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伸张正义、飞檐走壁
    ..,

    要说张子安这一刻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说到底,他也是一位公司职员,只不过属于顶层的那一小撮而已。

    谁特么的能看透生死啊?真正看透生死的人只要那些对生活已经绝望的人。

    很显然,张子安觉得自己生活的很好。

    当这些人越走越近的时候,张子安按下了手机上的一个报警按钮。

    那群恶徒围到了车子周围,张子安已经能够看到他们的面庞,都是东方人的,甚至有很大可能就是倭国的。

    车门虽然是关闭的,但这丝毫给不了他们一丝安全感。

    这特么不废话嘛,这车又不是沈冰那种防弹车,在对方的手枪之下与纸张差不了多少。

    一位四十来岁、满脸凶厉的家伙站在了车窗前,目光紧盯张子安,那冷漠的眼神带着一丝戏谑。

    “这该不会是倭国的社团吧?特么的,听说倭国这边社团居然是合法的,都特么什么法律?脑残才想得出来吧。”张子安内心咒骂着。

    就在张子安担心对方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这家伙居然直接端起了手枪,枪口隔着玻璃,直指张子安脑门。

    张子安心头一颤,他可不认为这玻璃能挡住子弹。

    原本他还以为对方是要将他们抓活的呢,没想到竟然一上来就下死手。

    刚才他已经按下了报警装置,也不知道救援力量能否及时赶到……

    面对生死,张子安内心却没有丝毫后悔,哪怕是重新再来,他也同样会选择来倭国亲自处理这些事情,只不过在相应的安保措施就不是现在这样稀松了。

    刹那间,那匪徒目光瞬间一冷,大喝道:“全部杀了!”

    一时间所有匪徒全都举起手中枪支……

    就在张子安等人以为躲不过这一劫的时候,忽然几声零碎的枪声响起,紧接着伴随着一阵阵惨叫。

    惊恐之中闭上眼睛的张子安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惨叫声似乎也是从车外传来的,这让他有些惊讶。

    迅速睁开眼睛,他看到了让他此生难忘的一幕,所有的匪徒全部一脸痛苦,要么捂着右手手掌,要么捂着胳膊。

    在他们面前,散落着一支支手枪,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扳机没了。

    那群受伤的匪徒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个个如同被喂了热翔一般……

    就在他们刚才要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全都感到手指一疼,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枪给打掉了,同时打掉的还有自己的食指。

    而另一些还没来得及端起枪的人,则是手臂中弹,枪同样掉在了地上。不过落地之后,这些枪同样没有了扳机……

    这是什么枪法?简直了!

    这群匪徒也算是训练有素之人,却也被这突发状况给弄蒙圈了,第一反应是逃!

    那为首之人倒是有几分临危不乱的气度,大喝一声:“都给我站住!”

    其余匪徒稍稍一愣,大部分人都停下了脚步,而有两个人却还在继续逃跑。

    “砰……”

    一声枪响,这两人应声而倒,口中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没办法,换做是任何人被枪打穿两条大腿都不会好受。

    虽然刚才只发出了一声枪响,但实际上却是有四人同时射击,飞出了四颗子弹。

    或许有人觉得中枪就只是一个弹孔,那纯粹是扯淡,被电影给骗了。你丫大腿中枪后还能站起来?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这两人的凄凉遭遇看在其余之人眼中,顿时明白刚才那头目为何要叫住他们了。

    从刚才对方阻止他们攻击张子安等人的射击手段来看,这藏在暗处的敌人绝对是早有准备的,甚至就像是对方在故意等着自己出手一样。

    而且,刚才对方所展示出来的枪法让人胆寒,这已经不是神枪手能够形容的了。

    在这种情况下,逃跑将没有任何意义,最多浪费对方几颗子弹而已。

    除非他们自认为自己逃跑的速度能快过子弹……

    想通这一点,停下来的这些人哪怕之前还有逃命的想法,这一刻也扔到爪哇国去了。

    就在这时,在距离他们不到百米的小树林,有七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相比起之前那群匪徒,这群人更像恶人,呃……甚至像恐怖分子,一个个黑巾蒙面,除了两只眼睛和鼻孔,啥也看不到。

    不过他们每个人手中的一柄沙漠之鹰,却让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你们是谁?”那匪徒头目看着这群黑衣人,也很懵逼,他甚至在吐糟这些人咋就不装扮成蜘蛛侠呢?这样更酷一些。

    那七个黑衣人走到近前,中间那人操这一口完全不着调的华夏语道:“我从小心里有个梦,想去华夏嵩山少林学武功,那啥伸张正义、飞檐走壁……扯远了,刚刚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看到你们这些家伙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干出如此苟且之事,所以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匪徒头目能听懂华夏语,一张脸苦得跟苦瓜一样。

    至于他是否相信这人所说的,那就难说了。

    现在枪握在对方手上,他们不相信又能怎样呢?

    姑且信吧!

    “几位大哥,我们与这些人有些恩怨,并非滥杀无辜,还请几位大哥行个方便。”这个匪徒头目刚刚断了一根手指,此刻还能将话说的这么利索,倒也算是一位人物。

    然而,对方根本没有理会他,瞄了一眼这群人,然后看向趴窝的三辆车:“你们都出来!”

    这三辆车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不过他们就算没听到这人的话,也能领会对方的意图,张子安心中狐疑,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刚才这家伙说与你们有什么恩怨?”这个黑衣人直接开口问道。

    张子安内心有些惊讶,不太明白这里面到底是闹哪一出,他甚至不知道这群人到底是谁。

    不过这时候明显不是寻根问底的时机,立刻答道:“不是!我们是华夏到倭国投资修建发电站的,鬼知道是哪儿冒出来的这群人,居然要杀我们。”

    那黑衣人目光一冷,抬手便是一枪,直接射中了那匪徒头目的一条胳膊。

    剧痛之下,他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站立不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额头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惧怕。

    “说谎可不是好习惯,这是给你的一点教训。”黑衣人云淡风轻的道。

    那匪徒头目顿时就傻逼了:尼玛!拉偏架也不是这样拉的吧?你就一人问了一句,凭什么就断定我说谎了?

    然而,对方根本没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道:“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好好的说一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说完,他又看向张子安:“你把手机拿出来,录像!”

    张子安很茫然,不过下一秒,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取出了手机,直接将镜头对准了那匪徒头目。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先做个自我介绍吧。”黑衣人一口华夏语让人感到牙疼。

    匪徒头目内心的复杂自不用说,他正在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如实交代的时候,那黑衣人枪口再次抬起,根本没给他阻止的机会,一声枪响传来。

    紧接着左手食指便是一阵锥心的痛,他条件反射的低头看向左手,哪里还有食指啊……

    俗话说十指连心,这种痛苦没经历过的人绝对体会不到。以前他也不知道,这一刻他知道了!

    “快说,吞吞吐吐的一看就是要说假话,我这人最讨厌说假话。”

    “我……我叫冈本大志,是京东山口组的一位小头目。我之所以对他们动手,是因为他们抢走了我们老板的一批货!”

    “砰……”

    “啊……”

    “目光闪烁,一看就是在说谎,重新来过!”

    匪徒头目感觉自己内心被一万匹神兽践踏而过,自己明明很认真了好不好?他的演技从来都没人能看穿的,你凭什么说我撒谎?

    此刻他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整个脸显得很苍白。

    这一刻他内心是恐惧的,遇到这样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混蛋,谁都会恐惧。

    如果再不如实回答,他甚至怀疑对方会不会一枪枪的将自己慢慢打死……

    在经过极其短暂的挣扎之后,他妥协了。

    “我是奉命来杀他们的,因为有人不希望地热发电站建在倭国。”

    “奉谁的命?”

    “东京电力公司董事长武藤容先生。”

    “呵呵……早说嘛,就用不着受这些苦了。”

    如果这时候这黑衣人没有带面罩,一定能看到他脸上得意的表情。

    这位冈本大志先生内心充满苦涩,他怀疑眼前这群恶魔般的存在早就知道自己这些人的来历,故意逼迫他们自己说出来的,还让张子安录了视频。

    然而,他就算再苦涩又能咋样呢?对方的狠辣超过了他的想想,不说就要死,该如何选择他比谁都清楚。

    “各位,再见了。”那黑衣人笑呵呵的道,“行侠仗义的感觉很不错嘛,兄弟们,以后我们要发扬这种精神!”

    在其他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下,这些人又钻进了那树林里。要不是地面上躺着的这些人,张子安甚至怀疑这些人是否真的出现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