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大丈夫相时而动
    眼下时局危若累卵,朱由检也知道光时亨这些官员早已在心底里没把他当皇上。

    所以,他现在只能忍着!

    只能接受光时亨的提议,暂缓自己的两儿子去南方就藩。

    朱由检看得出来,这些官员们是想把自己困在北京城!

    不但困自己,还要把自己的儿子也困在京城!

    但现在周遇吉的大军还未来,他也不知道周遇吉能不能在李自成之前到达京城。

    但他作为皇帝,得做好最坏的准备。

    他现在信得过的人已经没几个。

    甚至,他都不敢再召集范景文和李邦华等还忠于大明的大臣。

    因为,他能猜得到他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臣们知道。

    朱由检将宫里的妃嫔、太监、宫女等人都召集到了平台之上。

    这些人虽然以女子居多,但都是自己的家人。

    朱由检不可能抛弃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抛弃自己,他们和自己几乎面对的是同样的命运。

    因而,朱由检在最后给这些人做交待。

    “大家想必也都看出来了,京城要破了,朕的半壁江山要没了,不久之后,这座紫禁城,这里的每一片瓦每一块砖就不是朕的了。”

    朱由检刚说到这里,底下的人便呜呜咽咽起来。

    即便是周皇后与袁贵妃二人也只能沉默地看着朱由检。

    阴沉的长空之下,没人不在哆嗦在,不在啜泣着。

    “哭什么!”

    朱由检直接怒吼一声,他一代帝王的余威还在,至少宫里的这些人还是怕的,都抬起头来,看着已满脸沧桑的皇帝陛下朱由检。

    “不过是半壁江山而已,没了就没了,又不代表朕的江山就会亡!”

    朱由检说着就吩咐道:“现在朕要带你们到南京去,去南边重整旗鼓,你们现在立即回去收拾自己的金银细软,有多少带多少,打包好后就到朕的乾清宫来,大家住在一起,等机会逃出去!”

    “听明白了吗?”

    朱由检大声吼问道。

    一众宫人此起彼伏地回答了一声“明白了”,旋即便跑回各自的住处收拾金银细软。

    三天后,除了已经决定要投靠新朝迎接闯王的,几百宫人都聚集在了乾清宫。

    朱由检发现王德化和张殷两位司礼监的太监都没有来。

    看得出来,这几位高级宦官也背叛了自己。

    不过,朱由检现在也并不很在乎,好在留在这里的还有几十名大小内宦。

    这些人虽然没了繁衍的零件,但到底曾经是男儿身,体力要比这满宫殿的妃嫔宫女强。

    到时候朱由检自己要逃出去还得靠这些人。

    朱由检点了一下名,发现共有内宦三十五名,且这里面官职最高的只有尚衣监何新。

    “何新,从现在起,你就是御马监太监提督京营,不过朕现在没有兵给你,你现在只能作为这三十四名内宦的统领,带上他们去库房里找好武器,从现在整个开始,朕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朱由检拍了拍何新的肩膀。

    何新点了点头:“陛下放心,我等定不辜负陛下!”

    接下来的日子,朱由检便和何新等三十五名内宦同吃同睡,每日甚至还会跑跑操,也会派人去查探百官情况和京城防务情况。

    朱由捡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节俭,几乎把库存的鱼肉都拿了出来,命宫里所有人都尽情食用,以蓄积体力。

    ……

    “什么,崇祯和宫中的人在收拾金银细软,他们还是想逃出去?”

    兵科给事中光时亨不由得问向前来通报消息的小太监。

    而内阁首辅魏藻德听后则不由得冷笑起来:“还想逃出去,天下之大,哪里还有他崇祯帝的容身之所。”

    “他逃不出去的!现在宫城防卫都在我们锦衣卫手里,要不是守九门的那个阉党吴孟明执意不肯,下官早就命人将崇祯和周后关押起来,以免节外生枝!”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急匆匆地走到魏藻德面前来说道。

    这时候,左佥都御史窦顶也站了出来,笑道:“据悉,闯王已经打到山西了,现在快则半月,迟则一月就能兵临京城,到时候江山易主,改朝换代,我等只要把崇祯等一家老小献出,就能依旧做这锦绣山河的官员,岂不快哉!”

    这些密谋着投靠新主李自成的官员们听后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兵部尚书张缙彦一直沉默不语,待众人笑声停后,才问道:“我们的人联系上闯王的人了吗?”

    “已经联系上闯王麾下的牛丞相了,闯王已经允诺,到时候只要我们开城门投降,就都官升一级,元辅您将直接做大顺第一任宰辅!”

    司礼监秉笔太监张殷笑道。

    兵部尚书张缙彦具有调兵之大权,此时的他算得上京城里唯一一个握有兵权的文官。

    但只是,张缙彦已经选择了投靠李自成,所以朱由检也可能倚靠他。

    此时的张缙彦听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张殷的回答后听后便点了点头,并道:

    “现在得赶紧让统领京营的襄城伯李国祯守好京城内外各城门,同时,让成国公朱纯臣守好皇城,五城兵马司严密监控内外城内官民,为到时候开关迎闯王做准备,一旦发现有人企图闯宫营救崇祯,就直接以私闯禁宫企图挟持君上为民格杀勿论!”

    这时候,嘉定侯也就是周皇后父亲周奎也站了出来:“你们要怎么对付我那女婿,我不管,但你们到时候得把我那三外孙交给我,我好献给闯王,来个大义灭亲,或能保住老夫几十年积攒的家业。”

    ……

    朱由检也知道自己现在深陷困境。

    从京营到五城兵马司,还有守皇城的禁卫军以及守宫城的锦衣卫。

    朱由检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的忠奸,但他看笃定肯定有大半人已经在等着投靠李自成。

    现在控制着自己这个皇帝安危的是吴孟明。

    这位守宫城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兼北镇抚使掌管着诏狱和宫城防务、

    但此人是有名的贪官,受贿收贿是出了名的,朱由检并不知道此人在这种危急时刻会不会依旧站在自己这个皇帝一边。

    不过,依现在看这吴孟明没有对自己采取行动,说明他也还在徘徊中,还没有彻底选择投靠李自成。

    当然即便如此,朱由检也不敢倚他为心腹,他只能继续等待着周遇吉的到来。

    就在十天过去后,王承恩终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朱由检面前:

    “陛下,周遇吉所部已奉命抵京,现在正在朝阳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