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这效率简直无敌
    沈冰此刻正傻愣傻愣的坐在车上,不过不是驾驶室,而是副驾驶。

    开车的人是鲁仙,那个很低调谦虚的魔偶工匠。

    刚才这家伙在将这辆车鄙视了一番之后,直接对沈冰说驾车这种事儿只有杂役才会坐,怎能让主人驾车,他自己却坐在旁边呢?

    这家伙脑子是一根筋,沈冰怎么说都不管用。

    在鲁仙证明了自己确实有开车的能力之后,沈冰选择了退让。

    不退让也没办法啊,鲁仙说如果是主人开车,他就跟在车后面跑步。

    为了不让自己明天上新闻头条,沈冰只有忍了。

    “鲁仙,你以前没开过车吧?怎么懂这个?”沈冰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鲁仙恭敬的说道:“主人,这东西又没有仙阵阻隔,小的一眼就能将这东西里里外外全都看个遍,它的设计虽然很巧妙,但与仙阵相比简单太多了。小的看一下就知道该怎么弄了。”

    好吧!感情这家伙还是带透视扫描功能的。

    如果将这家伙带到老美的b2轰炸机前,他是不是也能将那东西看个通透呢?以鲁仙的能耐,只要弄清楚了结构,复制起来应该不算难吧。

    这个想法很燃啊!

    想想一家b2突然飞到老美领空,那些家伙会不会抓狂?

    “鲁仙,你这种观察能力的有效距离是多远?”沈冰没能遏制住内心的渴望,问道。

    鲁仙道:“我的灵识是以妖灵魂魄凝练出来的,比较弱小,这种感应距离最多四五百米。”

    四五百米啊!这就不太好搞,老美也不可能随便让人靠近b2这种大杀器。

    忽然,沈冰猛然一拍脑袋,我特么想的都是些什么!

    有仙界之门在手,还去垂涎老美的b2干嘛,等有机会弄一架更强的灰机,干他丫的。

    在沈冰心中,对鲁仙就更宝贝了。以后需要什么生产线,就带着鲁仙到别人厂子里区参观,啥好东西自己没有啊!

    最关键的是鲁仙还能对设备进行改良,没听他说这辆世爵c8都是垃圾货吗?

    ……

    一路顺利的到达幻仙玻璃厂,也没遇到交警拦车。

    “等周围的地买下来,就将这里改为幻仙工业园得了。玻璃厂这名字太没品。”沈冰嘀咕了一句,带上鲁仙进了厂区。

    这些新厂房内都还有技术人员在对设备进行初调,沈冰直接将他们打发出去。

    “鲁仙,这些设备调试就交给你了。我先将调试标准给你说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沈冰说道。

    鲁仙瞄了一圈,道:“主人,这些设备构造都很简单,只要有具体的参数,小的很快就能搞定。”

    沈冰怀着郁闷而又兴奋的心情,将浮法玻璃生产线和玻璃喷绘机等设备的调试规则给鲁仙讲了一番。

    鲁仙听了几句,便开口道:“主人,其实您可以直接通过意识将这些东西传给小的。嗯……就是将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小的脑袋上,然后回忆您所知道的知识。”

    沈冰秒懂,他的脑子本来就经过灵窍丹的改造,要做到鲁仙所说的并不难。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原本至少两个小时的工作量就完成了。

    鲁仙知晓了调教方法之后,便开始作业。

    一根足有百斤重的钛钢轴承取出,单手轻松举起,另一只手瞬间化作如圆筒般的刀具,套着那轴承向下一削,只见如柳絮般的碎屑飞溅,那轴承已经改造完成了。

    如果有人将这根轴承放在隧道扫描显微镜下观察,就会发现它表面的所有原子都是整齐排序,没有一点是凹凸的。

    沈冰在一旁看得更是泪奔。

    这活儿他以前也做过,尽管他凭着肉眼就能分辨出纳米级的精度,但还是得用工具对轴承慢慢打磨。

    没有一两个小时根本弄不好这样一根,最关键是在质量上也被鲁仙完虐。

    看来自己在设备改造这一行当就要失业了。

    一间厂房中两条生产线,鲁仙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弄好了。这效率简直无敌。

    沈冰直接当起了监工,在一旁喝茶。

    他心里念叨着军方弄过来的芯片生产设备,那东西在被鲁仙魔改之后,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呢?

    ……

    沈冰惬意的看着鲁仙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有人也在看着如流水般的……钱,而且是往外流的钱。

    这人就是天祥特玻的代理董事长林少宫。

    林少宫自认颇具经商才能,甚至认为等父亲年迈之后,林家的担子必然会落在自己肩上。

    与弟弟林子健投机钻研的经营理念不一样,林少宫追求的是稳步发展。

    然而,现在他就算再稳,那也得稳的住才行。

    每天股市一开盘,天祥特玻的股票就被死死的摁在跌停板上,动弹不得。

    连续三天跌停,随后停牌半天后开盘,又一次被摁在了跌停板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也采取了许多激励性的措施,甚至不惜以股权做抵,换取贷款,用来抬高股价。

    怎奈每天网上都会桶出天祥特玻的负面新闻,而且都是直指痛处,证据确凿,林少宫想要洗白都有心无力。

    这一切就好像有一支无形的大手,在掐着天祥特玻的脖子,一步步让它窒息而死。

    林少宫不是没想过用其他手段向证交所主动申请停牌,但这是最后的路。

    申请停牌,无疑是向股民表示自己认怂。

    就算再次开盘,也难逃暴跌的局面,只不过是将死亡期限延后了而已。

    目前公司可谓是人人自危,特别是那一个个股东,将所有一切根源都归咎于林家头上。他们这时候怎么会想到,当初若非林家拉他们入伙,他们又怎么可能有现在的地位。

    然而,大部分人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

    就在刚才,几个股东上演了一出逼宫大戏,其中还有两个以前被林天祥视为心腹的股东。

    这两个心腹的股份加上另外那些股东的份额,超过了林家所持有的股份,所以林少宫在股东大会上被这些人从董事长的座位上赶了下来,成为了普通股东。

    心灰意冷的林少宫回到别墅,看着坐在沙发上以泪洗面、明显苍老了许多的母亲,忍不住黯然一谈。

    整件事情的经过林少宫也已经知道,若非这个当妈的太宠溺林子健,硬要将林子健救下,林家哪会落得这步田地?

    “少宫,你得想办法将你爸和你弟弟救出来。你弟弟怎么可能盗取国家机密……”

    “闭嘴!”本来就心烦意乱的林少宫直接就爆发了,“子健!子健!你整天就只记得林子健。这次的事情全都是他惹出来的,还连累爸也惹上牢狱之灾。你知道林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你知道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你什么都不知道!”

    “林家完了!天祥特玻也完了!那些家伙将我从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来。不过他们很快就要后悔了,因为天祥特玻已经快资不抵债,破产就在眼前。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说到最后,林少宫变得神经兮兮的。

    没有人发现,一只可爱的小猫躲在沙发下,将他们所说的一字一句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