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陈圆圆
    虽说文官无能。

    但自古以来,便是能臣良将难求。

    而且,大明沦落到现在这种朝无能臣、国无良将的境地和自己这个皇帝穿越前太多疑不无关系。

    能干事的都被自己杀害或者间接杀害得差不多了,到如今自然是不能指望一时再突然出现几个能臣干吏。

    而且,眼前这批文臣武将能到现在还跟着自己,至少是忠心可嘉的。

    所以,朱由检没有苛责于这些随扈的官员。

    如今朱由检也只能乾纲独断,自己拿主意。

    对于吴三桂的投敌,他虽然没想到,但也有心理准备。

    不过,他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在自己这个崇祯皇帝没有吊死在煤山的这个世界里,一旦建奴入关击溃李自成部后是继续追剿李自成部,还是将攻击主要对象转移到自己这边。

    从目前来讲,建奴和吴三桂部对付李自成比对付自己这边在政治上更为有利。

    所以,朱由检认为短期内建奴多尔衮还是会实行先灭流贼再灭自己大明的战略。

    那样的话,自己大明这边依旧有时间进行准备。

    不过,朱由检也知道这时候也不能掉以轻心,得做足充足的准备。

    朱由检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易改变历史,在自己的努力下,可以避免吴三桂入关。

    但事情的发展却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历史似乎依旧在以它固有的轨道在前进。

    吴三桂依旧投降了建奴。

    唯一改变的只是陈圆圆在自己身边,而自己这个皇帝没有死。

    但天下的整体局势却没有改变。

    这让朱由检感到有些烦躁,也有些焦虑。

    他开始疑惑自己能不能改变整个历史的命运。

    吴三桂的行为让他感到异常地愤怒。

    随扈南撤的吴氏家人已经被他下令锁拿了起来。

    作为一个皇帝,朱由检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吴三桂这样的军阀一记狠狠的教训!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朱由检在等待着最恰当的时机。

    陈圆圆这些日子一直跟着后宫女眷一起前进,且被朱由检命人严格看管着。

    这些日子,朱由检一直忙于应对追击的闯军,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位历史上有名的美人。

    如今因为吴三桂的投降,让他想起了陈圆圆。

    因而,在到达山东境内的桑园县休息时,朱由检便命人将陈圆圆带到了自己面前。

    朱由检并非是要对陈圆圆做什么,现在国难当头,他也没有多么强烈的猎艳之心。

    不过,既然陈圆圆让他在这个时候想起,他也就有了一丝好奇。

    身着撒花对襟袄和石榴裙的陈圆圆在何新的带领下出现在了朱由检面前。

    “陛下,陈圆圆带到”,何新说毕后就对着朱由检退了出去,并知趣地关上了门。

    陈圆圆见此不由得俏脸一红,局促不安地低埋下了螓首。

    作为一个梨园出身的女子,陈圆圆只知道唱戏,也知道自己很美丽,也知道如今这天下已经纷乱如麻。

    但她并没想过这天下的乱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命运由别人来掌控的方式,所以无论是当年被卖到北京成为外戚田弘遇之婢还是成为吴三桂之妾以及现在被突然从吴府抓来,一路带到这里。

    陈圆圆都没有感到惊讶过,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但现在当她意识到正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天下权力最高的皇上时,她心就有些恐慌起来。

    朱由检只是想好好看看这位历史有名的秦淮八艳之一,这位“冲冠一怒为红颜”里提到的女主人公。

    所以,他很客气地吩咐道:“抬起头来。”

    “是!”陈圆圆缓缓抬起了下颌,顾盼的眉眼闪烁了一下。

    朱由检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她的确很美,有一种冰清玉洁之感,但若是细说,却又说不出与自己后宫的妃嫔有什么不同,但凌然间就是有一股能让人想亲近的神态。

    朱由检本来已经开始不相信陈圆圆并不漂亮,而吴三桂也不是真的惦记陈圆圆,不过是文人墨客刻意穿凿附会而已,要不然如今这吴三桂也不会依旧选择投降建奴。

    但如今,看见陈圆圆的真容后,朱由检觉得吴三桂不可能挂念陈圆圆。

    “再走近些”,朱由检吩咐了一声,大脑已经短路的陈圆圆杵在原地却没有动。

    对于陈圆圆的恐慌,朱由检自然是明白的,不过陈圆圆越是这样害怕,朱由检就越是觉得有趣,朱由检不由得冷声喝道:“朕让你再走近些!”

    吓得陈圆圆慌里慌张地忙走到了朱由检面前来。

    朱由检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一只柔荑,惊慌的陈圆圆忙要挣脱开,却不料,朱由检猛地一拽,就把陈圆圆拽的要跌倒在地,朱由检伸手直接又将陈圆圆揽入了怀中。

    顿时,香气扑鼻。

    柔若无骨,腰肢纤细,肌肤细滑如绸。

    若不是朱由检定力足,早已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不过,朱由检见她紧闭着眼,牙齿哆嗦着,身体也似乎在抖,便知道她怕的不行,也不好强迫人家,便丢开了陈圆圆,笑道:“朕难不成是老虎,竟然让你如此害怕?”

    “初见君威,小女惶恐”,陈圆圆见朱由检没有强行对自己施暴,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朱由检见她如此害怕,也不好再恐吓她,便坐了回来:“知道吴三桂是谁吧?”

    “知道,正是奴家吴郎”,陈圆圆欠身回了一句。

    朱由检听了不由得一笑,问道:“你对你家吴郎有感情吗?”

    陈圆圆从未被人问过这样的问题,甚至于她也没想到皇帝陛下会问这个,在她的世界里,生来就是娱乐别人的,自然也没有考虑过什么感情,如今朱由检这么一问,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陈圆圆也不敢不回答皇帝朱由检的话,只好悻悻然地道:“回陛下的话,吴郎待圆圆情深,圆圆不敢辜负其心,一直未敢忘记报吴郎收留之恩。”

    “这么说,就是没有感情,你对你吴郎只是感激其收留之恩,而并未对他有相思之意?”

    朱由检问道。

    陈圆圆点了点头:“奴家乃卑贱之人,哪敢有此非分之想。”

    “这个不分敢不敢,既然没有,那朕问你,你家吴郎可对你有朝思暮想之爱意,如实回答朕?”

    朱由检一脸严肃地站起身来,盯着陈圆圆。

    陈圆圆吓得忙乖乖点头:“吴郎自出关后一直常传信奴婢,天冷时不忘嘱托奴家加衣,天热时不忘嘱咐奴家防暑。”

    “看来是吴三桂喜欢你,而你对吴三桂并没有产生情愫”,朱由检说后,突然拔出刀来,将明晃晃地刀刃架在了陈圆圆的玉颈上:“如果朕杀了你,吴三桂此贼是否会痛苦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