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带兵闯京城
    总算是等到了。

    这十日可以说是朱由检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也是他最危险的十天。

    好在,这十天之内,没有一个人前来挟持他这个帝王。

    当然,这跟他这个皇帝也刻意服软有关系,给事中光时亨都指着他鼻子骂了,他都能忍下来。

    不过,现在朱由检不用再忍了!

    怀有异心的文武官员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全体都有!”

    朱由检怒喝了一声,三十五名内宦整齐地从乾清宫周围出现在了朱由检身后。

    这十日里,他特地训练了这三十五名内宦,虽说不上让他们成为百战精兵,却也能做到令行禁止。

    朱由检让何新留下二十人护卫宫中妃嫔皇子公主安全。

    而朱由检自己则换上宦官衣服,带上准备好的圣旨玉玺,带着十四名内宦连夜骑马跟着王承恩准备出城见周遇吉。

    吴孟明好贪,他的手底下的人也跟着好贪。

    因而,守宫城的见不是皇上出来,便让朱由检和王承恩很轻松地通过行贿离开了宫城,等到了皇城东安门,东安门守将不知来路,见是内臣大官王承恩出城,也不敢阻拦。

    一出皇城,朱由检等便不敢再骑马,毕竟内城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巡逻,以免惊动五城兵马司的人。

    五城兵马司隶属于兵部。

    朱由检能笃定兵部尚书张缙彦此人不可信,自然也不能再信任五城兵马司的人。

    所以,他只能徒步跟着王承恩在齐化门大街上奔跑着。

    好在,这些日子他练了一下体能,也能一直跑,再加上现在又是下半夜,月黑风高的,也就没人发现。

    而来到齐化门时,则有王承恩的内应接应。

    整个京城的内外官僚倒也不是全都在准备着投降李自成,王承恩作为东厂提督,自然也有自己的眼线。

    因而,朱由检顺利出了齐化门。

    一出齐化门,朱由检脱下了内宦衣服,换上了龙袍,且跟着王承恩约莫到了智化寺附近后才见到了周遇吉和太子朱慈烺以及护卫太子的巩永固和其家丁,还有就地扎营的宁武关官兵。

    这群官兵俱是整齐地列阵在草地之上,虽说跑了一路大都成了一张泥脸,但朱由检能感受得到他们身上的杀气。

    到底是能唯一一支能守住宁武关达十几天的边军,虽说算不上是这个时代最强悍的兵种,但战斗力也比烂透了的京营强。

    更何况,这些官兵经历了从太原到宁武关的恶战,都沾过人血。

    即便不是精兵也被锤炼成精兵了。

    “父皇!”

    太子朱慈烺一见到朱由检就忙跑了过来,且不由得就抱住朱由检哭了起来。

    而朱由检直接推开了朱慈烺:“哭什么!把眼泪抹干净!婆婆妈妈的,将来如何成为一代君王!”

    朱慈烺只得收住了眼泪,老老实实地站好。

    这时候,周遇吉也走了过来:“周遇吉见过陛下!”

    朱由检忙亲自扶起周遇吉,只见他膀大腰圆,浓眉大眼,比自己还高半个头,其干枯的发梢上还沾有血迹,脸颊处更有刀痕。

    足以能猜的这位百战老将刚经历过一场场恶战。

    “爱卿请起!”

    朱由检说后就问着周遇吉:“一路上,王承恩已经把朕为何召你紧急入京的缘由给你说了吧?”

    “回陛下,厂督已经说了,除有五千敢死队留守宁武关以外,微臣奉陛下谕旨,现已亲率两万官兵前来救驾,现在听凭陛下安排!”

    周遇吉拱手回道,说话很是干脆,不过朱由检依旧从他落寞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丝不安,便问了一句:“随敢死队留守宁武关的是谁?”

    “犬子周伯明!”

    朱由检恍然大悟,拍了拍周遇吉肩膀:“汝家真是满门忠烈!他日若能重振大明,朕定不会亏待爱卿一家!”

    “给朕详细说说这两万官兵”,朱由检接着又说道。

    “是!除微臣麾下三千家丁亲骑外,有步兵一万,火器手五千,弓箭手五千!皆是当地壮勇之士,与闯贼有血海深仇!还有拙荆之两千壮妇!”

    听周遇吉这么一说,朱由检这才发现这支官兵里的确有一支娘子军,领头的一身甲胄,倒也不轻易看不出是一群女子。

    “很好,谁说女子不如男!”

    “从现在起,这两万官兵赐名为近卫军,随朕一起入城!”

    朱由检说后便和周遇吉带着两万官兵直奔齐化门而来。

    齐化门的东厂眼线立即开了城门,朱由检顺利带着周遇吉两万官兵入了京城内城。

    “留下一千人,立即接管齐化门防务!如有违旨者,格杀勿论!”

    一进入内城,朱由检便让周遇吉控制了这道出京城的大门,以便到时候自己撤离京城。

    朱由检又拿出三道圣旨来。

    第一道是命周遇吉拨一千骑火速奔赴李邦华府上,并让李邦华接替张缙彦担任兵部尚书,控制兵部和五城兵马司衙门。

    第二道则命周遇吉拨一千骑立即控制京营,缉拿京营统领李国祯,由王承恩暂领京营。

    第三道便是命周遇吉拨一千骑控制成国公朱纯臣府邸,接管禁卫军大权,控制皇城防务。

    三道圣旨一下,三支骑兵便在周遇吉安排下火速朝朱由检所指之处奔驰而去,带路的自然是朱由检的亲信宦官。

    而朱由检则亲自带着周遇吉等人也直奔皇城而来。

    不过,此时的东安门已经是大门紧闭,朱由检不由得直接大吼:

    “朕乃天子朱由检,尔等还不速速开城门,若敢抗旨,休怪朕诛尔等九族之罪!”

    由于是下半夜,守城的人已经撑不住睡了过去,被这么一喊,还以为又有要闹着逃出城,不由得打着哈欠骂道:

    “混账东西!大半夜的瞎叫唤什么,国公爷早已下令,酉时过后,任何不得人进城出城!给我一边待着去!”

    这人话还没落,朱由检直接喝令周遇吉麾下步兵射箭攻击。

    顿时,一阵箭雨朝城门射来,那守城的游击惊骇不已,吓得忙躲进了城垛里,半晌见箭雨停了才抬出头来,这才看见一穿着黄袍的人。

    “朕乃天子朱由检,尔等若再不开城,朕就直接攻城,到时候尔等及其家人休想有活命机会!”

    朱由检这么一喊。

    那守城的游击忙慌不迭地下令开城门,可刚一开城门,便有一穿着蟒袍的人带着十几个家丁出现:“不准开,谁让你们开的!”

    “国公爷,那是皇上!”

    这游击哭丧着脸说道。

    成国公朱纯臣本是接了兵部尚书张缙彦的指令来查皇城城防的,又听闻内城到处都是马蹄声,便有些不安,所以大半夜出来亲自巡查一番,这一巡查便没想到在东安门看见有人要进城。

    如今听到是皇上,成国公想也没想就喝问道:“什么,朱由检什么时候出来的!赶快把他抓住!”

    见此,朱由检能猜得到,这个成国公朱纯臣也已经背叛自己,他大喝一声“杀!”,便直接带着周遇吉麾下两位精锐直接杀奔而来!

    成国公朱纯臣瞬间懵逼了,但旋即只得跪在地上:“陛下!”

    朱由检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刀将朱纯臣斩于马下“混账东西!”

    并命周遇吉夫人刘氏以右都督之职接管皇城城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