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聚餐被灌(一更)
    一个小时后, 剧组开机仪式的各种照片就被官方微博上传, 而那张主创人员的合照自然被放在了醒目的位置。

    “我真最美!”

    “我瑶更美!”

    “景文c位?该站哪儿心里没点b数?”

    “我文哥男主, 凭什么不能站中间。”

    “男主?三番男主棒棒哒!”

    “据去现场的溜溜球说, 那个位置本来是瑶瑶的,被景文抢走了, 真不要脸[怒][怒]”

    很快钟瑶的粉丝溜溜球就杀到了景文的微博下组队开喷, 而景文虽然咖位还不高, 之前热剧和综艺累积的女友粉却不少,各个彪悍, 完全不虚。而橙汁儿早就和溜溜球结下了梁子,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纷纷赶去支援战力,一时间吃瓜群众不断, 很快“钟瑶景文”的话题就上了热搜,不知道还以为是公布恋情。

    何柠柠坐在副驾驶位上翻着工作室今天p好刚发出的程真的机场美图照, 关注度大大低于之前的预期,完全被钟瑶和景文粉丝的骂战抢了风头,忍不住骂道:“玛德,以后营销都得先查黄历了!这个景文没事搞什么幺蛾子, 一个男演员, 戏还这么多, 以前就听说他脾气臭又狂妄, 没想到连钟瑶的c位都敢抢!”

    坐在后座小憩的何潇远被自家姐姐的骂声吵醒, 半梦半醒地嘟囔着:“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担心的没错, 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欺负到程真头上了!”何柠柠有些气鼓鼓地说道。

    “嗯……”何潇远顿时睡意散了大半。

    “阿远,你也别睡了,快到横店了。”

    何潇远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也打开了手机,刷起了微博,刚好看到了那张引起骂战的开机合照。整张照片一打眼就先看到了程真,皮肤白脸又小的女星总是能第一眼吸引大众的目光,只是她并没有笑,瞪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镜头的表情有些愣,活像只受惊了的小兔子,不过依旧甜美可爱。如果没有景文抢c位这茬,讨论度最高的一定是她……

    突然,何潇远注意到了什么,他将手机上的那张照片慢慢拉大,定格在程真放大的脸上,她耳朵旁边怎么好像有一只手正扶着她的头,一只男人的手,看肤色……是景文的。

    开机仪式后,是主创人员的聚餐,由于大家都知晓了钟瑶与景文粉丝之间的矛盾,安排位置时,特意将景文与钟瑶分别安排在了两桌,大家也隐约知道程真与钟瑶不合,所以程真便随景文一同被安排去了角落那桌。

    “合照的事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程真小声对身边的景文说,语气愧疚极了。

    景文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冷冷回道:“是我要抢热度,跟你无关。”

    “文哥,真姐,来我敬你俩一杯!”李小欧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他红光满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愿我们接下来几个月拍摄顺利,合作愉快!”

    程真遗传了父母千杯不醉的体质,自然不怕这种场面,爽快地为自己倒了半杯红酒,与李小欧轻轻碰杯:“谢谢,合作愉快。”

    景文看着程真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微微皱了皱眉。

    被酒精刺激的李小欧早不见往日乖巧的模样,满面堆笑挤过来拍了拍景文的肩:“来,文哥,咱俩也走一杯。”

    景文依旧是那副拽拽的模样:“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或许是景文平时这模样,的确得罪了不少人,他话音刚落,桌上的人便冷嘲热讽起来:“程真一个女孩都干了,你个大男人不喝?”

    “不能因为小欧是个新人,就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吧。”

    “他连钟瑶的面子都不给,还会给李小欧面子?”

    程真知道,景文虽然脾气看起来不好,但是人实际上并不坏,之前自己又受了他的恩惠,总不能看着他被如此挤兑,袖手旁观吧。

    程真笑了笑,说道:“大家有所不知,景文他酒精过敏,不能喝酒,万一出了事,影响拍摄进度就不好了。”

    李小欧的酒意也清醒了几分,他虽知道景文不得人心,但他此番过来敬酒,也不过是为了景文他这个男主打好关系,可千万不能弄巧成拙:“你看我这脑子,把文哥不能喝酒的事忘了,打扰了各位,我去敬下一桌了。”

    “别走!”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剧务蓦然叫住了李小欧,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酒都敬出去了,就没有不接的道理,这事传出去,全横店都要看景文的笑话了,要不谁帮文哥挡一杯吧。”

    那一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冷冷一笑,别说挡酒了,都只想看景文出丑。

    场面一下子尴尬极了,所有人都深刻体会到,景文平时的人缘有多差。

    突然角落里传来咕咚咚咚倒酒的声音,程真站了起来,将那高脚杯倒了个满满当当,微笑着看着桌上的每一个人:“这杯我替文哥喝了。”说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杯中的酒一滴未剩,程真将空酒杯放下的一刻,响起一阵掌声与起哄声:“看不出来,程真还是个女中豪杰啊!”

    只是程真忽然感觉自己的头晕极了。

    完了,程真蓦然反应了过来,她自己是能喝,可是原主的身体并不能喝。

    程真脚下一软,险些没站稳,还好有个有力的臂膀托住了她,耳边是景文低沉的声音:“明知道自己不行,逞什么能?”

    “程真,来我敬你一杯!”见程真这大美女这么能喝,那些猥琐男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揩油的机会,借着由头纷纷来程真这里敬酒。

    程真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今天先不喝了。”

    “别人的酒都能挡,我敬的就不喝了?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几个男人就这么将程真团团围住,吵吵嚷嚷地举着杯靠了过来,程真正不知该如何逃脱,突然感到有个人挡在了自己面前,正是景文:“为难个女人就让你们这么有快感吗?我替她喝。”

    “你?”几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刚才还说什么酒精过敏不肯喝,现在怎么又主动要喝了?”

    “总不能见几个衣冠禽兽要对个小姑娘下手还坐视不理吧?”

    “衣冠禽兽?孙子,你特么骂谁呢!”那人也是有些喝多了,嚣张地伸出食指在景文胸前戳了戳。

    景文依旧那副冷峻的模样,将那个不安分的食指,反方向一掰,直疼的那人嗷嗷叫。

    “成王败寇,你们喝赢了我,我孙子,喝不赢,就承认自己是禽兽。”

    这个赌有趣极了,几个人互相使了使眼色,灌不死他丫的!

    程真模模糊糊之间看到一**又一**的红酒被喝光,一个又一个人被景文喝倒喝吐,口中念叨着禽兽,醉成一滩烂泥。

    景文从始至终连面色都没有会变红,低头看着程真被酒精拂红的脸:“走,我送你回酒店。”

    程真虽然醉着酒,头脑却格外清醒,她终于能体会到为什么钟瑶会喜欢景文,别说被他单肩扛着过河,就被他单手扶着都能感受他胳膊上明显的肌肉线条,这种让人窒息的男性荷尔蒙,根本让人把持不住。

    只是还未走出饭店,程真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影好熟悉,连脸都那么熟悉……何潇远?!

    他怎么会在横店?他怎么会在这里!

    程真的酒意立刻全散了,她直了直身子,试图挣脱景文扶着自己的手,却感觉景文固定着她的手一僵,继而更紧了紧。

    何潇远也看到了两人,依旧是看不出情绪的表情,只是大步走到程真与景文面前,淡淡看着程真的脸:“她喝多了?”与其说是问句,倒更像是肯定句。

    一杯半红酒真说不上多……程真羞愧地低下头。

    “嗯。”景文简单一哼,算是回答了,想绕过何潇远带着程真继续离开,却被何潇远拦了下来。

    “不劳烦你了,人交给我吧。”

    景文没有说话,半眯着眸子看着何潇远,这个没有自己高的男人,脸上明明没有丝毫表情,却气势汹汹。

    “怎么?我工作室的人你也要替我负责?”何潇远带着笑意问,只是眼神却冷到了谷底。

    景文深知道,对方与程真的关系,导师、老板、伯乐,还是现任cp对象,而自己现在或许连个朋友都算不上。

    “回去醒醒酒,不要耽误明天的拍摄。”景文轻声在程真耳畔嘱咐道,放开了她。

    待景文离开,何潇远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小心地披在程真身上,动作极其温柔,嘴上却毫不留情:“程真,你可真行,这才来横店第一天,就把自己喝成这样!看来我以后也得给你配个保镖了,免得什么时候被人‘捡尸’了都不知道!”

    所谓“捡尸”,指女性因饮酒过度而醉倒的时候被男性带走发生性关系。

    程真原本就因饮酒而脸上泛着粉粉的红晕,被何潇远这样训斥,更是红得像煮熟了的蟹子:“老师,你误会了,景文不是那种人,他只是单纯想送我回去。”

    何潇远一把拽过程真,霸道地将她细弱的手臂挂在自己肩上:“你个小姑娘懂什么,这圈子复杂着呢。”语气活像个教育自己女儿的老父亲。

    程真与何潇远如此亲密接触,害羞极了,忙挣脱开:“老师,我现在酒醒了,能自己走,被媒体拍到就不好了。”

    “酒醒了?”何潇远看着她圆溜溜的眼睛的确清澈了几分,才稍微放心。

    程真像个乖巧的小媳妇一样跟在何潇远身后:“老师,你怎么来横店了?”

    “来横店当然是拍戏,难道来度假的?”何潇远依旧毒舌。

    他也在这里拍戏!本以为不过是路过,程真立刻欣喜若狂。

    “老师要拍几个月?”

    “跟你档期差不多吧。”

    耶!!!

    然而程真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在饭店?”

    “饿了。”

    也是,当然是来吃饭的,自己为什么会问这种傻问题:“老师,别在这儿吃了,这里的菜做得太差了,听萌萌说好像隔壁街几家馆子还不错。”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来这里吃饭的,是来找给我做饭的人的……”说着何潇远突然回头冲程真笑了笑,“我想吃你做的狮子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