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斩杀光时亨与魏藻德
    朱由检等人此时已到达宫城东华门下。

    内城和皇城的动静早已惊动了防守宫城的吴孟明。

    不过,吴孟明倒也识时务,一见朱由检带着两万官兵出现在城门下。

    他二话不说就命令开城门,且亲自跪于东安门外:“微臣吴孟明迎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起来吧,从现在起,由你全面接掌锦衣卫指挥使事,现在带朕口谕去诏狱,将倪元璐和李明睿两人放了,另外立即通知下去,朕要连夜开朝会!”

    朱由检知道这吴孟明是个墙头草,但现在能用的人少,此人好歹还算是中间派,如今自己占据了优势,这种人也是能用一用的。

    以后再找自己的心腹接管锦衣卫也不迟。

    吴孟明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官升锦衣卫指挥使,欣喜之余也忙奉旨去了诏狱。

    而朱由检则带着周遇吉等人顺利进入东安门。

    宫城防务则直接由周遇吉接管。

    此时的襄城伯李国祯府上已被近卫军骑兵围得跟铁桶一般,李国祯也直接被从其小妾的榻上抓了起来。

    兵部衙门和五城兵马司衙门也已被控制。

    因为是紧急军务,也就没有管那么多,兵部值班堂官与五城兵马司的巡城御史被直接斩杀。

    左都御史李邦华暂时接管兵部。

    由于是在下半夜,很多人都在睡梦中,因而还是有很多官员没有被惊醒。

    此时的张缙彦也不知道他的兵部已经被控制。

    给事中光时亨还趴在自己儿媳妇的床上。

    魏藻德正抱着丫鬟的脚睡的跟死猪一般。

    等到锦衣卫的人突然登门,传达朱由检要开朝会的时候。

    这些官员几乎都是一脸懵逼。

    等到黎明时分,诺大的紫禁城已亮若白昼,灯笼从午门延伸到了乾清宫。

    从左右掖门以及御道正门延伸到乾清宫丹壁两侧,俱是披坚执锐的近卫军。

    不过,朱由检为麻痹这群背叛自己的文武官员,依旧让近卫军穿着锦衣卫的飞鱼服,且整个内城的行动也命令严密封锁。

    乾清宫内的守卫也换成了何新率领的三十名内宦,俱扮成了锦衣卫模样。

    所以,这些文武大臣在得令赶到宫城后都还不知道京城已发生大变。

    “阁老,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这崇祯怎么突然想到又要开朝会了,而且在这个时候”,给事中光时亨隐隐有些不安。

    “谁知道呢,先看看吧,应该没什么要紧,现在他崇祯已经是秋后的蚂蚱,活不了了,应该掀不起什么大浪,不过到底是君臣一场,待会大家客气些就是了,无论他是要钱还是要兵都说没有,如果他要想南迁,也不准!”

    魏藻德说后就见左佥都御史窦顶和兵部尚书张缙彦以及户部左侍郎党崇雅也走了来。

    “这天还没亮,陛下就叫大起,到底是要干什么”,窦顶先抱怨了一句。

    而户部实际执掌者户部左侍郎党崇雅不由得冷笑道:“谁知道呢,估计是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吧。”

    说着,党崇雅便对魏藻德道:“下官已经以筹集军饷的名义,加征了三厘田税,争取在闯王来之前,多收点钱上来,虽说民怨沸腾,但都会变成他崇祯朱由检的罪孽,又何乐而不为呢,现已得了二十万两,阁老的那分已经派人送回阁老老家了。”

    “多谢!”魏藻德笑道。

    ……

    这时候,摔鞭声已起,群臣陆续排列整齐,魏藻德等人便也入了大殿。

    朱由检冷眼看了他们一眼,直接说道:“朕意已决,即刻南迁,王承恩宣旨吧!”

    朱由检这句话恍如一声焦雷瞬间炸响在群臣耳畔。

    给事中光时亨没想到朱由检还是一意孤行要南迁,想也没想就站出来:“陛下,不可啊!天子守国门,君主。”

    光时亨还没说完,朱由检便亲自下殿来直接扇了一巴掌:“混账!朕让你说话了吗!”

    光时亨愕然地看向了朱由检,心中是万分恼怒。

    他可从没有被人这么打过,一想到反正朱由检也当不了几天皇帝,便干脆大骂起来:

    “朱由检,你难道还把你自己当成皇上不成!”

    噗呲!

    光时亨的话刚说完,朱由检直接拔出一旁锦衣卫的绣春刀砍断了这光时亨的脑袋。

    顿时,光时亨的半截身子倒在了地上,鲜血呲呲地往外喷,瞪大的瞳孔似乎还透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群臣被吓得都惊呆在原地。

    有人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魏藻德更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但他还天真的以为这位易怒的陛下只是一时愤怒,便依旧指责道:

    “陛下,你怎能如此擅杀大臣,如今国家危难,陛下应该改过自新,罪己惩奸才是。南迁之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朱由校冷笑了笑。

    “朕是皇上,你们只能听朕的!”

    朱由检说着就又喝道:“内阁首辅魏藻德目无君上,着即革职,推出去,斩立决!”

    魏藻德木然地看向朱由检,他不知道是谁给的朱由检这么大的勇气,竟敢直接下令斩杀自己。

    “陛下,还希望你认清现实,你现在已经不能指挥得动一位锦衣卫了”

    魏藻德说着就指向了一旁的锦衣卫,不过他还没说完,两锦衣卫就直接走过来托住了魏藻德。

    魏藻德满脸惊骇。

    其他大臣也满脸惊骇。

    不过,魏藻德还没来得及问,便被咔嚓一刀斩于殿外。

    “陛下,魏藻德已伏诛!”

    吴孟明亲自提着魏藻德的人头出现在朱由检面前。

    “很好,传朕旨意,光时亨、魏藻德目无君上,谋逆之心已久,不诛不足以正朝纲,立即抄没光时亨、魏藻德两乱臣贼子之府邸,所有亲眷一律格杀勿论!行九族之令!”

    “是!”

    吴孟明得令而去。

    兵部尚书张缙彦站了出来,却不是和朱由检说话,而是和吴孟明说话:

    “吴佥事请留步,难道吴佥事真的要做这残明之忠臣,为这昏君送死,罔顾大兵压境之闯王吗?”

    张缙彦见此便以为朱由检肯定允诺了吴孟明什么,否则这吴孟明不可能听命于朱由检。

    所以,他现在便直接问了吴孟明这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