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遇袭
    三月初五日巳时三刻左右,即正午到来之前。

    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正式离开了北0京城。

    如果不算上那晚他出了一下齐化门见了一下周遇吉等人的话。

    他这个皇帝应该是生平第一次离京。

    明媚的春光将京外的世界渲染地五彩缤纷。

    不过,朱由检此刻却不能露出半点欣喜之色。

    他现在只是一位普通的东厂理刑百户。

    除了王承恩和几个东厂可靠的人,没人知道此时的黄色大车里没有人。

    而真正的皇帝陛下却正骑着马,握着绣春刀,眼如鹰隼地看着左右。

    连带着百官们都没有发现,他们现在都跟在后面,只知道陛下在前面而已。

    因为辎重都已于昨日先行出发,所以朱由检所在撤退队伍的撤离速度倒也不慢。

    在走了一个时辰后,据前哨报告,便已离通州不远。

    不过,就在朱由检命令下先休息一阵时,却突然听见急促的马蹄声,从一边的林子里传了来。

    俄然,就见系着红巾的数十贼骑纵马疾驰而来,宛若利箭一般直插向中间的黄色大车即帝王座驾。

    周遇吉这边见此忙大喝一声:“保护陛下!”

    两侧近卫骑兵便迅速朝帝王座驾围拢,而王承恩和朱由检也被包裹在内。

    “勿放跑了崇祯!”

    这时,听得一贼骑大喝一声,并将一足足有柚子大小的铁球朝黄色大车砸来。

    与此同时,其他贼骑也同样投掷着铁球。

    黄色大车瞬间被炸裂。

    不过,好在这个是实心铁弹,并非是开花弹,因而也就没有掀起气浪。

    但王承恩还是一马纵跃向黄色大车,以救驾为由挡住了朱由检。

    “中计了!”贼骑一见黄色大车里没人,忙慌忙撤走,周遇吉这边立即以弓箭射之,本还要亲率骑兵追击。

    但朱由检喝住了周遇吉:“穷寇勿追,我们当务之急是早日到达通州。”

    “是!”周遇吉应了一声,便加派了几路哨骑,沿途警戒,他不敢让这样的突然袭击再次发生。

    朱由检面沉似水。

    他能料到此时的京城附近肯定已经有李自成的内应出现。

    所以,对于这突然的袭击,他并不意外。

    当然,他也没觉得有必要去追击,毕竟现在他最要紧的是赶紧撤离这里。

    撤离这个危险带。

    所以他阻止了周遇吉。

    但朱由检也感到了一丝不妙。

    几十骑的贼寇不是一小股力量,而且能巧妙躲过周遇吉的哨骑,若不是自己事先偷梁换柱,几乎就袭击成功。

    这说明这股贼寇骑兵乃是李自成的精锐。

    也就是说,李自成的大军已经离京城不远,已经有大规模哨骑出现在京畿,并从内应口中得知自己撤离京城的事而企图阻止自己。

    甚至,也不能排除在自己撤离的队伍里也有李自成的内应。

    朱由检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绣春刀。

    群臣在看见黄色大车被砸的时候也都吓得面容失色,有人更是直接喊了一声:“皇上!”

    但当他们看见黄色大车里没有人后才恢复了平静。

    周皇后和袁贵妃也放下了车帘,长长地出了口气。

    不过,这时候,又是急促的马蹄声传了来。

    周遇吉不敢再掉以轻心,直接拔出刀来,亲自纵马护卫在朱由检和王承恩左右。

    其他人也都拔出刀来,随时准备着。

    在撤离京城之前,朱由检下令给随自己撤离的每人都发了一把刀剑,所以,此时连带周皇后和袁贵妃也拔出了刀剑。

    明晃晃的寒光在阳光照耀下分外刺眼。

    整个空气也为之凝滞。

    刘夫人屏气凝神地警惕着左右,手中长枪在地上轻轻画了一道弧线,直画得官道上的青石板发出呲呲的声响。

    周遇吉一递眼色,便有十骑舞着弯刀循声而去。

    还好,出现的只是自己这边的哨骑。

    “报!大同总兵姜瓖投敌,大同失陷!”

    “报!宣府总兵白广恩投敌,宣府失陷!”

    朱由检和随扈官员一听此都不由得大惊失色!

    “陛下,大同和宣府失守,就等于京城两道屏障皆无,若居庸关再失守,闯贼大军只需三日便可抵挡京城!”

    兵部尚书李邦华走到王承恩身边来,名义上是在和王承恩说话,而是在与朱由检讨论军情。

    随扈的众人本因刚刚经历一场袭击而神色未定,如今骤然听到大同宣府失守,顿时就慌乱起来。

    一名叫刘廷谏的吏部考功司郎中更是吓得直接要逃离这里。

    其他随扈人员见此也要单独跑。

    眼看场面就要混乱,朱由检直接命道:“周遇吉,此人胆敢扰乱军心,杀了他!”

    “遵旨!”

    不过,周遇吉还没来得及搭弓射箭,便听得后面惨叫一声。

    朱由检回头一看,却见那刘廷谏已经被人杀死在地,而杀死他的人却是左中允李明睿。

    只见李明睿拔出了血淋淋的长剑,跌跌撞撞地退了回来:“尔乃大明之臣,竟敢在此危难之际舍陛下而去,休怪我李某无情!”

    李明睿说着不由得大喝一声:“还有没有要走的!”

    随扈人员都被其震慑住不敢再多言,默默地回到自己队伍之中。

    朱由检看后心里倒也对这李明睿有了几分好感,他也没想到作为一个文臣居然在这种时候有如此魄力,直接斩杀一名五品郎中,以此稳定秩序。

    然而朱由检等人继续行进了半个时辰后,又有哨骑来报。

    “报!阳和失守!”

    “报!昌平失守!闯贼已抵居庸关!”

    “报!居庸关总兵唐通投敌!”

    “报!贼寇占领皇陵,十二皇陵被毁!”

    ……

    “什么,居庸关失守!”

    居庸关是京城最后一道屏障。

    所以居庸关的失守的消息一传来,便如惊雷一般炸裂在人群中。

    顿时又有人慌乱起来,但因为考功司郎中刘廷谏的人头还挂在黄色大车上。

    再加上李明睿那血淋淋的剑。

    所以,没人敢再妄动。

    但范景文和吴牲以及李建泰等内阁阁臣和各部尚书都朝朱由检聚拢了而来。

    “陛下,如此看来,贼寇不需一日便可抵达京城”,兵部尚书李邦华先开了口。

    朱由检也有些担心起来。

    李自成已经到了十二陵,还毁了朱家祖坟,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如今的关键是,既然李自成到了十二陵,再根据消息会有所延迟的情况来看,说明李自成的大军现在只怕已经兵抵京城。

    自己几乎可以说是前脚离开京城,李自成大军后脚就到了京城。

    “我们离通州还有多远?”

    朱由检虽心里担忧,但他现在作为帝王,作为所有人的主心骨,只能强作镇定。

    范景文忙回道:“半个时辰!”

    “你们说,李自成会不会分兵取通州之粮,会不会有李自成的大军在此与我们遭遇!”

    朱由检问后也没等这些大臣回答,就直接命道:“传令下去,停止中途休息安排,立即跑步前进!”

    朱由检说着就直接打马而走。

    其余人也忙跟了上来。

    随扈其他人员们也知道现在情势危急,也顾不住疲惫,忙撒开腿开始跑了起来。

    而在朱由检的队伍跑了没多久,又有哨骑来报约有五万贼军分兵通州,现已离通州不足一个时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