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抵达江南(二)
    按照计划。

    离开扬州后,下一站便是镇江。

    一旦到了镇江,便可弃船上岸由陆路直抵应天府南京城。

    朱由检坐了好几日的船也有些乏累。

    浩淼的江水也看得腻了,就只躺在藤椅上纳凉。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

    每当这时,朱由检便会让陈圆圆唱几句昆曲。

    梨园出身的陈圆圆字正腔圆,尤善旦角,因而唱牡丹亭别有一番风味。

    更何况,在听她那婉转清脆的声音时看她那倾世的容颜也是一种享受。

    袁贵妃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将剥好的荔枝送入朱由检口中。

    而周皇后依旧是端庄地坐在船轩旁。

    只有长平公主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才笑一笑。

    或许对于周皇后而言。

    她做不到像其他妃嫔一样安然地享受着江南带给她们的静谧。

    在她心里一直牵挂的还是昔日的京城和曾经的岁月。

    这时候,御马监何新走了进来:“陛下,南京那边传来消息,太子殿下已于十日前到达上海县,现已经提前到达南京;靖南伯黄得功也传回消息,越王和宁王也已抵达南昌。”

    朱由检听了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现在他这个皇帝已经平安进入江南,也就意味着整个南迁行动已经成功。

    太子朱慈烺和另外两位皇子即便也到达了南方,但已经没有多大的政治意义。

    所以,朱由检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倒是周皇后作为人母,却比朱由检要激动些,一听见自己的皇儿平安到达南京,高兴地站了起来。

    “太子殿下他们现在如何,可有没有受伤,江南的勋戚官僚们可有轻慢于他们?”

    周皇后这么一问。

    御马监何新忙回道:“回娘娘,三位殿下都未受伤,东宫旧臣南京礼部尚书王铎和南京户部尚书张慎言等带着江南大小官员亲自去青浦县接的太子殿下,凤阳总督马士英、湖广巡抚何腾蛟等官员则亲自在亳州城接到了越王和宁王两位殿下。”

    “那就好”,周皇后听闻有重臣相护,心里自然是宽慰不少。

    而朱由检则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有时候细微的差距能让人察觉到一丝不对。

    “现在我们到哪里了?”

    朱由检问了一句后就打开扇扇个不停,觉得这六月的天是越发的燥热,似乎只要一点火星,整个世界都要燃烧了一般。

    何新忙回道:“现已经到镇江丹徒。”

    “朕且问你,从南京到青浦是多远,从南京到镇江又是多远?”

    朱由检突然很严肃地看向何新。、

    “回陛下,从南京到青浦需要三天路程,从南京到镇江丹徒只需一天”。

    何新刚回答完朱由检的话,也察觉到这里面的不对劲,忙道:“不对劲啊,为何南京的官员们能去近千里外的青浦迎驾太子殿下,而一直没有来只有几十里路之近的镇江接驾?”

    朱由检此时也感觉到了南京文武官员们似乎不欢迎自己这个皇帝。

    虽然,朱由检不知道这些南京的文武官员为何不欢迎自己,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因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诉求而不欢迎自己。

    这和当初在京城很多官员阻止自己南迁是一样的道理,他们不愿意自己这个皇帝来管控他们的花花世界。

    “现在太子到南京了,而太子素来是性格温和可欺,而朕素来刚硬,他们是觉得不需要自己这个皇帝了。”

    朱由检说着就不由得哼了一声:“好嘛,还真是朕的好臣子,连朕这个帝王的颜面都丝毫不给。”

    “陛下!微臣担心他们甚至还会有更大逆不道的举动,陛下不要忘了,迄今为止都死的不清不楚的武宗皇帝和光宗皇帝以及先帝爷。”

    何新突然说起的话让朱由检不由得更加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犹如御马监何新所言。

    素来喜爱武艺,体格健壮的明武宗朱厚照也就是正德皇帝落水后不久就直接死去,而光宗皇帝即泰昌皇帝则更是登基不过一月就骤然离世,说是纵欲所致;自己皇兄也就是天启朱由校也因文官霍维华的药丸而丧命。

    再一想到李明睿等文官对孔府的报复,朱由检如今越想越觉得自己来到江南后似乎并未意味着就可以进入短暂的风平浪静。

    这平静地水面下似乎已经在暗流汹涌。

    那些不愿意自己这个喜欢大权独揽的皇帝到江南的官员们只怕早已经在谋划如何让自己永远消失于这个世界,然后好扶年幼的太子登基,从而他们南方官员尤其是东林党好独秉朝纲。

    “如果这些人真敢这么丧心病狂,他日也别怪朕太过于残忍!”

    朱由检狠狠地说了一句。

    而这时候,陈圆圆见陛下朱由检面带愠怒之色,也不敢再唱,乖乖地站在一边。

    袁贵妃也停下了剥荔枝的动作。

    周皇后倒是淡定地很:“这一切或许只是陛下您的臆测,但也不可不防,还请陛下速速离开这里,不必管臣妾和诸位妃嫔宫娥。”

    “陛下,下旨吧,为以防万一,微臣这就去把这艘御舟上的船夫全部抓起来严审!”

    何新刚这么一说,朱由检就摆了摆手:“先不急,以免打草惊蛇。”

    “我们现在只是怀疑而已,但如果真的有大逆不道之徒要对朕动手,肯定不会冒然行事,毕竟朕身边有八万大军,如今最关键的是,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不过,他们肯定也在等待时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打乱他们的部署,不给他们实施的机会。”

    朱由检说后便吩咐何新速去准备几艘小舟,并以加强戒备为由增添几名会游泳的近卫官兵。

    然后,朱由检和周皇后等在御舟上的十几人则假扮为官兵在深夜悄悄地离开了御舟。

    按照朱由检的看法,在自己身边最不可靠且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就是这些临时招募的船工。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当中有没有混杂着歹徒。

    朱由检决定将计就计,通过假扮成轮班的近卫官兵离开御舟,然后再悄悄在御舟内埋伏下许多善于泅水的近卫军官兵,以此抓获很有可能出现的歹徒。

    当然,这也许仅仅是朱由检的一次误会,而使得到御舟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生任何事。

    不过,那样的话,也没什么,毕竟朱由检也总算是安全且悄悄的上了岸,让南京的别有用心之徒根本就猜不到大明皇帝朱由检会突然离开南撤队伍,秘密地赶去南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