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徐家酒楼
    汽车在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物停下来,徐青走下汽车,抬头看着这栋建筑物。

    青灰色的墙壁上挂着两排华夏传统红灯笼,在风中微微摇晃,似乎在迎接客人的到来。

    建筑物的大门处挂着一块牌匾,上面用字体写着徐家酒楼,旁边还有一块小牌子,用英文字体写着carney restaurant。

    carney是爷爷的英文名字,翻译成就是卡尼,卡尼餐馆,徐家酒楼,徐青已经无力吐槽爷爷起的名字。

    徐青和凯雷进入徐家酒楼,现在是午餐时间,酒楼吃饭的人很多,大部分是亚裔,还有一部分是白人和烟人。

    徐青看见那些白人和烟人非常熟练的使用筷子夹菜,显然这些人是中餐爱好者。

    徐家酒楼的中餐不是改良过的美式中餐,是正宗的中餐,厨师全部是华人,有些还是从华夏请来的,一些特殊食材也是专门从华夏运来的。

    因为徐家酒楼提供的是正宗中餐,而且酒楼的面积也不小,三层楼,数千平方米,所以徐家酒楼在湾区华人中很有名。

    名字大饭菜又好,徐家酒楼的生意一直很不错。

    徐青刚进入酒楼,收银处的工作人员就看到他,连忙走到他面前恭声问好:“小老板好,我马上通知总经理。”

    “不用麻烦你们的总经理,我就是来吃饭。”

    徐青摆了摆手,他觉得卡尼集团的人对他的称呼很有趣,卡尼传媒的人称呼他为总经理,卡尼银行,徐家酒楼的人称呼他为小老板。

    小老板以前是是老爸的称呼,后来爷爷退休,把卡尼集团的董事长位置给老爸,老爸的称呼从小老板变成了老板,而徐青接过小老板的称呼。

    徐青和凯雷往三楼方向走去,三楼是包厢,原来家伙来徐家酒楼吃饭的地方。

    徐青重生后还没有来过徐家酒楼,脚步放慢,打量酒楼的装饰。

    酒楼的走廊,楼梯,大厅这些地方的墙上挂着华夏的书法,山水画,甚至还有一些关于饮食的华夏古诗。

    比如苏轼的《浣溪沙·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诗的题目这么长,也不知道那些英文人士能否看懂,不过徐青对酒楼的这些装饰还是很赞同。

    对于从华夏移民到美利坚的华人来说,看到这些装饰,会觉得很亲切,好像身处在华夏的酒楼。

    对于其他族裔的人来说,这些装饰看起来有异国风情,更能吸引他们,他们来徐家酒楼吃正宗中餐,自然希望酒楼的装饰也是华夏风格。

    就像那些日式料理饭店,服务人员,食材,装饰等一切都是日国风格。

    可惜的是,华夏的很多事物来到美利坚变成了美式中xx,或许这就是融合的代价。

    徐青来到三楼他以前经常吃饭的包厢,看见酒楼的总经理王鹏站在包厢的门口。

    王鹏看到徐青,立刻小跑迎接徐青,脸上带着常年在服务行业锻炼出来的热情笑容:

    “小老板,你可是好久没来酒楼了,是不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你不满意。”

    “我怎么会对酒楼不满意,这几个月太忙了,没时间。”徐青的脸上也挂着笑容,拍了下王鹏的肩膀:“你的体型又大了一圈,小心把酒楼压垮。”

    徐青和王鹏的说话方式很随和,就像是两个朋友见到面聊天,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这和原来家伙的性格有关。

    原来家伙虽然是纨绔子弟,却不会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待人很随和。

    徐青现在也是这种性格,并不觉得自己有钱就了不起,看不起别人。

    “哈哈哈,我知道你在忙什么事,你太厉害了,老板私下和我们聚会的时候,夸了你很多次。”王鹏真诚的夸赞着徐青。

    “还好吧,先吃饭,我的肚子很想念徐家酒楼的饭菜。”徐青随意应付道,他对这些夸赞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王鹏推开包厢门,引着徐青进入包厢,徐青环视一圈包厢,数十平方米的面积,中间放着一张巨大的圆形桌子。

    包厢的装饰同样是华夏风格,而且档次比走廊那些地方的装饰更高。

    “小老板,今天你想吃什么菜?”王鹏问道。

    “给我一份菜单,我看看。”徐青的记忆没有储存徐家酒楼的饭菜名,只好让王鹏拿一张菜单。

    王鹏拿出一张菜单递给徐青。

    徐青接过菜单看着,上百道菜,用和英文写着菜名,菜名没有什么问题,有些英文菜名让徐青感觉很有趣。

    四喜丸子,英文菜名four glad meat balls(四个高兴的肉团)。

    麻婆豆腐,tofu made by woman with freckles (一脸雀斑女人做的豆腐)。

    红烧狮子头,red burned lion head(红烧狮子脑袋)。

    徐青前世在网上看过这些中餐的英文菜名,以为是笑话,没想到真的在徐家酒楼看到这些中餐英文菜名。

    中餐菜名没有统一的英文名字,也很难翻译,因为很多中餐菜名有历史典故,风俗文化,名人轶事等各种含义。

    比如佛手观音莲,用了佛教的典故,对那些信奉上帝的人来说,看到这个菜名很可能一脸懵逼。

    还有酿金钱发菜,用了华夏传统风俗文化,发菜和发财同音,象征生意兴隆,这道菜怎么翻译才能准确表达出发财的含义?

    徐青觉得自己应该让酒楼改正菜单上错误的英文菜名,这么大的酒楼,连菜名都翻译不正确,不太好。

    “四喜丸子,麻婆豆腐,红烧狮子头。”徐青说完自己点的菜,然后问坐在一旁的凯雷:“凯雷,你想吃什么?”

    “回锅肉,酸菜鱼。”

    凯雷没有看菜单,直接用说出这两个菜名,他当徐青的保镖有一年多,吃过很多次中餐,有一些中餐他喜欢吃,回锅肉和酸菜鱼他很喜欢。

    “就这些菜,厨师长今天没休息吧。”徐青问道。

    “没有,我会让厨师长做这些菜。”王鹏立即说道。

    “很久没吃过厨师长做的菜,很想念。”

    徐青的记忆忘了徐家酒楼的菜名,却忘不了厨师长做的菜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