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继续南下
    拥有十五万生力军无疑增加了朱由检及其随扈官员南下的底气。

    至少在接下来的南撤途中,他们不会再单枪匹马地面对各路军阀。

    虽说这十五万生力军到现在只能算是临时凑成的军队,算不上是多么强悍的军队,但对于各路军阀的杂牌军而言依旧是可以起到震慑作用的。

    不仅仅是对各路军阀可以起到震慑作用,至少闯军田见秀部在听闻刘芳亮部归降大明后,便不敢再轻敌冒进,而是停在了离霸州城外二十里的落雁镇。

    田见秀部不过才有五万闯军,现在自然不敢再触逆可以将刘芳亮十万闯军逼得投降的朱由检。

    作为一个只注重眼前利益而没有政治远见的流民出身的将领而言,田见秀现在便以大军粮草不济为由盘桓在了落雁镇,而迟迟不肯进攻保定,其目的就是等着朱由检自己离开,然后他好再进占保定,向李自成交待。

    朱由检猜准了田见秀的心思,因而便又在保定城又多停留了五日。

    也正因为这五日,才完成了十万闯军的筛选工作。

    前文提到,筛选十万闯军留下七万,一共用了三日,而剩下的两天时间,朱由检则进行了对十五万生力军的整编。

    对于这十五万生力军中,朱由检不可能让他们就以现状存在。

    他必须得之前混乱的各级军官全部打乱重新定级,这样既可以做到战时指挥有序,而不出现将不知兵的现象,也能避免各军成为各主将的私兵。

    因而,对于留下的七万闯军,朱由检没有单独成军让刘芳亮单独率领,而是先成立近卫三军,然后将十五万大军重新打乱整编成近卫一军、近卫二军、近卫三军。

    以宁武伯周遇吉统领近卫一军、御马监何新领近卫二军、刘芳亮已被封为都督佥事,统领近卫三军。

    何新所部为中军,负责警卫朱由检和其宫中妃嫔以及百官安全,周遇吉部则负责押后,监视身后之追兵;而刘芳亮部则为先锋,开导前路。

    之所以让周遇吉所部押后,自然是因为周遇吉所部大部分还是近卫一军的老兵,战力强且忠实可靠,而刘芳亮部的近卫三军虽然大部分是之前的闯军精锐,实战经验丰富,但朱由检依旧不能保证这刘芳亮会不会突然反水。

    毕竟,现在刘芳亮部才刚刚归附自己,而现在自己离闯军控制范围又还未太远,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三军人数倒是差距不大,但也不完全均等,根据战略任务不同,其战员配比也自然不同。

    但总体上人员差距在一万左右。

    但这十五万近卫军都算得上是朱由检的天子亲军,所以为以示恩宠,朱由检将近卫军的响银从最低一两提高到最低三两。

    在此之前,即便大明最精悍的边军主战士兵的响银也不过一年三十六两,也就是一月三两。

    而如今即便是辅兵就有三两月薪,主战步兵响银更是提高到四两,骑兵提高到五两,不可谓不丰厚。

    更何况,还是实额发放,因为是跟随天子作战,兵部自然不敢克扣。

    不过,这样一来,朱由检自己的财政压力就大了点,他不得不承担每月支付六十多万两白银的军费支出。

    好在,他在京城时通过抄没首辅魏藻德等得到四百多万两现银再加上通州太仓的库银以及李建泰留下的银两,合计有五百多万两,即便是路上花了不少以及如今也发了路费出去,但也还剩下四百万两,也就还能支持六七个月。

    但六七个月以后该怎么办,而且不单单是军队花银子,自己这一大帮官员和工匠也得花银子,哪怕是后勤供应也得花银子,因而朱由检现在面对的最大的困难还是经济问题。

    不过,军饷这块他是不能克扣的,在这个时代,官兵们是没有主义信仰的,你只要给他实发银子,让他能吃饱饭,他就能为你卖命,朱由检现在没有时间去给十五万官兵洗脑,让他们一起为自己的朱家皇室卖命,只能用金钱去维系忠心。

    整编工作完成后,朱由检就正式离开了保定城,而准备南下沧州。

    在此之前,他给负责守城的朱昭明、倪元璐、王承恩等留下了一万石粮草和八千官兵,这八千官兵是近卫一军的编制,朱昭明依旧是近卫一军主将周遇吉的夫人,自然也就好指挥些。

    朱昭明自己的娘子军则没有留在保定城而是依旧编在近卫二军何新部,负责保护朱由检的皇室女眷。

    朱由检的大军一离开保定城,闯军田见秀部便立即进占了霸州,并直逼保定而来。

    对于朱昭明如何守保定城也不必细说。

    如今只提朱由检一到沧州后便已经得到了两则消息。

    一则是李自成麾下大将刘宗敏为筹措军费开始大肆拷打和搜检留京的士绅官员,逼其缴纳钱财充作军饷,一时竟然强行逼着这些士绅官员交出和搜查出共计七千余万两的现银,金玉珠宝更是无数。

    对于这则消息,朱由检是又感到气愤又感到兴奋,气愤的是这群留京官员居然如此有钱,要知道大明如今国库年收入也不过两百万两,可想而知,整个大明国的大部分财富流入了谁的腰包。

    而让朱由检兴奋的是,李自成最终还是以此行为得罪了整个士绅集团,并因此把他自己逼上了绝路。

    不过,这也是李自成没办法的事,他当初提出的口号是闯王来了不纳粮,为了争夺天下,他放弃了从黎民百姓口中夺取利益,要想坐天下自然就只有从士绅中获得利益。

    而士绅素来是吝啬的,所以要想他们口中夺取利益自然得要比对付百姓更强的暴力才行,所以李自成的大将刘宗敏采取了拷打的方式,但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地把自己推向了士绅集团的对立面。

    这样一来,势必有大部分已经想要投靠李自成,建立新朝的官员士绅开始怀念起自己这位君王昔日的好来,毕竟自己虽然也嗜杀,但不会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对于这些士绅愿意重新回到大明的怀抱,朱由校是不会拒绝的,他会以稍微温柔一点的方式从他们手里夺走银子,但是如果有士绅选择与建奴合作,朱由检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雷霆手段,对这种卖国的行为,他是零容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