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招抚
    保定城城宽墙高,但却只有东西两道城门。

    东城门乃是水门,是运河码头之处。

    闯军刘芳亮部乃是步骑兵,又是从真定府方向而来,自然进的是西城门。

    西城门多为民宅,房屋多,且街道狭窄而极易埋藏下数万军队。

    此时的八万近卫军便埋伏在城内四周民宅下。

    不单单是城内,此时的城墙上也埋伏着一万火器兵和两万弓箭手。

    但从表面上看,城墙上只不过是数千明军在把守。

    朱由检此时也正坐在城楼里,看着戴着范阳毡帽和红巾的刘芳亮骑着白色高头大马进入城内。

    此时的朱由检面沉似水,不苟一笑,但微微见汗的额头依旧难以掩饰他此时的紧张。

    朱由检不知道自己的八万近卫军能不能吃掉或吓住这刘芳亮部。

    但他必须这样做。

    朱由检决定采纳李明睿的建议通过诈降手段应对刘芳亮部,并非是朱由检心血来潮。

    而是朱由检意识到这样做一旦成功,便可以重重打击一下一路追击过来的闯军的嚣张气焰!

    这样也可以让这些闯军意识到自己的明军并非是不堪一击,也就能让这些闯军有所顾忌,也就利于自己以后更加从容的南撤和在南方发展。

    除此之外,这样也可以让自己这边的大臣们重拾一下信心。

    不要一看见闯军就跑。

    一旦养成看见闯军就跑的习惯无疑是件很可怕的事。

    所以,朱由检要亮一亮拳头。

    刘芳亮部的两万闯军主力刚一进入了保定城。

    突然。

    吊桥就放了下来!

    且城门处预先埋伏后的两千铁骑抢先杀出!

    刘芳亮的两万闯军猝不及防之下,忙向刘芳亮中军靠拢,这是他们多次实战的经验,一遇突发状况就朝主帅靠拢。

    这样一来,近卫军的两千骑兵迅速攻占城门,并立即关上了城门。

    刘芳亮还没回过味来时,城墙上突然出冒出一万火器兵和两万弓箭手开始向闯军发动了攻击。

    刘芳亮的两万闯军顿时陷入了混乱,被打死打伤者无数。

    同时,五万步兵从左右两翼包抄而来。

    事发紧急,刘芳亮没有意识到自己会中了明军圈套,但这时候他才发现他已经成了困兽。

    他的两万步骑精锐即便再善战也难敌八万之众。

    但就在这时,身着明黄色黄袍的朱由检出现在了城楼上,锦衣大汉打着黄罗伞,李邦华等一大帮官员着蟒服红袍出现在他身后,数百锦衣卫抽出明晃晃地绣春刀屹立左右。

    这一幕,让刘芳亮部的闯军顿时感到极为惊讶。

    刘芳亮也意识到自己中计,压根不是什么大学士投降,而是大明皇帝带着大军出现了。

    如今大明的统治根基还未完全丧失,大多数百姓也还默认大明是正统,即便是刘芳亮的麾下闯军官兵也下意识地产生畏惧之心,并喊道

    :“这,这是皇上?”

    连带着刘芳亮本人也有些茫然,虽然自己的闯王李自成已经称帝,但他打心眼里认为这才是皇帝陛下。

    朱由检此时一挥手,制止了大明近卫军的进一步动作,而是朝刘芳亮大声喊道:“白马上坐的可是闯贼左营制将军刘芳亮?

    朕乃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今日朕已请八万天兵埋于四周,朕劝尔等速速投降,否则朕必不饶你!若尔等归附大明,改邪归正,从此为朝廷效命,朕定当授予你高官厚禄!”

    刘芳亮本是农民出身,这些年跟着李自成四处流动作战,即便是李自成建立大顺,封了他做将军,他也没有完全有自己是新朝臣子的意识,从河南一路打过来,想的更多的也是如何掠财,如今见了真正的皇帝朱由检出现,反而有些畏惧。

    眼见四周都是大明官兵,且自己的辎重火器又都在城外,而且现在听见大明皇帝要许他高官厚禄,仍未改流贼习气的他听了更为欣喜,居然就真的跪在了地上,愿意投降。

    朱由检也没想到自己这个皇帝居然还真的有这么有威慑力,穿着黄袍往城墙上一站,官兵们不但有了气势,连带着这本可一站的两万闯军也直接跟着刘芳亮下跪投降。

    见此,朱由检忙跑下了城楼,且直接奔刘芳亮而来。

    御马监何新和宁武伯周遇吉深怕刘芳亮会趁机偷袭朱由检,忙跑到朱由检前面去,将刘芳亮先逮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还不放开刘将军!”

    朱由检心里虽然很肯定何新和周遇吉的这种做法,但在表面上他还是故意做出很生气的样子,并忙喝令两人放开刘芳亮。

    然后,朱由检亲自扶起了刘芳亮:“刘将军受委屈了。”

    刘芳亮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朱由检,他现在甚至有些害怕,如同当年见了县太爷一样害怕。

    尤其是在这种自己处于劣势,大军被官兵包围住的时候,他内心里对官府尤其是大明皇上的害怕就表露的更加明显。

    “陛下刚才说只要投降就赐予我高官厚禄,不知可是真的?还有我的这些兄弟,不知陛下可否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跟着我出生入死,也想当个官试试。”

    刘芳亮算是比较耿直,直接说出了自己最想问的。

    “朕乃君王,君无戏言,明白吗,只要将军投靠大明,不仅仅是将军您能够得到高官厚禄,你的这些兄弟,朕也一样不会亏待!”

    朱由检从刘芳亮进城,看见他的两万闯军中有不少还拿着锄头当武器时便突然有了这么一个要招抚这股闯军的想法。

    在朱由检看来,这些所谓的闯贼其实本质上还不过是一群农民,而这些农民即便经历实战有了作战经验,但骨子里是没有野心和抱负的,他们只注重实实在在的利益,因而这样的人也就容易招揽和收服。

    当年,曹操降服三十万黄巾贼练成青州兵成为一世枭雄,如今自己作为皇帝,又为何不可以降服数万流贼为己所用?

    所以,朱由检才利用百姓自古对帝王本能的敬畏而突然带着百官站了出来,并因此成功震慑住了刘芳亮和他的两万闯军青壮主力。

    朱由检见刘芳亮这么问,便暗笑这堂堂的闯军大将依旧还是没有改掉江湖习气,到现在还是满口兄弟之类的话。

    也难怪曾经历史上的闯军在遇见入关的建奴八旗兵后会一败涂地,因为现在的闯军本质上还只能算是流寇,至少大部分是,还算不上是军纪严明和体系完整的正规军,因而不足以抵达军事制度完备的八旗兵。

    当然闯军能打败明军,且进占北京,则是因为大明内部太腐朽,倒不是因为闯军太强悍。

    朱由检这么一说,刘芳亮就嘿嘿一笑:“那敢情好!”

    朱由检见此,倒是不由得一笑,这位在后来坚持联明抗清的闯军将领事实上却是一憨厚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