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挺进四强(三)
    程真愣在了原地,这小子……说话竟然比陆青还狠!程真回想起少年时何潇远爽朗的笑容,再看着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完全判若两人。

    “程真当然会唱中文歌,我帮她选的曲,有问题么?”顾崇辉未等程真回应,先忍不住帮爱徒怼起了何潇远。

    “老顾,如果你仅仅是想让程真赢得比赛,没问题,但你的目的要是想让她走得更远,问题可就大了。”何潇远丝毫不给顾崇辉面子,表情也认真了几分,“程真所有的选歌都以炫技为主,而且没有一首是中文歌,不但对普通观众少了亲和力,歌也没有传唱度。《中国新唱霸》已经播出两个月了,不少选手的翻唱登上了各大ktv的热榜,但我敢肯定这其中绝对没有程真的歌。”

    曲高和寡,这么浅显的道理,程真之前却没想过。

    “再换个角度,我如果作为一个音乐制作人,甚至不知道该为程真写一首什么样的歌,打造一张什么样的专辑才能既顺应国内市场又能把她所有的优势都显现出来。”

    程真定定地看着何潇远,眼前的男人远比她想象中成熟。

    “程真,你的确每一场都表现得很完美,但却少了一种感觉,让我动心的感觉。希望下次能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你,我很好奇你用情唱歌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感动我。”

    程真走下台,深吸了一口气,此刻她的心中竟不在意祁少坤接下来的表现了,反而脑海中,不停出现何潇远刚刚的话“你少了一种感觉,让我动心的感觉”,“我很好奇你用情唱歌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感动我。”一种挫败感和一种急于表现自己的冲动在她心头不断交织。

    祁少坤的表演曲目是曹格的《无辜》,曹格的歌有一定的难度,又不会因为过于炫技影响情感表达,经常出现在选秀比赛中,《无辜》并不算热门歌曲,但这首歌很有层次,从收敛到爆发,再到每一个节奏都像在呐喊的制高点,最后一瞬间再次归于平静。

    祁少坤不愧是出道歌手,整首歌把握得非常好,而在第三段副歌几近将全身的力量都爆发出来,以一种嘶吼的唱腔在诠释,这是一种非常大胆地唱法,如果把控不好,就会使歌听起来非常歇斯底里,但他却仍把感情融汇到其中,听起来完全不刺耳,反而让人动容,如果非要挑个毛病,那就是结尾的时候……

    “结尾没收住(情绪)。”何潇远竟说出了程真心中所想。

    顾崇辉没想到何潇远连夸都不夸自己的学员,第一句就直接说问题所在,不满地抢过话筒:“在你眼里那是失误,但在我眼里,最后一句恰恰证明他走心了,可以说是整首歌最大的亮点,非常打动我。”

    何潇远将话筒抢回来,笑道:“走心是走心了,可惜有点走音。”

    顾崇辉忍不住瞪了何潇远一眼:谁让你把走音的事说出来的,后期可以修,你不说观众又听不出来,能不能给点面子!

    何潇远看懂了顾崇辉的眼色,无所畏惧地耸耸肩:我这人就这样,早知道别请我啊。

    主持人这时将程真再次请到舞台上来:“选手的表演两位导师都已经点评过了,但似乎并没有达成共识,是否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商讨最后的结果?”

    顾崇辉回味着两个人的表演,皱着眉点点头,却听到身边的年轻男人说道:“不必了。”

    难道他已经有了答案?所有人的目光瞬间汇聚在何潇远身上。

    “程真与祁少坤的表现确实让我看到了他们过人的实力,当然也各有各的不足,所以我决定……再加试一场。”

    加试一场?

    何潇远立刻听到耳返里传来导演焦躁地怒吼:“不行不行!不能加试!选手和乐队老师们都没有准备……”

    他却直接摘掉了耳返,对眼前的两位选手说:“清唱就好。”

    何潇远其实此时心中更倾向于祁少坤,他对歌曲的处理老练,年龄赐予他能表现出年轻人无法表达的沧桑感,更重要的是,他走心的表演的确很打动自己。可是程真……如果就这样淘汰,又实在可惜,他说期待她下次的表现,并不是说说而已,甚至想立刻就听到。

    “可以借用一下乐队老师的键盘吗?”祁少坤反应极快,瞬间接受了加试,甚至已经有了为自己伴奏的规划。

    “当然。”顾崇辉回答道,何潇远心里却有些不满,只是没有说,如果祁少坤借助了乐器,而程真只是清唱,这对程真并不公平,尽管自己会尽量做到公正。

    祁少坤试弹了几个音,对工作人员做了ok的手势,录制继续,祁少坤的弹奏非常熟练,一看就是老手,当他唱出第一句,顾崇辉、何潇远包括程真都楞了一下,那是顾崇辉作曲、散秋风作词的一首经典曲目《我很好,你呢?》,而他此时竟用爵士的风格演绎了出来。

    这是程真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在她刚创业的那几年经常在夜里循环播放,每一个字都能让她的心收得紧紧的,回想起父母还在她身边的日子,听着听着,眼泪就不知不觉湿了枕头。祁少坤的改编十分有新意,赋予了这首略显平淡朴实的歌,别样的华丽,反而让程真觉得少了几分味道。

    按照何潇远的意思,每个人唱一小段即可,所以祁少坤并没有多唱,一段主歌、两段副歌,也算完整,只是他唱完才发现,此时何潇远的笑意早已荡然无存。

    顾崇辉先开了口:“小祁,你这改编太棒了,真让我大开眼界,虽然把这首歌改成爵士有些不太契合,但很有想法。而且你的音色也非常适合唱爵士,给我很多灵感,搞得我现就想立刻写首歌给你了。”

    提到写歌,这几乎是顾崇辉最高的评价了,程真心中打鼓,甚至有些不确定这次是否能战胜这位强劲的对手。

    待顾崇辉点评完,何潇远终于拿回了属于他的麦:“祁少坤,我没办法像顾老师一样给你这么高的评价,虽然不论你的弹奏还是唱功都无可挑剔,但我觉得你根本就没懂这首歌。这首歌是寄托对逝去亲人的思念,你却处理得太过暧昧和……油腻,这首歌就像一道杏仁豆腐,而你却非要扣了一大块红烧肉在上面,让我非常失望。”

    这评价着实刺耳,祁少坤脸上难看了几分,他心里似乎还积着刚才何潇远说他“走音”的不满,又得到了顾崇辉的认可,语气强硬了起来:“不好意思,我觉得词中的‘你’就是指作词人喜欢的女孩,怕是何老师误会了吧。”

    何潇远表情尴尬了一秒后再次露出和煦的笑容:“非常抱歉地告诉你,词是我写的。”

    录制现场瞬间被惊讶的感叹声淹没。

    程真呆呆地望着何潇远,词是他写得?那不是散秋风……何潇远就是自己仰慕已久的秋风大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