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旧人
    ,精彩小说免费!

    老爷子停下动作,好奇道:“阿青,你现在每天都这么早起来锻炼身体?”

    “是啊,难道爷爷不同意。”徐青嬉笑道。

    “这是好习惯,坚持下去,把身体搞好,下一代也会更健康。”爷爷说道。

    徐青顿时蛋疼了,昨天晚上,爷爷奶奶就问了徐青什么时候想要个孩子。

    他现在才20岁,根本不想这么早就当爸爸,徐青只好用我太年轻,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借口糊弄。

    但爷爷奶奶在曾孙子这个问题上是绝对不可能被糊弄的,他们要求徐青大学毕业后,就要生孩子。

    徐家的人丁实在太单薄了,爷爷只有一个儿子,徐青的老爸徐明章,然后徐明章也只有一个儿子徐青。

    对于现在资产越来越多的徐家来说,这么少人,是很危险的事情。

    徐青只能说看情况,如果合适,一定会在大学毕业后立即生孩子。

    爷爷奶奶知道不能逼徐青太紧,不过会时不时的把话题扯到生孩子上。

    这不,一个很正常的早起锻炼,就被爷爷扯到生孩子上。

    徐青连忙保证会坚持锻炼身体,快步走进屋里。

    奶奶正在和家里的佣人做早餐,徐青不敢打扰,回去自己的卧室。

    索菲娅已经起床做瑜伽,无论在哪里住,索菲娅都会带着她的瑜伽垫。

    按照索菲娅的话来说,好身材是女人的命,如果不随时保持好身材,就相当于没了半条命。

    徐青也没有打扰索菲娅做瑜伽,抱着蓝胖子来到二楼的阳台,边撸边看着远处的风景,很是惬意。

    家里佣人上来叫徐青吃早餐,徐青放下蓝胖子,蓝胖子抖了抖身体,用一个嫌弃的眼神看了下徐青。

    徐青气急,刚才撸它的时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现在却嫌弃他。

    忘恩负义的蓝胖子。

    早餐很丰盛,面包,面条,粥,蛋挞,饺子都有。

    吃过早餐,徐青和索菲娅带着宠物们去镇上逛街,顺便看看有什么年货可以买。

    卡尼农场所在的安博镇是一个小镇子,整个镇的人口都很少,华人更是没几个,传统年货是不可能买到的,如果在旧金山,倒可以去唐人街买年货。

    不过奶奶也没有让徐青买传统年货,而是买些索菲娅喜欢的吃喝用穿的东西。

    安博镇中心距离卡尼农场有30分钟的路程,因为安博镇都是各种农场,管辖的面积很大。

    来到镇上,人不是很多,除了安博镇的人口本来就少的原因,天气冷不想出门也是一个原因。

    如果在华夏,镇子早就被买年华的人挤满。

    但安博镇的人是不过春节的,甚至有人不知道春节这个节日。

    安博镇中心的建筑物,道路,公园都很漂亮,虽然安博镇人少,却很有钱。

    因为安博镇有一大堆百万,千万富豪,亿万富豪也有几个。

    安博镇随便一个农场至少要十几万美元,好一点的要几十万,上百万美元。

    那些大型农场更不用说了,比如卡尼农场,价值数千万美元。

    蒙大拿不收州税,但安博镇的农场主们,还是每年捐一些前给镇政府。

    毕竟农场在安博镇,就少不了和镇政府打交道,搞好关系是必然的。

    徐青一行人的出现,引起了注意,徐青还住在卡尼农场的时候,他在安博镇的名气就不算小。

    一方面是因为徐家有钱,作为安博镇仅有的几个亿万富豪家庭之一,并且是华人,理所当然会受到关注。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徐青的调皮捣蛋是出了名的,那时的徐青经常和其他农场主的儿子混在一起,在各家农场搞恶作剧。

    那些农场主对徐青他们的恶作剧很无奈,打是不可能的,徐家是亿万富豪家庭,而且徐青是未成年人。

    骂?徐青他们当做没听见,你骂你的,我搞我的恶作剧。

    向徐家告状?但徐青是徐家的独苗,老爷子他们也狠不下心管徐青。

    就这样,徐青和他的一帮小伙伴们,成为了安博镇各家农场头疼的捣乱份子。

    后来,徐青去斯坦福上大学,这个以徐青为首的捣乱团队也随之解散。

    如果是以前的徐青出现在镇中心,绝对是让人头疼的,躲避是最好的选择。

    但现在的徐青,不一样了,那些发现徐青的人,立即挥手打招呼。

    “嗨,徐青,好久不见。”一个穿着厚厚羽绒服的中年白人向徐青打招呼。

    徐青认真的看了看中年白人的面貌,好像是以前捣乱团队的一个小伙伴的父亲,不过徐青不确定,语气飘忽道:“特雷沃大叔?”

    中年白人走到徐青面前,爽朗笑道:“看来你还记得我,我是马丁的父亲特雷沃。”

    徐青也笑道:“我当然记得特雷沃大叔,以前你带着我们去……”

    徐青的话还没说话,就被特雷沃打断:“以前的事情没什么好回忆的,这是你女朋友吗?很漂亮的女士。”

    徐青看到特雷沃的样子,心中暗笑,特雷沃是一个很爱玩的人。

    曾经带着徐青的捣乱团队去一家农场捣乱,把那家农场的牛,用油彩刷了sos的求救信号。

    本来只靠徐青他们是不可能完成这个捣乱的,但特雷沃用和那家农场谈生意的名义,把农场主和管理牛舍的人引走。

    徐青他们则趁机进入牛舍,把所有的牛全部刷了sos。

    后来那家农场主得知被特雷沃和徐青他们耍了,十分生气,他拿徐青他们没办法,就跑到特雷沃的别墅。

    让特雷沃拿出珍藏多年的红酒作为赔偿,然后这两个家伙就在别墅喝得醉醺醺。

    徐青给特雷沃和索菲娅互相介绍了一下,特雷沃问道:“你是回来过春节的吗?”

    “嗯,1月31日是华夏春节,我回来过春节。”徐青说道。

    “你爸爸妈妈回来了吗?”特雷沃又问道。

    “今天下午回来。”特雷沃和徐青父母的关系不错,以前父母在农场的时候,特雷沃会过来串门。

    特雷沃点点头:“明天我找你爸聊聊天,和他喝几杯。”

    “马丁最近怎么样?我很久没和他联系了。”徐青问起了儿时伙伴马丁的情况。

    “唉!”特雷沃原本高兴的情绪瞬间变得低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