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一夜长高
    程真万万没想到, 传说中的氪金大佬竟然就是何潇远, 他是什么时候迷上吸猫的?

    程真反应过来时, 已经被大叔抱到了吸猫会所三楼最内侧一间隐蔽的房间, 那间房间的门很低调,推开后, 却不由得让程真震惊, 房间不算大, 但那里的装修极尽奢华。

    程真的四只小爪踩在又厚又软的进口羊毛地毯上,感到舒服极了, 房间中央的那张造型简约的棕色皮沙发,看皮质就是高档货, 整整一面天花板坠着无数水晶珠帘,混合着各色暧昧的灯光, 打造出似真似幻的错觉,法国无纺壁纸上错落点缀着一些装饰画, 没有一幅是流水线生产的打印作品,都是请画师精心绘制的油画,而画中的内容,是各种形态不同的可爱猫咪, 而那些画中的猫咪, 正是会所中人气最高的那几只, 而那些猫中自然没有程真的身影。

    何潇远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与口罩, 露出了他俊美的脸, 他一双清澈的眼睛正看着蹲坐在门口呆呆观察四周的程真, 拍了拍身旁沙发的空位:“过来。”

    何潇远见那只橘色小猫只是蠢蠢地瞪着自己,一动不动,直接走了过去,将小小的她抱了起来:“还要我亲自请你?”

    这是什么语气,霸总附身么……

    程真的小爪子无助地挣扎着,他却蓦然将她转了个身,程真感觉到自己的尾巴被撩了起来,小粉菊被暴露在空气之中,凉凉的,而他的视线刚好对了上去,笑道:“还以为是只公猫,竟然是个女孩子。”

    ???

    何潇远,看了,她的……啊——流氓!!!!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橘猫疯狂地哈起气来,何潇远用手指轻轻地勾了勾她的小下巴:“不喜欢我?”

    “咪呜!”

    突然何潇远掏出了一个长条形的小食品袋,在程真眼前晃了晃,那味道浓郁极了,是金枪鱼,程真发现每次她来到这个空间,就丝毫抵御不了这种鱼腥味,瞳孔立刻瞪得又圆又萌。

    “来讨好我,就给你吃。”

    讨好你?你当我是那种没有自制力的愚蠢喵星人么?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程真心中默念,而口水却直接流了出来,她完全无法控制此时的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已经拼命蹭上了何潇远修长的手指:“咪呜咪呜——”

    那毛茸茸的触感仿佛能治愈所有烦恼,何潇远将小鱼条的包装打开,等程真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将那小鱼条啃下了大半,狂放的吃相还伴随着嗷呜嗷呜可耻的吞咽声,而何潇远却对着她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

    吃饱喝足后,程真被何潇远抱到腿上,他的大手摩挲着她细软的绒毛,爪爪接触到何潇远的裤子时,能感受到他通过布料传过来的体温和独属于他的好闻味道,她蓦然羞红了猫耳,自己全身被他摸遍了,趴在他腿上,这感觉真羞耻……可是又好舒服。

    程真抬头看着何潇远,不同于之前,他又露出了像少年时灿烂而温柔的笑容,一排白眼,闪得耀眼。

    一时间,程真与他仿佛都回到了十几年前,还记得那次春游,两个人跑到了没有人的一处草坪晒太阳,他坐在她旁边,而她有些乏了,将头倚在他肩上,而半梦半醒中,她感到自己的额头,被两片柔软的东西,轻轻地印了一下……

    程真正想着,自己的声带不受控制地震动了起来,发出“咕噜咕噜”愉悦的呼噜声。

    “现在喜欢我了吧。”何潇远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小耳朵,眼前这只猫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可爱模样,蓦然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那个留在他心里最深处的人。

    想到她,何潇远停下撸猫的手,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点开最新的一期《中国新唱霸》,他想再看看那个与她同名的女孩,却发现腿上的小猫已经醒了,也正认真地注视着电脑屏幕。

    它连认真看电视的神态都莫名地像她,这也正是何潇远为什么会点名这只不起眼的小土猫的原因。有它在身边,仿佛就像有她陪着一样。

    一时间一人一猫一大一小,认真地盯着屏幕,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

    何潇远直接将视频拖到程真第二首表演曲目《小河淌水》那里,眼神中带着些动容,柔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听她唱这首歌,我总会想起你。”然而他低下头,根本没有想象中的人,不过是那只瘦弱的小橘猫,瞬间他回想起了一切,笑容瞬间凝固,她早不在这个世界了。

    回过神来时,却发现那只小猫正抬头静静地看着他,软软毛毛的小爪轻轻按在了他的手背上,像是安慰一般:“咪呜!”

    我就在你身边啊,不要难过。

    何潇远有些意外,这只小猫似乎格外通人性,它纯真的眼神让他再次想到了那个人。

    “真真……”何潇远看着程真的眼睛有些波光流过。

    “咪呜——”我在。

    何潇远眼睛蓦然暗淡了几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疯狂,能把一只猫看成她,她早已经不在了,一切不过是幻想。

    何潇远的目光又回到屏幕中女孩唱歌时动情的脸,沉默了久久,起身离开。

    程真蹲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似乎比那时候更落寞了些。

    撸猫结束后,程真不但拿到了25倍的奖励,何潇远还额外打赏了她100只小鱼干。

    “什么?成吨儿被打赏了100只小鱼干?”

    “天啦喵,黛富妮儿最多才被打赏过20只!”

    “一只土猫,它也配!”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了酸酸的味道。

    而程真此时还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一时间心情有些低落,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喵的妒火中烧。高额的经验,让她直升了两级,多了10个技能点,她还是如往常都加到了美貌上,却发现,只能加五个,左下方立刻蹦出了一条提示。

    [系统] 恭喜您已将美貌值加满,系统将为您开通另一项技能值——悟性。

    加满?程真这才发现美貌值已经达到了100,这东西居然还有加满一说?悟性?悟性又是什么?

    演技、才艺、悟性、体力……程真还来不及想到底将剩余的五个技能点加到哪一项技能值上,她耳旁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左下方又蹦出了一条系统提示。

    [系统]注意!您不幸受到曼赤肯短腿喵·矮萌萌的诅咒攻击,诅咒已经生效,请自求多福。

    诅咒攻击?矮萌萌?程真知道那只短腿猫,也在前十的排行榜上,只是她与矮萌萌素不相识,井水不犯河水,她凭什么要诅咒自己?!

    愤怒的程真正要去找矮萌萌算账,腿部却蓦然传来一阵剧痛,那感觉莫名的熟悉,是腿抽筋!

    “嘶……”程真蓦然从床上惊醒,抱着自己的腿,表情扭曲,好痛!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酸爽的感觉了。

    抽筋的疼痛持续了好长一会儿,才渐渐消退,程真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小腿肚,一瘸一拐地进了卫生间,一时的疼痛算得了什么,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看看自己满美貌值的一张脸,是何等的颜值爆表。

    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的那一刻,还是倒吸了一口气,五官虽然还是从前的五官,但此刻粉黛未施的她却精美得像是流量小花工作室发的精修图,连一根眼睫毛都卷曲得恰到好处,她轻轻转动自己的面颊,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360°无死角,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脸,用网上最烂俗的话总结,盛世美颜。

    这还没有化妆,化了妆得好看成什么样啊!程真激动地洗漱起来,迫不及待要为自己化上最近最流行的妆容,却突然感到哪里不对,她的盥洗池怎么有点矮?不,似乎周围的一切,高度都有些不一样。

    程真的目光蓦然锁定在了卫生间门口贴着的卡通量身高的贴纸,忐忑地站了过去,用手确认了高度,转身盯着那个数字,那个惊人的数字——165!

    到底怎么回事?才一天没量身高,她就长了5厘米!!

    程真立刻回想到刚刚腿部的抽痛,曾有个说法,腿抽筋是长个子的表现,原主21岁的身体,再次发育了?

    不对,就算发育也不可能一晚上涨5厘米,又不是吃了金坷垃。突然她回想起,她腿抽筋的前一刻,遭受到了矮萌萌的诅咒,虽然她与矮萌萌不熟,但总听雪球抱怨,那只喵非常不好相处,平时最爱挖苦其他喵,常说:“你的腿真长,丑哭人家了喵!”

    所以矮萌萌的诅咒该不会就是长——腿——诅——咒!

    一夜之间,原主的所有衣物,程真都不合身了,但她却开心地简直要上了天,她立刻打电话叫上方晓去商场剁手,甘蔗台第二笔款更好到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方晓见到程真,简直下了一跳:“程程你……腿怎么这么长了!”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最近喝牛奶喝多了。”程真随口胡诌道。

    “你一天喝一吨?”方晓的目光又再次锁定在了程真的脸上,“还有你这脸!”她压低了声音,“微调了?”

    程真忍不住一笑,抓着方晓的手在脸上胡乱摸着:“快摸摸疤在哪儿?”

    方晓自然什么都摸不到,仔细观察,这脸太自然了,一点都不像后天的:“程程,快把变美的秘诀告诉我!”

    “升级加点。”程真故作神秘地说出了真相。

    “切,网瘾少女!”方晓只当程真是开玩笑,也不纠结这些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从少女像女人转变的过程,长开了,自然会变美,而更重要的是,程真现在已经有henry包装了,估计是henry偷偷用了什么黑科技吧。

    程真发现虽然自己只长高了5厘米,但是效果大不一样,因为这五厘米是足足长在了腿上,以致于她的腿逆天得长,宛如超模比例,她尝试着各种各样过去穿会踩雷的衣服,却发现无论多丑的衣服,她都能穿得好看,无论多显腿短的搭配,到她身上也不会有一丝不协调,她简直成为了行走的衣服架子。

    “小姐,这几件您穿着都特别好看,要不要……”

    导购员话音未落,程真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全要了!”

    “全、全要了?”

    “你们这季的新款,全部包两件,我一件,她一件。”说着程真指了指方晓。

    程真过去的积蓄并不少,可惜她只顾着赚钱又不舍得花钱,以致于英年早逝,财产就这么浪费了,现在她就是要花,潇洒地花,大方地花,爽!

    方晓听了意外地瞪大眼睛,连忙摆手:“程程,你给我买干嘛?”

    “宠你,我高兴。”程真说着一边刷了卡,一边拉着方晓又向下一家店杀去。

    只是远远听到了背后几个女孩的议论声。

    “唉,那个女孩太漂亮了吧,好像明星一样!”

    “应该是模特吧,腿好长呀!”

    “看着一米七都没有,哪有这么矮的模特,不过比例是真的好。”

    “我怎么瞅着脸有些眼熟……是程真!”

    被认出来了?这还是程真穿入原主身体的第一次,即便原主作为一个曾经知名的小童星,可是现在确实糊到亲妈不认。

    正想着,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紧张的声音:“那个……你好,请问你是程真吗?”

    程真转过头,正是刚才在远处讨论自己的几个女孩:“嗯,我是。”

    “啊——”程真立刻被几个女孩团团围住,尖叫声震得她手中的一袋袋衣服显些都要拿不稳了。

    “你比电视上漂亮太多了!”

    “我就说明星都比电视上漂亮的!”

    “腿也超长,我过去以为你超小只,都没有一米六。”

    “甘蔗台的**可以砸了。”

    几个女孩叽叽喳喳,不一会儿就又引来了一大群围观群众。

    原主糊了这么多年,这是程真接管原主身体后第一次被人认出,不免有点心慌,眼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还不停对着自己拍照,程真呆愣在原地。

    还好方晓反应快,立刻挡在程真面前,遮住了她的脸,拉着她挤出人群,两个人一路狂奔,等爬出商场的时候,两个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看着方晓狼狈的样子,程真非常不好意思,气喘吁吁地说道:“对、对不起……”

    方晓却突然用力抱住了程真:“太好了……程程,你火了!”

    我火了?是啊,程真感觉到了,她似乎真的火了,从前打车的时候都不会被出租车司机认出,现在随便逛逛街,竟能引起那么多人的围观,虽然这是一种困扰,但却也是一种幸福的困扰。

    很快程真逛街被拍的照片就被发到了网上,本来明星逛街被拍并不会引起太多关注,但由于昨天新一期的《中国新唱霸》刚刚播出,而照片中的程真又诠释了什么叫逆天长腿,讨论度竟越来越高。

    “程真腿有这么长?以前真没看出来。”

    “我也记得她好像是小短腿来着。”

    “程真上次拍戏16,现在都五年了,还不让人家长高了?”

    “可是《中国新唱霸》看着腿也没这么长啊……”

    “电视里和现实当然不一样,眼见为真!”

    的确电视中的明星往往没有办法看出真实的身高,不然也不会整个圈子普遍虚报身高。

    “看照片程真好漂亮啊,路人随便拍的素颜照都这个效果,真人得多美啊!”

    “我同学还跟我说程真电视上看着漂亮,都是化妆化的,可算能打她脸了,嘿嘿~”

    “我看她是整容了吧。”

    “你家整容这么自然?你给我整一个。”

    开始仅仅是路人的讨论,后来则演变成了粉丝与黑子关于“程真是否整容”的一场激烈的骂战。

    程真的粉丝拿出程真各个时期的照片放在一起进行对比,五官,脸型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仅仅是变得精致秀美,完全没有动过刀的痕迹,最多也只猜测程真或许打过美白针,但是在娱乐圈,谁不打美白针,美白针根本就不算整容范畴。

    总结一句话:我真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长开了,你们酸去吧!

    黑子们确实拿不出程真整容的证据,只能翻出程真过去的一些丑照进行攻击,路人都看不下去了,纷纷站边程真没有整容,然而“程真整容”的话题还是登上了热搜第一。

    如果程真有团队,完全可以将这个话题从热搜第一上去掉,可惜现在的她只能看着干着急。

    不一会儿,程真发现热搜第一名换了一个词:“何潇远 散秋风”。

    “啊,我两大男神竟然是同一个人,要死要死_(:3」∠)_”

    “难怪何影帝点评起来得那么犀利,原来是秋风大大!”

    “之前diss我远哥没内涵光靠脸的黑子们站出来,打脸爽不?”

    “qaq老公好毒舌,求怼,求艹,同时进行更好”

    “昨天收视率破新高了,求下一季让远远做导师(*/w\*)”

    程真看着下方数不尽的评论,愣住了。何潇远不是让编导把他从点评祁少坤到回忆写歌心路历程的那段都掐了吗?大家又是怎么知道他是散秋风的?

    程真立刻找出了比赛视频,拖到那一段,原来节目组仅仅是将何潇远怼祁少坤的部分剪掉,为祁少坤留了几分薄面,而他承认自己是散秋风,到讲完整个故事的片段,一刀未剪。

    更过分的是,程真赫然发现,在何潇远镜头中还穿插着自己的镜头,编导竟给当时泪眼婆娑的自己一个长达好几秒钟的特写!那几秒钟弹幕都是关于她的评论。

    [程真被感动了?]

    [演得呗]

    [我怎么觉得她真情实感了,那故事确实编得确实有点牛b。]

    [啧啧,这痴汉脸,八成是看上何潇远了]

    [lgb,真真是我老婆,瞎bb的滚粗!]

    [卧槽,莫名觉得两个人好有cp感啊]

    [程真别倒贴我远哥,害pia]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网上竟然已经有程真与何潇远的cp粉了,虽然数量寥寥无几,但是在微博上却没少欢快地蹦跶。

    [别拦着我,这个cp我要嗑!]

    [真远党高举大旗]

    [产粮的太太们在哪里,求视频,求同人qaq]

    而这刚刚呱呱坠地的小组织,却一出生便面对着四座大山,何潇远的唯粉,程真的唯粉,何潇远钟瑶的cp粉,魏文翔程真的cp粉。

    骂战一触即发,这种无聊的粉丝之战每天都在发生,本不该引起大众的关注,但是程真没想到的是……魏文翔作妖了!

    [嗑何潇远x程真的能不能别ky了,我家翔哥没死呢!]这条某网友的微博下面,赫然出现了魏文翔官方账号的一个赞,虽然十分钟之后,他取消了这个赞,但是已被截图,全网传阅。

    [卧槽,程真和魏文翔是不是复合了?]

    [魏文翔都亲自盖章了,还能是假的?]

    [能别造谣吗,我翔只是被盗号了,坐等澄清。]

    [翔粉们又在给自己洗脑了,啧啧,你们清醒一点!]

    按理说,魏文翔的团队会尽快澄清此事,不管是盗号也好,手滑也好。但不论是他工作室的官微还是他自己的私人微博都安静如鸡,程真明白了,魏文翔又在变着花样蹭自己热度,呵呵。

    魏文翔不枉被黑子们戏称为“屎哥”,恶心粉丝,恶心前任,恶心自己。

    程真恨不得立刻发条微博撕烂这小人的嘴脸,却顾忌到接下来的总决赛,小不忍则乱大谋,毕竟这不仅仅是她自己的战斗,还有一直在她身后默默支持她的顾老师,她绝不能轻举妄动。

    程真正气着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事件却将这次风波推向了一个新的**,又有人作妖了!

    [跟屎哥复合?程真就算瞎也不至于瞎两次吧,我宁可站真远。]这条某网友的微博下面,也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赞,看到那人名字的一刻,程真的手机一个没拿稳,直接砸在了自己脑门上,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又确认了一遍,她没眼花,的确是顾崇辉顾老师本尊。

    [卧槽,顾老师亲自站队,屎哥炒作无疑]

    [顾老师站真远?程真和何潇远该不会是真的吧?]

    [你也不想想顾崇辉和他俩啥关系,假得了?]

    [真远党头顶青天~~]

    [不信不信,远哥是我的,程真去屎!]

    同样的,顾崇辉也没有选择澄清,既不是盗号也不是手滑,甚至连取消点赞都没有。

    程真彻底懵了,这是什么操作?还未来得及去问顾崇辉,倒是先接到了他主动打来的电话。

    电话刚刚被接起,那边便传来顾崇辉严肃的声音:“程真,我原本不是约你明天练歌么,改在今天了,给你一个小时过来,够吗?”

    最近这个星期程真每天基本都泡在顾崇辉的工作室,总决赛的赛制与之前的比赛大不一样,不仅将比赛地点确定在了帝都鸟丛体育场,甚至不再录播,改成电视网络同步直播。

    第一轮比赛要求选手与导师共同演唱一首歌,第二轮比赛与往常一样,是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独唱歌曲,而最后一轮比赛则要求对方导师现场出题。

    独唱曲目尚且未定,合唱曲目已经选好,程真每天都在与顾老师练习,今天顾崇辉本来称自己与某唱片公司要谈约歌的事,需要改在第二天,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一个小时?没问题,我半个小时就能到您工作室。”程真答道。

    “不,不是来我工作室,我现在不在本市,你去甘蔗台的练习室,何潇远在那儿等你呢。”

    “何潇远?”

    “嗯,事出突然,我被告知得了一个国际音乐奖项,刚好颁奖典礼和总决赛冲突了,但是那个奖对我又非常重要,我跟节目组商量过了,他们说让何潇远代替我作为导师到总决赛现场就好,收视率和门票一定能多卖出去不少。”

    “他来代替您做导师?”突如其来的信息量,让程真有些懵。

    “是,跟你的对唱曲目,就让他来替我完成吧,选歌你也都听他的就好。”顾崇辉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反问,“你该不会是怕他唱得不好,影响你吧?”

    “没、没有。”程真再了解他不过了,他嗓音条件一直很好,只要没太退步,应该问题不大。

    “别看他那样,唱得可比我强,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比顾崇辉好?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程真突然想到了刚刚顾崇辉点赞的事,忍不住问:“顾老师……点赞是您做的吗?”

    “是啊。”顾崇辉爽快地承认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去问何潇远吧,他的主意。”顾崇辉神秘地说道,还未等程真反应过来,便将电话挂掉了。

    何潇远?!

    程真实在想不明白何潇远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炒自己的cp?难道他看上了现在的自己?不可能,他的种种表现都证明,他的心里明明只有年少时的她!

    程真现在心很乱,既希望何潇远能够喜欢现在的自己,又希望何潇远继续保持深情,心中永远只有过去的自己。

    只是甘蔗台并不近,她已经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必须一个小时之内赶过去。程真迅速换了衣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甘蔗台,走进院内的一刻,她再次看了一下表,不好,来得及了。

    程真加快脚步,向练习室奔去。终于看到了目的地,她调整了下呼吸,轻轻敲了门,门内立刻传来熟悉又好听的男声:“进来。”

    “何老师好。”程真虽然不习惯这么称呼他,但是现下所处的环境也只能这么叫。

    “迟到了五分钟。”何潇远面无表情地说,甚至没有抬头看程真一眼,手上操作着手提电脑,似乎在忙碌什么。

    “路上堵了车,不好意思……”程真自然不会将自己突然长高被张导发现被缠住的事说出来。

    “有时间道歉,不如赶快进入正题,免得耽误我更多的时间。”何潇远说罢,无意中抬头看了程真一眼,却直接愣住了:这姑娘不过几天不见,怎么脸蛋精致了这么多?请了百万化妆师?还有她这两条腿也白得太晃眼了吧,让人有些……咳咳……她的腿原来有这么长么?

    程真发现何潇远一直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心中更是忐忑:“对不起,老师,要不我们现在开始吧。”

    何潇远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立刻将眼神挪开,指了指身边的椅子,示意程真别在门口傻站着,过来坐:“嗯。”

    瞬间房间内静得出奇,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氛围。程真看着略显陌生的何潇远,心事重重,她非常想直接问何潇远,为什么要做那些手脚,点赞那条微博到底为了什么,却没有勇气问出口。

    “你之前和老顾练得《天下有情人》怎么样了?”何潇远率先打破尴尬。

    《天下有情人》是由周华健、齐豫合唱的歌曲,香港著名音乐词人林夕作词,周华健亲自作曲,1995年香港tvb《神雕侠侣》主题曲《神话情话》的国语版。是一首节奏感很强,旋律又优美动人的男女对唱歌曲。

    很多男女对唱情歌的主歌都是男女分别演唱,副歌为合唱,而这首歌却恰恰相反,整首主歌都由男女合唱,反而到了副歌则分开演唱各自的部分。

    “练得差不多了。”程真回道,实际上,她觉得已经非常完美了,但是怕何潇远又找茬怼她,话不敢说得太满。

    “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你要重新练了。”他冷冷说道。

    由顾崇辉换成何潇远,的确是要重新配合,但是工作量应该在何潇远身上,并不在她这里。

    “老师,那一会儿我们先合一下。”程真说着将包放下,拿出自己的u盘,插入一旁链接设备的台式电脑,里面有顾崇辉已经重新编过曲的伴奏。

    何潇远挑眉看向程真:“合什么?你还没练呢?”

    程真有些愣:“老师,我都练一个星期了。”

    “老顾没对你说吗?我刚才跟你说重新练的意思,是那首歌已经被我pass了,我要换歌。”

    换歌?这个节骨眼突然换歌?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那首歌不适合他?

    “因为它不适合你。”

    程真这就觉得搞笑了,他都未听自己唱过,怎么就不适合了?

    “我觉得挺合适的。”程真不甘心自己一个星期的努力付诸东流。

    何潇远放下电脑,起身看着程真:“那我问你两个问题,你觉得这首歌是男声的部分难唱,还是女声的部分难唱?”

    “男声部分。”男声的部分整个主歌唱得都是变调和声,稍微唱得不好就会影响女声部分,也会让整个主歌听起来十分不和谐,而副歌部分的key对男声来说又非常高。

    “那这场比赛是要表现选手,还是要表现导师?”

    “选手。”

    “明白了吧,要换首突出你的歌。”

    程真恍然大悟,这次的选歌竟犯了金珊同样的错误,让辅助占据了过于突出的地位,只是程真无意中看到何潇远翻了个白眼,口中嘟囔着什么,看口型应该是:“蠢不啦叽的……”

    说谁蠢呢?程真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年少时笑容灿烂的大男孩,才十几年不见,性格就变得如此恶劣,绝对是脑残粉惯得!

    程真虽然心中不满,但却也只能忍着:“那我们换什么歌?”

    “《漩涡》。”

    “《漩涡》?”

    “彭羚和黄耀明唱得那首。”何潇远看着程真仍有些懵懂的表情,“你没听过?”

    “……”的确没听过,音乐院校毕业的她竟然也有这样的盲点,简直可耻。

    意外的是,这次何潇远却并没有嘲讽她:“估计你平时不听粤语歌,这是歌词,你先看看。”

    粤语歌?程真未去接那张歌词,而是直接提出了抗议:“老师,我不会粤语。”

    “不会怎么了?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我教你。”

    是的,何潇远会广东话。

    何潇远十几岁时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他本以为母亲所说的男人不过是她安慰自己而编造的梦,竟真的会有这样的人,狠心抛下他们母子这么多年。

    然而还来不及感受他盼望了十几年的父爱,却被告知了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消息,他的父亲要接他与母亲去香港,在那里,有他未享受过的一切,然而纵使他再怎么反对,作为一个孩子都是无力的,他就这样与程真分开了。

    他到了香港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程真写信,然而却迟迟得不到回复,后来才从原来的同学那里得知,程真转了学,具体去了哪儿,没有人知道。

    “可是我们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了,我还有一首独唱曲目没有练。”程真越想越生气,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胡闹,“我们为什么非要选一首粤语歌不可呢?”

    何潇远看着程真的眼睛,目光带着几分犀利:“你知道郑榕的经纪人会来总决赛现场吗?”

    郑榕,著名香港歌手,天王级人物,金曲不计其数,出道三十年,红了三十年,从未走过下坡路,乐坛神级大咖。

    “我听说过。”程真确实早就听张导透露过,甘蔗台下一季想请他做导师,要价颇高,还在洽谈当中。

    “他与甘蔗台合作的事,基本定下来了,当然甘蔗台也附加了自己的条件,郑榕今年在广州最大的那场演唱会,必须邀请这一季的一名学员做嘉宾。”

    “嗯?”这些细节程真捕风捉影地听其他选手讨论过,但也全当是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邀请其他被淘汰的学员,难免掉价,当然要从四强中选一个,我听他经纪人的意思,要个能唱粤语歌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一个叫严奇水的参赛选手,陆青战队的冠军。”

    程真当然不可能不注意到,那还是她的学弟。

    “他是广东人。”何潇远没有过多说什么,只一个眼神就让程真明白,他将会是她最强的竞争对手。

    程真明白了,何潇远对她的野心远不仅仅只是冠军,他要帮程真争夺一切未来对她有利的资源。

    程真对之前的莽撞感到惭愧,她接过那张打印着歌词的a4纸:“对不起何老师,原谅我刚才的无礼。”

    只是她看到歌词的一瞬间,脑子轰得一下,那些艳丽的词汇让她瞬间红了脸颊。

    来拥抱着我,形成漩涡

    卷起那热吻背后万尺风波

    将你,连同人间浸没

    我爱你,亦是那么多

    来拥抱着我,从我脚尖亲我

    灵魂逐寸向向着洪水跌堕

    恋爱在侵蚀我,如地网天罗

    不顾后果,这贪欢惹的祸

    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是谁被卷入谁红频祸

    这简直就是一首小黄歌啊!

    何潇远盯着程真红透了的脸,淡淡问:“程真同学,有问题么?”

    程真垂着脸,掩饰着此时羞涩的窘态,咬了咬下唇:“没……没问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