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帝后
    天亮了。

    旭日出于东方。

    晨光透过重重浓云映红了半边天。

    黑气沉沉的紫禁城总算得见一丝光明。

    金碧辉煌的乾清宫里,血水流了一地。

    汉白玉柱上也还残留着斑斑血迹。

    朱由检走出殿外,看着盘龙丹樨上流下的血迹,和黄沙狂卷下的朝阳。

    心中无限感慨。

    就在刚才。

    他杀了一名内阁首辅、一名尚书,还有刚刚被自己封为嘉定侯的外戚周奎和司礼监的两名高级宦官。

    再加上给事中光时亨、左佥都御史窦顶等。

    这些人头,应该能足以祭奠这天下正在被兵祸涂炭的生灵们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

    朱由检双手高举向长空,念出了刘邦的一句诗。

    群臣都默默都站在身后,脸上仍有凄惶之色。

    但见君王朱由检如此豪迈而又自信,也都内心稍定。

    怀有二心的奸臣除了!

    短时间内,自己这个皇帝对京城有了绝对的控制权。

    而这也是自己逃出京城的最好时机。

    一想及此。

    朱由检又急步回到龙椅上。

    群臣也忙转过身来,都看着这位陛下,等他做决定。

    朱由检也知道现在时间很紧张,如今自己让周遇吉弃守宁武关,就等于在加快李自成兵临京城的步伐。

    虽然还有大同、宣府、居庸关等要塞。

    但按照朱由检对原有历史的记忆,这几处地方的守将几乎就是望风而降。

    所以,自己这位皇帝根本不能指望李自成会被这几处地方的守军阻挡一段时间。

    朱由检知道自己得做好李自成大军提前兵临京城的准备。

    南迁的事自然也就刻不容缓!

    朱由校首先让兵部尚书李邦华直接署理顺天府尹兼巡城御史事,领五城兵马司,维护城内治安,弹压骚乱,以免到时候南迁时出现局面混乱。

    其次,朱由检则命何新接替王承恩提督京营,且带领自己亲训的三十四名宦官控制京营,并裁撤冗员,选壮勇五万人,编为近卫二军。

    周遇吉所部则被编为近卫一军。

    周遇吉加封宁武伯,其夫人刘氏也加太子太保,算是继秦良玉之后又一位加封三公三孤的女将军,以示自己之信任。

    王承恩的东厂番子和吴孟明的锦衣卫共计六千余人则负责查抄所有犯事官僚士绅家产,但也算得上是朱由检的第三支军队。

    再加上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和京城各县的兵丁衙役。

    如此,现在朱由检直接掌控合计有八万大军。

    这将是他南下重振大明的军队基础。

    不过,有兵自然是不够的,还得有钱粮。

    一方面,朱由检让厂卫的人抓紧查抄犯事官绅家产。

    一方面,朱由检则命太子朱慈烺与驸马都尉巩永固带其家丁奔赴通州,收集船只,准备将通州东西两粮仓立即装船。

    新任的内阁首辅范景文则全权负责整个南迁的统筹工作,比如骡车与马匹征集,还有工匠与留京士子的召集以及各种重要物资与文献装车与提前搬运等都由他负责。

    而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右侍郎吴牲则负责组织人手协助范景文完成南迁事宜。

    朱由检给两人的要求是五日内完成,即三月初四日之前必须完成所有重要物资装车与重要人才集合工作,包括各类工匠。

    本来朱由检还想把所有京城的百姓也带走的。

    但无奈现在时间紧急,五日内筹备好重要物资与人才南运都有些捉襟见肘,让数十万百姓跟着自己南迁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这样的话,只会减慢自己南下的速度。

    到时候很容易被李自成大军给追上。

    因而,朱由检只能放弃带着百姓南迁的想法。

    不过,他也不能放弃北方五省的民心,尽管在未来,很可能他会和李自成或者是建奴划江而治,但他迟早得北伐。

    要北伐就不能让北方五省黎庶忘记自己这位皇帝的好。

    所以,朱由检在朝会结束后就立即发布了一道谕旨。

    谕旨内容是将北方百姓的赋税徭役全部蠲免!且命户部尚书倪元璐带领京城百官满城张贴此告示。

    李自成夺得民心的口号是闯王来了不纳粮。

    而如今自己这位大明皇帝免除北方百姓的税赋徭役,自然也算是挽救一下自己在北方失去的民心。

    对于百姓们而言,最直接的利益就是赋税徭役。

    自己之前深受士大夫蛊惑,屡屡加征赋税,致使民心尽失,这才是导致李自成壮大的原因。

    如今,能挽回一下自然是要挽回的。

    当然,自己放弃北方钱粮赋税也没什么损失,毕竟自己马上就要失去这半壁江山了,即便不免除也是一样要失去的。

    南迁事宜总算提上日程。

    朱由检便松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李自成会在何时出现北0京城,尽管他已经派出了多路人马打探。

    但现在也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整个京城依旧死气沉沉,处于一片恐慌之中。

    不过,好在,作为皇帝的朱由检用手中强权弹压下蠢蠢欲动的一些官员后,且再加上他这个皇帝已经明确了南迁的决定。

    所以,京城虽恐慌却也没有慌乱起来。

    官员们都在有秩序地为南迁做着准备。

    但宫内却出了一件小小的事件。

    朱由检刚面见完筹备南迁事宜的首辅范景文等大臣,回到内宫时却听闻周皇后上吊自杀未遂。

    穿越到这个时间才不过十余天的朱由检忙着收拾人心和南迁,也就还没抽出精力去足够了解自己这一世的结发夫妻即皇后周氏。

    如今听闻周皇后要上吊,他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坤宁宫。

    朱由检来到坤宁宫时,只见皇后周氏一脸憔悴地坐在床榻上,黄黄的脸未施脂粉,泪痕犹在,便不由得凑近些,握住了她的手:

    “你这是为何?”

    皇后周氏别过了脸去,又抽泣起来,旋即又直接跪下道:“不知家父有何忤逆于陛下,竟使得陛下致其死罪!”

    这时候,太子朱慈烺也走了出来:“是啊,父皇,外公他不过是贪财了些,你为何要杀他呀。”

    “混账!朕让你说话了吗,出去!”

    朱由检知道周奎对于皇后和太子而言是至亲,自己杀之肯定会让他们有所抵触,但是自己作为皇帝要更多的为百姓考虑,为天下谋利,要拯救自己皇室,只能将周奎这个有负于自己的外戚处死,否则不足以震慑住其他勋戚。

    皇后周氏作为周奎女儿可以对自己有怨言。

    但太子朱慈烺作为未来储君不能被私情所困,得能理解自己这个皇帝一言一行,不能理解也得遵从!

    如今,太子朱慈烺的话等于让朱由检看见了他的软弱,便不由得怒叱了一句。

    太子朱慈烺也只得退了出去。

    而这时候,朱由检才从袖子间拿出一封密信递给皇后周氏:“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你那好父亲,朕的好岳父写给李闯王的,说到时候会献上我们的孩子以乞得保全富贵,有此无情无义之岳父,朕焉能不杀,不杀何以弹压住涣散的人心!”

    皇后周氏看了后,半晌不语。

    但就在朱由检突然转身时,这周皇后忽然又嚎啕大哭起来,紧接着却又道:“妾身有罪,不该怪罪陛下,家父有罪,有负圣恩,如今天下危急,妾身乃娇弱之躯,不愿再拖累陛下,如今请陛下珍重!”

    说着,周皇后就要撞向梁柱自杀。

    朱由检忙抱住了她,他知道现在的周皇后正是伤心欲绝失去理智的时候,一边因为父亲的死而伤心一边也因为父亲的背叛而恼恨一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这个杀了他父亲的丈夫而选择自杀,所以他知道自己怎么劝也是不可能的。

    因而,朱由检只得用命令的口吻喝道:“你是朕的皇后,听着,没有朕的旨意,你就不准死!如今南迁在即,民心稍安,若一国之母再有不测,势必造成京城慌乱,从现在起,你好生带领好宫中之人做好南迁准备,不可再有轻生之恋,当顾全大局,不可弃江山社稷于不顾!”

    周皇后素来聪慧贤惠,听朱由检如此说也恢复些理智,坐了下来,没再说话。

    而倒是朱由检因为刚才一抱触及她那风韵犹存的肌肤,再加上一见她哭后的楚楚可怜样子,便失去理智,扑了过去。

    一夜大显雄姿,朱由检极尽丈夫之责,尝到鱼水之欢后,让周皇后更加没了轻生念头。

    只是昨晚被朱由检要得太过,而使得周皇后不得不休息几日,让袁贵妃帮着遣散宫人和准备南迁事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