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回家
    重生第5天,徐青吃早餐的样子更加自然流畅,他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身份。

    吃过早餐,徐青走出别墅门,外面阳光明亮,让这几天一直待在房间的徐青有些不适应,这是他重生后第一次走出别墅门。

    徐青准备去见这一世的父母,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计划需要父母支持。

    如果这个计划能成功,将奠定徐青在这个时代的事业基础!

    来到这个时代,总该要做点事,徐青想在商业上取得一些成就,比如打趴微软。

    这个很难实现,重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吊打这个时代的枭雄,反而很可能被他们吊着打。

    徐青选择的这条道路注定充满荆棘,他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

    也幸好他重生在一个拥有4亿多美元家产的富豪家庭,可以给他提供很多帮助,让道路更好走一些。

    他不会像很多重生人士那样矫情到非要自主创业,有这么好的家庭条件不用,才是傻。

    徐青刚走出别墅门,一个强壮的不像话的年轻男子,神情贱贱的向他问好。

    这是他的保镖凯雷,身高超过一米九,棕熊般的身材,爆炸性的肱二头肌,把凯雷身上的烟色西装撑得鼓鼓,衣服看起来随时会爆裂。

    以上的词语很好的描述了凯雷的身材特点,但看到凯雷的脸,徐青只想说一句,这是什么鬼。

    柔和的瓜子脸,飘逸的淡金色头发,薄薄的嘴唇,柳叶似的眉毛,深邃的眼神,完全是一张偶像明星脸。

    这张脸配上棕熊般的身材,很违和,也很欠扁,难为徐青的爷爷能找到这么极品的保镖。

    “徐,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不出所料,凯雷贱贱的调笑声立刻在他耳边响起。

    “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如果你喜欢man,亚克酒吧的老板很欢迎你,上次我遇到他,他问我你怎么好久没来,他很想你。”徐青立刻反击。

    “哦!徐,请你不要再提那个混蛋,该死的家伙,我要捏爆他的**。”凯雷听到亚克的名字,立即双手抱头,一脸愤怒。

    “凯雷,你比我更“受欢迎”,你应该自豪。”徐青笑道。

    “我给你开车门。”凯雷闷闷地丢下一句话,快速跑到别墅外面。

    徐青愉快的吹了声口哨,走向别墅外面,凯雷去年来到他的身边当保镖,是美利坚海豹突击队的成员,上士军衔,参加过海湾战争。

    凯雷原本有宽广的前途,海湾战争是他的镀金之旅,可惜在战争中负伤,退出军队,徐青的爷爷用20万美元的年薪请他给徐青当保镖。

    20万美元的年薪,对保镖来说是天价,后世创办了华夏电商帝国的大马哥,他的保镖年薪才百万华元。

    徐青的爷爷每年花20万美元,不是买凯雷的身手,而是买凯雷的命,能在关键时刻替徐青挡子弹。

    凯雷的性格爽朗直接,幽默风趣,徐青和他没有严格的主属关系,和朋友一样相处,平时经常会互相开玩笑。

    徐青坐上宝马防弹车,前往父母居住的地方,车程大概半个小时。

    原来家伙和父母一起住,去年9月的时候,他要去斯坦福上大学,向爷爷求了很久,在斯坦福附近买了一栋价格高达百万美元的别墅。

    他想离开父母的束缚,想去见识更大的花花世界。

    如他所愿,搬到别墅的半年时间里,每天除了玩乐还是玩乐,学习,那是什么东西。

    他能在斯坦福读书,是因为爷爷向斯坦福捐赠了100万美元现金和50万美元的书籍,否则以他的成绩只能上野鸡大学。

    在美利坚,你向任何一所大学捐赠150万美元,那所大学的大门就会为你打开。

    半个小时后,汽车在一栋外观奢华的公寓停下来,徐青和凯雷进入公寓。

    按下门铃,没过多久,一张硬朗的女人脸出现在徐青眼前,她是徐青老妈的保镖米切尔。

    “嗨!米切尔,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徐青笑着和米切尔打招呼,可惜徐青的热情碰到了千年寒冰,完全被挡住了,米切尔冷冰冰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

    徐青和凯雷耸耸肩,也不在意,要是在意的话,他们两个人早被气死。

    “徐,我感觉米切尔今天的表情更冷,要么是那个来了,要么就是被男人甩了。”

    凯雷低声和徐青说着,只是凯雷的声音不止徐青能听见,米切尔也听见了。

    米切尔转过头狠狠的盯着凯雷,冰冷的眼神看得凯雷直发毛,然后吐出一个英文单词“sissy”,扭头走了。

    凯雷看着米切尔的背影咬牙切齿,挥舞拳头,徐青无语的摇摇头,也丢下一个英文单词“sissy”。

    “徐,你不能这样,太伤我的心了。”凯雷哀嚎。

    徐青撇了撇嘴,凯雷和米切尔就像一对欢喜冤家,每次见面都会斗上几句,每次以凯雷失败结束,他还乐此不疲。

    走过一条几米长的走廊,徐青来到客厅,客厅的沙发坐着4个人,他的父母和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老爸的保镖戴维斯,女的是米切尔。

    老妈看到徐青,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徐青身前,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徐青的头。

    “老妈,我不是小孩了,我已经18岁了。”徐青很无奈。

    “不管你多少岁,都是我的孩子,做妈妈的摸儿子的头怎么了,你有意见?”老妈瞪了一眼徐青。

    “没有,你随便摸,摸得越久越好,我的头发会长的更飘逸,更好看。”

    徐青看着前一秒还满脸慈祥,后一秒就阴云密布的老妈,怎么敢有意见。

    “这就对了,本来我想去楼下接你,你爸不让我去,前几天你惹的事让你爸很生气,他要家法伺候你,你怎么不去外面避避风头,等你爸气消了再回来。”

    老妈在徐青耳边低声说着,只是她的声音和凯雷一样,不止徐青能听见,客厅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慧芸。”

    老爸无奈的叫了老妈的名字,今天他要给徐青一个深刻的教训,结果被老妈这么一说,大家都听见了,他也无法给徐青深刻的教训。

    老妈摆了摆手,坐回沙发上,徐青连忙跟上去,也想坐在沙发上。

    “我让你坐了吗?站着!”

    一声冷喝,徐青只好乖乖的站着,却不断的向老妈打眼色。

    “明章,阿青这次提前回公寓,说明他知道错了,骂他几句就可以了,阿青,向你爸好好认错。”

    老妈发话,只响了一声的雷声顷刻间消失,盘旋在徐青头顶上空的乌云跟着消散,阳光重新出来。

    “唉!慈母多败儿。”徐明章叹了口气。

    陈慧芸向徐青打了个眼色,徐青会意,走到徐明章面前,脸上带着悔恨的表情,再眨眨眼,流下几滴悔恨的泪水,声音懊悔道:

    “爸,我错了,我不应该把别人打到住院,我应该坚决遵循能动口就不动手的原则,秉承不说服他不放弃的精神解决问题。”

    徐青的话一出,老爸抚着额头,老妈无语看着天花板,保镖努力憋着笑,特别是凯雷,嘴巴紧紧抿着,憋得十分辛苦。

    徐明章已经彻底放弃教训徐青,他在徐青面前没有太多的父亲威严,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女皇不时的瞄着他。

    “你又缺钱了?”徐明章深吸了几口气,语气不善的问道。

    “不是,我卡里还有钱,我想老妈的厨艺,就回来了。”徐青回答道。

    徐青的话显然又气到徐明章,怒视徐青:“你就不想我的厨艺!”

    “想,很想,你的厨艺非常棒,爷爷酒楼的厨师长都没有你的厨艺好,我跟爷爷说要请你去酒楼指导厨房工作。”徐青语气“真诚”的夸赞。

    徐青的话让徐明章的脸更烟,他哪有什么厨艺,更不要说和酒楼的厨师长比厨艺。

    “你小子是想气死我吧。”

    陈慧芸乐呵呵的看着父子俩斗嘴,没有阻止,反而有鼓励的意思。

    徐青的家庭就是一个逗乐家庭,一个逗比的儿子,一个妻管严,一个掌握家中大权的女皇,组成了这个非常和谐的家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