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诛杀刘泽清
    一见到骑在马上,身着武官一品麒麟服的白脸大汉,朱由检便猜到此人就是山东总兵加右都督刘泽清。

    朱由检先跑了来,且更是先笑了起来:“刘爱卿,你可是让朕等了好久啊!”

    刘泽清一见到身着黄袍的朱由检也吓到忙下了马。

    虽然心里已不把皇帝朱由检当回事,但刘泽清还是恭敬地行了礼:

    “陛下,微臣奉旨前来觐见,且随臣而来的还有十万大军,陛下大可安心了!”

    “有刘爱卿在,朕何惧闯贼!”

    说着,朱由检就亲自挽起刘泽清的手往后院正堂走去:

    “朕已经命人为爱卿准备好了一桌酒菜,爱卿一路车马劳顿,算是朕赐给你的御宴,待宴会结束,我们君臣再好好叙叙!”

    刘泽清也没想到当今陛下如此礼遇自己,还亲自招待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忙跟着朱由检走了进去。

    而刘泽清带来的十万大军则已驻扎在城外。

    其随身的五百亲兵家丁也被御马监何新亲自请到了前厅。

    周遇吉的近卫一军和刘芳亮的近卫三军已经开始慢慢朝济南城这边运动,而刘泽清的十万大军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被慢慢包围。

    朱由检为麻痹这十万大军,已经命兵部尚书李邦华带着一批银两出现在城外的刘泽清大营,以陛下赏赐的名义给刘泽清的大军发钱。

    刘泽清的部将自然无法阻止皇帝陛下给下面的官兵发钱,而下面的官兵也因此都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赏银上,几乎都忽略了周围的异动。

    而在前厅,负责保卫刘泽清安全的刘泽清麾下家丁们也在御马监何新亲自招待下坐在前厅喝酒。

    堂堂的御马监太监,相当于外朝的尚书,其职权地位不可谓不重,因而当何新亲自招待这些家丁时,这些家丁也没有想到自己喝的酒会有问题。

    即便有几个警惕性强的,何新也暗中派人严密监视着,一旦陛下那里有动静发生,他不介意亲自除掉这几个警惕性强的家丁。

    朱由检和刘泽清这边气氛倒是很融洽,因朱由检亲自劝酒,且见皇帝朱由检自己喝了一杯,刘泽清也更加放心地与朱由检等同饮起来。

    这时候,陈圆圆因陪侍在朱由检左右倒酒而被刘泽清留意到,刘泽清素来好色,因而一见到陈圆圆的美色,不由得问道:“陛下,敢问此美人是?”

    “是朕离京时所获的京城名媛,这些日子全赖她宽慰朕心,否则眼见国破家亡,朕也活不到今日。”

    朱由检说着就露出伤感之意来,他没有说出陈圆圆的真实身份,是为了避免刘泽清因为惧怕吴三桂而不敢暴露本性,而只以是自己在路上获得的女人为由告诉刘泽清就是要试试刘泽清到底有多不把自己这个帝王放在眼里,同时也进一步麻痹刘泽清。

    刘泽清果然眼睛不眨地盯着陈圆圆,丝毫不顾及此女人是皇帝陛下的女人,且说道:

    “陛下后宫佳丽三千,只怕也看不上这样的美人,陛下何不把她赏给本王,本王这些日子也好久没尝尝女人滋味了。”

    刘泽清说着就完全不顾及在朱由检面前的形象朝陈圆圆就扑了过去。

    且丝毫没注意到,已经有三十六名刀斧手已经悄悄地匍匐在门外墙根处。

    正堂南北东西的轩窗已经打开,七十二名火器手已经持好火铳悄悄对准了刘泽清。

    陈圆圆忙闪到了一边。

    朱由检忙将陈圆圆拉到了自己身边,且拽着她的手就退到了屏风之后。

    刘泽清感到不对,不由得大喝一声:“陛下,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带着她躲起来了!”

    朱由检没有回答他,而是向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使了个眼色。

    接着,朱由检干脆直接坐在了屏风后面,并让陈圆圆给他沏了一杯茶。

    而这边,李若琏已经拦在了刘泽清:“大胆刘泽清,尔深受皇恩,却屡次忤旨不遵,如今更是意图不轨,谋杀君父,其罪当诛,左右何在!”

    顿时,三十六名刀斧手出现在正堂内:“属下在!”

    “陛下有旨,将此贼乱刀砍死!”

    李若琏说后就先凌空一跃,手中绣春刀翻转如雪花,突然直接蓄积万钧之势朝刘泽清额头劈来。

    刘泽清跌跌撞撞地退后一步,他没想到陛下会突然对他下杀手,他木然地呆滞了片刻。

    不过,当李若琏的刀锋逼近他时,他还是本能地躲了过去,但此时其他刀斧手也已经发动了攻击,有的直接一刀砍断了他的左臂。

    疼得刘泽清顿时酒醒过来,突然朝朱由检大喝一声:“朱由检!你为何要杀我!”

    说着,刘泽清就不顾一切地要朝朱由检这里冲来,拔出袖间匕首,大有要杀掉朱由检的架势。

    朱由检丝毫不慌,依旧喝他的茶,并冷冷一笑。

    而这时候,七十二名火器手已经扣动了扳机,铳弹密集如雨地击打在了刘泽清身上。

    刘泽清即便里面穿了软甲,也被打得全身留下几十处血洞。

    与此同时,已有刀斧手突然发动攻击砍断了刘泽清的双脚,刘泽清直接倒在了地上,两眼瞪得溜圆。

    其他刀斧手也立即拥来对着刘泽清就是手起刀落。

    随着陈圆圆的一声惊呼过后,刘泽清已经被剁成了肉泥,其脑袋倒是没有被剁,而被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割了下来。

    满身是血的李若琏提着刘泽清的人头出现在朱由检面前:“陛下,逆贼刘泽清已伏诛!”

    ……

    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这边刚奉朱由检之命发动对刘泽清的诛杀行动,御马监何新这边的刘泽清家丁也发觉了不妙,其中为首的姚文昌更是大喝道:

    “军门有难,诸位随我救援军门!”

    姚文昌刚一喊完,就发现他身后大多数家丁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仅有的几个还清醒的家丁还没来得及与他姚文昌汇合,便被突然从四处冲出来的近卫二军官兵包围。

    御马监何新也走了出来,朝姚文昌等人淡淡一笑,便直接挥手道:“拿下!”

    顿时,便是数十杆长矛朝姚文昌等人刺来,姚文昌等人措不及防之下被刺得千疮百孔,顷刻间便被近卫二军全部歼灭。

    对于倒在地上的刘泽清的大部分亲卫家丁,御马监何新也下令将这些人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毕竟这些人都是忠于刘泽清的家奴,不可能指望这些人能为朝廷效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