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满门自缢
    衍圣公孔胤植此时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知道眼前的这股人马根本就不是什么闯贼田见秀部,而是大明皇帝陛下的南撤队伍。

    一想到自己起初的一系列谄媚李自成的行为和预备好归顺建奴的罪证都被当今大明皇帝陛下发现。

    甚至,自己还就当着皇帝的朱由检大骂朱由检是昏君。

    孔胤植早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心里是追悔莫及。

    孔胤植心里想吃了曲阜知县孔贞玉的心都有。

    因为正是孔贞玉一个劲地说是闯贼来了,甚至还杀了兖州知府。

    他孔胤植才信以为真的。

    但现在却没想到来曲阜的不是闯贼而是大明皇帝陛下!

    孔胤植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

    肥肥的身子抖个不停,猛地一头磕在地上,磕得整个地板都跟着晃动了一下。

    “微臣有罪,微臣有罪,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孔胤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办法说别的了,唯有求饶。

    孔贞玉也跟着磕头请罪。

    朱由检敲了敲案台,对于今天的场景很是痛心疾首:

    “朕本来是没有想对圣人之家做什么的,甚至只是想打打秋风,筹集点款子,加封衍圣公为王爵,但没想到这至圣先师竟有这样的后人,不但投降了闯贼还预备着归顺建奴,真是够投机的三姓家奴。不过好像你们孔家从自古以来便已经做习惯了三姓家奴,贱性也算是历史悠久。”

    朱由检越是这样说,孔胤植越是羞愧地老脸生汗,但还是不由得谄笑道:“是,陛下说的是,我们孔家的确是贱,孔家甘愿做陛下走狗,还请陛下饶孔家一条生路,嘿嘿!”

    孔胤植完全没有底线的无耻行为对于现代人朱由检而言倒也算不上什么。

    毕竟他对于儒家教育也没有所涉猎。

    但史可法等官员则不一样,孔胤植越是这样贱骨头,让他们越是痛恨。

    尤其是现在又直接跪下在朱由检面前说甘愿做家奴的话,更是让史可法等人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们从来没想到备受儒林推崇的孔门世家会是这个样子。

    朱由检没有直接宣布要对孔门的人如何处置。

    在他看来,既然孔家是由眼前的这批士大夫出身的官员捧起来的。

    那就让史可法等文官去决定如何处置孔胤植等人。

    于是,朱由检只是问道:“列为臣工有什么看法,认为该如何处置这些背主弃君,徒使圣人家门遗臭万年的罪魁祸首?”

    史可法先站了出来,且瞪了孔胤植眼,若不是朱由检在这里,他连宰了孔胤植的心都有。

    “自缢!让他自缢,家国破败,纲常紊乱,原来皆因圣人门阀不守忠孝起,此等丢圣人先祖脸面的,不自缢何以谢至圣先师!”

    史可法依旧是想强制性地让孔胤植完成他史可法为孔胤植设想的理想结果。

    就是孔胤植应当在贼破曲阜时选择自缢殉节。

    而淮扬巡抚李明睿也深以为然:“对,应当让他自缢,既然是圣人后裔,既然是我等假贼破曲阜,他就应当自缢!”

    “不但需要他自缢,作为圣人后裔,应当是满门殉节!”

    左副都御史陈纯德这么一说,孔胤植是吓得脸色煞白,忙继续磕头求饶。

    而在场的官员们都附和起来:“对,满门自缢!”

    “满门自缢!”

    百官们高声呼喊起来,强烈表达者内心的诉求。

    跟着朱由检南撤的这些官员,大多都是理想主义者,如今孔胤植的行为打破了他们的信仰,他们只能强迫性地让孔胤植去完成他们理想中的行为。

    这是一群对自己都狠的人,狠到可以满门为大明殉葬的人,所以不可能指望他们对孔胤植这种背叛了他们信仰的人有多仁慈。

    朱由检决定给这些已经崩溃了的文官们一个发泄的窗口。

    毕竟旧日的信仰需要他们自己摧毁,这样才能让他们建立起对自己这个君王的真正崇拜。

    “准奏,就由爱卿们亲自执行吧!”

    说着,朱由检就传命给御马监何新和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只负责警戒和维持秩序。

    锦衣卫和近卫第二军不参与对孔家的惩罚。

    而如何处决背叛者和抄没孔家家产则由这上百名文官们自己来。

    朱由检倒要看看人对背叛自己信仰的人到底会是如何的报复。

    谁知。

    朱由检的旨意一下。

    史可法和李明睿就将直接把孔胤植拽了起来:“起来!跟我们走!”

    孔胤植哭得鼻涕眼泪满脸:“两位老爷,去哪儿啊?”

    “去至圣先师墓前!”

    ……

    曲阜城北。

    孔林孔子墓地。

    史可法紧抿着嘴,将绳索套进了孔胤植脖子里。

    这边,李明睿则把绳子另一头悬在了一棵杏树上,但谁知因为孔胤植太胖,一拉竟然拉不动。

    李明睿只得喊了十几名年轻官员来帮忙。

    一群文官们在没有武将的帮助下齐心协力地将孔胤植慢慢拉动起来。、

    一个劲念叨着“我不想死”的孔胤植就这么被拉了起来,顿时整个人嘴张大了起来。

    可谁知这时候,树枝吱呀一声断了。

    孔胤植摔了一声,哎哟了一声,然后忙爬到朱由检面前来:“陛下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们孔家可以为您的千秋大业服务的。”

    朱由检还没说完。

    史可法就一脚踹在了孔胤植脸上:“混账,我大明何需你这样的汉胡不分的贱种,除了让我孔孟子弟颜面尽失,还有什么用!”

    史可法说着就又重新命人将孔胤植换到了另一个大树上。

    十几名文官奋力一拉。

    孔胤植就被吊了起来。

    孔胤植蹬了几下腿,然后没多久咽了气,就这样吊在了孔夫子像前。

    与此同时,孔贞玉也被疯狂的随扈文官们强逼着在县衙门正堂自缢。

    接着,史可法等人闯入了孔府,见到孔家成年男丁就强逼着自缢。

    有反抗者,一群杀红了眼的文官更是直接持刀杀之。

    史可法和李明睿等各带着一路人马在孔府里到处翻,甚至还发现了一密道。

    却发现密道里有数十个位被囚禁的女性。

    最后问仆人才知道原来是孔胤植一直没有子嗣,怀疑家中妻妾无法产子,又怕纳妾太多影响名声,硬是偷拐别人家能生产的少妇囚禁于此,强行为自己的子嗣繁衍育子。

    文官们见此更为愤怒,竟控制不住地在孔府直接杀了起来。

    一时整个孔府被杀得血流成河,大量被圈在孔府里的奴仆奴婢都跑了出来。

    李若琏也不得不问向朱由检:“陛下,这些文官们是怎么了,比我们锦衣卫的还狠,有孔家男子被活活虐死。”

    “人的信仰一旦被摧毁,自然会更加疯狂,更何况靠信仰而活的文化人,一旦疯狂起来就更怕了!”

    朱由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