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挺进四强(五)
    程真的嗓音干净清澈,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清唱,更显得通透柔美,婉转空灵,仿佛真能让人听到叮叮咚咚河水流过的声音。

    这本就是她年少时的成名曲目,此时已经成熟的她,仿佛在歌词中体会到了一些不同,夹杂着现在复杂的情感,每一个字似乎都有了灵魂,紧紧牵绊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

    何潇远看着眼前目不转睛望着自己的女孩,没有避开她如水的目光,仿佛整个棚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时间何潇远的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回到了他懵懂时爱慕的女孩登上舞台比赛的一刻,她们虽然声音不同,但对每一个音处理的小细节却惊人的相似。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最后的“哥”字程真竟唱得何潇远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感应到那个他再也无法见到的女孩,在另一个世界对他呼唤,他却听不到。

    一阵阵掌声过后,何潇远仍没有回过神,只是愣愣地看着程真,迟迟没有开口。

    顾崇辉见何潇远沉默了,也不谦让,抢先点评起来:“程真,我没想到你第一次唱中文歌,竟然会是民歌,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选唱民歌的太少了!说实话,当你说歌名的时候,我心里冒出两个字‘完了’,真的是为你狠狠捏了一把汗,但听后我真的被你的歌声感动了。”

    “从前你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很纯粹很干净,脑中只有音乐。而刚刚给我的感觉,闺女长大了,有心上人了。”

    “何潇远这小子说得对,是我没有给你选好歌,程真,你真是一个能给我制造惊喜的孩子!”

    镜头对向了何潇远,他知道现在需要说些什么,可此时还未缓过劲,嗓子有些哑痛,眼睛有些酸涩,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他只点了点头,淡淡说了一句话:“是挺好的。”

    何潇远一反常态的点评还是引起了现场观众的阵阵讨论。

    “何潇远怎么了?这点评也太敷衍了吧。”

    “这已经是他今天给出的最好的评价了,都没怼。”

    程真对何潇远这个反应失望极了,明明她刚才感受到自己用歌声动摇了他,可他为什么不肯说说心中的想法呢?她非常想听到他更多的评价,哪怕是找她的茬也好啊。

    何潇远与顾崇辉小声讨论了几句,便示意工作人员,他们已经有了答案,祁少坤再次被请到台上,站在了程真身旁。

    “要不你说?”顾崇辉想着何潇远好不容易来录一次节目,想给他更多的镜头,可何潇远却不领情,从不怯场的他,有些拘谨地摇了摇头,对着顾崇辉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崇辉想想,也的确是作为导师的自己公布最终结果才比较符合程序,他没有坐在导师席上,而是走上了舞台,给每个选手一个鼓励的拥抱。

    “祁少坤,你是一个非常稳的歌手,无论唱什么歌,无论唱多少场,似乎都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就像他们对你的评价,越战越勇,每一首歌都没有让我失望,你非常有资格进入四强,可惜,你遇到了她。”

    “程真,我本来以为你是个特别单纯的孩子,一眼就能让人看懂,但是我错了,我发现我现在已经摸不透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上限在哪儿?”

    “哇哦——”听到这么高的评价,现场的观众已经知道了冠军的归属,发出阵阵欢呼。

    “程真!程真!程真!”程真的名字瞬间有节奏地响彻整场。

    顾崇辉就在那一刻举起了程真的手:“恭喜程真,成为四强,进军总决赛!”

    拿到梦寐以求的四强的那一刻,程真的内心却格外地平静,她看着台下的何潇远,正在优雅地为她鼓掌,只是他的眼神变了,不再是听她演唱《小河淌水》时的深情,又恢复了冰冷与距离感。

    ***

    “你让我对你的事保密,自己倒是先说出来了。”录制完节目顾崇辉在休息室对何潇远调侃道。

    何潇远叹了口气:“没办法,要不承认我是散秋风,我家黑就我刁难祁少坤这茬起码一分钟能喷一千楼。你不红,还没办法体会这种时刻被人关注的烦恼。”

    正在这时,准备室的门被人敲了敲,顾崇辉打开门看到的竟是程真,她此时妆还没卸,衣服也没换,在门外喘息着,显然是飞奔而来。

    “丫头,有急事找我?”顾崇辉笑得慈爱。

    程真脸蓦然红了,低下头小声道:“顾老师……我是来找何老师的。”

    顾崇辉这才恍然大悟,自己明明在何潇远的休息室,程真又怎么可能来找自己:“差点忘了,你是‘秋风大大’的粉丝啊,好吧,给你个和偶像独处的机会。”顾崇辉说着转头看向何潇远,“别怠慢了我徒弟。”说罢瞬间离开,还非常体贴地关了门。

    此时房间只剩程真与何潇远两个人,让她一时紧张地缩在了角落,刚才的勇气一瞬间消失了。

    何潇远倒是没有一丝不自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看程真,“签名不用亲自来要,让你顾老师跟我说一声就好。”说着他随手翻出一张纸,“签‘何潇远’还是‘散秋风’,你选吧。”

    “我不是来要签名的。”

    何潇远抬头望着程真,淡淡说了四个字:“合照不行。”

    程真不可思议地盯着何潇远,她看起来就这么肤浅吗?

    “我也不是来求合照的。”

    “那你想干嘛?”

    程真看着眼前的初恋,冷漠地完全像个陌生人,心中绞痛:“我有事想问你。”

    何潇远完全没有瞧出程真露出粉丝见偶像的兴奋,心中带了几分疑惑,但也只是轻轻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你之前说我唱歌没有让你心动的感觉,不知道我用情唱歌会不会感动你……那我最后那首歌,感动到你了吗?”

    “你跑过来,就为了问我这个?”这让何潇远感到好笑又惊讶,没看出来,她的胜负心比他想象中更强,还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

    “感动不感动我重要吗?起码你看到现场的观众和你师父被感动了。”

    “我想多听到一些你的评价,可以吗?”那个“你”字被程真加了重音。

    女孩咬着下唇倔强又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何潇远不忍心拒绝,沉默了几秒,回答道:“选歌是挺好的,唱得吧……也就那么回事。”

    “也就那么回事?”程真又吃惊又委屈,“可你当时的表情告诉我,并不是那样的!”

    想起自己当时不寻常的反应,何潇远不愿再提及,语气冷了几分:“不过是想起了我一个朋友,跟你无关。”

    他听歌时想起的那个人就是她吧?应该就是,没错的!程真仿佛一下子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试探地问:“她也唱过这首歌?”

    “你的问题还真是多。”何潇远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又抬头看向程真,“你不会还想问是你唱得好,还是她唱得好吧?告诉你,比起她,你还差得远呢。”

    说着何潇远带着几分不爽起身离开了休息室,背影无情得让程真一下子感到寒冷刺骨,从前的他,即便背对着程真,却总是忍不住回头望她,冲她温柔的笑……

    程真颓然地认清了现实:他不再是她的他了。

    ***

    “成吨儿,成吨儿,你怎么嘘嘘又不埋猫砂啊!”

    “哦。”

    “成吨儿,成吨儿,你怎么便后又不舔屁屁啊!”

    “哦。”

    程真此时“像”一个人一样坐在沙发上,背靠着靠背,瞪着一双死鱼眼定格一般地盯着前方的电视机,将猫粮一爪一爪粗暴地塞到自己嘴里,生无可恋,宛如一只废喵。

    下一秒,远处不知哪只猫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大佬来啦!!”

    一时间所有的喵从四面八方狂奔而来,站成一排,稍息,立正,舔毛。

    “一定要让大佬看到人家最美的一面喵!”

    “朕的毛才是最q弹爽滑的,渣渣,休要与朕争夺大佬的垂青!”

    突然弥漫开来的宫斗气氛,让程真感到懵逼,扭头问身旁疯狂揉脸,试图要把自己揉成大脸猫的小起司:“大佬是什么?”

    “成吨儿,你怎么连大佬都不知道呢!就是常年霸占消费榜排行第一的客人呀,所有喵都尊称他大佬,他可是稀有五颗星的客人喵!”

    稀有五颗星?程真隐约记得henry是稀有一颗星的客人。

    “几颗星有什么差别吗?”程真不耻下问。

    “每多一颗星,得到的奖励x5,5颗星,被点名后得到的奖励就是25倍啊!你以为黛富妮儿凭什么那么多小鱼干,还不是被大佬撸的喵!”

    25倍?这简直就是开了挂,有金主爸爸包养就是不一样……只是程真现在没心思想这些,因为那个男人直到现在还在扰乱她的心绪,可恶……

    一阵脚步声传来,所有的猫立刻进入一级警备状态,而程真却依旧坐在沙发上丧丧地盯着电视。

    “何先生,今天还撸黛富妮儿么?”是会所主人的声音。

    那个人巡视了下四周,注意到了角落里的程真:“怎么有只看电视的小猫?新来的?”

    “对,它叫成吨儿,还是幼猫,快三个月了。”

    那声音太熟悉了,程真忍不住回头望去,映入眼帘的即便做了伪装,她仍能认出他正是那个随时牵动自己心弦的男人——何潇远。

    此时的他正皱着眉看着转过脸的程真,依旧毒舌,“它长得跟我想的一样蠢,”他轻轻嗤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些傲慢,“就它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