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加征商税
    吴孟明没有回头,他不是不知道李自成已经大兵压境。

    但现在皇帝陛下朱由检已经用两万不知从何处调来的精锐控制了整个京城。

    所以,他知道他如果此时有半点迟疑,只怕李自成还没来,他就先被朱由检要了脑袋。

    因而吴孟明现在只能矢志不渝地做一个忠臣。

    张缙彦见吴孟明头也不回地走了,当自己的话为耳旁风,也很是惊讶。

    “张缙彦,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自己还是兵部尚书?”

    朱由检冷笑着问道。

    张缙彦不明白朱由检是什么意思,但他此时也感到了一丝不妙。

    回头一看,却发现,成国公朱纯臣和襄城伯李国祯都不在!

    “张缙彦私通流寇,罪大恶极,立即拖出去,斩立决!其家产抄没,九族皆灭!”

    两锦衣卫立即将张缙彦拖了出去。

    “慢着!”骆养性站了出来:“本官是锦衣卫指挥使,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本官让你们拿大司马(兵部尚书)了吗?”

    “周爱卿,替朕杀了这没王法的家伙!”

    朱由检指向了骆养性,这个后来投靠建奴的汉0奸,他早已看不顺眼。

    话刚一落,周遇吉就直接出现在骆养性面前,扭断了这骆养性的脖子。

    这时候,群臣才注意到,朝堂之上多了一名陌生的武将。

    “还有司礼监秉笔太监张殷,给事中时敏,左佥都御史窦顶,司礼监王德化,竟敢私通流寇,意图谋逆,罪大恶极,也一并立刻马上推出去斩立决!”

    张殷、时敏、窦顶、王德化四人齐刷刷地跪了下来,磕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这时候,张缙彦的人头也被提拉到了他们面前,吓得这四人更加胆寒:

    “这都是魏阁老和张部堂他们企图不轨,他们还想把陛下献给闯王,微臣都不知道啊,陛下!”

    “杀了!”

    朱由检现在懒得废话,一声令下,又是四颗人头落在了殿外。

    “我的好岳父,难道要朕亲自请你出来吗?”朱由检冷声问了一句。

    外戚周奎此时也被朱由检传唤到了朝堂上,虽说他是朱由检的岳父,但朱由检没打算放过他。

    因为,他已经得知自己这位岳父也投靠了李自成,而且在原本历史上,后来李自成城破时,这位叫周奎的还将自己两亲外孙也就是自己的儿子献给了李自成。

    可谓是无情无义!

    如今,朱由检自然也没必要有情有义!

    周奎哆哆嗦嗦地站了出来:“陛下,罪臣,罪臣。”

    “留他个全尸!家产籍没,就不诛九族了,只罪责一人吧”,朱由检吩咐道。

    谁也没想到如今的皇帝如此狠辣,群臣吓得已经没有人再敢说话。

    连带着周遇吉现在也有些害怕,忙走出来勒死了周奎。

    朱由检知道现在自己不能手软,绝不能手软,必须够狠才能重新建立威信,否则就是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在李自成即将破城的十多天内,他必须要让这些人绝对的怕自己,服从自己!

    因为,现在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危急时刻,容不得半点仁慈!

    朱由检猛地一拍桌子:“户部左侍郎党崇雅!”

    “微臣,微臣!”党崇雅还以为自己能躲过一劫,但如今一听见陛下喊自己,忙条件性地回了几句,接着就晕厥在地。

    “泼醒!”

    朱由检吩咐道。

    被一盆冷水激醒的户部左侍郎党崇雅忙也磕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朕先留着你的狗命,立即给带朕旨意回户部,取缔加征的税赋,三响之税还有加征到崇祯三十五年的税也一并蠲免,不过目前征收上来的银子给朕立即缴还内帑,少了一个子,朕就要了你的脑袋!

    如今正值国难当头,百姓困苦,闻听民间富商巨贾甚多,着令你这个户部左侍郎立即加征商税为十五税一,以资国用,三日之内在京收齐商税三十万两,若办得好,免了你的罪责。”

    党崇雅忙应了一声,立即赶回户部去了。

    这时候,御史柳寅东站了出来:“陛下,商税不可征啊,不可与民争利啊!”

    “杀了!”

    朱由检大手一挥便道:“商人是民,农夫就不是民?既然田税可以加征,为何商税不能,可见尔等居心叵测,有关商税之事,若再有异议者,直接问斩!否则朕取缔士大夫经商之权!”

    朱由检这话一出,也没人再反抗。

    御史柳寅东也被伏诛。

    “现在,还有要阻止朕南迁的吗?”

    朱由检问道。

    群臣没有人说话。

    诺大的乾清宫已经是鲜血淋漓,锦衣卫的绣春刀就亮在四周,再加上一旁还有个唯陛下之命是从的武夫。

    一众官员都被吓破胆了。

    “吴阁老,你不是要请旨告老还乡吗,你现在还想告老还乡吗?”

    朱由检冷声问道。

    东阁大学士吴牲吓得直接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不,不,微臣现在病好了,微臣誓死追随陛下左右!”

    “算你懂事,传旨,吴牲忠心可嘉,着即升为文华殿大学士!”

    朱由检直接升了吴牲的官职,也算是恩威并用,杀了这么多官员,也该缓和一下君臣关系了。

    “朕不是不懂情礼,也知道如今国家危难,能理解诸位都有趋利避害之心,但一些奸臣贼子竟敢企图挟持朕,朕就不能忍了,朕现在好歹还是大明的皇上,你们还是大明的臣子!尔等竟敢这么快就忘恩负义,就别怪朕的雷霆手段!”

    朱由检这么一说。

    群臣都跪了下来,哭泣着喊道:“陛下!臣等有罪!”

    “知道自己有罪就好,尔等过往之罪,朕一概既往不咎!但从现在起,谁若是再有半点不臣不忠之心,朕绝不姑息!”

    朱由检大喝一声:“听明白了吗?”

    “臣等领旨!”

    朱由检很满意地坐回了龙椅,问道:“还有要告老还乡的吗?”

    “臣等愿誓死追随陛下!”百官都学着吴牲的话,跪下来齐声说道。

    朱由检继续问道:“那还有要阻止朕南迁的吗?”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陛下别说是去南京,就是去天涯海角,臣等无权阻拦,臣等只希望跟随陛下,以待他日,重振我大明河山!”

    东阁大学士范景翁率先站出来表了态。

    “很好,范爱卿不愧是老臣谋国,传旨,范景文深明大义,德高望重,精干忠诚,着即加为建极殿大学士,为内阁首辅兼领吏部!”

    范景文没想到他这么一表态就成了内阁首辅,忙不迭地谢恩。

    而倪元璐不由得后悔自己晚了一步,但也忙跟着附和起来,称吾皇英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