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南撤
    五日之后。

    大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初四日。

    朱由检再次召见群臣。

    也是最后一次在崇祯十七年于京城乾清宫召见群臣。

    宁武关失守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京城,周遇吉之子周伯明被李自成处决。

    朱由检深知他不能再等了,必须得在一两日内撤离京城!

    此次朝会也没什么大事。

    主要是了解南迁事宜的最后筹备概况。

    首先站出来奏事的是负责抄家的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

    “陛下,犯官前内阁首辅魏藻德家已抄得现银银十五万两有余!

    前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家三万两现银!

    前襄城伯李国祯家现银抄得六十四万两!

    前成国公朱纯臣家现银抄得八十三万两!

    前兵部尚书张缙绅家四十二万两现银!

    前嘉定侯周奎家财产抄没合计现银五十二万两!

    前左佥都御史窦顶家合计现银二十四万两!

    前司礼监秉笔张殷家合计现银十一万两!

    前司礼监前掌印王德化家现银三十六万两!

    前礼科给事中时敏现银抄得八万两!

    ……

    合计现银四百三十六万!各类古玩玉器总价值当在一千万两以上!”

    吴孟明说完便呈上厚如城墙砖的账册。

    群臣听了,莫不骇然!

    “好啊,朕之前求他们捐资助响银,一个个都在哭穷,却没想到一个个富得流油,可见这些奸臣都是巨贪,你们说是不是啊!”

    群臣沉默不语,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不过,朱由检又问了一句:“难道说你们都同他们一样暗地里都富有的很?当日在朝堂上所说的话也是在诓骗朕!”

    群臣哪里敢承认自己当初也在朱由检面前哭过穷,自然忙说自己是真的两袖清风。

    朱由检也没有拆穿他们。

    毕竟天下官员都是这样,但自己这个皇帝还得靠他们拥护,所以朱由检知道自己不能做的太绝,以免彻底得罪整个士绅集团。

    更何况四百多万两再加上党崇雅上交的三十万税银也足够作为他南下练兵与维持统治之资。

    这些富得流油的官员倒不如先养着,到时候再宰也不迟。

    接下来,便是范景文与吴牲的奏报。

    两人连续五日没有白天黑夜的干,总算是也完成了南迁筹备工作。

    朱由检便果断决定于明日即三月初五正式撤离京城!

    为了维持撤离京城的秩序,朱由检特命王承恩的东厂和吴孟明的锦衣卫把守好从东华门到齐化门的关口。

    整条大街上初四日下午便开始严密封锁,不准任何官民随意出入。

    虽说是三月初五日撤离京城。

    但工部和内府监局主管的军器局、兵仗局、火药局以及盔甲厂和王恭厂等重要军事物资器械和钱粮则在初四日下午便开始撤离出城。

    由何新提督的五万京营部队即近卫军第二军负责押运。

    京营虽说因训练松弛,战力孱弱,但做个运输队自然是没问题的。

    不过,为了调动京营五万官兵积极性。

    朱由检还是下令给京营五万官兵每人发放五两响银,算是补发部分朝廷积欠京营数年的军饷。

    周遇吉所部近卫军第一军,则每人发放十两赏银,以表彰他们勤王救驾之功。

    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讲,正是他们抛家弃子跟着周遇吉来到京城,才让自己有了翻盘的机会,所以不可不赏。

    这年头,官兵也没什么主义思想,只要发足响银便能收拢军心,调动积极性。

    所以,现在朱由检有了钱且舍得花钱,底下的官兵办起事来倒也比以前积极。

    第二日一大早。

    天际刚浮现出鱼肚白。

    东华门的大门便大开。

    宁武伯周遇吉亲自率领一万步兵立即分兵把守从东华门到齐化门的大街。

    朱由检也早早的起床与范景文、吴牲、李邦华等重臣见面,准备南撤。

    “陛下,一切准备妥当,敢问以何人留守京城为好?”

    范景文问道。

    同时,李邦华也站出来建言:“如此浩浩荡荡的声势,微臣斗胆建议,陛下或可以太子之名南撤,这样以蒙蔽城内闯贼奸细。”

    “不必派人留守,如今京城已空,何必徒添人性命,也不必以太子之名南撤,朕就是要告诉天下人,朕还没死,大明还没有亡!”

    朱由检如此说,群臣只得听命行事。

    事实上,朱由检也知道城内肯定有李自成的奸细,自己南撤的事不可能瞒住闯贼。

    或许以太子之名更好,可以麻痹李自成。

    但现在的敌人不仅仅只有李自成,还有建奴,还有可能会叛变的吴三桂等军阀。

    自己若以太子之名南下,势必会给他们以口实,故意说自己这个皇帝已殒命于京城,而趁机作乱。

    因而,朱由检觉得自己必须大张旗鼓地南撤。

    告诉天下人,自己这个皇帝还活着!

    对于这样会惊动李自成部,甚至可能会让李自成放弃攻打京城,率主力来追自己。

    朱由检倒没有担心。

    现在的李自成主力大部分还滞留在陕西山西等地,他进攻京城的主力一路征战过来,钱粮损失无数,兵临京城后不可能不入城劫掠一番,以此作为一路征战的回报,他李自成不可能不去紫禁城里坐一坐。

    更何况,通过原有历史的了解,李自成不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眼界狭小,依旧难逃强盗头子习气,而且也不会把自己这个落寞皇帝瞧在眼里,他现在应该更加专注地是和建奴争夺天下。

    当然,如果李自成真的有远见卓识,撇开北京城而直接来追击自己。

    朱由检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怕的,只要离了北京城,他可以任意出逃,而且只要他这个皇帝在,还控制住绝大多数土地的明朝官民就有主心骨,就还能抵挡李自成部。

    在走之前,朱由检还让礼部右侍郎吴牲写了一道告万民书,张贴于京城各处。

    以表示自己这位皇帝不得不离开京城,舍弃北方子民的无奈,同时表示大军撤后,京城外城城门会直接大开,由百姓们自行选择留下或者离去。

    不但如此,为了进一步表示自己这位皇帝的爱民之心。

    朱由检还让吴牲写了一篇告李自成的书,告诫李自成毋得屠戮士民,否则就是天神共怒,且表示若李自成能悬崖勒马,自绑于御前,自己或可绕其一命等语。

    不但是京城百姓和李自成,朱由检还命人给吴三桂传递去了消息,加封他为平西伯,且镇守山海关,不得投降建奴和李自成,以待他日自己大军北伐,实行南北夹击之效。

    朱由检不确定吴三桂会不会听,但他作为皇帝,该表态的时候还是要表态的。

    不过,吴三桂之父吴襄与吴三桂爱妾陈圆圆,已经被朱由检下令也带着一起南撤,并以不忍功臣家眷蒙难为由告知吴三桂。

    只要吴三桂敢投降满清,做汉0奸,朱由检不介意杀了其父祭旗,也不介意霸占了陈圆圆,以平心中之愤!

    等到卯时三刻。

    王承恩先率领五百名东厂番子骑马行进在最前面。

    紧接着,则是一辆黄盖大车,由六匹马拉着。

    这是天子所御之车。

    不过,为了蒙蔽城内大顺军奸细,朱由检本人没有在车内。

    他此时只假扮成一名东厂理刑百户,跟在王承恩后面。

    皇子皇女和妃嫔们则坐着五辆大车紧随其后,由刘夫人之三千娘子军护着。

    同皇子皇女和妃嫔一起出城的还有愿意跟随皇帝陛下的万千宫娥与内宦。

    他们俱是步行,不过也朱由校也额外开恩,着范景文拨了三辆大车装载他们的私人物资。

    接下来的则是愿意随行的百官和士子。

    因为运输工具紧张,一二品大员和年龄在七十以上的老臣才准予骑马。

    其余官员无论文武皆只能步行。

    吴孟明率领锦衣卫押后,也负责维持秩序,并保护百官与士子。

    周遇吉的三千亲骑则护卫左右,策应安全。

    跟在最后面的则是近卫一军的一万步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