    全场瞬间安静,注意力都集中在角落里的程真,包括何潇远。程真对上何潇远的眼睛,他的目光不再像从前那般炙热而温柔,反而冰冷而淡漠,是啊,她早不再是他青梅竹马的程真,他此刻完全是看陌生人一般的目光,让程真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何潇远淡淡一笑:“怎么会?大家不是都叫我虐粉狂魔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