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那会将人吓跑的!(求推荐票)
    工厂那边的事情很顺利,有了这笔钱打入,土地方面的手续迅速办理完成。

    由于资金原因,沈冰只租了十亩地,租期十年。

    这价格可不便宜,仅仅地价,就花掉了二十万。这可不是十年的租金,而是一年的。

    然后王生找了一家建筑公司,搭建厂房,先期支付5%,建成后全款支付。

    当然,目前准备建的厂房只是框架建筑,至于内里的设施、布局,还需要等到设备确定下来,由设备提供方提供建设方案。

    三天之后,沈冰起了个大早,将自己拾掇得更有精神,然后便出门去了。

    他还提了一个公文包,地面倒是没有公文,只有一只猫妖,小豆豆。

    今天他需要去见一个人。

    这几天王生除了忙着厂子里面的事之外,还招聘了两个人。

    一个会计师,负责公司财务,名叫庄心,女的,不到三十岁,研究生学历,能力还不错,只是少了些经验。好在现在公司规模小,她也能应付。

    一个销售人员,名叫魏长家,属于销售行业的老油子了。长的一本正经的,但一张嘴能将人忽悠瘸了。

    这次的事情便是魏长家报告上来的,这几天便是他一直负责在跟南希大厦这个项目,这次要见的这个人,与这个项目有关。

    这人是南希大厦的项目部采购部经理,这绝对是一大肥差,没有一定关系人脉的人绝对拿不下来。

    根据魏长家所说,这位采购部经理在见了幻仙公司的产品之后,有改用幻仙玻璃作为大厦幕墙的意向。

    当然,作为采购部经理,在这等大项目上也是无钱做主的,但他却能向高层建议。

    只要幻仙玻璃捅到高层那里,幻仙玻璃绝对能将他们彻底征服。

    这也是因为魏长家这个推销人员能接触的最高层也就是这个采购部经理了,更高层的人员他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没办法,小公司,不受重视是很正常的。

    在小区门口,王生早已等在那里了。

    王生开着一辆奥迪a4,算得上是小资了,毕竟以前也是一位企业高管,薄有资产。

    若非因为一件意外事情不得已辞了职,恐怕也不会上了幻仙科技这条贼船了。

    “老板,你说我这私车公用,是不是应该有些补贴啊?”王生将车发动,笑着说道。

    后排传来一个声音:“就是啊,老板,你看我现在怎么也算半个销售部经理了吧?竟然没有配车,就对我们这个前途远大的幻仙科技公司来说,绝对是很掉价的。”

    坐在后排的是一位看起来非常精神的年轻人,正是魏长家。

    大家都是年轻人,非正式场合自然是说笑打闹,没多少拘束。

    这倒也符合沈冰的理念,如果每次见面都是死气沉沉的,那人与人之间相处也太没趣了。

    “放心吧,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当初你应聘的时候我就说过,只要你能单独拿下南希大厦这个项目,你便是幻仙科技销售部经理,到时候配车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反正是满嘴跑马,沈冰也是无所顾忌。再说了,如果魏长家真能单独拿下这个上亿的项目,配一辆车又算什么?

    “老板,先别说这项目了,我专门去了解了一下,对方那采购部经理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以我们目前的情况,恐怕很难满足他的胃口。”魏长家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先详细说说那家伙。”沈冰前所未有的冷静,关于这一点,他之前就已经听魏长家说过。

    魏长家接着说道:“那家伙名叫常路,这几天我与那家伙接触过几次,也从旁打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这家伙总结起来就两个词:谨慎、贪婪。说他谨慎,是他非常知道审时度势,在不适合伸手的时候绝对不会伸手。我甚至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觉得普通玻璃幕墙的价格太透明,捞不到多少好处,所以才更倾向于我们的幻仙玻璃。至于贪婪就更不用说了,对于一些他能够压得住的供货商,只要是经他的手,那绝对是雁过拔毛,不死也得脱层皮。”

    王生皱着眉头,道:“南希集团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蛀虫存在?”

    魏长家满脸无奈,道:“这也是这家伙聪明之处,一些大的采购项目,或者价格透明的项目,他绝对公事公办,让外人挑不出一点问题。可在一些小项目或者是价格模糊不清的采购物资上,就会动手脚。这些事情上,就算有人提出质疑,他也能糊弄过去。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家伙好像是南希集团某位董事的小舅子。裙带关系嘛,只要不出大问题,也没人愿意得罪这样的人不是?”

    车上三人顿时默然,很显然,幻仙科技公司的产品正巧就是属于价格模糊不清的种类,毕竟市场上就只这一家,什么价格完全是幻仙科技说了算。

    这原本是好事,但落在别有用心之人眼中,这里面可就有利可图了。

    最关键的是幻仙科技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或者说是小作坊,在被人眼里便是一个任人揉捏之辈。

    “见机行事吧。”沈冰说了一句。

    ……

    碰面的地方常路早已定好,魏家馆子。

    这是一家容城比较有名的私房菜馆子,他已经先一步到了这里。

    这倒不是说常路懂礼节,看重幻仙科技,而是他为了防止被人偷偷安装摄像头。

    至于说录音设备,他就更不担心了,他随身携带了一台小型干扰器,质量再好的录音笔也得跪。

    这家伙,反侦察意识之强,都快比得上干了几十年的老刑侦了。

    常路现在心情有些激动,他已经十多年没有这种感受了。

    作为南希大厦项目部的采购部经理,其实他一年能捞取到的好处并不多,不过几十万。

    现在眼看着项目主体就要完工,他觉得自己能捞取好处的日子快要就此结束的时候,没想到一块天大的馅儿饼砸了下来。

    一个小玻璃厂的人找上门来,竟然是推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神奇玻璃。

    他原本以为这玻璃是一种昂贵的装饰品呢,结果却没想到对方说这是玻璃幕墙。

    他敢打包票,如果整栋楼都用这种玻璃幕墙,那么南希大厦将成为一栋震惊世界的梦幻大厦。

    只要稍加宣传,国内外头条还不是不要命的给啊。

    作为一座商业大厦,首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名气。不论是别致的设计、还是恢弘的外观,又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噱头,不就是为了打响名气嘛。

    当今世界第一高楼之争如火如荼,不也同样是为了博个名声吗?

    有了这梦幻玻璃,什么设计、什么高楼,都特瞄的见鬼去吧。

    尽管将普通玻璃幕墙更换成这种梦幻玻璃幕墙,预算将增加两三千万,但相对于这效果来说,那只是小钱钱。

    常路相信南希集团的那些大佬们只要不是脑子被门夹了,都会同意这个变更。

    到时候自己当居首功。

    可如此绝佳的机会,自己又怎么可能只求名呢?求利才是他的根本目的。

    那个玻璃厂他专门去调查过,一个小工厂而已,幸运的掌握了这种神奇的玻璃制作技术,但自身实力和背景却都是孱弱不堪。

    这不是老天爷送上门的机会嘛。

    这一票要是不捞几百上千万,常路都觉得对不起老天爷。

    就在常路幻想着自己一朝暴富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服务员领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常路立刻起身,带着热情的微笑,道:“魏经理,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快请坐。服务员,快点上菜吧。”

    魏长家立刻上前两步,热情的握着手道:“常经理,你这不比我们还早嘛。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老板,沈冰;这位是我们公司总经理王生。老板、王总,这位便是我给你们说的常经理。”

    双方一一打招呼握手,场面无比和谐。

    这丫绝对有问题,哪一个做采购的不是牛b轰轰的,这孙子太热情了。

    沈冰在心中下了定论。

    双方就坐之后,聊了几句,便扯到了正题上,而这时候桌子上的菜也上齐了。

    全是这里的招牌菜,让沈冰一阵阵肉疼,真当自己的钱不是钱啊?

    难怪这孙子长这么胖。

    “沈老板,你们的货我已经看到了,绝对是好东西。但这件事情比较麻烦,我们之前已经谈妥了一家玻璃幕墙的厂家,虽然没有签订合同,但对方是我们董事长公子的朋友,还专门找过我们项目部陈总。你知道,这事儿很为难。”魏长家一脸苦恼的说道,只是那眼神,就差写着快来求我、快来求我了。

    魏长家笑脸相迎:“常经理,您是采购经理嘛,要采购什么东西,还不是您说了算?”

    这高帽子戴着挺舒服的,常路一脸的受用,但却没有丝毫要松口的意思。

    双方你一句我一句,大部分时间都是魏长家和常路在谈,王生在一旁帮腔,沈冰偶尔插上两句,姿态都放得很低

    谁让对方掌握着自己第一笔生意的命脉呢,该装孙子的还是得装孙子。

    酒过三巡,双方却还是每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在商场上原本也是很正常的,别说一笔上亿的买卖了,便是几十万的生意,也不是一桌饭就能搞定的。

    不过沈冰却是这方面的小白,自己还从来没这么低声下气的求过人呢,火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常经理,我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磨磨唧唧的,你就说需要多少好处费吧。”

    房间里气氛瞬间变得很诡异。

    这就好比一对男女谈情说爱,虽然双方最终目的是滚床单,但你总不能一见面就直接说我们去滚床单吧?那会将人吓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