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通州城
    朱由检仿佛已经听到了李自成大军的马蹄声。

    似乎周围的喊杀声已经迫近了一般。

    不但他是如此,其他的人也是如此,有人已经怕的双腿打架,有人则直接哆嗦起来。

    连带一些马匹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打着响鼻。

    此时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朱由检。

    连带着范景文这样的内阁首辅和李邦华这样的兵部尚书也都聚集在朱由检身边来,也顾不得这样会暴露陛下朱由检行踪。

    朱由检长吁一口气,只能强行压制住内心里的不安。

    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能表现得临危不惧才行,不然整个南撤的队伍只怕还没见到闯贼大军就已经被吓死。

    “陛下,这下该怎么办?”

    几位重臣似乎都没了主意。

    “慌什么!你们不是内阁阁老就是六部尚书,平时的镇定都哪儿去了,不过一群蟊贼逼近而已,就把你们慌成这样!当年于少保若是像你们如此,我大明早就亡了!”

    朱由检不由得喝叱了这几位重臣几句。

    而兵部尚书李邦华素来是个急性子,听了后不由得面红耳赤:“微臣无能,不如于少保当年,但微臣之忠君之心不在于少保之下,今日微臣便以血肉之躯为陛下护驾!”

    李邦华说着就拔出长刀来。

    其他官员也是如此都一时热血上涌,说要为朱由检护驾。

    但却不料,一些官员连刀剑都舞不动,刚一拔刀就一不小心跌倒在地。

    惹得一些士兵不由得笑了起来。

    连带着朱由检也不由得讶然失笑:“一群文弱书生怎么护驾!”

    说着,朱由检就将一干文武重臣召集过来:“听着,下面朕交待三点:

    第一,传令下去,原地休息半刻钟,喝水吃点东西垫肚子,半刻钟后立即跑步前进;

    第二,立即传朕旨意于通州,命太子和驸马都尉巩永固以及通州兵备道加强城防,准备接驾,告诉他们,朕已带十万大军而来,说成是二十万也行,夸大一点,以安住通州官民之心;

    第三,除骑兵外,所有锦衣卫以及东厂番子下马,体弱者以及随行宫娥上马,不会骑马者上朕那辆大车。”

    说着,朱由检就也下了马,且直接牵着马走到后面来,将一宫女直接抱起,然后丢在马车上。

    那宫女吓得忙要下来,朱由检直接怒喝道:“这是朕的旨意,有敢违背者,格杀勿论!”

    一时,所有人都不敢违背,纷纷下马,让弱者上马。

    “陛下,此举只怕有悖礼节,不合尊卑”,已改任左都御史的倪元璐不由得劝道。

    “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法,若倪爱卿再敢多言,朕不介意继续拿你的脑袋立威!”

    朱由检直接将手中绣春刀指向了倪元璐,倪元璐只得遵从旨意。

    周遇吉已经安排人去了通州传达朱由检旨意。

    刚过了半刻钟,朱由检便立即大喝一声:“跑!”

    顿时,马蹄声脚步声嘈嘈切切地在大地上响起。

    约莫过了两刻钟,通州城总算出现众人眼前。

    气喘吁吁的朱由检看见通州城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他没有让众人停下来,依旧命令继续跑,直到跑进通州城里为止。

    不过,就在这时候,在朱由检等人背后也传来了轰隆隆若敲鼓一般的声音。

    “陛下,是闯贼大军!”

    有人大喊了一声,朱由检不由得回头一看,果然发现密密麻麻一大群戴着红巾的闯贼大军出现在身后五百步左右距离的陡坡之后。

    “周遇吉,带上一千骑,挡住他们!”

    朱由检想也没想就下达了旨意。

    周遇吉反应也快,当即掉转马头:“甲字营的周家儿郎们,随我杀敌护驾,杀啊!”

    “杀!”

    顿时,周遇吉便带着他的一千家丁亲骑卷起狂沙朝前方的闯贼大军杀了过去。

    而闯贼大军倒也算是实战经验丰富的精兵,见有骑兵冲来,立即射弓箭阻挡。

    不过,周遇吉这边的骑兵倒也是速度极快,硬是不顾箭雨冲进了贼军阵营,狂砍狂杀起来。

    朱由检这边没有管身后的喊杀声而是喝令队伍继续跑。

    这时候,通州城的城门也已经大开,吊桥也放了下来。

    朱由检等人陆陆续续进了城。

    待所有人入城后,眼见通州城守军要放下吊桥,关起城门,朱由检便直接命道:

    “先别关,周总兵乃悍勇之将,他麾下甲字营是其精锐家丁,应该能顺利脱身回城,敲鼓,命其立即撤军!”

    顿时,鼓声大起。

    周遇吉听此知道陛下已经安然入城忙留下一百骑兵断后,而他则带着其余八百骑迅速进了城门。

    城门立即关紧,吊桥也被收了起来。

    而断后的一百骑兵则也被闯贼大军所吞没。

    等到闯贼大军兵临通州城时,通州城守军因皇帝陛下朱由检在此,再加上还有周遇吉带来的宁武关官兵,倒也没有直接投诚。

    而闯贼的五万大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通州城大门被关闭。

    ……

    而朱由检此时已经驻跸进仓场总督署。

    且也换回了龙袍。

    满身带血的周遇吉此时也出现在了朱由检面前,朱由检拍了拍周遇吉肩膀:“爱卿一身肝胆!”

    不过,现在也不是朱由检勉励周遇吉的时候,因而朱由检说了一句后就直接朝门外站列好的官员们喝问了一句。

    “仓场总督、兵备道副使何在?”

    有两官员便站了出来。

    “仓场总督薛德刚见过陛下!”

    “兵备道副使张伦见过陛下!”

    朱由检见这两人还能说得清楚话,身体也没发抖,说明还是有些胆量,也感到些许欣慰,忙吩咐道:

    “听旨!着仓场总督薛德刚立即协助太子殿下朱慈烺和驸马都尉巩永固以及京营提督何新将通州存粮以及从京带来的物资立即装船启运天0津卫!五日内完成。同时,着兵备道副使张伦与宁武伯周遇吉共守通州城!”

    说毕后,朱由检还决定在休息半日后,在仓场总督署紧急召开一次临时朝会,以此确定接下来的南撤路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