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遭贼
    关于金融街梦幻公厕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迅速在整个金融街传开。

    基本上每家公司都有人在悄悄讨论这座公厕。

    如果一个在这里上班的人交往圈子比较窄,只限定于公司里的一些人,那么今天微信朋友圈绝逼被刷屏了。

    有人开始打听这座公厕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墙面材料。

    一些家里房子正在装修的员工更是希望能在自己家里也弄上这样几面墙,那逼格瞬间冲上云霄。

    只是那公厕现在还未正式开放,施工工人都在里面做室内装修,因此都没能打听到这座公厕到底是哪家公司承建的。

    当然,这些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才在公厕外面观望时,根本没发现公厕的门在哪儿。

    这他喵的很尴尬啊。

    经过那些目击者的描述,另外一些没有看到过实景的人心里就像猫抓一样。

    可还未等到中午,一个更为劲爆的消息在金融街传开,那公厕美轮美奂的墙面竟然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绝美园林变成了小桥流水!

    这什么状况?

    早上的时候,虽然有人猜测那是什么显示屏,但经过一些比较专业的人仔细观察,判断那墙面应该是一种新型玻璃,用一种神奇的加工技术将某幅画卷印入玻璃内部,然后依靠玻璃透明和具有一定厚度的特性,让画卷具有平面显示所无法达到的层次感。

    这也是一种类似于烟科技的技术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有哪一种技术能够如此真实、细腻的将画面印入玻璃内部。

    可现在这一变化,再次打破了人们的认知。

    那画面竟然还会变化?这是玻璃能够做到的吗?那玻璃中应该是有什么显像单元吧。

    谜!这就是一个谜。

    很多人都想解开这个谜,但却苦无门路。

    关于公厕的消息在金融街传的沸沸扬扬,其中自然也包括位于金融街的南希集团总部。

    南希集团作为容城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涉及建筑、制药、化工等多个行业,其总部员工多达上千人。

    而此刻,在这上千人中,至少有近三成在低声谈论着那座梦幻厕所。

    其中就包括南希集团董事长方远明。

    “赵经理,一座厕所居然成为了今天公司里的热门话题,你有何看法?”方远明问道。

    南希集团总经理坐在方董事长对面,一位掌管如此大型企业的老总,其眼光和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他立即说道:“董事长,这是因为那种神奇玻璃与厕所结合,形成的巨大反差,让人觉得新奇,忍不住去探究。如果那神奇玻璃只是摆放在某个展台上的高科技产品,便不具有这样的话题性了。”

    方远明叹了口气,道:“我们的新集团总部即将封顶,新的总部不仅是我们的办公场所,其本身就是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集合了酒店、商业中心、写字楼等多种功能。虽然我们南希集团是容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但关于南希大厦,却并不显得耀眼,我们需要为南希大厦找一个话题,彻底将大厦炒热。”

    “董事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座厕所是金龙区环卫局负责的,你可以去问问他们的局长,应该能掌握到第一手消息。”

    赵经理点头离去。

    ……

    沈冰这几天一直呆在租房内,就为了盯着手机屏幕。

    可那见鬼的鲁班失踪了三天,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这算咋回事啊,将老子软禁了?

    可惜任务奖励还没拿到,沈冰也没办法。

    这几天他还试过将某些神偶、机关兽之流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结果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今天早上,沈冰接到董强的电话,对方焦急的说工厂里遭贼了。

    他详细问过之后,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这几天,放在幻仙玻璃厂内的两条烟背已经开始履职,非常称职。

    昨晚一个小偷悄悄潜入厂内,被这两条烟背发现。

    然后那家伙就倒了血霉。

    身上的衣服被咬得一件不剩,赤条条的呆在厂区内,稍一移动,便是一张大嘴咬过来。

    烟背倒也没真咬伤他,只是这两家伙很阴险啊,尽朝着两腿之间的那东西招呼。

    试想一个,一个大男人,那东西被一条充满敌意的烟背咬在嘴里,不被吓出病来才怪。

    所以,这小偷一晚上都是在恐惧中度过。

    也不知道他那东西将来还能不能站起来。

    由此也可见这两条烟背的聪明之处,如果它们真的一口咬下去,这家伙说不定当晚就挂了,幻仙科技和沈冰也会因此惹来无穷的麻烦。

    而现在,虽然没有对这家伙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得到的教训却是足够深刻。

    随后沈冰专门去了一趟工厂,见到了那偷东西的小偷。

    在看到地上那散乱的布条,以及那狼狈的家伙之后,沈冰二话没说,直接打电话报了警。

    沈冰也知道,将这家伙交给派出所,最多也就是被行政拘留几天,如果认罪态度好点,说不定教育一顿就出来了。

    盗窃不同于其他,得按金额定性。

    这家伙啥也没偷到,从法律层面很难惩罚他。

    当警察将小偷带走之后,沈冰吩咐了工厂里一个叫王栋的青年悄悄跟了上去。

    王栋是厂子里新招的工人,长得非常结实,据说以前是当兵的,还是位侦察兵。

    这家伙原本是打算去沿海一带找工作的,结果因为妹妹在容城上班,所以就留了下来,兄妹俩也好有个照应。

    此事沈冰也没必要在厂子里呆着,便回到了出租房里。

    前脚刚进门,便接到了老爹的电话,说是那条土狗卖掉了,价格还不错。

    买狗的好像是个什么公子哥,很有背景的那种。但这关沈冰鸟事?只要给钱就行。

    沈老爹打电话的目的,自然不是炫耀狗卖出去了,而是希望沈冰再弄些货。

    只不过沈老爹这次要的不再是大黄狗,而是其他名贵品种的狗。

    虽然土狗的噱头确实不错,但弄多了,估计也不太好。

    知子莫若父,沈老爹提出这个要求,自然是从那两条大黄狗身上想到了什么。

    沈冰只说了句自己尽力,便挂了电话。

    他正准备打开仙界之门溜达一圈,结果手机又响了起来。

    “特么的,还没完没了了。”沈冰吐糟了一句,看到手机上显示的王栋的名字,无奈的摁下接听键。

    “老板,有发现了。”王栋带着欣喜的语气说道,这种跟踪侦查活动让他感到兴奋,看来这小子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儿。

    “发现什么了?”

    “那家伙刚才从派出所出来,便打车去了城南的科华大道,与一个中年人见了面。我偷听到几句话,貌似这小偷是受那中年人指使的。随后我跟踪那中年人,发现他去了容城人民医院,与一个特护病房中的人见了面。我担心暴露,那特护病房我没进去。不过从护士站那里了解到,那病房中住的人叫林子健。”

    “林子健?你确定没弄错?”

    “老板,你得相信一位侦察兵的职业素养。”

    “呃……好吧!”

    挂断电话后,沈冰脸上冷笑连连。

    “哼哼!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我还就说呢,都几天过去了,常胖子怎么没动静呢。”

    原来,沈冰早上看到那小偷衣服的布料及其神色,便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更何况这厂子已经建在这里几年了,也没招贼,自己刚接手十来天就有小偷光顾,这也说不过去。

    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借派出所民警的手将他放了,然后顺藤摸瓜。

    结果不出所料,里面果然有猫腻。

    沈冰脑子里现在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联想到十来天前在那风情鱼庄巧合听到的谈话,事情已经基本明了了。

    如果是其他人,偶然听到的几句无关的话必然转眼间就忘记了,可现在沈冰的脑子比电脑还牛x,对当初那些话记得清清楚楚。

    “林子健家里的公司不是生产液晶基板的吗?怎么捞到玻璃幕墙这块上来了?虽然都是玩玻璃,但这跨度有点大吧!”沈冰有些疑惑。

    “必须得弄清楚,不然寝食难安!”

    沈冰转头看向正在一旁一脸嫌弃的吃着一条鲜活野生鲈鱼的小豆豆,心中冒出一个想法。

    “小豆豆,帮个忙。”

    “说吧!”小豆豆很傲娇。

    “去跟踪一个人,就是被你第一次瘟神附体宠幸过的那家伙。只要他说过的话,接触过的人,都给我记下来。”

    小豆豆顿时耷拉着小脑袋,沈冰脑子里也响起了它那可怜兮兮的声音:“主人,这事儿好难哦,小豆豆做不了。”

    “这事儿做好了,我想办法给你弄条仙界的鱼。”沈冰开始诱惑。

    “一言为定!撒谎的不是好主人。”小豆豆一脸警惕,似乎沈冰经常撒谎。

    这让沈冰很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