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顺利签约
    “不过你很快就不会再被我这张令人作呕嘴脸困扰了。”陆青淡淡说道, 望着程真笑了笑, 笑容中却尽是凄凉。

    程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只是静静看着她。陆青最后对着休息室的镜子补了补口红, 将头发拢到耳后,缓缓走出了休息室, 她的背影徐徐如风, 娉婷优雅, 却又带着些无畏的决绝,仿佛明知前面就是深渊, 也义无反顾。

    程真当晚坐凌晨的飞机离开帝都,只是来时与她同行的何潇远并没有与她一起返还, 甚至总决赛刚结束,就匆匆离开赶往一个导演的饭局, 据说接下来的档期也已经被排满。

    程真突然感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何潇远作为当下最红的男星, 竟能花费这么久的时间陪自己比赛到现在,而她突然也感到失落,他连一声道别都没来得及说,而小小的自己下次再见他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天亮时, 飞机刚好抵达程真所在的城市, 在飞机上睡觉的感觉可着实不好受, 手麻腿麻, 嗓子也有些发哑。

    程真拖着小行李箱与henry一起下了飞机, 只想尽快赶回家, 洗个澡放松一下,谁知才刚到出口处,就见接机大厅内乌乌泱泱的一大群人。

    “程真出来辣!”不知谁在人群中一声凄厉的呐喊,所有人都发现了程真。

    随即尖叫声不绝于耳,程真与henry的两人小组瞬间被热情的人群团团包围:“真真!真真!”

    她的歌迷?程真有些震惊,这才早上六点半,而机场远离市区,她都不敢想他们是几点起床,在没有地铁通行的时间内,用什么方式赶往的机场。

    人群中大多是年轻的女孩子,还有几个年轻的男孩,他们将一袋子一袋子的礼物塞了过来,程真只能懵懵地一一接过,满面羞涩:“谢谢你们,不用送我礼物的,谢谢。”

    其中几个女孩看到程真甚至激动地泪流满面,程真哪见过这种阵势,而更要命的是,她此时头没梳脸没洗,穿着最简单不过的白色t-shirt和宽松肥大的亚麻短裤,甚至脚上踩得还是双人字拖。

    “合影合影!真真能跟我们合影吗!”

    程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实在不适合合影,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我……”

    “不要吵啦!”henry突然大喝了一声,现场瞬间寂静一片,henry毕竟是在钟瑶团队呆过的,比程真又经验的多,他掐着腰挡在程真面前对粉丝们说,“合影可以,不过只能拍合照,你们先自觉横着站成三排!”

    果然粉丝们听后,一阵欢呼,乖巧地排起了队。

    “过来!”henry将程真一把拉到一旁,拿出一张湿巾,大喇喇地在程真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又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气垫、眉笔、眼线笔、腮红、口红,程真不知道henry的手速是单身了多少年,仅仅5分钟,就迅速搞定了整套妆容,还顺手为程真抹了抹头发。

    程真一照镜子,化了妆的自己瞬间就不一样了,脸上已经完全不见比赛后又一夜未睡好的倦容。

    程真站在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露出最灿烂的笑看向镜头,挨着她的粉丝兴奋地手足无措,又想靠近她,又害羞地不敢靠近,程真倒是不在意这些,也没有故意凹造型,而是亲切地用手搭在了两侧小粉丝的肩上,还能感受到她们身体因激动而传来的战栗。

    henry为众人拍了照片后,本还想用修图软件修一修再发到粉丝群里,却发现程真的颜值真是逆天到可怕,连拍了十几张,竟然没有一张丑照。

    与粉丝一一道别后,程真终于坐上了车回到了家,虽然一路henry帮忙拿了不少东西,她还是感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双手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背后还抗着一只巨大的毛绒熊,程真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明星都需要助理。

    只是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看着放满了整张床的小礼物,她又感觉一切仿佛都像做梦一般。虽然已经开始习惯了微博上看不完的留言,现场数不尽的荧光棒,但是真的这样面对面感受粉丝的热情还是第一次。

    她红了!她是明星了!她也变成少女们心中的女神了!

    程真听到了来自心中的自己兴奋地呐喊,她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跌在床上的礼物堆中,滚来滚去,这感觉太好了吧!

    程真迫不及待拿出自己的手机,想象着今天微博又涨了多少粉,是不是可以突破600万了?550万也行啊……程真颤颤巍巍地点开微博,结果看到那个数字一下傻了眼,她的粉丝量破了千万……她揉了揉眼睛,没有看错,1056万!

    她那条比赛前为自己加油鼓气的微博,留言已经超过了四万,程真依稀记得从前自己最热的一条微博,是她发视频的那条微博,评论也就刚勉强过万。

    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她看到了何潇远的微博,才明白了一切,原来他转发了,还留下这样一句话:拿不到冠军,别回来见我。

    程真蓦然脸一红,她竟然现在才看到何潇远立的fg,不敢想象,如果她昨天输给了严奇水,何潇远会被群嘲成什么样。

    明明玩得这么大,昨天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他还让自己随便唱……也太任性了吧!

    而何潇远这条微博的留言竟是程真的四倍,整整12万条。

    “老公好霸道qaq,苏死人家了!”

    “瞬间脑补了毒舌闷骚老师x乖萌呆软学生两百万字的日常!”

    “放开程真,何老师请冲我来!”

    “这俩人啥关系?”

    “路指《中国新唱霸》总决赛《漩涡》,简直没眼看(*/w\*)”

    袋鼠视频不仅全程直播了总决赛,还将精彩部分截下cut,而由于何潇远与程真的《漩涡》点击太高,直接上了首页。程真刚好想看一下自己昨天的表现,就点开了,然而真的像henry所说,弹幕多到简直看不清。

    [歌词全程高能]

    [妈呀,受不了远哥的低音,行走的春|药啊!]

    [第一次发现程真的声音可以这么诱惑,感觉跟前几场不一样了。]

    [之前是顾崇辉教的,这一场是何潇远调|教的,噫——]

    [这声音应该打马赛克,怎么过得审??]

    而到两个人牵手的那一刻,弹幕更是炸了锅。

    [卧槽,何潇远竟然主动牵程真的手了!]

    [这眼神不对劲儿啊,齁死我了。]

    [官方撒糖逼我站真远。]

    程真看得脸颊瞬间滚烫,不仅是因为那些疯狂说“甜”的弹幕,更因为她唱歌时只沉浸在音乐中当局者迷,现在旁观才发现何潇远看着她眼中的爱意,简直像是要着了火,而自己的回应也完全没有一点矜持。

    而这jq满满的表演,就这么喜闻乐见地在短短24小时之内被转发了几十万次。

    原本渺小的真远党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一夜之间势力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数字,完全秒杀了遥远党,而程真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评论能高达四万,原来自己的微博早就演变成了真远党与遥远党的战场,实际上就是橙汁儿与溜溜球(钟瑶粉丝)的撕逼。

    “程真臭不要脸,糊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现在来倒贴我远哥。”

    “溜溜球装河粉,也麻烦装得专业点,把你主页花痴丑瑶的微博都删了,ok?”

    “真正的河粉表示看戏吃瓜,老何是我老公,谢谢!”

    “丑瑶粉能安静如鸡么,有这功夫不如捐钱给你瑶去韩国再换个头,半崩不崩,吓死爹了。”

    “你真第二首歌那条白裙子不是我瑶去年穿过的?穿人家二手衣服,捡人家二手男人,6666。”

    那条裙子的确是钟瑶穿过的,由于程真忽然长高,henry才紧急拿出了那条裙子。只是那条裙子钟瑶只穿过一次,当时她轧戏太猛,状态不好,肤色偏暗,所以穿那条纯白的裙子上综艺被显得面色又黄又虚,着实被群嘲了一番。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们,立刻将钟瑶穿这条裙子的截图搬了出来,与程真现场截图进行拼接。

    “这颜值差也太大了吧,人比人气死人,终于知道为什么钟瑶被嘲丑瑶了。”

    只是很快,那些对比照竟然在网上再也搜不到,而骂钟瑶丑的留言也在一分钟一分钟大量地减少,反而骂程真的微博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程真瞬间明白了,这是钟瑶的团队开始控评了。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是娱乐圈不变的真理,自己的粉丝触怒了钟瑶,而被报复得只有她。

    “钟瑶团队真不要脸,欺负我真没有经纪公司撑腰!”

    “心疼真真,真真什么时候能签个公司啊,不想看真真一直这么憋屈,泪目”

    “要是能签长晟就好了,看谁还敢撒野!”

    长晟是当今娱乐圈最大的一家经纪公司,也正是何潇远之前所在的经纪公司,他的父亲在该公司有大量股份,而如今何潇远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但依旧挂靠在该经纪公司。

    “长晟不敢奢望,小一点的公司也行啊。”

    只是这场粉丝撕逼大战很快湮灭在另一个重磅炸|弹中。

    隔墙有耳v:石锤,魏文翔与程真分手真相,竟是因为她!

    该营销号独家发布了一部剪辑过的长视频,是魏文翔与陆青的各种亲密特写,而时间段也标准得清清楚楚,正是去年《中国新唱霸》比赛前后,每个画面都清晰得让人无法不相信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魏文翔竟然与大自己十几岁的陆青搞在了一起,还因此甩了程真,瞬间全网轰动,一齐吃瓜!

    再联想到魏文翔以自己并不出众的实力拿到上一届《中国新唱霸》的冠军,大家赫然明白了一切。这不仅仅是一场关系三个明星的三角恋,还将最近最热的选秀节目《中国新唱霸》的黑幕毫不留情地揭露。

    瞬间谩骂声吞没了魏文翔与陆青刚刚重新开放评论的微博,就连甘蔗台的官微也不得幸免。

    而魏文翔和陆青团队,像是认命一般,不做任何反应,躺平任嘲。

    程真突然想到昨天陆青最后的反应,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仔细观察这个视频,背景很多就在甘蔗台的休息室,那里是非常隐蔽的,又是谁才能拍摄到……敬台长?

    敬台长早就得到了陆青与魏文翔奸|情的证据,那又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爆出来?

    程真蓦然明白了,去年的《中国新唱霸》是第一届,虽然小红,却没有爆。包括作为冠军的魏文翔,虽然有了不少粉丝,国民度却非常一般。今年第二届的《中国新唱霸》有了更壕的金主爸爸,宣传制作经费翻了数倍,还请到了顾崇辉这样的业界大咖,再加上最后两期何潇远的加盟,直接艹到了破纪录的收视率。

    小明星的丑闻,往往会被人淡忘,只有他们在最被关注的时刻爆出丑闻,才会得到致命一击。

    这也正是敬台长请程真来吸引眼球的目的,激发她与魏文翔和陆青的矛盾,增加收视率,等到所有人都把焦点对准他们的时候,也就是总决赛之后,一网打尽。

    程真在此之前一直将张导与张导口中的台里领导看做自己的贵人,没想到会是如此可怕的贵人。

    程真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发抖,她想起了比赛前何潇远对自己说的话:“你如果跟魏文翔纠缠不清,你猜他会不会一竿子把你俩都打死?”

    虽然程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黑料,但是一个大佬想弄死你,你就有千万种死法。娱乐圈的水这般深,让程真心中越发地忐忑。

    正想着时,程真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上面显示着两个字“张导”。

    程真的心忍不住狂跳起来,难道是敬台长的竿子伸过来了?

    想了几秒,她不得不接起电话,声音有些发颤:“喂……”

    “丫头,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啊,真给我争气啊!”电话那头的张导乐呵呵的,只是程真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笑里藏刀。

    “谢谢张导。”程真小心翼翼地回答。

    “领导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你之前不说要加钱吗?领导同意了,劳务费我今天就给你打卡里。”

    “?”程真有些震惊,看来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她暂时是安全的。

    “对了,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程真的心立刻又再次悬了起来。

    “郑榕的经纪人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想邀请严奇水参加郑榕的演唱会。”

    虽然并不是自己想象中可怕的消息,但是还是深深地戳痛了程真的心,不仅因为她输给了严奇水,还浪费了何潇远的心血:“是、是因为我的粤语不标准吗?”

    “不是,他经纪人还夸你发音简直太标准了,完全听不出来不会粤语。”

    “那是为什么?!”

    “是郑榕自己的意思,他说你和严奇水的演唱都非常让他满意,但是严奇水是广东人,所以由他来出席广东演唱会,会让现场的观众感到更亲切。”

    竟然败给了出身……程真虽然不服气,却也只能认命。

    “好……我知道了,谢谢张导。”

    ***

    程真蹲在吸猫会所的长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排行榜发呆,自己虽然因为何潇远小鱼干一下子上了3位数,但是距离前10名还远得很,而榜上的雪球被挤到了第十名,岌岌可危,出身就是这么重要,土猫还想赢过品种猫,简直痴喵说梦。就像她与严奇水,还没竞争,已经输在了户口本上。

    唉……

    吸猫会所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人,程真随便扫了眼,眼睛立刻瞪得滚圆,那个男人四十多岁,穿着有些随意,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

    “老板,你们这里是撸猫的地方么?”他装作四处看看的样子,走到了主人大叔身旁,压低着嗓子问大叔。

    “是啊,请问先生你有什么需要?”

    男人轻咳了一声,摆了摆手让主人大叔更靠近些,低声问:“安全不安全?”

    主人大叔爽朗一笑:“当然安全,我们的猫个顶个都是打了疫苗,驱了虫的,非常健康干净,不放心你可以戴手套!”

    男人撇撇嘴:“我不是说这个,你们这里的条子抓不抓嫖猫啊?”

    主人大叔一愣:“这位先生,在这里,撸猫不违法。”

    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将眼镜拿下来:“早说呀!”说着兴奋地搓了搓手,“快让我看小咪咪们吧!”

    那个男人果然是郑榕,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他头上还显示着标识,稀有三颗星。程真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一个香港人竟然跑这么远来撸猫,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不过说起来,他似乎最近是在这里巡演。

    郑榕话音刚落,矮萌萌已经凑了过去,秀起了它的超级小短腿,嗲声嗲气的叫唤着:“大爷,你看我腿短不?曼赤肯听说过不?贼高级的品种,需要了解一下不?”

    郑榕看了看矮萌萌,露出了些嫌弃的神色:这猫怎么这么爱叫,有点话痨。

    而这时会所颜值担当的黛富妮儿也出现了,她勾魂的蓝眼睛只轻轻望了望一眼郑榕,郑榕便愣了:“这……这只,怎么这么大?”

    “这是布偶猫,是一种杂交品种宠物猫,非常受欢迎,也非常稀有,人称猫中人民币!”

    “她……多少斤?你们按斤收费吗?”

    “先生,我们不按斤收费,我们按等级收费,不同的猫有不同的好评等级,不过差别也不会很大,您只要挑选您想要的猫就可以了。”

    “哦,我最近在创作一首中国风的曲子,能不能给我推荐点中国猫,就是中华田园猫,土猫。”

    主人大叔,立刻指向了程真和雪球:“你看它俩怎么样?都是我们店里非常受欢迎的土猫。”

    郑榕看了看雪球,不由地走过去抚摸起她雪白的长毛,赞叹道:“这猫真好看,尤其是眼睛。”

    “先生您真有眼光。”主人大叔附和道。

    “那就撸这只吧。”说着郑榕指了指程真,“还是它最土。”

    程真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委屈。

    程真一直以为郑榕是优雅男神,第一次发现他竟然……

    “啊,不行不行,好好吸!”郑榕的脸在程真的背毛上疯狂蹭着,痴迷地嗅着它混杂着猫粮猫砂猫口水的味道。

    “天呐,这个头实在太好摸辣!”郑榕的手在程真的小脑袋上大肆地抚摸,感受着肉球在手中暖暖的温度。

    “不可以,不可以,咪咪快放开我,你这么依恋我,会让我很为难的!”郑榕抓住程真的尾巴不放,在手中搓搓揉揉,一脸痴汉相,险些就要把她扯拉稀。

    程真的表情从未有过的生无可恋,满脸写着高兴jpg

    若不是考虑这15倍的奖励,程真真想撂挑子不干了,一个小时下来,自己的毛几乎都要被撸秃了,那个男人才终于恋恋不舍地看了看表:“该去排练了,我只能下次再来了,千万不要想我哟!”

    不会的,你想多了,最好下次也不要来了。

    只是程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她第一次被henry撸,henry就成了她的御用造型师,她第一次被何潇远撸,何潇远就代替了顾崇辉成为了自己的导师,现在她被郑榕撸了,那岂不是……

    还来不及多想,程真突然听到一阵吵闹的电话声,将她从梦境中唤醒,又是张导。

    “喂……张导……”刚苏醒的程真嗓子还有些哑哑的。

    “丫头,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觉啊,你还真闲。”

    程真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艺人是最怕说闲的,闲就意味着正在抠脚,离糊不远了:“让您见笑了。”

    “程真,后天有空吗?来台里一下。”

    程真听了一愣:“有什么事吗?”

    “好事!”张导笑了笑,“郑榕的经纪人带着合同来的,要和你合作演唱会的事。”

    郑榕找她合作?梦中的设想应验了!

    “为什么突然换成了我?他不是要邀请严奇水吗?”

    “你没看新闻啊?严奇水昨天不是被池哥爆料了嘛,就他……他和陆青的事。”

    严奇水和陆青的奸|情也被爆料了?这个敬台长做事还真是够狠的。

    “严奇水直接被他们经纪公司封杀了,之前谈得代言也都作废了,还赔了不少钱,估计以后跟陆青和魏文翔一样,只能退圈了。”

    虽然这三个人都恶心过程真,但是真看到这个结果,又觉得有些残酷。

    “所以郑榕就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我?”

    “你这丫头说得什么话,这叫你的机遇,求都求不来的!郑榕如果不欣赏你,完全可以说,‘我按照你们台里的要求,选择了严奇水,可是他自己不争气,我们的条款只能作废。’他愿意改选你,还是因为看好你啊!”

    程真被张导说得心里暖暖的:“谢谢张导。”

    “谢我什么,后天10点准时带着你经纪人过来。”

    “经纪人?”

    张导一愣:“程真,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经纪公司呢?你打算一个人单干勇闯娱乐圈啊?我听说现在好多商家剧组想找你合作,你没个经纪人怎么能行?我听说不少经纪公司都联系你了啊?你没从中选一个?”

    “我……”程真一时语塞,因为她一直只关注比赛,而且还有顾崇辉的口头许诺,所以一直没将这些事放在心上,真到用的时候才发现机会果然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张导,你放心,我后天肯定带我的经纪人过去。”

    挂掉张导的电话,程真立刻拨通了顾崇辉的电话,而接电话得却是他的助理,告知程真,顾崇辉现在在国外采风,要一个星期之后才会回去,暂时不与任何人联系。

    顾崇辉向来如此任性,他采风的时候是任何人都不能打扰的,程真自己知道此事。

    她有些慌了,都答应好了张导,难道让方晓或者henry充当自己的经纪人?

    突然程真心头冒出来一个人,那个自从总决赛之后就与自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人,只是她打过去接电话的同样是他的助理,在娱乐圈每个人都有助理,似乎只有程真没有。

    “程小姐您好,我是远哥的助理小徐,远哥正在拍戏,您有什么急事么?”说话的是一个女声,语气冷淡到没有任何情绪。

    “我想问问他关于顾崇辉工作室的事。”程真一五一十地回答。

    “顾崇辉工作室?”小徐冷笑两声,“跟我家远哥有什么关系?”

    “何老师不是与顾老师是合作关系吗?”

    “合作关系是有的,但是你的事还是应该找顾崇辉本人吧!”小徐的语气不客气极了,让程真有些吃瘪。

    “我现在找不到顾老师,所以想联系一下……”

    “程小姐是把我们远哥当传话筒吗?不好意思,远哥现在每天的工作量特别大,实在无法满足你的请求,再见。”

    说着小徐直接挂掉了电话。

    程真感觉到心中发堵,她从未被人这么用电话怼过,这个助理的态度实在嚣张得过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她,好像自己就是个来故意倒贴的女明星一样。

    算了,还是先找henry应应急吧,毕竟他也是在娱乐圈混过的老司机。

    只是程真刚要拨通henry的电话,自己的电话却突然响了,名字显示着何潇远。

    何潇远打过来了?会不会是他助理,毕竟他那么忙,可是如果是他助理为什么要打电话过来,继续骂她吗?会不会就是何潇远打过来的……她心中又不安又期待,接起了电话,只是电话里传来的还是那个尖锐的女声。

    “程小姐。”

    程真心都凉了:“……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刚才我对你的语气太恶劣了,我向你道歉。”程真没想到一分钟不到,何潇远的助理竟然会主动打电话过来道歉,尽管听声音有些不情不愿。

    “没关系。”虽然程真刚才确实非常生气,但是作为公众人物也不会对一个小助理不依不饶。

    “就这么原谅她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了,是何潇远,“你都能被个助理欺负,以后怎么在圈里混?”

    程真一愣,半天没说上话来:“老师?”

    “比赛都结束了,别叫老师了,叫我名字就行。”

    程真倒是想像年少时一样叫他何潇远,可是娱乐圈毕竟是论资排辈的地方,只能像其他比何潇远年轻的艺人一样,称呼他,“还是叫你远哥吧。”

    那边传来了一阵轻轻的笑声:“哥前哥后三分险,算了你还是叫老师吧,有什么事直说,我时间确实不多。”

    程真从背景中的嘈杂能听出何潇远此话不假,他能在百忙之中回自己的电话,还让他的助理向她道歉,让她一时间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流过,热热的。

    “我想问你,我和顾老师工作室签约的事。”

    “着急了?虽然工作室的法人是我,但是公章暂时在你顾老师那里保管,签约的事还是要等他回来再说,也就一个星期。”何潇远说这句话时,倒是松了口气,本来以为这个女孩着急找自己是来求救的,原来是小事,害他白担心了。

    “可是,可是我后天要和郑榕的经纪人签演唱会合作的合同。”

    “哦?”何潇远听了也有些惊讶,“可我之前听他们说,不是选了严奇水吗?”

    “严奇水和陆青的事被曝光了,已经被雪藏了。”

    “还有这事?”何潇远那边竟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最近圈里大快人心的事还不少。”他说完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不过你签合同的事应该找你的经纪人,你找老顾是没有用的,你现在还没签经纪公司吗?”

    程真彻底懵了:“老师,你和顾老师之前不说要签我吗,我当然没有签其他公司了。”

    “程真,你傻么?”何潇远被程真的话都要气笑了,“你和老顾要签的是唱片约,不妨碍你和经纪公司签经纪约啊,你好歹在娱乐圈混这么多年了,这都分不清?”

    唱片约?经纪约?

    “你也不想想,就老顾这样的,自己的事都没整明白,能给你出谋划策,能帮你谈资源吗?”

    程真有些懂了,唱片约大概就是只负责自己发布专辑和单曲的事宜,而参加其他商演和活动,概不负责。

    程真羞愧极了:“对不起,是我没搞懂,打扰老师了,老师您忙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问题倒是问住了程真:“我……之前确实有不少经纪公司联系过我,我再找找他们的联系方式,挑一个差不多的,签了。”

    “差不多?什么叫差不多?”

    “……”

    何潇远叹了口气:“时间,地点,告诉我。”

    “嗯?”

    “你和郑榕经纪人约的时间地点,我刚好后天没事,我陪你去。”说罢何潇远挂掉了电话。

    程真愣愣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他……陪我去?

    签合同的那天,程真早早地来到了指定地点,只是郑榕的经纪人还没有来,何潇远也没有来,她有些焦虑地站在玻璃窗前等候,看着窗外,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没有一点真实感。

    正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他高大挺拔,阳光下的轮廓更显得俊朗英气,正是何潇远,只是他身边还有个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高挑优雅,气质出众,一双丹凤眼颇为妩媚,丰润的双唇透着性感。她看起来与何潇远亲密极了,甚至何潇远还撑着一把绣着花的女士伞为她遮阳。他们说这笑着,那个女人还拧了拧他的耳朵,他不恼反笑。

    那些画面在程真眼中太过刺眼,那只耳朵,她也拧过,才没有她下手那么重!

    “程真,你好。”身后传来一声呼唤,正是郑榕的经纪人齐先生,她在总决赛的现场见过他,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回想起郑榕撸猫的样子,程真不禁打了个冷战,两个人的气场也差太多了吧。

    “你好!”程真礼貌地与齐先生握了握手。

    “你的经纪人到了吗?如果到了,我们就开始吧。”

    程真想起了刚才看到的何潇远与那个女人:“他……”

    突然耳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女人的声音:“到了。”

    程真转身看去,正是那个出现在何潇远身边的美艳女人,她上前也握了握齐先生的手,“齐先生,你好,我是程真的经纪人,免贵姓何,你叫我小何就好。”

    她说她是自己的经纪人?她也姓何?

    程真感到自己的手肘被人碰了碰,却是何潇远,他低声在她耳畔小声说:“这是我经纪人,何柠柠。”

    程真蓦然想起来,何潇远的经纪人,也正是他的堂姐,一个非常有手腕的女人,江湖人称柠柠大魔头,只是她只听说过,却没见过,没想到这么能干的女人竟也这么漂亮……想起刚才乱吃飞醋的自己,她羞愧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是没想到何潇远为了帮自己一个忙,竟然能请动柠柠大魔头助阵,心中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谢谢老师,借经纪人给我……”

    “什么借?你不是要签约么?我签你。”

    他签她?!

    何潇远仿佛是看出了程真眼中的惊讶,笑了笑:“反正签个唱片约也是签,签个经纪约也是签,你合约都在我手里,也免得别家杂鱼公司毁了我手中的艺人。”

    合同的事,程真自然是搞不懂的,但是有何柠柠何潇远在身旁的她毅然安心。何柠柠认真地翻了一遍合同,与齐先生确认了几项问题之后,便算是通过了,安排程真签字。

    送走了齐先生,何柠柠又拿出了一份合同,给程真,是程真与何潇远工作室的经纪约合同。

    签约之前,何柠柠免不了打一阵嘴炮:“虽然我们叫何潇远工作室,但是长晟的资源,一样还是会共享给我们,你签了我们就等于签了长晟,甚至比签长晟更合适。长晟有多少艺人我想你是知道的吧,僧多粥少,光争个一哥一姐就要抢破头,而我们工作室目前你是第二个艺人,阿远是一哥,你自然就是一姐,刚签约就做一姐这种美事没想过吧?”

    程真被何柠柠唬得一愣一愣的。

    何柠柠笑了笑:“还想什么呢,签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程真拿起笔,又看了看何潇远,何潇远什么也没说,只一个眼神就让她信服了,也是,一个是圈中当红男星,一个是圈中魔头经纪人,还能骗她个十八线不成。

    程真签了约后,何柠柠帮她整理好了所有资料,双方各拿一份,又递了一张名片给她:“好了,明天来工作室报道吧,地址在名片上,10点,不要迟到。”

    程真看了看地址,这么远,简直要跨大半个城。

    “嫌远?”何柠柠一眼就看出了程真的想法,“没事,有公寓,你搬进来就好,我们做个邻居也不错,正好可以更好地监督你。”

    跟大魔头做邻居……程真心里有点慌,不过总比每天往返一座城要好。

    “周末就搬吧,正好阿远也在,我们尽尽地主之谊,一起欢迎一下你这个新邻居。”

    何潇远也住……隔壁?!

    ***

    “你不说工作室暂时不签艺人么?”开着车的何柠柠冷冷问着坐在副驾驶的何潇远。

    他玩味地笑了笑:“你不说工作室需要签新人么?”

    何柠柠白了何潇远一眼:“就因为她唱歌很像你那个什么初恋?有毛病,你现在看只猫都觉得像那个人,真该去找个心理医生,检查一下了。”

    何潇远却将话题岔开:“有颜值,有唱功,还是个出道多年演技不俗的小童星,稳赚不赔的事,干嘛不投资?”

    “是,签她是不亏,可是我是打算签一个男艺人的,你知道我没带过女明星,再说我现在因为你一个人的事就够犯愁的了,那个钟瑶,我简直想活撕了她!说好得炒两个月cp,她都倒贴快一年了!”

    “所以才更要签程真,明天就把消息放出去。”

    何柠柠一愣:“你这是要跟程真炒?”

    “反正都是要炒,换个能把控的人不是更好?”何潇远淡淡一笑,“肥水不流外人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