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嚣张至极
    李明睿不由得暗暗一笑,他还以为这刘泽清收买自己是要从自己嘴里套有关皇帝陛下朱由检的消息和陛下对他刘泽清的真正态度。

    但李明睿没想到如今这刘泽清只是想换个王爵,且胃口还不小,想做扬州王!

    李明睿便有些鄙夷起这刘泽清来,作为拥兵十万的总兵官居然还只有做土财主的想法。

    李明睿不由得心想,此人只怕即便不等陛下对他动手,建奴南下时,此人可能也会投降。

    不过,李明睿也不禁心想这刘泽清没有野心对朝廷而言反而更好,这样反而好应对些。

    听刘泽清说自己不想待在山东,李明睿还不由得腹诽起来:

    “这山东地界都被你刘泽清祸害成这样了,你自然是不想待在山东了。”

    为了表示同流合污的态度,李明睿将那叫秋娘的美姬一下子拉入了怀中,一边摸索着一边笑得:

    “王爷但请放心,下官一定将您的话带到陛下耳里,且看在这些银子和这位美人的份上,少不得也会力劝陛下让您永镇扬州。”

    刘泽清见李明睿如此上道,心里鄙视这李明睿虽然表面上一身正气实则也不过是一逃不脱酒色财气的伪君子时,也将李明睿视为了同类,与李明睿的关系更近了些:

    “李中允若能促成此事,我刘某还会另有重谢。”

    “好说,好说,既然如此,还请王爷立刻觐见陛下吧,这君臣之礼还是要讲的,实不相瞒,陛下此次南撤,带了数百万饷银,尽其内帑而出,若王爷您亲自前去索要,没准拨给您不止一百万军饷”。

    李明睿笑着说后,刘泽清顿时两眼放光起来。

    对于钱财完全没有抗拒力的刘泽清在听了李明睿的话后立即在心里盘算着得到这几百万两军饷可以招募多少军队。

    “且慢!”谁知,这时候,刘泽清麾下副将姚文昌站了起来。

    且低声在刘泽清耳畔说道:“军门,素来王爵不可轻封,陛下如今突降隆恩,会不会其中有诈。”

    刘泽清一听也有些道理,虽说他刘泽清是一介武夫,不学无术,但也并非不知道斩将夺兵权的事。

    李明睿见他神色犹豫,又见这叫姚文昌不停地斜眼瞧他,也猜到这人肯定是和刘泽清说了什么,内心隐约有些不安。

    但李明睿还是故作淡然地笑了笑:“王爷难道还有所忧虑?实不相瞒,陛下并未召集您一人,如今陛下骤然南下正是急需大将独领一方之际,高杰、刘良佐、黄得功、左良玉以及登莱的邹磊等都被陛下封爵赐地,着他们立即觐见;陛下已经有言在先,先到者就以谁为依傍,而余者则以叛贼论处!”

    “王爷您若是迟一步,这天子宠臣的位置可就不是你的了,数百万两军饷也会落入他人手中,素闻王爷您与高杰、刘良佐等人素来不和,如若陛下命他们抢夺你的地盘,您该如何应对?”

    李明睿接着又说了起来,言外之意很明显,陛下并不只依靠你刘泽清一人,你不想得到好处就别去,反正还有其他几位总兵官。

    刘泽清一听此心里也就有些着急,便拍手道:“陛下令我带兵觐见,想来不会有诈,而且我刘某麾下十万大军,陛下即便想杀我也会有所顾忌,传令下去,立即召集全军,赴济南觐见君上!”

    “军门!”这姚文昌还想再劝几句,但刘泽清直接呵斥了一句:“不必再说了,若是高杰等人先控制了陛下,我们什么都捞不着,还有,以后称呼我为王爷,像李中允这样,明白吗?”

    李明睿见此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奉承着刘泽清从此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边在侍女秋娘身上上下其手,做出浪荡姿态,让刘泽清看得越发没有怀疑李明睿是怀有别的目的而来的心思。

    ……

    朱由检这边已经做好了等候刘泽清前来授首的准备。

    近卫一军周遇吉所部已暗自调往历山,而近卫三军刘芳亮部则暗藏于长城岭。

    这两处高地位于济南城一南一北,按照朱由检等人制定的计划。

    一旦刘泽清率十万大军进入济南城地界。

    近卫一军和近卫二军则可南北夹击,迫降刘泽清所部。

    而近卫二军何新所部则驻守济南城内且负责对刘泽清动手。

    刘泽清没有危机意识,他只知道陛下南撤,也不清楚当今皇帝南撤带有多少军队。

    他甚至想当然的认为陛下南下乃仓促之行,而大明大部分军队已经集中在南边,所以当今皇帝身边没有多少兵马。

    简单的认为皇帝陛下朱由检已经是虎落平阳,没有多大威胁,也是刘泽清最终决定来济南觐见皇帝陛下朱由检的原因之一。

    兵部尚书李邦华奉命在城门口迎接刘泽清。

    因而等到刘泽清骑马来到济南城门口时,刘泽清便看见李邦华率一众文武官员已等候在此。

    “臣等恭迎东昌王殿下!”

    见百官如此礼遇于他,刘泽清不禁洋洋得意起来,若是在平时,他这样的武官见了兵部尚书李邦华等六卿高官只有下拜的份,而现在他看见李邦华时,连马也懒得下,趾高气扬地问着李邦华:

    “陛下呢,如何不出来迎接本王?”

    兵部尚书李邦华听见刘泽清这等大不敬之言,心中早也是愤怒至极,但他知道此刻还不是发怒的时候,只能强行忍着,笑道:

    “陛下已在布政使衙门等候殿下,还请殿下速速前去觐见。”

    朱由检此时正站在布政使衙门内听着何新的奏报:“回禀陛下,三十六名刀斧手已经埋伏下,还有七十二名火器手也已藏匿于各处,只要刘泽清一来,就必死无疑!”

    “朕知道了,刘泽清麾下亲兵家丁还是比较善战的,待会你亲自去前厅好生招待他们,这边由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负责,李若琏到时候看朕的眼色行事!”

    朱由检一说完,何新和李若琏二人便拱手称是。

    没多久,已经出去的李若琏又出现在朱由检面前:“陛下,刘泽清进城了,现已到布政使衙门!”

    “随朕前去迎接”,朱由检说后就带着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亲自来到布政使衙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