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阁老下跪
    时值三月,正是春意萌发之季。

    但薄雾笼罩之下的农田却依旧没有农夫的身影。

    甚至还能看见野狗出没于林间,眼睛发着绿光,盯着一身戎装的朱由检和其身后的官兵。

    偶尔也能从荒芜的田野间看见倒地不起的饿殍。

    正被野狗撕咬者。

    历经建奴几次南下劫掠和流寇作乱,即便是京畿之地也变得如此荒凉。

    朱由检不知道兵祸更严重的河南山东等地又是怎样的景象。

    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战刀。

    这时候,前方哨骑来报,保定城已经拿下。

    朱由检听闻后立即命令大军疾进,他自己也一马当先,驰骋于官道之上。

    不消片刻,便看见一人高的蒿草里隐藏的保定县城。

    昔日的运河重镇,花柳繁华地,如今也不过是一被遗弃在荒野里的堡垒。

    连通往城门的官道都是荒草丛生,也由此可见,战乱给这个世界带来多么大的创伤。

    朱由检进入了保定城。

    斑驳的城墙下还留有旧日厮杀的血迹。

    近卫一军的官兵见是皇帝陛下朱由检进城倒是精神抖擞地站在一旁,手中长矛笔直地排列开来。

    骑马踏过萧索的街道,朱由检能从鳞次栉比地房屋中看出昔日的保定城是有多么的繁华,作为一个商业重镇,伴着他的不应该是这种死一般的沉寂,而是此起彼伏的喧哗声。

    “城中应该遭遇过一次洗劫,不少房屋有烧毁的痕迹,一些地方还能看见血迹,百姓眼中也难以掩藏对官兵的憎恨,自崇祯二年流寇作乱以来,保定城可有几次沦落入敌手?”

    朱由检不由得问向兵部尚书李邦华。

    李邦华回道:“回陛下,保定城一直是漕运重镇,关系大明命脉,所以未曾落入敌手,如今这样残破,只怕是官兵所致,素来兵既是匪,烧杀劫掠起来甚至比流匪更狠,李建泰入驻保定后只怕洗劫过保定城。”

    “混账!有这样的官兵,我大明焉能不失去民心,江山破败到今日这幅样子就跟这群不思爱民忠君的人胡搞有关!”

    朱由检说着便见周遇吉已经全是甲胄地站在衙署前等候着他,而在他旁边地还有被捆绑起来的内阁大学士李建泰和监军太监杜秩两人。

    内阁大学士李建泰没想到自己会上了朱由检的当,也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时候成为明军的俘虏。

    要知道,就在两个时辰前,他还是大明堂堂的内阁阁臣,官高爵显,手下又有官兵若干,即便是身处乱世也还能锦衣玉食。

    但不料,就在他准备把余生的富贵押注到希望更大的大顺政权身上时,却成了明军的俘虏,而且他之前已经毫无顾忌地明言相告,他要投靠闯贼,所以导致他现在根本没办法找理由忽悠朱由检。

    但一见朱由检出现,为求得一线生机,李建泰还是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哭喊道:“陛下!微臣李建泰有罪!请陛下饶恕!”

    李建泰哭哭啼啼地犹如女子一般,哭得是肝肠寸断。

    他直接跪了下来,挪到朱由检面前,不停地磕着头,解释道:

    “陛下啊,微臣不是有意要投降闯贼,只是见有乱兵出现,为维护保定安危,才不得不假意说是要投敌,如今陛下既然出现,微臣甘愿做牛做马,供陛下驱使,协助陛下重振大明,还望陛下宽宥啊!”

    李建泰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原则,他只希望这样能让朱由检饶他一命,只要能饶他一命,将他革职都没有关系。

    李建泰甚至还向朱由检身后的昔日好友倪元璐拼命使眼色,但倪元璐直接挥了挥断了半截的袍袖,一脸恶心地盯了李建泰一眼。

    这让李建泰很愕然,他不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朱由检给这些官员们灌了什么**汤,怎么一个个都是如城里的百姓们一样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甚至其神色比皇帝朱由检还愤怒。

    自己背叛的是朱家王朝又不是你们,你们为何如此痛恨我!

    李建泰想不明白,他只能继续磕头求饶。

    朱由检哼了一声,懒得搭理李建泰。

    而这时候,监军太监杜秩也跪了下来,泪水哗啦哗啦地流着:

    “陛下!奴婢是被逼的啊,奴婢听闻陛下离开京城,便想着早日来到陛下身边伺候,可是李阁老不准奴婢出城,还望陛下明察啊!”

    这监军太监杜秩也不停地磕起头来。

    内阁大学士李建泰很鄙夷地看了这监军太监杜秩一眼,最先建议投降闯贼的就是此人,如今却把锅甩给自己,果然太监没一个好东西!

    “周遇吉,立即回霸州带着皇后等人来保定,何新,速派人在城中搭建高台,李邦华,召集城中百姓,朕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好好审讯这两个荼毒百姓、辜负君恩的奸贼!

    不凌迟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平朕心中之恶气!”

    朱由检此话一出!

    李建泰听了顿时闭住了嘴,待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没想到朱由检最终还是决定要处死自己,而且居然是凌迟!

    他更没想到的是,百官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甚至都面露喜色。

    李建泰开始不由得心想,自己真的那么可恨吗,良禽择木而栖,这不是大家都公认的规则吗?

    都是为帝王家做事的士大夫,有必要因为追求不同而仇深似海吗,即便是真的自己投降了闯贼,不是还有大家的情义在,且以后也说不定会彼此招降吗。

    怎么,今日这一个个官员都没有站出来救救自己。

    李建泰很愤慨!

    李建泰见朱由检头也不回,见文官们没有一人站出来为他求情,他也知道自己没了任何希望,便干脆撕开伪装,直接又大骂起来:

    “朱由检!你别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做保住这大明江山,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些人哪一个能替你保住这大明江山,你别做梦了,哈哈!”

    “大明必亡!大明必亡!”

    李建泰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他甚至渴望着以此激怒朱由检等人,让他们在一时愤怒之下直接杀了自己,这样自己或许可以躲避过凌迟之痛苦。

    “掌嘴,打得他口不能言为止,但别打死他!”

    朱由检向一个士兵下了命令。

    这名士兵忙撸起袖子,亮出钵盂大的拳头打这位内阁大学士的嘴脸,打得李建泰口不是口,鼻不是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