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通州城依旧是杀声震天。

    北直隶通保河兵备道副使张伦没有辜负朱由检的嘱托。

    带着城中仅有的一万守库官兵硬是抵挡住了闯贼田见秀部整整七天!

    比朱由检要求的只守五日已经多了两天。

    不过,朱由检不会想到的是,张伦是一位恪守气节的官员,他没有遵照朱由检的嘱托在五日后自行撤退。

    相反,他以自己作为守卫通州的兵备道为由,决心与通州城共存亡。

    闯贼田见秀部最终被张伦拖在了通州城足足十日。

    到十日后,通州城最终城破!

    兵备道张伦也最终自缢!

    不过,也因通州城官民在张伦号召下抵抗的太激烈,并且为了给新朝立威,再加上田见秀部从陕西一路打过来,粮草不济,而通州存粮也被朱由检运走。

    田见秀便以此为由在通州城屠城三日,且烧杀劫掠,无恶不作。

    朱由检知道此消息时,他已经离开天津卫,抵达霸州。

    霸州再往南走便是保定。

    保定是运河沿岸的京畿重镇,扼守着通往运河码头的唯一一条官道。

    如今,朱由检已经知道闯贼刘芳亮部已经由河南入真定,而一旦刘芳亮部要来追击自己就必定要攻保定。

    “要想顺利沿运河南下抵达静海,进而进入山东德州境内,得先要保证保定城在十日内不可丢于贼人手中。”

    朱由检现在也来不及替张伦惋惜,甚至也来不及为通州城百姓斥骂闯将田见秀残忍无人性。

    从某种角度来讲,通州城被屠,跟他也有关系。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作为帝王的朱由检他不可能保证在未来不会让更多的人死于屠刀之下。

    闻听通州城陷落后,朱由检便立即在霸州城召集百官于简陋的县衙决策要事。

    此时还留在朱由检身边的兵部尚书李邦华站了出来:

    “陛下,之前奉陛下谕旨督师出征的李阁老现就在保定城,李阁老以阁老之位守保定,或许问题不大。”

    朱由检淡淡一笑,他知道李邦华说的李阁老是李建泰。

    不过,据朱由检所知,李建泰就是在保定城投降了闯贼刘芳亮部。

    所以,朱由检不确定李建泰现在已经有没有投敌。

    “李建泰此人不可靠,由他守保定城,朕不放心,朕得亲自进保定城看看,而且保定城乃运河锁钥,不能掉以轻心!”

    说着,朱由检便让周遇吉之妻刘氏领两千骑奔赴保定,先传自己谕旨于李建泰,命他预备接驾。

    在决定去保定之前,朱由检此时才抽出空来,为兵备道张伦在霸州亲自举行了葬礼,且由他这位君王亲奠,且追封张伦为兵部右侍郎,追谥忠烈。

    因为国破在即,朱由检知道现在自己已经给不了这些官员们实际上的政治物质保障,但他却还能给他们死后莫大的荣耀。

    这对于恪守礼教的许多官员而言或许是他们最大的需求。

    若不然,在每一个王朝灭亡之即,也不会有那么多官员选择殉节以得个流芳百世。

    古人更注重身后之名,诚然如是。

    这方面,朱由检自然不能吝啬。

    跟随朱由检的文武官员们没想到一小小兵备道就能得到皇帝陛下亲自祭奠之殊荣,对于君王朱由检的誓死效忠之心自然也就更强了些。

    毕竟能在李自成大兵压境之际选择跟随自己的臣僚自然更容易被朱由检的这些爱臣之行为所感动,甚至也就忘了朱由检此前刚斩杀了无数大臣的头颅之事。

    朱由检并没有单单祭奠守城殉节而亡的张伦,还连带着将通州城里被闯贼所屠的十万多官民一起祭奠,且让户部尚书倪元璐写追悼词,以悼念通州黎庶。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天下百姓何罪,若朕有负江山社稷,当请列祖列宗责不孝之朱由检一人便是!”

    朱由检满脸悲怆地跪坐在了霸州城内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语气低沉地说出了这句话。

    户部尚书倪元璐、兵部尚书李邦华、宁武伯左都督周遇吉等文武官员听此莫不伤心欲绝。

    倪元璐首先跪了下来,大哭道:“陛下!”

    紧接着,兵部尚书李邦华等也跟着跪了下来,哭喊着陛下二字。

    “陛下何罪之有,皆是臣等无能,致使国都沦丧,百姓蒙难,微臣甘愿以七尺之躯以祭通州士民之亡魂!”

    光禄寺少卿张罗彦或许是被朱由检的行为感动的太过,以致于不禁大声慷慨陈词起来。

    而且,说毕,这张罗彦就直接起身撞向了一旁的柱子,顿时是头破血流,人直接死了过去。

    朱由检不禁骇然!

    百官们也不禁骇然!

    本是前来围观大明皇帝陛下的霸州士民在看见当今皇帝陛下亲祭蒙难百姓本已是感动不已。

    如今见有官员以自杀全罪,更是让朱由检靠祭奠通州官民收拢民心的效果增强不少。

    再加上,此时的霸州城又是细雨丝丝。

    本就是路上行人欲断魂的阴沉天,官民自然是更加感动,叹息皇帝陛下之仁德,而大明气数也还未尽。

    除随太子殿下走海路的官兵外,周遇吉所部之近卫一军和京营之近卫二军的七万官兵们见此也感动不已。

    如果说,朱由检之前给他们补发军饷只是让他们得到了物质保障并愿意跟着朱由检这个皇帝南撤的话。

    那现在,他们则开始觉得跟着这样的好皇帝不仅仅是有口饭吃,而是有一种使命感。

    一种要保护好这位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并为他建功立业的使命感。

    虽然朱由检现在依旧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依旧在南逃的路上,不得不面临李自成大军的围追堵截和各路军阀的掣肘。

    但现在,无论是官员还是军队还是百姓都从朱由检身上看见了希望,看见了大明未来的希望。

    张罗彦的死给朱由检今日的举动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没想过要用一个人的生命去完成自己收复民心的事业,但张罗彦的行为却无疑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

    所以,张罗彦也被追封为礼部右侍郎,追谥为忠介。

    然而,就在群臣黎庶感佩于陛下朱由检之贤明的时候,奉命去保定传谕李建泰的刘夫人却带伤回来告知李建泰拒绝大明军队进入保定城!

    “李阁老说了,即便是帝王的旨意也不行,李阁老扬言要归顺新朝,念在君臣一场,不发兵来捉拿陛下,还说陛下可选择南下也可以向他投降,共投新朝!”

    刘夫人咬牙说后,群臣听后莫不愤慨。

    即便是朱由检听了也觉得这位阁老很无耻,眼见李自成势大想投降大顺投降就是,见自己还有七万大军不敢出城作战怕死就明说,何必故意作秀说是念在君臣一场要放了自己,还想让自己去给他投降,让他去李自成面前邀功,真是想得天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