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李自成是背锅侠
    朱由检走进了孔府。

    此时的孔府早已是混乱不堪。

    昔日作威作福的孔家人只有老弱妇孺幼还被圈禁在屋里瑟瑟发抖地看着外面如强盗一般的文官们。

    而在她们头上则是被一个个吊起来的孔府男丁。

    朱由检进入孔府正堂就正好看见有三个大腹便便的孔家人被吊在房梁上。

    “陛下,这是孔胤植之叔和二弟以及刚中乡试举人不久的五弟。”

    半卷着袖子的李明睿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账本走了过来。

    接着,李明睿又说道:“这几个人总算是满门殉节了,也不枉他们世受国恩。”

    朱由检只是笑了笑。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这群疯狂的文官,强行让人家孔家人做了不愿意做的忠义之举。

    就在这时,他看见史可法正带着几个文官将一箱箱银子抬了出来。

    而左副都御史陈纯德则拿着个锤子到处砸墙,说素来士绅藏银子都还藏墙里。

    他陈家乃世代茶商,孔家的银子瞒不了他。

    户部左侍郎则在揽总统计抄家所得,一个劲地说不够:“户部的册子记载,他孔府拥有田产就达十万多顷,不可能就这么点银子!”

    文官们一听此便继续疯狂地满孔府的搜查。

    朱由检看得出来。

    这群文官们彻底是疯了,他们不但要孔家满门殉节来达到他们内心里所理想的结果,还要让孔门交出全部家产。

    似乎这样才能让他们心满意足,认为这才是一个大公无私的圣人后裔世家该有的表现。

    大明的文官集团从来都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这是科举制度和崇文抑武下的产物。

    从最底层到顶层的社会精英都被集中到这一个群体。

    自正统以来,大明因他们而兴,也因他们而亡。

    朱由检知道自己作为皇帝需要的就是驾驭好这股可怕的力量。

    既不能被这群人牵着鼻子走,也不能与这群人有太大的隔阂,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这样做,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给大明带来灾难。

    前者如自己当政起初几年就因为信任东林党而使得民困加重。

    后者却如万历帝时期导致朝政颓废。

    而现在这群文官正好被朱由检利用来对付孔家。

    文官代表士绅阶层的利益,而让他们文官处置孔家,就等于士绅阶层内部之间的斗争。

    朱由检这个皇帝自然也不会得罪全天下的士绅。

    至于疯狂的文官们根本也不会担心什么后果。

    至少到目前为止,全天下的舆论控制权都在他们手里,他们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

    即便强行说北宗孔门满门殉节,并捐出全部家产资为国用,估计也会有人选择相信。

    朱由检自然也不会处置这群被自己利用了的文官。

    毕竟他自己也是这里面的受益者。

    从部堂高官到御史言官以及素来不沾铜臭的翰林官们完全没再顾及自己的形象。

    一箱箱银子被他们抬了出来,登记造册。

    而至于古玩玉器,他们作为学富五车的两榜进士,看一眼就能估值。

    史可法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

    太仆寺丞申佳允累了就趴在一堆银子上面呼呼大睡,醒了后又继续登记造册。

    没有让锦衣卫等帮忙,忙活了好几天的文官们在孔府里挖掘出了高达六百多万两的现银!

    至此,北宗孔门被文官们灭门,其家产也被全部籍没!

    六百万多两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于现在大明国库年收入的三倍左右。

    朱由检不得不承认这孔府无疑也是一个拖垮大明的一个大蛀虫,而且还是一个存续了数百年的大蛀虫。

    或许在整个山东地界,这富可敌国的孔家的财产已经抵得上一个王府。

    不过,一下子得到六百多万两,对于朱由检而言,无疑让他的南下准备资金也就充足了不少。

    加上还剩余的一百多万两,他现在拥有现银八百万两银左右。

    这个数字已经足以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并支撑一场大的战争。

    江南的士绅财阀们想用经济辖制他也增加了难度。

    要知道,就在三个月前,他朱由检还因为区区一百万两响银发愁,而不得不求助大臣。

    如今他光是现银就拥有八百多万两。

    朱由检的腰杆自然硬了不少,大明素来是藏富于民,他随便收拾一个土豪,就能改善一下财政情况。

    说真的。

    朱由检现在已经开始想着自己到江南后是不是用不着和江南的士绅们客气。

    要知道江南的商人更是富甲天下,还有闻名天下的徽商。

    甚至要是能除掉大海盗郑芝龙,只怕得到的财富更多。

    在离开兖州这日。

    朱由检再一次召集了群臣。

    “孔府男丁一个不留,诸位爱卿也真是够狠,说说吧,这件事如何向天下人解释,建奴会不会以此为借口责备我等,说我等不尊孔孟。”

    朱由检之所以这么说,便是想看看这些冲动过后的大臣们如何善后。

    “陛下,造成孔府悲剧的是突袭入兖州的闯贼田见秀部一手造成的,我们只是路过!”

    淮扬巡抚李明睿的一句话让朱由检不由得瞠目结舌起来。

    朱由检忙问向其他大臣:“你们也都这么认为?”

    “是的,臣等皆这么认为!”群臣齐声回道。

    朱由检心里很是佩服自己这群文官们的狡猾,他没想到这群人硬是把这个灭孔门的锅甩给了李自成。

    “也罢,李自成已经替朕背下了劫了陈圆圆的锅,如今替你们背下灭孔门的锅也算不了什么,反正一个锅是背,两个锅也是背,他李自成天生就是背锅侠,流贼没人权,是自古皆有的事。”

    朱由检腹诽了几句,就又吩咐道:“李明睿,就由你写篇昭告天下的檄文,朕对孔门陷于流寇之灾的惨剧深表同情,不过对于孔门投降李自成和准备投降建奴的投机之举也深感不耻,如今被流寇灭门,也只能算是他们咎由自取。”

    “启禀陛下,微臣已经提前写好了,请陛下过目!”

    李明睿说着就呈递了上来。

    朱由检看了一眼,的确达到了把孔家被灭门的锅甩给李自成又让北宗孔门之丑恶行径散布于天下的目的。

    “昭告天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