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有本事冲朕来
    朱由检直接斩杀吴三桂一家二十三条人命的行为算是彻底断绝了百官们对吴三桂的幻想。

    也是他这个皇帝与吴三桂彻底决裂的标志。

    朱由检此举也并非是一时意气,也不是他真的愿意这么残忍。

    而是在这种波诡云谲的局势下,他必须这样做,必须表明一个态度,且要为这个态度表现出果决的行为。

    朱由检就是要以此来告诉百官,他是不能容忍吴三桂这种出卖汉人利益的汉0奸国贼。

    而跟着他朱由检的官员们只能同意选择和吴三桂决裂,并停止对吴三桂的幻想,而投注更多的精力到强大自己的自身上来。

    且这样的话,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些士绅出身的官僚也才能接受流民出身的闯贼降将。

    甚至会不得不改变对闯贼李自成的态度。

    从吴三桂投降建奴并引建奴入关开始,便标志着整个天下的形势就发生了变化。

    大明面对的主要敌人就不再是攻占了大明京师的闯军李自成,而是建奴八旗和投靠他们的汉人败类。

    这些人组成的军事贵族集团的行径是野蛮的,也是落后的。

    朱由检必须让自己的官僚们认识到这一点。

    如今朱由检招降了刘芳亮部的七万闯军,再加上周遇吉之前在山西招募的壮勇,因而在他的近卫三军中,普通百姓出身的人占了一半。

    从某种角度来讲,朱由检现在带领的这只南撤队伍,其成分并不简单。

    朱由检也想以此增强士绅与黎庶之间的交流,并通过自己来将他们统合成一个有共同利益的集体,并从而重新恢复大明的社会秩序。

    朱由检也试着在南撤途中去做到能够把士绅和黎庶这两个阶层的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作为一个皇帝,他甘愿当这种螯合剂,并从而使得大明有充足的力量去对付外敌,而不是让整个朝廷依旧陷入绵绵不休的内讧之中。

    因为建奴入关,南撤的时间更为紧迫,所以南撤大军如今是不分白天黑夜都在路上的。

    虽说,是十五万人的南撤,但也在三四日内抵达了济南城,正式进入了山东地界的中心地带。

    进入山东,便意味着离江淮不远。

    过了江淮,就是江南,然后未来一年内不必忧虑大兵压境之危险。

    只是从江淮到山东南部就是山东总兵刘泽清的地盘。

    朱由检如今也有十五万大军,所以他也并不怕刘泽清,但正如他在前面所想,他并不想和刘泽清这样的军阀闹出太大的内讧,以免徒劳损伤大明在未来抗击建奴的元气。

    所以,朱由检希望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刘泽清以及其他江北三镇的问题。

    虽然刘泽清、高杰、刘良佐、黄得功这江北四镇总兵官良莠不齐,且各怀心事,但到底也是大明的军队。

    所以,朱由检不希望让自己的南撤军队与他刘泽清发生火拼。

    这样不仅仅会让自己的南撤大军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而且也会少一支抵挡建奴的军队。

    不过,刘泽清不能不除!

    朱由检如果所记不错的话,刘泽清会在面临建奴南下主动投降。

    虽说朱由检已经通过斩杀吴三桂家人二十三条人命告诫天下文武官员不得轻易降清。

    但朱由检还是不能保证刘泽清会不会投清,甚至在此刻已经有没有同建奴联络,而意图在山东境内戕害自己。

    从如何面对建奴南下到如何面对即将对南撤产生掣肘的军阀刘泽清,这些令人焦头烂额的事情都得需要朱由检一个明确的决定。

    因而,南撤大军一到达济南,他便立即开了一次临死朝会。

    这一次,朱由检想要让自己的大明必须要有个正确且明确的战略指导思想。

    “现在吴三桂那个狗汉0奸引清军入关,就标志着我们的敌人变了,闯贼李自成尽管罪不可赦,但在建奴伺机夺去我汉人江山的危急时刻,无论是朕还是你们都得放下仇恨,将主要精力放在对付建奴上来,对于闯贼,我们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招抚他们,并提供帮助!”

    朱由检这么一说,群臣不禁议论纷纷,他们选择跟着朱由检南下而不投靠闯贼,跟他们是更顽固的士绅不无关系,要不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直接选择投靠李自成。

    因而,朱由检此时说要考虑招抚李自成甚至饶恕其罪过,群臣自然是难以接受。

    事实上,在招降刘芳亮且让刘芳亮单独领一支近卫军,就已经让很多随扈官员反感,无奈因为朱由检执意要重用刘芳亮以瓦解闯贼军心的借口,使得百官们不得不接受。

    朱由检少不得继续解释着,实在解释不动的,朱由检便干脆直接罢黜其职务。

    毕竟,作为一个大明帝国中枢的官员,如果还局限性自身阶级内的思维,那也就没有必要统治天下。

    在朱由检的阐释和强权威压之下,群臣们最终还是接受了先攘外再安内的主张。

    正因为明确了这一主张,南撤的队伍总算是有了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重振大明,消灭建奴!

    刘芳亮等出身是流民的人和李邦华等士大夫出身的士绅文官自然也能更好的团结在一起。

    朱由检深知建奴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有明确的政治战略方向,且各旗各部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占据这天下。

    而朱由检要做的便也是让自己和自己的子民有一个共同的政治目标,这样才能统合各阶级的力量,去改变历史的轨迹。

    不过,就在朱由检在济南明确自己大明的政治目标时,吴三桂收到自己父亲等家人二十三颗人头和陈圆圆那封绝交信也传了回来。

    “陛下,吴三桂在看见人头和信后,只是痛骂李自成,且立即披麻戴孝,甚至还扬言要将杀害他全家二十三口至亲骨肉的李自成碎尸万段!也正因为此,吴三桂硬是一马当先率先替建奴攻进了丰润,逼得李自成退回京城!”

    朱由检知道此消息后,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个吴三桂真是无耻至极,朕都杀了你全家,你还想掩饰你对朕的仇恨,还把脏水往李自成身上泼,你真是欺负人家李自成是农民出身吗,人是朕杀的,你爱妾也在朕手里,有本事冲朕来啊,何必这么虚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