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们是打酱油的(求订阅)
    沈冰这时开口了,笑眯眯的道:“王处长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就应该承担社会责任!邹总经理,你说说看,你们能给出的地热发电上网价格是多少。”

    在座所有人瞬间懵逼,这是啥情况?完全没搞懂啊。

    唯有两个人心里明白,一个人当然是沈冰的老妈,另一个则是烟乐萱。

    田市长和邹总内心完全是哔了狗了的感觉,明明刚才他们所说的那些理由更充分好不好!

    要知道他们为了这次会面,数十人专门研讨了一个下午,究竟要如何劝服幻仙科技同意以较低价格并网,那理由是一套一套的。

    至于一开始田市长提出的电站修建条件,那不过是一小丢丢前戏而已。

    现在谈判才刚刚开始,他们甚至做好了拉锯战的准备,可这位王处长随便开口说了几句在他们看来纯粹只是过渡的辩论词后,沈董事长直接缴械投降了。

    这算什么鬼?

    合着我们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废话?

    完全不讲道理嘛。

    他们二人都不由得将目光转向招商局楚局长,那神色就差直接问他你在哪儿招来的这位大能了。

    楚局长也很懵逼啊!这次是以招商引资修建地热电站的名义来的,我带上局里的经协招商处处长很正常,没毛病啊!

    其实楚局长一直对这位新来的王处长很疑惑,以前调某个人到招商局来,至少都会先知会他一声,问问他的意见,对方的底细他也能先一步弄清楚。

    可这位王处长倒好,完全是上面直接安排的,拿着组织部的调令就过来了。弄得他这个当局长的也很茫然。

    能从下面的市直接调到省会城市工作,而且还是提拔重用,这本就不一般,可既然有这样的能耐,为何四十多岁才是正科级呢?他完全搞不懂。

    这次带着王处长一起过来,一来是因为招商引资这块工作确实是经协招商处负责,另一方面他也不无试探一下对方的工作能力的心思。

    现在试倒是试了,可完全看不出深浅啊!更糊涂了有木有。

    王处长说的那些话只能说是中规中矩,甚至可以说偏教条了一些,他们觉得如果自己若是将这些话说出来,估计立马就被对方给怼回来了。

    可为何王处长一说对方就认可了呢?太特么的蹊跷了。

    但现在沈冰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们总不能说:沈董,我们再辩论一会儿吧,那特么的就尴尬了。

    要是别人问沈冰为何要答应,这还不简单?自己原本的目标就是低价并网,与其让别人将自己说服,还不如将这个功劳让给老妈。

    有的人不就是希望老妈能从侧面影响自己,给容城的发展带来一些好处嘛,这点自己并不反感,毕竟对方不是为了谋取私利。

    既然如此,那就满足他们的愿望,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被影响了。

    老子就是一个演员……

    邹总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一些,道:“沈董事长,我觉得对你们地热发电来说,最适合的上网价格就是与水电均价保持一致。一来,水电与地热同属清洁能源,二来,你们之前说过,你们的地热发电技术已经成熟,这点与水电一致,第三嘛,水电资源和地热资源都非常丰富,二者定价一致,可以更好的保证两种资源综合开发利用。”

    邹总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实际上现在也只需要一个听起来有道理的理由。

    他现在都还觉得刚才沈冰的表现完全没道理,谈判有跑偏的趋势。

    反正现在自己就这样一说,也给幻仙科技留出了一定的调价还价的空间。

    可以说,目前国内电价的高低,更大程度上取决于火电上网价格的高低。

    现在水电均价在0.25元左右,火电上网均价在0.45元左右。

    若是幻仙科技的地热发电真能完全取代火电,并且上网价格定在0.25元,那将来全国的平均电费就可以降低30%以上,这已经超出了他们预期的目标。

    沈冰嘟囔道:“这价格有点低啊!”

    王大处长又开口了,道:“这也不低了,按照你们那一万千瓦的装机容量计算,一年产生的收益就是两千万,等到五百台发电机组全负荷运转,一年就是上百亿的营收。而就你刚才所说,你们的设备十五年内是免维护的,这样一来运营成本也不会高,最大的成本恐怕就是设备折旧和税收。”

    沈冰苦笑,老妈胳膊肘往外拐的习惯还是与以前一样。

    这倒不是老妈故意给自己使绊子,因为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在其位谋其政。

    在这个会议室里,她的身份是招商局经协招商处处长,那就只能尽可能的为国家考虑。至于说这个价格会不会让沈冰亏本,那是沈冰自己要考虑的事情。

    她相信,如果这样真的会引起换线科技的亏损,沈冰也不会同意自己的要求。儿子了解她的性格,她也同样了解儿子的性格。

    田市长等人没有开口,默默的看着沈冰的反应,这次对方绝逼不会答应了吧?

    先不说设备的价格,单单是弄一四五公里深的大坑,就不是几千万能够打住的。就算幻仙科技公司只准备挖一个主洞,但在四五公里深的地下横向施工就容易吗?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沈冰说道:“好吧!就按0.25元的价格算,我就权当这项技术是为全华夏人民谋取福利了。反正我们公司赚钱的项目不少,也不差这一个两个。”

    这话说的虽然大方,但沈冰那痛心疾首的样子却是大家有目共睹。

    这恐怕真的是这个项目的成本了吧?

    田市长等人心情不可谓不复杂,一方面感慨自己几人真成了打酱油的了。

    另一方面疑惑这王大处长到底有何魅力,竟然让沈冰放弃这里面的巨额利润。

    最后,他们也震撼幻仙科技的技术实力,若是交给他们来做这项工程,就算他们同样拥有这种深层地热发电技术,这0.25元的上网价格也会让他们亏得连裤衩都穿不起。

    这个结局甚至让田市长等人觉得不真实,心里想着沈冰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一会儿会不会变卦?

    趁着空档,邹总给大家告了个罪,说是要去上个厕所,田市长也跟着起身出去,也是要去上厕所。

    喵的!你们憋尿的时间都是一样的,能找个新颖点的理由吗?比如一个上厕所,一个抽烟啥的……

    田市长二人走出会议室,便开始低声议论,具体说什么无人得知,不过当他们进了厕所后,各自都在第一时间拿起电话,表情严肃的拨了出去。

    “书记,我是田有民。”田市长的态度很恭敬,他作为一位副市长,就算面对容城一把手,也不至于这个态度,最关键的是,给容城一把手打电话过去,他也不至于介绍自己名字。

    ……

    与田市长通话的是川省的一把手蒋书记。

    现在这位封疆大吏正坐在一间充满书香气息的办公室里,坐在他对面的便是容城的一把手李卓明。

    此刻,李卓明正盯着蒋书记手中的座机听筒。

    他们二人都是推掉了所有事情,专门坐在这里等田市长那边的消息的。

    不怪他们紧张,这事儿是最上面那位领导交办的事情,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

    办好了,那就是政绩,办不好,可能就会给首长留下一个办事不力的印象,对自己的政治生涯影响巨大。

    “什么?0.25元?”蒋书记张大了嘴巴,他这辈子已经很少这么吃惊了。

    “好!你们做的很好!”蒋书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振奋,“你说是你们招商局一位处长发挥了重要作用?哦,我知道了。你们立刻与幻仙科技拟定合同,立刻敲将这事儿敲定下来。送哪块地?你只要不将容城现在已建成区给拆了,哪块地你随便选。拆迁补偿?我说小田啊,你眼光要放长远一点,拆迁补偿什么的政府负责,而且必须从速,这是民生工程。明白吗?”

    挂断电话后,蒋书记看了看李卓明,脸上的笑容很灿烂,道:“卓明,刚才的话你听到了吧?现在总该明白我为何要将王芳同志从青元调到容城了吧?”

    李卓明书记嘴角一阵抽搐,道:“书记你高瞻远瞩!不过这招也够损的,用老妈去对付自己儿子,你就不怕这事儿有风险?万一王芳同志向着自己儿子呢?”

    蒋书记笑道:“王芳这位同志我们仔细了解过,她与自己儿子母子关系亲密,但同时也是一位很有原则的人,而且金钱观比较淡薄。再说了,就算王芳同志真的偏向自己儿子,我们那边不还有田有民他们嘛。最终事实证明,我们这步棋走对了。”

    李卓明苦笑,道:“我有件事情很好奇,幻仙科技公布关于地热发电的事情也是最近几天吧,书记您怎么就能提前布局呢?”

    蒋书记自嘲一笑,道:“你真当我是天桥上算命的,未卜先知啊!不过是有人先给我吹了风。至于深层次的东西,你就不用问了,涉及机密,我也不便说。”

    “那行!书记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先告退了。等到老田那边的事情敲定,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估计接下来有得忙了。”李卓明笑着起身。

    蒋书记点头道:“这件事情你得将它当做一把手工程来抓,绝对不能出岔子。”

    “书记就放心吧!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李卓明道。

    待李卓明走后,蒋书记面带笑容。

    他对当初的决定感到欣喜。

    之前上面让军区高司令给自己带的信,说是幻仙科技对国家有大贡献,而且这个公司技术实力惊人,将来定然能成为世界顶级公司,对国家而言具有极大的战略意义。而这个公司老板的母亲还是体制内的人,是青元市招商局的一位科长。

    老高虽然没有直说,但那意思很明显嘛,让他这个川省的行政长官给对方提升一下政治待遇。

    于是蒋书记脑子一动,就想出了将王芳调到容城这个主意,而且名正言顺的放进了招商局。只是关于对方的身份,他只是给需要经办这件事情的李卓明说了一下。

    那时候蒋书记的想法很简单,他对幻仙科技的盈利能力有了一些了解,便想借助王芳的影响,一定程度上给容城的招商引资带来一些便利。

    可没想到招商引资的事儿还没弄出名堂,结果却发挥出了如此巨大的作用,这简直比引入上千亿资金还要强。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蒋书记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知道沈冰一开始就准备以0.2-0.25这个范围的电价入网,现在更是以其理想的最高价拿下这次谈判,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沈冰老妈的参加,在谈判组“苦口婆心”的劝说、辩论下,沈冰最终也会“勉为其难”的同意0.25这个价格。可现在因为王大处长的参加,这份功劳全成了对方的了。

    或许若干年后,沈冰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希望那时候蒋书记能够挺得住。

    蒋书记在高兴之余,拿起桌子上那部红色电话,按了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